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年

作者:千年等一回  于 2012-12-12 14:5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自我介绍|已有42评论

关键词:, , 三国演义, 诸葛亮, 司马懿

我是个极虚荣的人,看到我的童年那一章一溜串网友的留言,明知多半是好心安慰,但心里还是蠢蠢欲动,宁愿当真。尤其是那么多女同胞,头像都美得如花似玉,名字芬芳如香草,不写如何能惹得她们的注意?管不了那么多了,即使好友一再提醒言多必误,但还是经不起诱惑。写得不好,那也是一个叫千年的虚拟写手笔拙而已。而我,还是我。倒杯茶,打开小小的主页,一首由缓入急,由低渐渐高亢嘹亮的长笛乐曲,穿过这寂静的夜空,由天边滑将过来。开始写我的少年。

我从打架淘气到安静下来读书是因为开始迷上了三国演义。我以前几乎天天家里见不到个鬼影,即使是到了吃饭的时间。姐姐总是要费很大劲把我从外面找回来。但从迷上三国,哪里也不去了,就呆在家里看。有时黄叔也常到我家,讲他英雄史诗般的故事。我从他那里也听了些三国演义里没有的故事,比如死诸葛害死活司马。讲的是诸葛亮死后,司马懿到了诸葛亮的坟上,发现诸葛亮留给了他一本书,书名就叫死诸葛害死活司马。司马懿很奇怪,想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就慢慢打开书,第一页写着:死诸葛害死活司马。司马懿很生气,吐了口吐沫,又翻下一页。又是:死诸葛害死活司马。司马懿越看越生气,每翻一页都是:死诸葛害死活司马。翻到最后,司马懿倒地死了。原来,诸葛亮知道司马懿会来看这书,死前在书角上下了毒药。这个故事在三国演义里是找不到的。我后来到了大学,买来几乎近100本的三国小人书。无聊时就翻翻。

除了三国拴住了我,我开始学习画画。我画画是因为我们那时开始了一个运动,叫评水浒,批宋江。这是个全国性的运动。我是班里的宣传委员,就被派去别的学校学画宋江,方腊等等人物画。我后来画各种画:素描,水彩,油画,玻璃画。那时没钱买油彩,我和朋友就到街上巨大的宣传画前等着捡画工画完扔掉的油彩。我最觉得有趣的是画玻璃画,一块玻璃,靠在肚子上,画笔从玻璃后面向着自己画。画完一身油彩,所以我知道画家画的画虽美,但干这活你不能怕脏。我画到后来家里能找到的玻璃都画满了。邻居家结婚,家俱上的玻璃也请我画。我现在偶尔画一下,但笔生疏了。在这贴上两张。很业余,见笑了。

我和村友聊过,我真正开始学习,是因为一次把老鼠带到课堂,班主任张老师一把把我拉到门前,又飞起一脚把我踢出门外。那一脚把我踢醒,从此开始学习。我们那个时候学校很乱,比如我们的数学老师是个初中毕业生,连代数都没学过,但教我们历史的却是吉林大学数学系毕业的高才。到了后来我们学校变成了省重点,这位吉大高才生成了我们的数学老师,才发现他数学的厉害。我那些包括司令,旅长在内的打架朋友也忽啦啦全都分到了别的学校,离我渐行渐远。

我中学可圈可点的是我的数学。我自学了大学几乎所有的数学内容,从微积分到数理方程,甚至偏微分方程。这与高考无关的内容用掉了我几乎1/3的时间。只是因为喜欢。我后来想,如果我把这些时间用在别的课程上,我高考肯定会考的更好。但现在想,即使考得更好,上个更好的学校又如何?我现在周围中国朋友一半是北大清华毕业的,不还是这样混日子?我觉得我高考绝对是超水平发挥了。高考完第二天,我就一个人回到农村老家,找我的大黄狗玩去了。我没想到会考上全国重点大学。

