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判断嫌疑人无罪的经历

作者:yunmu  于 2019-8-2 18:5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一次判断嫌疑人无罪的经历

 多年前的一天,我接到通知要求我作为陪审员候选人于下周前往法院报到.  当我星期一步入法院的大厅时,己有数百名候选人等侯于此。不久有一法官出来讲了一些陪审员的程序和规则,接着他问是否有人因不得己的重要事项不能参加此次陪审团工作。很快有十来人排成一行,逐个向大厅法官陈述不能参加此次陪审工作的理由,我大概是最后一名,我说我的英浯不好,做陪审员恐怕不大合适. 法官说这又不是要你当律师, 这只是陪审员. 他又说,你阅读没有问题吧,案卷和法官的指导意见是打印出来的。我说本专业的还可以,但是对于非专业的如法律, 植物的名词,我很多都看不懂。法官说, 我允许你携带字典。 于是我只好等着叫号去某法庭了。

 不久,我和其它五十来名候选陪审员并召集到了一个法庭。法官助理向我们作了简单介绍,此法庭将审理一宗刑事案,该案发生于交通厅某驾照办理处,一人在办理驾照过程中把一公务人员殴 打至伤。此为一复审案件,上次因陪审员无法就检方指控达成一致意见而流审。可能少数陪审员不同意定罪吧, 政府申请了再审。

 接着该庭法官通过问卷和对话把一些有利益冲突需要回避的人从陪审员侯选人名单中剔除. 原告(政府检察院)律师和被告律师也建议排除一些候选人. 最后由十一个白人和一个亚卅人(本人) 组成此案的陪审团.

 第二天就是升堂会审了, 法官向陪审团和双方律师简述了一些常规注意事项后. 代表原告出阵的律师是一助理检察官,她使用投影仪介绍了案情,  还传唤了几个驾照办理处的工作人员和保安来作证.

 原告的故事大致如下: 半年前, 嫌疑人陪同其刚从亚卅某国移民来美的女儿前往该处申请学车执照 (Learners Permit).  工作人员看了他女儿的护照,发现其并无正式绿卡.  故告知其女儿把绿卡带来方可办照. 嫌疑人非要在当时办理,并与办事员发生了争执. 保安见状把嫌疑人叫到保安办公室. 但他却在保安办公室内殴打了保安. 处快速报警将其拘捕. 保安着重指出他被打后相当疼痛并需要持续治疗多日。最后控方律师强调被告先无理取闹,后打人至伤,一定要绳之于法。

 我打量了一下被告。他五十开外,身材瘦小。再看看保安,三十岁左右,膀大腰圆,体重大约相当于被告的两倍。 大概是被告得了类似李小龙的真传,否则何以去撼动年轻力壮的保安。

 因为家中并不富裕, 被告使用公共律师作为其辩护律师, 被告方指出,被告女儿的护照上移民局的印章显示移民局己批准其获得绿卡。但要等待数周后方可接到正式绿卡,办事人员故意刁难为此事的导火索。被告并作证说他只是据理力争,在保安要抓他时他推托了一下,但从来没有打过保安。最后方律师强调被告女儿实际上已有获得绿卡的证明,被告要求办照合情合理, 他也没有打过保安,应判为无罪.  

似乎是第三天就听完了法庭双方的举证。第四天在律师们作了结束陈述后,我们来到了陪审员工作室。大家先重温陪审员指南,选举其中一人担任陪审团主席, 然后开始了审议(deliberation).  很快就你一言我一语展开了讨论。 有一陪审员说被告先是无理取闹, 然后动手打人, 应该治一治”. 一人马上反驳 被告女儿的护照显示移民局己批准其获得绿卡, 驾照办理处工作人员应为其女儿办理学车执照.. 被告和办事员争执情有可原”  另一人则说规定上明文要有绿卡才能办理, 当时被告女儿无正式绿卡, 办事员也只能照章办事. “  但是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开头本人对他们的辩论听的不是很全。但是再听下去也就明白了。由于本人语言能力比较差, 恐怕表达不清, 开头一直只是默默地听. 坐在我身边的是个中学英语女教师,为人很好,进来时就对我说,你有什么听不懂的, 我可以慢慢对你解释。现在她又对我说,你也说说你的意见,我可以帮你重复。

