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准贪官”谈心(含成人内容,18岁以下免入)

作者:roaming  于 2011-3-6 20: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回国记录|已有164评论

这个题目可能有标题党之嫌,但内容应该还是比较贴题的。之所以说有标题党之嫌,是因为其一、笔者既不是纪检委的,也不是中组部的,根本没有资格找官员谈心,其二,谈话的对象并没有被双规或者被证明是“准贪官”,能否叫“准贪官”和还值得斟酌。其实这个“准贪官”还是笔者的谈话对象自己给自己定义的。暂且称他为Z兄好了。按照Z兄的说法,“‘准贪官’和‘贪官’没有严格区别,人还是那个人,做的工作还是那份工作,哪一天,我要不幸进去了,就是‘贪官’了!在此之前,我就是‘准贪官’,时刻准备着!”

这谈话的事早已是春节前的事情了。笔者在深圳的那几天里,正好碰巧Z兄也在深圳开会,于是便约他单独吃饭,咱俩聊得很投机,一不小心,他酒后吐了不少真言,才让笔者对这次谈话记忆犹新。实际上,笔者跟Z兄既不是同乡、同学、也不是同事、部下等常见的关系,而是一面之交的关系,但我们目前的交情可比一般的同学、同乡、战友和同事的关系要近得多。原因是1997年那年,Z兄来美国学习半年,在学习即将结束时,MEMORIAL DAY的一个朋友的小聚会上,认识了他。Z兄本意是想留美国,按照那时的套路,先黑下来再说,所以大家都在帮他出主意,是先学习,还是先工作?各家的说法都不一致,笔者不怕惹众怒,是唯一坚决劝他回中国的,因为他已是省厅里一个副处级干部,犯不上跟我们一样,抛弃一切重头来。后来他还是回去了,而且,学习之后提拔了,这如今在省厅里也是厅局级干部一个,自然是很风光的。每每提到这件事,他总是在感激笔者说,“在他人生最迷茫的时候,你是唯一指对路的人。”

Z兄虽说比自己大不少岁,而且又是正司局级官员,据说还有一个博士学位,但我们之间还是以直呼其名,不落俗套。在这次谈话中,也许是Z兄估计自己再往上提拔的机会不多了,因为再有几年就该退休了,所以谈起话来比过去要放松,当然他希望笔者如果想把我们的谈话内容告诉北美的朋友,只要不说出他的真名,怎么写都行! 

因为太熟悉又是小范围的聚餐,不需要遮遮掩掩地问,笔者便直接问他:“人们说:现在的中国,十个官员,九个贪,不贪白不贪,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主要看如何定义贪?跟如何定义赌博是一样。如今,全民打麻将,逢年过节,周末里经常有朋友会约去打麻将,打麻将不赌钱者极少,几乎没有,因为没钱就没有兴趣了;但打赌钱的麻将,多少算是赌博呢?”他反问我,
“这个,,,这个还真不知道,要我说,打小一点,比如一块钱一胡或者一块钱以下,如何?”我小心地回答了。

“公安局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麻将中,每一胡牌不超过十元钱,基本上都认为是在娱乐级别,不算赌博。”他回答说。因为在国内见过人家打过这种规模的麻将,便接着问他,
“按照这个说法,一盘麻将下来,庄家手气好,要赢好几百元,赢四、五百,五、六百的也见过。那打一晚上下来,搞得好,会赢上万元的,一晚上就能赢一万元,还不算赌博啊?”

“到不了一万,你那是理想情况,假定他每盘都赢,实际呢?一晚上赢三、五千元是很正常的。算不算赌博,不同层次的人有不同标准。赶上‘扫黄打赌’风口,这肯定算赌博,平时就没有任何问题。”他回答后,接着说,

“所以呀,这贪官也一样,看你怎么评定。比如说我自己吧,不仅是政府官员,还是专家,经常有活动请我参加作评委,活动后,每一个评为都发给一个红包,不是很多钱,几千元不等,大概在1~5千之间吧,但这种活动要是多了,一个月就会多一、二万额外收入,一年下来就会是十几、二十万。说我是贪官吗?难!其实那些学者跟我一样,都拿了,他们叫什么?‘贪究’?”

停了停,他接着说,“要是说我利用职务受贿,也是一个很难划清的事情,这都是体制问题。我从不收人家的现金,但接受别人的饭局,有时候到外面旅游什么的,以及逢年过节的小礼品等。这些问题,是问题吗?严格来讲,肯定是问题;但逢年过节送礼是人之常情,至少在中国是这样。能说我是贪官吗?难!其实,你要是在企业工作,在管理层照样会有这些事情发生,为了搞定一个项目,乙方肯定会利用一切手段讨好甲方,有的比政府机关做得有过之而无不及。企业高管的这些行为叫什么?‘贪管’?”

