一句话,如何装不懂

作者:wo?  于 2016-10-24 11: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9评论

关键词:如何, 博士, 大学, 学历


今天,和我的博士大学同学谈起了很多东西,包括政治,经济,生活等方方面面。

人,到了我们这个年纪的,其实,很多都懂了,不懂的也懂了,很多没经历的也经历了,没看过的也看过了,所以,有些时候说多了各式各样的大小道理,其实是很让人生厌的,因为,你要防止别人说你显摆,虽然,的确也有很多别人不知道没经历没看过的东西,但基本常识的70-80%至少是稍微有点儿脑袋的人都是知道的。这有很多和学历无关,倒是和生活经历有关了。

所以,我们,如何在人面前装不懂反而倒成了一门学问了。

小时候老听说不要不懂装懂,那是因为的确不知道,现在不同了,要装不懂才行,而且,网络也这么发达,有多少基本的东西或者说道理是大家不知道的呢?

每每,他老在同学群里抨击政治和英明的党,而同学群里,有好几个是党的忠实跟随者,至少表面上是,而且,在大学时期就积极地入了党,在群里,也是这类人最活跃,发言最积极,也最正能量。因为,此同学的发言当然很多时候是入不了党员干部同学们的法眼的,也当然,是极其负能量的东西,这不是在给英明伟大的党抹黑么?

所以,我常常劝那位激动愤青博士同学冷静些,好好做学问,少说多听。。。幸好,好似还改正了不少,至少是在群里,但是,微信里,依然本性不改,常常大发群发各式正负能量,太占容量了。

这类人,有着拯救党和人类的愤世嫉俗的奋不顾身的决心,但是,这是他这样的一个人或两个人能够拯救得了的么?
我的高中同班和同校的同学里也有不少所谓当官儿的,他们几乎不在群里发任何有关政治和工作的言论,甚而生活方面的东东,他们做的只是偶尔发张笑脸,甚而全程无言。

俗话说,黑道有黑道的语言,当然,官道也有官道的鸟语,所以,从政的或者和政治沾了一点儿边的,都会至少是明哲保身的,至少,TA身后是有家人生活的, 所以,光天化日之下的各式所谓于党不利的负能量新闻他们是绝对不会去赞同的,只有所谓公开报道了的,他们也许会去说几句踩几脚,也许不会。他们要做的就是做墙头草,两边倒才是最防身的。

甚而,我的有所谓高中当官同学私下里对我说不屑于与同学们在在群里说话,的确,所谓地位高人一等了,所谓鸟有鸟语了。。。这类人,其实,就是在做人的根本上是无品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虽然,他们有他们的江湖之道。。。如果,此人这类话在群里公开的话,我想,其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所以,总结起来,就是说一定年纪的人,要懂而装不懂,这才是本事和修炼的一种。。。

顺便转发他们给的有关白培恩的所谓内幕戏份内容,真真假假谁知?他们自己知道罢了。

我就看戏而已,世上这不是最贪的也不是最臭的,总之,在中国,没有最,只有更,不论哪个政党或个人上下台,只要没有真正有效的监督体制,自己人打自己人耳光也只是让不明事理的老百姓看看教训不听话的奴才的戏份而已,当然,很多无头无脑的老百姓乐于看这些闹剧,包括我,也喜欢无头无脑地看。。。



他们之间的斗争很多就是狗咬狗,政治权力站队,财力和女人之争罢了,有其它的么?

如果要说句认真的话,我就想问问,他们,掌权的,编搞法律操作的,能否设定一个具体到可以执行死刑的数字来做操作标准线呢?这样,上上下下的干部们商人们就不会因为站不好队而整天提心吊胆了,是不是?也可以让其成为我等无头脑的老百姓不诟病的理由不就好了么...