我有个政治老师,姓束,很神。第一堂课介绍自己时,手背着,面对着我们,说自己叫束岳,然后慢慢走开,身后的黑板上束岳两个漂亮的大字已经写好了。全班同学眼睛为之一亮。束老师方脸,方口,浓眉,属于麻衣相术中的能为官的面相。不过他口才虽好,政治没什么人爱听,有时堂课上就睡倒一片。他就会在讲台上把粉笔掰成小段,摆成一排,投飞镖似的一个个飞到睡觉同学的头上去。我后来研究生毕业后到医学院当了近5年的老师,每次开课,我都事先告诉我的学生,上课时实在困了,你就趴在那好好睡,只要不酣声如雷震着别人就行。有时看到还是有的同学拿个书本档住脸,没问他问题,头却一会儿点一下,一会儿点一下。我这时就会一边把食指放到嘴唇上,暗示其他同学小声,一边走过去,轻轻把他书拿开,把他头按下,让他好好踏踏实实睡。别的学生这时开始窃窃发笑。有时这位同学会突然察觉,一下醒了,这堂课就全没了睡意。但大多时就顺势睡去。一觉到下课。我就想,下堂课他至少可以听进去些东西了。

我少年时志向可谓非常远大,鲁迅的书开始影响我,我曾经通过老师给学校写过一封信,说要到农村去当小学老师去。我写得是信誓旦旦,老师看了也没当回事,淡淡地拍拍我的肩膀,问我是否和我父母谈过。我说没有。老师说那你就先好好学习吧。过些日子我果然把这事就忘掉了。到现在我也不把女儿的未来志向太当回事,因为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会变的。

我有个特长是编故事,有一次我的作文得了满分,语文老师叫一个女同学在班上读我这篇作文,也许是女孩子的声音动人,读到动情处很多同学落了泪。后来我的老师问我,你作文里说的当教育局长的叔叔是真的吗?我只好承认是编的。所以呀,网友们,我讲的这些故事。。。嗨,您就当真的听就是了。我的这种本领到了大学最大的用场是写情书,不但我自己写,我们寝室几个要好的哥们儿的情书几乎都是我执笔。当然,哥们儿嘛,也没什么可保密的。我曾经一封情书写了几十页纸,一个信封寄不下,一次寄两封,两封也寄不下,打成一个卷当邮件寄。真的是一本书。

前两年回去和老同学聚会,一个我代写情书的哥们儿问我,他说那时候他很佩服我,说我那时说的很多话有智慧,怎么现在却似乎变得。。。,这么天真了呢?怎么什么话都直说?我心里想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来才悟出来的,你不觉得你们那样见到不合理,不顺心的事也窝在心里,有时还要强颜欢笑,过得不累吗?就对他说:也许你们生活的环境让你们不得已这样, 在美国,大多时候却没这个必要。人生短暂,我能直接告诉你的,为何要拐上十八道湾?我喜欢坦诚,不喜欢用一个小谎去遮另一个小谎。有那么多好玩的事等我去做,花心思在这上简直是浪费生命。我常常觉得国人不乏小聪明,今天的得,明天的失好像算计的很仔细,但却少有美国人的大智慧。他们有时看似愚钝,但常常是,中国人忙了一大圈,好事倒都让他们给捞去了。中国人好像每件事都精明,却在某大事上一个跟头被摔出好远去。

写到这就该打住了,再写,就要聊到我的初恋了。永生难忘的初恋啊!想到这,就想起我读过的她给我的第一首诗: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也许是命运,这个别字注定了我的爱情远远是离别。从那时起我对诗歌入了迷。开始是雪莱,拜伦,普希金,莱蒙托夫,后来是舒婷,北岛,顾城,徐志摩。再后来是泰戈尔,莎士比亚。我曾投稿给杂志社,编辑看我的诗写得太水了,但觉得我每首诗都配了一个小插图倒不错,回信说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寄些这样的插图来。我想本来发表诗是为了给她看的。发些插图有什么意思。就算了。这诗歌真是害人,到现在也就捞下了这个无病呻吟的毛病。

