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技术时代的患者隐私权

作者:yunmu  于 2019-11-14 20: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医学类|通用分类:健康生活

数码技术时代的患者隐私权

2013年,位于美国巴尔的摩都市区的著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发生了一起侵犯患者隐私的大案. 一位女同事注意到妇产科医生利维脖子上挂着一个看起来像笔式数码摄像头的东东,于是她向医院的官员报告她担心该医生有不轨行为.

 医院不敢怠慢,马上开始调查。结果发现利维医生在没有获得患者同意的情况下, 用摄像笔拍下或录下数千名妇女在检查时的裸体照片. 根据《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HIPAA,健康保险隐私和责任法案》,利维医生的行为不但违反了医学院的规定, 而且已经构成了侵犯了患者的隐私罪. FBI也介入了调查.利维医生选择了自杀, 医学院最终支付1.9亿美元的和解金和患者达成庭外和解.

 按照HIPAA, 医务人员不得在公共场所讨论患者的病情;写有患者信息的纸张必须由医院统一销毁处理;患者的病情只能向其本人或其指定的家属交待;没有患者的书面同意,任何人不得给患者拍照,等等.

 对于某些特殊的疾病例如艾滋病,还有比HIPAA更为严厉的法律. 前年新泽西州就有一起状告违反AIDS Assistance Act的案例.原告是一位HIV阳性的患者, 因急性肾衰竭到新泽西州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在病房里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被告医生未经其书面同意,谈到了原告的HIV阳性.

 按照艾滋病援助法,医生只需和只能向政府有关部门的指定人员报告该患者的HIV就医情况.否则, 都必须经过患者事先知情并书面同意. 因此,患者控告该医生违反了《艾滋病援助法》, 把他的HIV阳性的信息不当地透露给了第三方. 法院同意原告可以就此起诉该医生犯下了过失性医疗事故。法院还裁定,原告的医疗事故索赔类似于侵犯隐私权的索赔.

 而政府部门也必须把收集来的HIV感染的患者的信息存放在一个专门的和外界隔离的安全区域,任何写有患者个人身份例如姓名社会安全号的纸张都不许带出该安全区域.在该区域以外的人员即使是索要不含个人身份的数据, 也必须提交书面要求和说明理由.

 连那些不含个人身份的数据,在公布时也要注意避免无意暴露了患者的身份.例如某数千人小镇(city)的老王是HIV病毒携带者,但是该镇只有老王一人是41-50岁的男性亚裔, 如果数据按照城市性别种族和每10年年龄组来分类公布,该镇的人就会知道老王是HIV阳性者.政府也会因此吃上官司.

 随着和互联网医疗的发展,预约挂号,在线候诊,诊后在线回访等都可以在网上进行,患者信息泄露面临着新的的风险. 同时, 随着数字技术的进步,原来某些认为没有暴露隐私的方法可能不再能够保护隐私. 如何做好患者信息的隐私管理, 如何把那些敢于违犯的黑客绳之以法,也成为了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现在医学研究人员提倡共享数据. 共享磁共振成像MRI进行研究也是常见的. 当今的标准是在分享前删除患者的标识符号或个人身份. 这样,不是元研究的人员就不会凭着凡胎肉眼从这些医学影像中认出张三李四来.

然而,201910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封来自Mayo Clinic的来信报道, 该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尽管医学界在共享MRI成像会采取一些保护患者隐私的措施,他们仍可以使用商业面部识别软件从包括面部图像在内的脑部MRI中识别出这些人的真实面目.

为了确定面部识别软件是否可以从MRI中识别出真正的那个人,研究人员招募了84名志愿者,他们在过去三个月内均进行过脑部MRI检查.接着研究人员为志愿者拍摄了5个不同角度的照片,随后根据每个MRI创建了面部重建图像,并尝试使用公开的面部识别软件将这些图像与志愿者的新照片进行匹配。

匹配的结果显示了数字技术的高明.84位参与者中,该软件正确地选择了70位的MRI图像作为这些参与者照片的第一匹配,成功率为83%。因此,其它人员在获得访问共享MRI数据之前,必须签署数据使用协议, 并声明不会尝试去识别MRI参与者的真实面目,及如果违反了该协议所应得的处罚。

使用图片搜人已经走进寻常百姓家. 我们可以从网上读到这一段话:“如何轻松使用图片搜索人.你有一张别人的图片,但是不知道图片中的人是谁,或是这张照片所包含的意思?你可以利用一些图片搜索工具来找找它在网上是否有其它副本,追踪它的来源,了解更多信息

例如,某些医学书籍也包括MRI影像图片在病例中,当然为了保护患者的隐私, 个人身份和个人照片是不会出现在这些文件里. 但是, Mayo Clinic 的研究来看, 认出真人来已经成为可能. 以后更要注意在发表MRI影像图片时如何保护患者的隐私.

尽管医生偷录患者是严格禁止的, 但是对于患者私录医生工作的情况却争论很大. 美国有一诊所曾把一媒体告上法院,说该媒体使用假患者去偷录医生的工作情况,因此侵犯了医生的隐私但是, 第七巡回法院认为, 录下的是医生与陌生患者(假患者)进行医学专业而非医生个人隐私的交流“The test patients entered offices that were open to anyone expressing a desire for ophthalmic services and videotaped physicians engaged in professional, not personal, communications with strangers (the testers themselves)”.也就是说, 看病对患者是隐私,对医务人员是专业.

有些患者因为私录到医生的不专业行为而获得了赔偿费. 例如,华盛顿邮报报道一名男子在做结肠镜检查全麻前按下了手机的录音键.回家后发现,在他睡着的时候,医生讨论他时不够尊重例如,看到他阴部上的皮疹时说,这提示该人患有梅毒或肺结核等结果他以诽谤罪控告该医生并赢得50万美元.因此,医生上班时要处处保持专业化,不要以为患者睡着了就可以口无遮拦.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education/a-gynecologist-secretly-photographed-patients-whats-their-pain-worth/2017/01/14/35bcf156-d45e-11e6-a783-cd3fa950f2f

https://www.hhs.gov/hipaa/for-individuals/index.html

 Schwarz GC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Anonymous MRI Research Participants with Face-Recognition Software N Engl J Med 2019; 381:1684-1686

https://newsnetwork.mayoclinic.org/discussion/mayo-clinic-studies-patient-privacy-in-mri-research/

https://zh.wikihow.com/%E8%BD%BB%E6%9D%BE%E4%BD%BF%E7%94%A8%E5%9B%BE%E7%89%87%E6%90%9C%E7%B4%A2%E4%BA%BA

Desnick v. 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ies, Inc., 44 F.3d 1345 (7th Cir. 1995).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anesthesiologist-trashes-sedated-patient-jury-orders-her-to-pay-500000/2015/06/23/cae05c00-18f3-11e5-ab92-c75ae6ab94b5_story.html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15 00: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