白恩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额虽未被安阳中院公布,数额为35亿人民币,案涉赵乐际金人庆曾托人找习近平王岐山说情,再度触怒习近平.白恩培是陕西榆林清涧县人,但长期在延安工作,习近平、王岐山70年代在延安当知青,下放农村劳动锻炼时,白恩培在延安柴油机厂工作。而习近平父亲是陕西富平人,因为这个关系,白恩培和习近平称得上是老乡,并且和王岐山也能扯得上一点关系。据知情人透露,白恩培当上延安卷烟厂厂长后,进北京时曾带着特制烤烟拜访过来自陕西的老领导习仲勋,也因而和习近平家熟识。后来白恩培担任延安地委书记,习近平担任宁德地委书记期间,二人有书信、电话往来,并在中央党校打过交道。所以,大陆官场人士知道,习近平和白恩培是熟人。因为这层关系,白恩培家族在他出事后,曾多方找人向习近平、王岐山、彭丽媛说情。这其中也找了陕西省委书记出身的白恩培老部下赵乐际(现任中组部张),以及李建国、张又侠等和陕西扯得上关系的老一辈北京政要,向习近平王岐山说情。但是因为白恩培案涉习近平决心打掉的周永康、令计划、薄熙来集团,所以习王没有留任何情面,给白恩培判处除了枪毙之外最重的刑罚——活死刑,终身监禁。白案涉及秦光荣、孔垂柱、沈培平、仇和、张田欣、周永康、苏荣、蒋洁敏、毛小兵、刘汉等一大堆省部级贪官、重大案犯,数额极其巨大,创下中共贪官纪录,影响范围也非常广泛。据说习近平阅读上报材料后,批语:罪大恶极,令人发指!


传说习近平一度想下令枪毙白恩培,但在政治局会议上,接受了刘云山、赵乐际、孟建柱等人建议,考虑白恩培已经年过70,司法实践上一般不对年过70的罪犯执行死刑,最终决定实行终身监禁,坐死在监狱里。另有说法,说是彭丽媛劝告不要轻易杀人,而且白恩培确实认罪态度良好,人也白发苍苍,习近平才点头免杀。在白恩培担任青海省长、省委书记的四年间,赵乐际一直是白的忠实部下,据传赵乐际也有线索案涉白恩培案。现任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的赵乐际,或许会有麻烦,至少十九大上,现年59岁的北京政坛新星,想搇身政治局常委的话有些悬乎。白恩培出道时间早为官时间长,在4个省区做高官,在两个省任“一把手”书记,其中云南一干就是10年。加之其经常吹虚“毛泽东、杨尚昆当年在我家窑洞住过开会”“亲人有4个省委书记”“亲叔在中组部”“刘云山是我培养赵乐际是我提拔”“我与胡锦涛资历一样为什么不重用?”等。因此来拉拢云南少数不明真相的干部,并通过拉帮结伙打压异已封官许愿小恩小惠等,将云南干部队伍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已经落马的沈培平、张田欣,艾滋死的孔垂柱等均是白提拔任用,目前云南一些仍在重要岗位但已经被群众大量举报的官员也是白一手任命。即使在到龄退二线时仍然与周永康谋划,将其在青海的小兄弟中石油老总蒋洁明推荐来接省长,准备将现省政府某领导“踢到西藏去”。由于中央早就对白恩培的各种违法违纪进行调查,否定了这个意见。白转而换两面手法拉拢这位省政府某领导,让其感恩戴德为我所用。嫁祸于他人是白恩培玩弄政治权谋的最为恶劣的一招。周永康一个电话,白就向周滨、刘汉输送兰坪铅矿几千亿的利益受到质疑时,白将这个事儿嫁祸到当时省长徐荣凯头上;其向北京某高官和奸商黄如伦输送利益财富时,说是原政协主席王学仁干的;借文山都龙锡矿铟矿改制自己谋利,明明是白恩培安排已经落马的钱磊、林云野(当时文山州领导)向都龙施压,将该矿带输送给白的老婆张慧清在长江商学院的同班同学、福建紫光涌金集团的陈某,确硬是嫁祸于现省某主要领导,中央已经查明是栽脏陷害。被查的钱磊、林云野私下与友交谈已经完全证明了这一点还原了历史真相。

另外白恩培为什么“惧内”出名,其在内蒙当组织部长时,时任组织部干部培训处科员的张慧清在一次机关演讲中让白恩培眼睛一亮,坠入痴迷,不久上床,当时白恩培仍在与前妻婚姻存续期间是典型的包二奶和包小三,后张小三被安排到组织部培训中心任总经理,再后来跟到青海、云南,在云南一港商出资数千万摆平白的前妻,并涌金集团收购云南白药集团后让白恩培大女婿郝刚出任云白药牙膏总代理,白才得以离婚,张小三2002年正式上位并育有一女。再后,张很快升为正厅云南南方电网党组书记,同时被“选为”云南高尔夫协会会长。白的前妻独自照顾两个孩子并为白的父母送终,白的道德败坏为百姓所唾骂和不耻。