“比起那些受贿百万、千万的大贪官来,我们顶多只算准贪官,还够不着‘贪官’那个级别啊!都这把年纪了,钱够花就行了,犯不上把自己折腾进去!但你们也要理解,一个司局级干部,在省厅我们这些要害部门里,每年管着国家几百亿人民币左右资源,几百亿的钱,就是因为你签了个字,然后这些钱最后就落实到一些部门,一些企业里的,这些得利者自然要感谢你,从中提出1%来送礼,都是好几百万啊!现在是监督机制严重不足!”他说着、说着,停了下来。整理一下思绪,接着说,
“打个不雅的比方,我们这些人就好比精力旺盛、身体健康的男人,每天都是单独一人被安排在一个密室观看年青、漂亮的小姑娘在跳脱衣舞,旁边无人监管,她们嫩白的身躯、高耸山峰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极具挑逗性,正常男人看久啦,按捺不住都会上的,只有太监才不会有此冲动。所以说,进去的人们,他们是贪官,但他们也是男人。像我这样的准贪官,离太监也差不远了!”他苦笑着,停了下来。

看他没想说话样子,笔者赶紧插话:“如此说来,把民主机制引进来,由在野党来监督执政党应该是个不错的监督方式了?”

“错!我不仅在美国呆过,这你知道的;我也在欧洲呆过,还在新加坡等地都呆过。多党制的监督绝对是误导民众,好在你们美国近几年老出乱子,中国的老百姓不再轻易上当了,要不然,来不来,就把美国抬出来做比较。多党制的所谓监督,其实说得直白一点,可以用十六个字来描述 “心怀鬼胎,政敌互咬,严重内耗,效果平平”,拿着纳税人的钱,打着民主的旗号在为自己党派谋私利,在野党挑毛病的目的不是为了搞好国家,而是为了下一届自己掌权。人心都是一样的,我要是有能力把你搞倒,而且自己又能受益,我为什么要考虑国家利益呢?先考虑自己利益嘛!中国需要的是一个鱼鹰监督机制。“他回答。

鱼鹰,这种鹰咱知道,就是古时候渔民用来在江河里捕鱼的工具,它的脖子上被套上了一个箍,只能吃点小鱼,大鱼吞不进去。抓着大鱼后,鱼鹰主动回到船上,让渔民把大鱼取走,自己再去捕鱼。一天忙下来回到船上后,渔民会打开鱼鹰脖子上的那个箍,好好地犒劳鱼鹰一顿。

看来政府里还是有明白人,中国这些年的发展确实没有完全照搬国外的经验,而是不断地借用,吸收国外好管理经验和成功模式,因地制宜地制定出一些适合于中国国情的治国策略。但愿中国在新的五年计划里能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鱼鹰”监督机制,为拯救那些即将变为太监的人们,咱们也得为政府想想办法,设计一个切实可行的“鱼鹰”监督机制,不要等到人都进去了,才想起来他们还是男人。要像在《让子弹飞》里说的,“站着就把钱赚了”,让这些不幸的男人能够成为真正的男人!就是不进去也是正正堂堂的大男人!

写到这里,笔者就在想,既然人家都知道了他们存在的问题,而且也有改正的愿望和明确的目标,咱也没有必要死急白咧穷追不放。嗨!在这“鱼鹰”监督机制没有落实之前,咱们还是让那腐败先飞一会儿吧!

 

2

高兴
1

感动
1

同情
1

搞笑

难过
1

拍砖
3

支持
3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4 个评论)