《完》


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3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3 回复 ahsungzee 2012-12-12 15:10
不多说,一句话:谢谢分享!~
2 回复 light12 2012-12-12 20:51
继续写啊,不写没劲
3 回复 云间鹤 2012-12-12 21:43
可爱啊!
3 回复 xinsheng 2012-12-12 21:49
下篇就展示情书吧?反正时过境迁,也就是美好回忆的分享嘛。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2-12 21:51
哈哈哈,和你一样,我也很欣赏那些唯美的头像和名字们。
画得真不错,尤其是那张女孩头像,笔力凝练而有张力,人物表情生动翔实,兔子毛绒绒的质感也画出来了。我曾学过几天素描,画过鸡蛋和石膏像而已,已经二十多年没画了,现在向你拜师学习。
到底年青,写起初恋来就羞涩腼腆忸啊怩。非常失望得知没有续集了,但还是谢谢讲了童年少年的故事。觉得你的故事文笔都好,不多写十分可惜。或者写了不必贴给大家看,有些写作只是为了自己,象我前天和小城春秋君说的:趁写得动快写,让自己在记忆模糊的耄耋之年感慨惊叹。
2 回复 xqw63 2012-12-12 22:33
老兄,你写情书这么厉害,年轻时没少骗人家MM吧。
咱要向你学,啥时候发表几篇情书,让咱饱饱眼福啊
3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12 22:59
你们可真说错了,看别人情书最没劲了。您想,那十几页或者几十页的纸,每周写一封,还能写啥?不就是把所有能啰嗦的事啰嗦了一遍又一遍。我出国那年把一大箱子的情书一把火都烧掉了。现在一句也想不起来了。我现在都在笑,那时候怎么那么能写。秋藏说的我太赞同了,当耄耋之年,你的记忆已经模糊,孩子再问你的时候,好些事你都记不得了。这也算是和自己的一个对话,给自己一个交待吧。
4 回复 病枕轭 2012-12-13 00:25
报告旅长:故事编的不错~俺非常喜欢!俺的头像是美女~俺不是美女~俺不是美女~俺也献花~俺献花献朵大的~俺献花献朵好看的~俺献花不为别的~俺献花是因为俺喜欢美女~俺献花是因为俺也喜欢你画的美女~俺献花是给美女~俺献花也是给你的~
4 回复 oneweek 2012-12-13 02:37
咱要向你学,啥时候发表几篇情书,让咱饱饱眼福啊
3 回复 leahzhang 2012-12-13 03:50
I like to read your love letter
2 回复 wcat 2012-12-13 04:12
怎么能就这么完了呢?
4 回复 fanlaifuqu 2012-12-13 04:31
好了,封个村里情书顾问吧!
3 回复 shaitthis 2012-12-13 04:38
真不错,期待初恋的故事。呵呵
3 回复 赌博客 2012-12-13 06:01
这个主题让千年兄写绝啦,大鼎下!
3 回复 shen fuen 2012-12-13 08:48
千年兄真是一活宝!
1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2-13 09:41
啊呀,这果然是千年等一回的奇人哦,好看,好看
4 回复 mayimayi 2012-12-13 09:45
千年等一回 的 少年纪事
1 回复 小城春秋 2012-12-13 09:55
这画可不业余
3 回复 秋天的记忆 2012-12-13 10:21
画画得真好。粉笔当投飞镖的事,也发生过在我们政治老师的课堂上,不过她可是个女的,同学都很畏惧她。而你是个好老师,你的故事耐人寻味,感觉故事才刚刚开始,期待精彩的出现。
3 回复 心随风舞 2012-12-13 13:42
又见才子,棒下打出来的,老师一脚踢出来滴,不错,很快就醒了。别完呀,接着写~~~把那一捆捆的情书摘抄2段来就行。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3: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