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网友赌博客兄的关于儒家思想的对话

作者:千年等一回  于 2012-12-24 09: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9评论

前言:

穿鞋的蜻蜓最近发表了些介绍冯友兰的文章,其中一篇叫中国哲学的背景:https://www.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64289&do=blog&id=169636
赌博客兄回帖中谈到了MAN CREATED EQUALLY 的问题, 这引起了我的思考和兴趣,于是回帖,并和赌博客兄产生了一番纯学术性的讨论。我觉得赌博客兄和我都对每个回帖都花了点时间,而且讨论也颇有意义,于是提议把讨论放到我们的日志上,希望保存我们的讨论,同时希望村友们也加入并扩大我们的讨论深度。下面是从COPY过来的讨论内容:

赌博客:
儒家思想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一种以人和社会为根本出发点发展出来的学说。如果今天的人们真的要以人为本去使社会和谐,怎么可以绕开儒家思想呢?
今天很多看起来很正确的观念,但其从一开始的前提就有问题,是靠不住的。比如人人平等,很美好,但看看它的根据:MAN CREATED EQUALLY。这显然是靠不住的,尽管听起来振聋发聩。儒家思想务实,它尽可能合理,道德地解决客观存在的不平等。虽然没那么美好,但可靠。

赌博客谈到了中西方思想中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MAN CREATED EQUALLY. 您说这个靠不住。所以您很欣赏儒家用礼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承认MCE 是个假说,不可能有所谓的证据,我也承认人生来不平等,比如您生来就帅,我生来就丑,您生在富贵家,我生于贫寒。没办法的事。但MCE的假说,让我们有了一个站在一个平等条件下对话的平台。人人平等是指在一个客观并不平等的条件下,每个人的人格的平等。这种人格的平等反映在现代社会生活中就是:我和你的投票都是等价的,我和你在法庭上只看法律事实,不看你我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在生活中我不会觉得你比我富有,有权力,我的人格就会低你一等。儒家思想在中国两千年封建皇权中用美丽的外衣解释了这种不平等的合理性。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等级制度下的奴才人格和犬儒生态以及麻木不仁,这在封闭的小农经济的中国封建时代也许是必然的。但今天的生活形态已经绝然不同。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更加开放,更加互动的时代。人虽然生来不平等,但要求平等对待的心却相同。举个例子,比如你有个宠物狗,你和他是不平等的,你可以打他骂他,也可以尊重他,爱护他。如果我们有种信念,MCE,甚至认为万物CREATED EQUALLY,我们就会和它们更和睦美好地相处。现代社会,保证人人平等不但是每个人的要求,也是制约腐败,防止专制特权的根本依据。人人平等不但要在法律上得到保障,在人的道德良知和信念中也要建立起来,不这样,中国就无法走向民主自由的美好明天。与赌博客兄磋商。

千年等一回:(回穿鞋的蜻蜓)
看冯友兰的后半生,真为他感到惋惜。从他的著作中他很清楚什么是真正的哲学家,在我看,他就是钱钟书讽刺的那种哲学家学家。
真正的哲学家是把自己的哲学信念与自己的生活相结合的,哲学家的生活就是他哲学信仰的实践。然而冯友兰不是。也许很多人达不到他的学术水平,如金岳霖。谢谢LZ的介绍,冯友兰的思考很到位。

赌博客:
千年兄非常精彩的论述!

当五千多年前,那个大金字塔屹立在那片沙漠的那一刻,似乎已经有一个强大的意志在告诉世人:这就是你们人类的生态。没人能够改变,即使我们今天有能力摧毁那大金字塔,我们也无法摧毁我们心中的那个金字塔。
“人虽然生来不平等,但要求平等对待的心却相同。”这句话其实也不尽然。更准确的应该是大多数要求同那些少数的人平等相待而已,或者说人们只想与比他们高的人群平等。而不是相反。我们过去常常会举这个例子去描述美国的人人平等:一个普通的行人对妨碍了他行走的美国总统的座驾大声呵斥,总统在车里不敢出来。其实,我理解的平等,应该是总统钻出车门,和那个行人据理力争,甚至同那个行人一样大嚷大叫。这才叫平等。
当然,今天的我们早已被一系列隐晦的,文明的画面所蒙蔽。就如同这个总统与行人的故事,我们津津乐道于弱者对强者的叫板,于是产生很多错觉。其实,车里坐着的那个人根本不屑于那个行人的叫嚷,怕有失他的身份。
今天,我们生活在以新教徒(清教徒)的价值观为主的世界,也是他们的价值观最辉煌期,看上去很美。然而,他们的价值观根基上存在着巨大缺陷。在这一价值观体系下,人们追求自由,然而,今天的法律(其实就是条条框框)却是人类历史上最繁杂的(我们叫健全)。人们常常得意地宣扬:只要我们依照制度,选出个恶棍总统也没关系。从而导致了忽视个体的精神修为,越来越依赖冰冷的法律牢笼去圈住不断膨胀的丑陋的人性。人们正在做着舍本求末的事情而不自知。我们只盯着独裁制度下那个独夫的不道德,却忽视了全体臣民的道德;我们只看到了民主制度下那个权利机制的道德,却忽视了全体公民的的堕落和不道德;我们编织着越来越“健全”的法制牢笼,去圈制那越来越膨胀的人性。而那个我们认为万能的笼子,可以预见,终究会被膨胀的人性所挣破,不管那个笼子如何调整和改进。那就是人类的末日。我们有什么理由为这样的一种模式沾沾自喜呢?
从东方哲学中寻找智慧是必然的。三千年前,一加一等于二,三千年后还是;三千年前的人性或善或恶,三千年后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如果不同,只能是更善或更恶。而基于人性而不是神性的儒家思想是不会过时的。它于一千多年前衰落过,但复兴了;它于一百多年前又衰落了,但还会复兴。