(2005年)开始,白恩培和老婆张慧清开始吸食毒品鸦片。白曾经讲这是“福寿膏”,张慧清吸食用来减肥和增强性欲。“省委书记”夫妻吸食鸦片与常人也有所不同,他们多时要德宏这个老板秘密安排境外毒枭用鸦片制作成特制的上好的“卡古烟丝”秘密送上昆明享用,或者多时白两口子也秘密专程下瑞丽来由这个老板安排吸食。这可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绝无仅有,实属奇葩罕见!

白恩培夫妇虽然位居党的高级干部,但确迷信成痴,完全突破了人们想象的底线。白恩培长期请有“国师”“师爷”,被北大除名的党史研究员陈坡是白恩培的座上宾,凡事都国师算一下,陈常对白讲,你任市委书记时,习近平只是县委书记等,取得信任后白经常带着师爷进出,并邀约省内少数与其投机的干部打牌喝酒取乐,白纵容仇和从江苏宿迁引进中豪集团刘卫高,刘卫高仅从昆明新螺狮湾一单中就获利800亿转出云南,白恩培两口子雁过拔毛硬是要刘卫华留下数十亿资金在云南大理、丽江、迪庆等建庙修佛,大造风水。现省司法厅主要领导当时仅是交警部门的小头头,亲自驾驶警车为张慧清和父母到大理鸡足山、丽江和迪庆松赞林寺等地求神求佛一路鸣警开道,搭上这层关系后获升迁。张慧清经常挂在嘴上的话是,“我就是藏传佛教信徒、弟子”。还授意支使省统战部领导广邀海内外知名僧侣高僧大德如星云、释永信、五台山住持等,云集昆明为白家灌顶、火供、买宝瓶等。 昆明宝全寺主持丛化,曾经参与民运后皈依寺庙,白家为其投香火数百万,网上披露丛化和尚的这笔钱被一个小弥撒偷窃闹得沸沸扬扬。 就这样一个问题和尚白家要省统战部领导安排其出任省佛教会副会长、大理崇胜寺住持总方丈等,丛化经常邀约一些僧侣以讲经为名,干所谓为白恩培、张慧清祈福消灾法事。 落马的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和老婆张慧清吸毒抽大烟也与众不同,除了让与缅甸接壤的老板从境外毒枭手中特制加工成上好的烟丝外,抽鸦片的地点也多选择在瑞丽,说是这风水很好是抽一口的好地方。另外自从有了“帝师”陈坡和福建籍相面大师金某伴随左右后,白恩培便经常做着当“平西王”的美梦,迷信神灵会庇佑其一切。据知情人讲,白家的豪宅内没有一本什么马列的书籍,书房被装饰成了佛堂,白恩培的太师椅脚踏步的趾尖正好对着其院子里从缅甸搞来的所谓400年的菩提树,仿佛随时传递对佛祖的敬畏。但在现实中,白恩培确是道德伦丧,没有一点敬畏之心的任何底线。

