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漩涡里的爱不再清白之六

作者:鸣禅  于 2009-12-24 01: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郭东生在走廊里碰到了行政科的小纪。小纪是专门负责郭东生办公室工作的秘书。他每天都要在郭东生上班之前,把郭东生的办公室拾掇干净,拖地,打水,打开窗户通风,沏茶,在提示牌上标明郭东生叮嘱过的让他提醒的重要事项。小纪看到郭东生走过来,就闪到走廊的边上,微微地点着头,礼貌地对郭东生说:“主任早”。郭东生笑眯眯地点了一下头,向办公室走去。

 

走到办公室门口,郭东生一看,门没有锁,还听到有人在里面说话的声音。郭东生顺手把门推开,屋里的人齐刷刷地站起来,向他打着召呼。郭东生一看,是王副主任、主管业务工作的汪副主任、还有酒厂宋厂长和酱醋厂的刘厂长。他心里咯噔一下子,吓了一跳。但脸上没有露出来一点痕迹。他故意装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满脸堆笑地问道:“呵,你们早啊,今天怎么这样齐啊,是不是老汪要请客呀”。他一边说笑着,一边走到穿衣架前,把西服挂在衣架上。在挂衣服的时候,他把动作放慢一点,思考着他们几位早来的目的。放好衣服,他坐到办公椅上,摆着手让大家坐下,然后笑着对老汪副主任说道:“怎么样,老汪啊,这一阵子忙够呛吧,是不是今天想请哥几个喝一口啊”。汪副主任中等偏瘦的身材,脸形稍长,绉纹较深,带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听郭东生这么一说,就微微往前欠了欠着身子说:“这阵子确实很忙,大家都加班加点地干,总算把账平了。只是实物和资金有困难,现在不抓紧,到时候可就来不及了。”汪副主任是粮库的老人,副教授级工程师,是粮库的技术权威,负责全库的技术和业务工作。主管粮库的技术安全生产科、储备科和商品粮经营销售科。集知识分子和行政威权性格于一身,还有点呆气,性格实在,常常成为库里几位领导打趣的对象。一些比较熟悉他的老工人也经常用跟他开玩笑,他总是很严肃的样子,却能把别人逗乐了,别有一种幽默感。

 

今年,中粮储查库。他们这个粮库承担着三万吨中粮储的代储任务。可是由于年度轮换,低价进高价出,处理陈化粮等原因,他们现有的库存还差三千吨的缺口,必须要在下个月底前全部补仓到位,要不然就得挨罚,弄不好就会减少储备任务,甚至被取消代储资格,问题严重了还会涉及到人事处份。由于自己负责这项工作,所以老汪心里比较急。他今天来是找郭主任要钱的。

 

