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漩涡里的爱不再清白之二十一集

作者:鸣禅  于 2010-4-27 18: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二十一

正在大家商量着要把老太太尸体入殓的时候,娟子接到了母亲何梅在路上打来的电话。何梅告诉娟子说,她们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娟子接过电话,就来到海军的身边,用手轻轻地碰了碰海军的胳膊。海军回头一看是娟子,就用疑问的目光看着娟子问道:“有事吗?”娟子说:“刚才我妈来电话了,说她们正在路上,大概过半个小时就到了。”海军一听娟子的妈妈来了,心里很高兴,就大声地说道:“你给你妈她们回个电话,就说我一会去村口接她们。”还没等娟子开口说话,海军的爸爸李正阳在旁边很不耐烦地说道:“先把你奶奶入殓,完了再说别的。”海军讪讪看了一眼他爸爸,然后向娟子笑了笑。娟子心里很不高兴,她觉得李正阳不该这样,但她没有表露出来。海军的妈妈没有听清楚谁要来,就问娟子说:“娟子,谁要来呀?”娟子说:“是我妈妈她们。”“是吗?一会让海军去接她们吧”海军的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冲着海军说道:“海军,一会娟子的妈妈要来,忙完了这边的事儿,你赶紧去接她们吧,别让她们走差道。”海军看了他爸爸一眼,然后冲着他妈妈点点头说:“行,一会我就去。”

 

当海军陪着郭东生和何梅走进李正阳大哥家院子的时候,海军奶奶的尸体已入殓完毕,在棺材的前头已经摆好了桌案和供品,桌子的前面还有一个烧纸用的瓦盆。桌子上烧着三柱香,放着一些人们送来的水果和糕点,不时地有人前来吊唁,在瓦盆里烧着冥币。海军的伯父和伯母向前来吊唁的人们还着礼。看到海军他们进来,海军的大伯猜测是娟子的妈妈到了,就上前迎了过来。海军一看大伯父过来了,就介绍道:“大伯,这是娟子的爸爸,我郭叔。这是娟子的妈妈,我郭婶。”听完海军的介绍,海军的大伯赶紧走上前来与郭东生和何梅握手,海军的伯母则在一旁施着农村在老人丧事期间的拜客礼,娟子的妈妈何梅赶紧上前将海军的大伯母扶起来,一边说道:“快起来,快起来,都是自家人,不要这么客道。”海军在一旁问道:“大伯,我爸和我妈呢?”海军的大伯回答说:“东头的你三爷爷身体不太好,你爸爸和你妈妈去看他了,一会就回来。”海军哦了一声,点点头,没说什么。

 

娟子正在屋里跟李家的女眷们说着话,一看郭东生他们来到院子里,就赶紧跑出来,像小燕似地扑向她的妈妈。何梅用手轻拍着娟子的后背,小声地说道:“娟子,记账的在哪个屋啊?”娟子转身一边用手指着一边说道:“在东里屋。”这时,一些帮忙的人已经从车上把郭东生买来的两只大花圈抬了下来,送进了院内。海军就安排他们把花圈放好。郭东生看了看院里所有的情况,然后冲着何梅说:“咱们先进去记个礼账吧。”何梅点点头。

 

郭东生和何梅往屋里走的时候,所有的人们都在看着他俩。他们俩人都穿着一身笔挺的纯毛料西服,显得格外精神。特别是何梅的一头烫发,乌黑浓密,闪着亮光,白嫩的肌肤,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上去就像娟子的姐妹,一点也不像四十多岁的人。

 