除媒体已经公开曝光的白恩培残酷打压所谓“倒白委员会告状事件”,指示云南纪委、省政法查办。白当时认为是原云南政协主席王学仁的“地方势力开始挑战外来力量”,将王学仁手下时任省委办公厅工会主席的杨宁昆夫妇打入大狱。还有白恩培因为收集到所谓原省政协副主席顾伯平正在动员老干部举报便开始打击报复,先后抓捕了十余人,有的关在了精神病院。云南干部群众说白眼狼是“满嘴主义,满脑子生意”,这话一点不假。白刚来云南不久就盯上了云南烟草这块大肥肉,为控制烟草谋利,指令云南政法以所谓查处对最高领导人“三鹰政治谣言”为由,将烟草公司老总张水长抓捕数月,刑讯逼供要其交待政治问题,直到张长水表示效忠后才得以释放,后张成为白的鹰犬,白也将张的退休年龄延长了两年引起众怒。同时,白为了自己在青海扶持并有私利的盐湖钾肥公司能上市时定发谋利,拉云南烟草进入,许以厚利启用了云南中烟公司投资部部长郭洛夫作为操盘手,深圳华美公司总经理张克强负责二线洗钱谋利,由于白恩培家族谋利90亿后并未履行承诺而分脏不均,张向国务院领导举报白恩培的盐湖作假谋利一事,在国务院调查即将到来之时,白恩培动用云南政法领导指示云南公安厅经侦总队长蒋平将郭、张二人,以及中烟深圳公司总经理董某和情妇徐雁秘密抓捕回云南关押。其中将郭洛夫拷打三天 三夜致死后又将郭遗体转移其宅中伪装成自杀假象。其它三人秘密关押至今。由金人庆牵线、白恩培两口子从陕西老家介绍来了一个叫王珏的女人,王曾经在陕西开办“江泰保险公司”因贪污36万元被检察部门处理过,白将其引进云南后王珏改名王建琴拜了原省财政厅长陈秋生为“干爹”并很快发生了性关系,王来云南后成立了“安诺保险经济公司”,干爹将其介绍给了省政府分管农林口的副省长孔垂柱、时任林业厅长的白成亮、时任省政府秘书长的丁绍祥拉上了关系,王通过向这些关系人行贿迅速拿下林业财产保险、森林防火保险、政策农业性保险、汽车交强险等巨大利润的险种,每年额度均在15至18亿元之多,利润在4至5亿元。王珏投桃报李每年均进贡金人庆、白恩培几千万,其它与陈干爹和孔、丁领导私分。干爹为了留住这个摇钱树,还将王的女儿送到自己在加拿大的弟弟处抚养,为此专门汇款1亿多人民币。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了数年,省财政厅广大干部群众对其老板和这个女人敛财极为不满,曾在网上揭露其行径,确被封杀,但王珏受白家包庇、受干爹眷顾的恶劣行径已经为人们所不耻。这一犯罪行为被中央巡视组收到举报,并约谈了省林业厅一位具体操作的处长(云南林业厅森林防火办主任)了解情况,这个处长仅仅收取过王珏送的一台“工作电脑”“充电宝”,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儿,但确发现其第二天“吊死”在昆明郊外的森林公园,至今未排除他杀之疑。

白恩培一贯玩弄权术是有名的阴谋家。为了的打击体制内检举揭发其腐败问题的健康力量,白看准了云南前纪委书记李汉柏的贪婪和心狠手辣,不仅提任本应退居二线的本地人李汉柏任纪委书记开了全国之先河,而且放纵李汉柏家族贪污腐化,聚敛钱财,使这个云南最大的黑社会头子成为自己的帮凶和鹰犬,大肆动用司法权纪检权违法办案、清除异己。搞得云南官场一团混乱。白恩培不仅置其它领导坚决反对的意见与不顾,把昆明长水机场380亿元建设项目由这个“纪委领导”操盘令社会哗然,使得“纪委领导”与其兄弟在这个肥缺项目中大量套谋利益,同时将各种问题嫁祸于所谓自杀的机场集团总经理刘明,以及其它省级领导。同时白指示政法领导向小兄弟们打招呼,对这个“纪委领导”的情人、云南绿大地公司法人何学葵欺诈发行股票一案进行干预,诈骗几十亿的何学葵2011年9月一审仅判了3年有期徒刑,后经中国证券会、检察机关抗诉2013年2月又才改判10年,仍然判刑畸轻。白恩培的老婆张慧清刚随白出道青海就露出其贪婪的本性与锋芒,她经常帮人摆平所谓最难搞定的事情,从中谋取巨额利益,由于张手狠且办事讲效率,青海商界曾称张慧清为“黑牡丹”。随夫来云南后,摇身一变成为是所谓长江商学院的优秀学生,被选任为“云南长江商学院同学会会长”,利用这个金字招牌,白两口子先后将紫光集团陈发数、世纪俊园黄如伦、云铜邹绍绿、俊发李俊、银海范又佳、都龙因矿马应喜、诺仕达任怀灿、江东集团刘文武、景成集团董勒成等老板先后诱于麾下,既成为高尔夫玩友也成为牌友,同时对这些老板瞧骨吸髓又狼贝为奸。张慧清有一座高级恒温保湿的“茶楼”,其中有索要普洱百年茶饼的“宋聘”“同升”(每饼价格在几十万至上百万元)一万多片,价值过亿,这里有专人打理管理,还建在信息化的数据库,每一饼茶都有详尽出处和档案。