4 回复 云间鹤 2011-3-6 20:14
看起来倒有点个个贪官有本难念的经的味道!
写得好,词浅理深!
4 回复 roaming 2011-3-6 20:27
云间鹤: 看起来倒有点个个贪官有本难念的经的味道!
写得好,词浅理深!
深入了解之后,发现贪官确有难言之隐!
谢谢鼓励啊!
4 回复 yulinw 2011-3-6 20:37
   明白楼主的意思了:趁着好机会接着贪,大贪特贪好了,看谁贪的本事大,贪的钱多,贪的顺溜不被抓就好喽~~~
8 回复 roaming 2011-3-6 20:44
yulinw:    明白楼主的意思了:趁着好机会接着贪,大贪特贪好了,看谁贪的本事大,贪的钱多,贪的顺溜不被抓就好喽~~~
哈哈,我觉得你没看懂文章的意思,主题是“贪是体制造成的,中国需要新的监督机制!”
如何定义贪官,跟打麻将赌博一样,没有唯一标准。
5 回复 yulinw 2011-3-6 20:46
roaming: 哈哈,我觉得你没看懂文章的意思,主题是“贪官是体制造成的,中国需要新的监督机制!”
如何定义贪官,跟打麻将赌博一样,没有唯一标准。
            写到这里,笔者就在想,既然人家都知道了他们存在的问题,而且也有改正的愿望和明确的目标,咱也没有必要死急白咧穷追不放。嗨!在这“鱼鹰”监督机制没有落实之前,咱们还是让那腐败先飞一会儿吧!
5 回复 roaming 2011-3-6 20:47
yulinw:                             写到这里,笔者就在想,既然人家都知道了他们存在的问题,而且也有改正的愿望和明确的目标,咱也没有必要死急白咧穷追 ...
           那后面是我添油加醋的搞笑之作,人家没有这个意思!已经把那一段忽略了!哈哈!
4 回复 瑞典林 2011-3-6 20:51
希望温家宝能完善机制,让中国更好,瑞典报纸也报道了,说温家宝也认识到了目前中国的首要问题是民生。
6 回复 roaming 2011-3-6 20:53
瑞典林: 希望温家宝能完善机制,让中国更好,瑞典报纸也报道了,说温家宝也认识到了目前中国的首要问题是民生。
也是全各国人民的希望,中国这样发展下去,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4 回复 瑞典林 2011-3-6 20:54
roaming: 也是全各国人民的希望,中国这样发展下去,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5 回复 云间鹤 2011-3-6 20:57
roaming: 深入了解之后,发现贪官确有难言之隐!
谢谢鼓励啊!
太客气了!我喜欢读你的东西,很长见识。只是有时忙,顾不过来。
6 回复 roaming 2011-3-6 20:58
云间鹤: 太客气了!我喜欢读你的东西,很长见识。只是有时忙,顾不过来。
Thank you much!
5 回复 Lawler 2011-3-6 22:38
云间鹤: 看起来倒有点个个贪官有本难念的经的味道!
写得好,词浅理深!
贪官有本难念的经
拿,还是不拿?
3 回复 新长征突击手 2011-3-6 22:44
Lawler: 贪官有本难念的经
拿,还是不拿?
拿肯要拿,不拿好处怎么可以叫他贪官呢?
问题是怎么拿法?拿多少?像文中所说的那样,只限于随大流,吃吃喝喝,接受的小礼品,很难定性为贪官,但他确实又利用职务获得了好处,这一点很不好处理他。
3 回复 云间鹤 2011-3-6 22:56
Lawler: 贪官有本难念的经
拿,还是不拿?
拿,还是不拿:没那么简单!想着如果你自己在那个位置,你会怎么办,可能就更容易理解些。
4 回复 冷眼向洋 2011-3-6 23:14
好文。
第一,就看这鱼鹰颈上的箍有多大,太大了,船上的主子不高兴;第二,鱼鹰是不是把大鱼都送到船上,不送,船上的主子照样会治它。如果大鱼都被鱼鹰送给了主子,那不叫“贪”,那叫“礼尚往来”。和交税的鸡,是合法经营一样。
5 回复 wcat 2011-3-6 23:21
觉得可以多向新加坡、香港学点。
5 回复 忘我 2011-3-6 23:23
写的好,支持一下
5 回复 笙箫难默 2011-3-6 23:24
可这贪成了习惯,成了全民行为的时候,鱼鹰机制也不一定好使,到时贪还要重新定义。再说,自古到今为了钱而前仆后继的,就没断过。也许我们只好让贪腐飞。。。
6 回复 roaming 2011-3-6 23:28
冷眼向洋: 好文。
第一,就看这鱼鹰颈上的箍有多大,太大了,船上的主子不高兴;第二,鱼鹰是不是把大鱼都送到船上,不送,船上的主子照样会治它。如果大鱼都被鱼鹰送给了主 ...
谢谢评论,他说的鱼鹰可能不是你讲的意思。
要让鱼鹰监督,但又得不到大好处,这里面说起来容易,实施起来还是需要动脑筋的。
6 回复 roaming 2011-3-6 23:30
wcat: 觉得可以多向新加坡、香港学点。
中国开始是向新加坡和香港学的,但现在经济规模一大,没得可学了!
123... 9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6: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