娟子和海军陪着郭东生和何梅,一同走进了记礼账的东里屋。记礼账的是一位退了休的小学老师,带着一幅深度近视镜,看到郭东生他们进到屋里来,用力地翻着眼珠,向郭东生他们点头打着招呼。郭东生上前问道:“老先生,这儿能写挽联吗?”老先生一边诡秘地笑着,一边说道:“可以,不过你得给点喜钱。”郭东生问道:“多少啊?”老先生问道:“你与主家是什么关系呀?”郭东生说:“是朋友。”“那好,你就给二十吧”老先生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冲着身旁的人说道:“俊生,来活了,给写一联吧”。那个叫俊生的,一边应着,一边在旁边的桌子上把早已准备好的纸和笔拿出来。然后问道:“怎么称呼啊?”郭东生就把自己和何梅的名子告诉了他。然后从兜里掏出钱包。顿时,满屋子的人们就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的钱包上。郭东生也想趁这个时候表现一下,就一张一张地数着往外掏钱,一共掏了三千一百元钱。一百元是给的喜钱,另三千元是礼钱。人们从未看到这么多的礼钱,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屋里静得很。那位记账单的老先生看到这么多的钱,也十分地兴奋,高声地叫唱道:“喜钱一百,礼钱三千。”

 

记完账后,旁边的一位帮忙分发白孝布的妇女走过来,递给郭东生与何梅一人一条白孝带子。郭东生就随手把白孝带扎在腰上,何梅一看,也就学着把白孝带扎在了腰上。过一会,那个叫俊生的就把挽联写好了。只见挽联上写着:李母大人安息,落款是晚辈郭东生、何梅。用的是行楷,字体刚健有力,笔峰洒脱,显示出了笔者扎实的书法功底,郭东生看后很满意。他想,这么个小村,还有这样的人物,真是难得啊!

 

当郭东生与何梅从屋里走出来,准备开始祭奠海军的奶奶时,正好看到李正阳和他媳妇孙秀兰陪着县纪委的张书记走进院来。他们一边走着,一边说笑着,全然看不出一点哀思来。孙秀兰还热情地挎着张书记的左胳膊。郭东生急忙上前打着招呼。叫道:“张书记。”张书记也看到了郭东生,就大声地说道:“老郭,你也来了。”郭东生紧走几步,上前伸出自己的双手,张书记也把手伸过来。与张书记握过手之后,郭东生看了看李正阳。李正阳一边测探地看着郭东生,一边伸出手来与郭东生握手,郭东生明显地感到,李正阳的手一点力度也没有,只是轻轻地礼节性地应付了一下。倒是旁边的孙秀兰很热情,一边与走过来的何梅相拥着,一边问道:“什么时候到的呀?海军接到你们了吗?”何梅说:“到过一会儿了,是海军把我们接过来的。”

 

张书记与郭东生和李正阳说过一会话,向李正阳问了一下有关老太太有病去世的事儿,就带着随行的人们排队给已经入殓的老太太鞠躬行礼,然后对李正阳说:“我们还有事,就不再送老太太了,大家过来看看,表示一点心意。”说完,就向随行的一位干部示意了一下。那位干部走过来,把一个记有人员名单的白纸包递给李正阳,李正阳推辞着不收,张书记就说道:“正阳,就收下吧,也是同志们的一点心意,你也要节哀顺便,不要太难过。”说完,张书记与郭东生打了一个招呼就要走。李正阳赶紧冲着他的媳妇孙秀兰说道:“秀兰,张书记他们要走。”一听说张书记要走,孙秀兰赶紧走过来,微笑着望着张书记说道:“怎么这么急呀?吃过午饭再走吧。”张书记笑着说道:“不了,大家都有事,你们也忙,就不再耽搁了。改天咱们再聚。”孙秀兰说道:“好,哪天我去看你们,到时候咱们让正阳请客。”张书记笑着说:“好,什么时候去,给我打个电话,我请你。”张书记一边说着一边往院外走。看到同来的人们都上了车,张书记就钻进李正阳早已给打开车门的他自己的专车里。孙秀兰看到张书记上了车,就紧走几步,来到张书记的车门旁。张书记就把车窗打开,两个人对望着,也不知说些什么。李正阳看到妻子走过来与张书记说话,就知趣地走开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老阿姨 2010-4-29 00:29
sf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01: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