今天晕死,博士老给我谈一些政治,经济,军事上的事,知识分子就是吃饱了饭没事撑的。。。

谁上谁下是分分秒能改变的了的事么?一般总归得有一个起始,发展,高潮,低落,消亡的过程吧,还得包括各种内外因力量的较量,,给我拿旧苏联的例子讲事,旧苏联是成立后一夜就倒了的么。。。况且,无论国内外,谁人死谁人活哪个政权上下台都改变不了地球照样转,大多数人还不是照样活,饭还是照样吃,舞还是照样跳么。。。

博士同学真是个忧国忧民的良民啊。。。    皇帝不急太监都不是的人急个啥?  给我发一大堆各式负能量的东西,不看,我都知道的 
还说什么中美打仗,目前形势下,无论中美,敢开战么?特别是大规模的,中美间。即使是和讨厌的日本开战也不具备各方面的条件,虽然可能起小冲突,但都各自暂时演戏看看而已。。。中国不是阿富汗伊拉克,也不是叙利亚和北朝鲜。。。

而且,人民币也才刚刚上舞台开始演戏而已,而真正地要耍花枪还得把凳子坐热了才行。。。

中国人民就是上了一个舞台就兴奋地不得了,以为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了。好好调整心态好不好。。。心情可以理解,但任何事物事情都会有一个发展过程的。。。

唉。。。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1 回复 yunyyyun 2016-10-24 23:30
其实,真正关心这个国家的人的最佳做法是坐在旁边吃瓜。
3 回复 海外思华 2016-10-25 05:09
国内的事不好说,其实装傻是最高境界!
2 回复 wo? 2016-10-25 20:30
yunyyyun: 其实,真正关心这个国家的人的最佳做法是坐在旁边吃瓜。
我无所谓了,只希望绝大多数普通老百姓过得好。
1 回复 wo? 2016-10-25 20:33
海外思华: 国内的事不好说,其实装傻是最高境界!
嗯,国内的大小事情,那个环境土生土长的人,有多少不知道呢?
有时,说多了,反而会引起厌烦,甚而有时会给自己引火烧身,特别是和政治沾边的,所以,很多人选择了不说。不说,也就是大家差不多都知道。只不过一些性急的人总想一吐为快,也没办法。
3 回复 刘小雨 2016-10-26 01:07
我的微信里面也是很多各种懂的人,我有时候看他们聊天半天,然后想装懂其实我压根不懂(特别是技术类的那些群,他们热火朝天说半天,我压根一点也不懂)
不过你说的那些,我也是不怎么参与说的,就是觉得没意思
3 回复 wo? 2016-10-26 18:36
刘小雨: 我的微信里面也是很多各种懂的人,我有时候看他们聊天半天,然后想装懂其实我压根不懂(特别是技术类的那些群,他们热火朝天说半天,我压根一点也不懂)
不过你
嗯,技术类的,有时隔行如隔山,肯定会有很多不懂,慢慢学了。
至于其它的一些无聊的内容,的确,没兴趣的话,就没必要参加,捡自己喜欢的多看看就行。
2 回复 刘小雨 2016-10-27 00:41
wo?: 嗯,技术类的,有时隔行如隔山,肯定会有很多不懂,慢慢学了。
至于其它的一些无聊的内容,的确,没兴趣的话,就没必要参加,捡自己喜欢的多看看就行。
是呀,我就是这样,喜欢就看看,不喜欢就不看,活到这个岁数不应该更自在吗?!
1 回复 wo? 2016-10-27 20:41
刘小雨: 是呀,我就是这样,喜欢就看看,不喜欢就不看,活到这个岁数不应该更自在吗?!
是的,自在是最好。。。

但如我文中的那同学也许性格忧国忧民,结果老发些所谓至少不利于同学群高兴和符合民族和谐的宗旨的各式信息而被点名在同学群里警告,说什么再发就踢出去,虽然可能是开玩笑。。。

另外很多网站都有很多极左或者说极右的人的言语也是让人。。。有些从表面上看来也不是10多20岁的人了。。。

所以,有些事情还真不好说。
1 回复 云岭H 2016-11-1 00:18
娱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2: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