 于是 我发言道: ” 其实外国人在美国办理驾照并非需要拥有绿卡才行. 只要有合法居留证明即可. 我刚来美国时并没有绿卡, 就凭合法居留证明办理了驾照. 现在我的一些朋友尚未办好绿卡, 也是凭合法居留证明办理驾照的. 此案控辩双方都承认其女儿当时有合法居住证件, 故我认为办事员应为其女儿办理学车执照.”. 英语女教师小声和我交换了若干不大清楚的词,我就把它们写了出来。然后她把我的话用字正腔圆的英语重复了一遍,当然她也在语言方面润色了不少,但是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说完后有些人点了点头。有一人接着说我们大学的留学生都有车, 看来也是凭合法居留证件办理驾照的.”

 但是有理也不能犯法打人啊! 有人说, “被告看来是打了人. 除了保安外, 其它几个人也作证他打了保安.” 另一人则说他们都是该处的同事, 说话当然偏向保安. 再说, 当时是保安和被告独处一室. 其他人只是作证说听到保安室”Bong” 的一声响便跑过去,看见保安和被告扭在一起, 于是他们协助保安抓住了被告. 但不能表明被告先打了保安 ”.   有人说如果有录像或录音就好了”.  讨论来讨论去, 最后大家分成了两派. 一派认为原告证据不足, 而另一派则认为原告有那么多的人证, 可判被告有罪. 有人提议进行表决, 结果是6票有罪, 6票无罪.

 于是大家又坐下来讨论了好长时间。 这时我说,保安作证他被打后相当疼痛并持续多日如果我们能看看他的病历及医生对他当时受伤的描述, 也许有所邦助. 英语女教师又把我的话字正腔圆重复了一遍。大家检查案卷后,确实没有该方面的证据。又讨论了一下,一致同意向法庭索取这方面的信息,因此递了一个要求给法官. 不久, 法官递进一个纸条作为回复“请根据你们己知的证据作决定.“

由于控方连当时对这个伤势描述的记录都没有, 形势一下子起了很大的变化. 大家说因为打人经过是突发事件, 没有物证尚情有可原. 但被打后的伤情应该有医生或其它紧急救助人员检查和治疗的纪录. 又有人提议表决,此次表决为11人倾向于证据不足。

 但是 有一人尚在犹豫不决中. 她说为什么我要相信被告之词而不是原告之词呢?说不定原告有这方面证据但忘记呈上了. 有人为此与她讨论: 控方在刑事案中负责举证 , 既然控方未能出示必要的证据, 我们也只能认为证据不足,不能排除合理的怀疑. 最后一轮表决时, 她也下决心和其它陪审员一道作出无罪判决 (: 刑事案要全体一致方可判决有罪或无罪).

 接着我们一起回到法庭, 由陪审团主席向法庭递交了无罪判决. 判决宣布后, 法官当场释放了被告. 事后, 法官和陪审员们就此案进行了坐谈.  由于我当时只想旱点回家, 对坐谈己无多大印象. 只记得他祝贺我们很快就作出了判决.  并说上次那个陪审团拆腾了好长一段时间。

 现在回想起来,因为法院在上陪审团之前已经决定了那几条指控可以进行和有否可能的事实根据,陪审团成员其实并不需要什么法律知识,只需按照法官的指示,根据常识来决定这些事实是否足以支持指控的罪名。从统计学来说,像该案的情况不多。有人统计了2000年以来联邦起诉的刑事案例,被判有罪的超过90%,绝大多数是通过检辩交易决定的。

 在此之后, 我看到一些美国法律教科书谈到单凭证人证词并不怎么可靠, 有部分是由于有意作伪证. 但部分是因为记忆不清. 然而对于突发案件物证不好找时, 只好倚重于证词。 随着科学技术 DNA 检测技术的发展,经过当事人的申请和法院的同意,对过去收集的物件进行重新检测, 己发现数百名一直不肯认罪的强奸或杀人犯并未犯下被判决的罪行。

 我内心一直非常感谢大厅法官,由于他的坚持,使我参与了一个终生难忘的过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5 回复 海外思华 2019-8-3 09:56
很有意义的经历!
回复 yunmu 2019-8-3 20:19
海外思华: 很有意义的经历!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8-3 20: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