汪主任刚把话说完,郭东生也就明白了汪副主任的来意。还没等汪副主任提钱的事儿,郭东生就抢先问道:“预购的那一千吨玉米敲定了吗?”汪副主任说:“敲定了,人家还急着让咱们提货呢。可是,现在进来也没地儿放,而且已收进来的这一千吨玉米水份超标,还得去水。商品库的小麦还得倒库。现在是既缺人手,也无资金,干着急也没用,还得请郭主任想办法。”郭东生问道:“烘干机近期能修好吗?”“能修好,可是得花点钱。其实,光靠烘干机也不成,即使现在就昼夜不停地干,也干不完一千吨,剩下的还得靠人工晾晒”汪副主任带有愁色地说。“你算一算,需要多少人,还得花多少钱?”郭东生问道。“进粮,倒库,晾晒,修机器,烘干,总共得一千三百万,有一千三百万足够了,如果能再给我加三十来人,下个月月底前就能全部干完。”汪副主任说。“那这么地,招人的事儿由王副主任办。招三十个临时工,干一个月,工资加倍,最高一个人可以给三千,你看行不?”郭东生不假思索地说道。“行,行,行,有三十个临时工人手就足够了”汪副主任高兴地说道。郭东生又对王副主任说道:“王主任,招工的事儿,你找一下那个小工头,让他帮忙给找几个人。人招来后,你再安排几个有经验会干活的带一带他们,把这些人全部交给老汪。这个事儿我就不管了,你们二位商量着办吧。再就是钱的事儿,咱们账上现在还有多少流动资金?”王副主任一听郭东生这样一说,心里很高兴。他想,现在招个临时工,一个人给两千都乐得屁颠屁颠的,顶多也就给两千多一点,剩下的,我自己就可以做主了,少说也得弄两万多。听到郭东生问他还有多少钱,他就应声答道:“大概还有千十来万,全用上也不够”。郭东生一边听王副主任的答话,一边在心里算了算。他知道,账上还能拿出一千万。他就坚定而又果断地说“一千万都给老汪,缺口我再想办法。老汪,你先拿着钱把购粮款交了,免得再出差错,要不然可就真的来不及了。”听郭东生这样一说,汪副主任十分地高兴。他腾地站起来说:“那就这么着,我保证完成任务”。他又回头看看在座的几位笑着对郭东生说:“我还忙着,那我就先走了”。还没等郭东生回应汪副主任,两位厂长几乎同时张口道:“郭主任,我们那儿也揭不开锅了,如果再筹不到钱,流水一断,就得停产,工资也发不了了。”郭东生一边向着汪副主任点头,一边看着两位厂长。他心想,这两小子就知道要钱,也不知自己想点办法。等到汪副主任出去了,他向二位厂长问道:“不是让你们去借吗?你们借了吗?”酒厂的宋厂长道:“唉,去借了,人家怕还不上,根本就不理咱”。酱醋厂的刘厂长也接着说:“现在不比以前了,互相还能拆对一下。现在竞争这样激烈,人家不愿帮咱们”。郭东生一听,这是没借到钱啊。他想批评二位厂长几句,可是不知怎么地,今天,他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想,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等过了这一段,他得好好教训这两小子一顿,实在不行,就辞了再聘,反正想干的人多了。他这么想着,强笑着看看了两位厂长说:“说吧,你们现在需要多少钱?”宋厂长说:“我得三十万”。刘厂长说;“我们有二十万就够了,把存货卖出去就可以了”。郭东生说:“你们先回去,下午听我回话。”一听郭东生这样一说,两位厂长悬着的心放下了。二人高高兴兴地走出了郭东生办公室的门。

 

屋里就剩下郭东生和王副主任两个了。郭东生站起来,把办公室的门关好,笑着问王副主任说:“唉,怎么样,钱还够花吗?不够就再加点,那个小工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也得打点一下,现在用得着人家。”王副主任笑着说:“够了够了,怎么着也能剩点。现在库里也紧张,就省着点吧。看看嫂子还缺点啥,也得给嫂子表示表示,要不然一见我就没好脸色,也该让人家高兴高兴了。”郭东生说:“女人家,别理她,时间长了也就过去了。这点钱你自己留着,用着的时候也方便。”郭东生一边说着一边欣赏着屋里新摆的百荷花。转身坐在办公椅上说:“账你都看了吗?出入库登记和财务统计都没问题吧,可千万别在账面上看出问题来。中储粮的事儿是小,可别整出大麻烦,现在很多人都看咱们眼红,眼睛都盯着咱们呢,还是小心点好。”王副主任说:“没问题,财务上的事儿,你就放心吧,小孔她们很细心,也有经验,不会出问题的。倒是钱怎么办?账上的也不够啊。差这三百多万上哪儿找去呀?要不,还让转运站的那个强力钢铁出吗?”郭东生想了想说:“现在不能动他们,尽量少沾惹他们。钱。。。我有办法。我一会给米厂和油厂打个电话,让他们把存货卖出去,把资金收回来,投这边。等这边的事儿办完了,中储粮的补帖款一下来,我再还他们。”听郭东生这样一说,王副主任笑了。他知道,什么事儿也别想难住这个‘郭大胆’,这家伙就是敢想敢干,跟着他不会有亏吃。想到这儿,他抬起头对郭东生说:“老陈的那个弟妹又来了,说不想在油厂干,还想让咱们在库里给她安排个活。”一提老陈,郭东生心想,就他事儿多,今天这个,明天那个,也真够烦的。

 

这个老陈不是别人,而是分管他们粮库的县粮食局副局长。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没少拿粮库的好处。可是人家又是主管的副局长,大局长面前的红人,郭东生他们也拿人家没办法。郭东生一方面讨厌这个人,另一方面还得敬着人家,很多事儿还得求到人家,也就只能认了。陈副局长的这个弟妹原是县二轻公司的一个商店服务员。商店倒闭了,她也就下岗了。陈副局长的弟弟就找陈副局长,让他把自己媳妇安排到县粮食储备库上班。兄弟情深,陈副局长也就答应了。一次喝酒的时候,陈副局长就把这事儿交给了郭东生。郭东生嫌副局长的弟妹在身边,有很多不方便,就把她安排到粮库所属的炸油厂。可是这位弟妹干不了油厂的活,就找主管人事的王副主任,要求回库里上班。王副主任今天找郭东生就是为这个事儿来的。郭东生一听这个弟妹要来库里上班,就问王副主任说:“那就在库里安排吧。你看安排在哪儿合适呢?”王副主任笑着说:“就让她在行政科负责主任们办公室的卫生吧,人也年轻,小娘们长得也过得去”。郭东生一听,心想,这位王副主任说不定看上人家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家是副局长的弟妹,整出事儿来,可就是个大麻烦。干脆,把她放远点。他就对王副主任说道:“让她上食堂。反正食堂也缺人手。工资可以定高点,别让老陈挑咱的理。”王副主任说:“那您得跟江副主任一声,食堂归后勤服务中心管,得让老江去安排。”郭东生心想,在这方面王副主任还挺谨慎,这小子从不越位办事儿,是块管人事行政工作的好料。他就答应着说:“可以,你去安排,把人给江副主任送过去,我一会给他打个电话。”听郭东生这样一说,王副主任就站起身来说:“那你忙着,我先去安排一下”。

 

看到王副主任走出办公定的门,郭东生就拿起电话。他先是给江副主任打电话,让他把新来的女工安排在食堂。接着,又找到米厂的朱厂长。问清楚了米厂库存小麦的数量后,他说:“老朱啊,现在南边的优质小麦都涨价了,你知道这个信儿吗?”朱厂长说:“知道了,他们有几家单位还要买我的库存呢?”那你算一算,你们现在卖加工后的成品粮与卖原粮,哪个利润高啊?郭东生说道。“当然是原粮高了,现在卖原粮要比卖成品粮多赚两倍的钱。可是,我要把原粮全卖了,还拿什么生产呀?手上的订单也完不成啊。”朱厂长回答说。郭东生说:“现在粮库急用钱,你先把库存原粮全部卖掉,把现金收回来。完不成定单生产不要紧,你可以先借点面,帖上你的标把货发出去。今年的订单先不要接了,要接就接明年的,这不就成了吗?”朱厂长说:“不生产,工人怎么办?生产奖还发不发?百十号人天天在厂里没事儿干,那能行吗?”郭东生一听朱厂长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就说:“这么着,人员轮休。上班的技术人员维修保养机器,其他人员到库里帮着晒粮。生产奖照发。等到中粮储的核查结束了,我再把原粮给你补上,你就可以生产了。该你赚的钱,库里一分不要,都给你”。一听郭东生这样说,朱厂长也很高兴。他不但不用为生产操心了,而且还能赚到更多的钱,机器又能得到养护。特别重要的是,他还能借机跟郭主任套套近乎,取得郭主任的信任,这对他以后的工作是十分有利的。将来有了困难,找到郭主任,郭主任也会帮助他,替他分忧的。想到这里,他就一口答应了郭东生的要求,并告诉郭东生,南方有两家米厂要他的库存原粮,可以卖到将近四百万的高价。一听到这个消息,郭东生也很高兴。他想,我郭东生就是有福气,一到困难的时候就有办法解决,这回所有的燃眉之急也就都解决了。

 

给米厂厂长打完电话,郭东生又给油厂厂长打电话,让他们把库存食用油全都抛到南方市场,趁南方油价上涨,卖个好价钱,资金回来后再把钱借给酒厂和酱醋厂。油厂厂长一口答应了郭东生的要求,立马就办,这让郭东生感到很痛快。

 

郭东生一口气处理完所有难题,刚想靠在办公椅上休息一下,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9 04: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