非常感谢赌博客写了这么多。我细细读了两遍,但我还是没有看明白您对人格的平等这种要求对社会及个人的影响分析。人生而不同,平等不是平均,因为人的出身环境,社会分工,权力职责收入等等都不同,所以人没有绝对的平等。我说的平等是人格的平等,即任何人,无论你是平民还是总统,您必须尊重他人有生存和追求幸福权力。人都有占有欲,希望所有财富都属于他一人才好,所以人性的,不一定就是社会合理的。人格平等,在中国2千年封建历史里不能生存是因为儒家礼的束缚,这样的束缚符合少数统治阶级的利益。您谈到人性,我并不完全否定儒家,儒家的君子修为及家庭的价值观对社会是有益的,我觉得西方是可以从中国思想中吸取营养,但不是否定MCE,这是中国要学习的,而不是西方要放弃的。而且我认为随着社会的进步,这种平等的意识会越来越得到社会认可,儒家思想中有益的也许会得到发扬,但社会不会回归封建等级的礼教制度。

赌博客:
说这样的话可能在当下会是大逆不道,既所谓的人格平等,在我看来,哪里有人格的平等?我们往往是一厢情愿地相信人格平等。我不认为那是事实。当简爱对罗杰斯特说出那句经典的“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同样经过坟墓,站在上帝面前。”其实是弱者对现实的无奈和对未来的一厢情愿的期盼。新教徒发出的最响亮的声音是: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里有个前提,是在上帝面前。换句话理解,在上帝的眼里,大家都一样。然而,在人们的眼里呢?在人们的眼里,人与人永远是不同的。人格是什么?人格不过是人们装饰自己心灵的面具,千差万别。我们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去追求人格的平等,但如果把人格天然地归于平等,势必造成人后天的自以为是和狂放不羁。
人生而不平等是客观事实,人格有高低贵贱又是先天和后天的共同决定,我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正视,那也是事实。这种事实以显现的形式出现在等级社会,是人类社会的常态;这种事实以不显著的形式出现于如今新教徒的鼎盛期,是人类社会的非常态。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真相往往就是那么刺痛,我不会因为别人质问我:难道你愿意低人一等?而不去正视这不平的事实。
上帝和魔鬼是伴生的。只要有魔鬼在,那颗我们自认为和别人平等的小心灵就是躁动的。而这个躁动使我们永远不得安宁。

千年等一回
我们好像是在谈论一个社会心理问题,你说在人的眼里(心里),人永远是不平等的。这在你的眼里和在我的眼里是不同的。我们心理的这种不平等无非是因为我们人外在的不平等促使我们这样去想。但当你抛开这外在的物质时,心理的平等自然就出现了。从社会结构上,你好像认为因为这种无法改变的不平等,因此等级的社会制度结构更合理,如果这样,我们应该回到封建王朝,甚至回到奴隶制度社会。人格是你内心真实的反映,为何还要面具?人格是人的尊严的基础,如果人格失去了,我们的尊严也就失去了。我给你举个小例子,有一天我开车在一个红绿灯前等,一个残疾乞丐走到停下的车流里接受一个人给他的钱,然后他们就在那交谈,我从这位残疾乞丐的话里和眼里看到的那份自信,自尊让我非常感动。为何人一定要像中国人那样跪下乞讨呢?你认为如果人的人格都平等了,人就会自以为是,狂放不羁。你的意思是说人本来不平等,他却自以为平等了?这样的自以为是有何不妥?您研究哲学,狂放不羁到底是对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平等的人格心理,能让人狂放到哪里?反过来再想,如果一个人认为他高于所有人,如毛,如秦始皇,那样的狂放才是太可怕了。

赌博客:
这里就是个出发点的问题。就比如以人性本恶出发衍生出一套哲学理论和以人性本善衍生出另一套哲学理论一样,不存在哪一个更接近真理。人生而平等与不平等,也同样是新教徒和儒家探讨人生价值观的不同出发点而已,不存在谁更道德。而我认为,无论从自然界到人类社会,人生而不平等,是常态,是事实,而居于这样一种出发点来研究人生和社会是更有意义的。
我们无非就是痛恨那个高高在上的皇权,那个极少数人的特权阶层。其实真不必那么痛恨。独裁的皇权之于今天的三权,无非就是埃及的金字塔之于玛雅的金字塔。都是金字塔,无非是一个是顶部是尖点,一个顶部是平面;然而尖的金字塔却被岁月风蚀,它的顶部风险更大;而平顶的金字塔顶部容易保持完好。这也是为什么帝王是风险最高的职业之一,而我们看到和宣传的只是他的荣耀和淫威。同时,我们应该看到,玛雅的金字塔永远没有埃及的金字塔雄伟,这也似乎预示这三权体制的平庸。
我相信只要那座人类不可能建造成功的金子塔还屹立在地球上,人类就同样没有能力摧毁人类社会中的那个无形的金字塔。这就是我们研究人类社会的出发点,是儒家礼的出发点,是靠谱的。
再回到所谓人格。
人格是人的一种整体的心理特征。以各种各样的面具形式表现出来。我们习惯于把人格等同于尊严,所以才有了失去人格之说。其实人格谁都具有如何失去?而如果人人都具有同等的人格,又为何会失去?高尚的人格是人们通过自身努力的修为而来,而粗鄙的人格亦是人们甘愿堕落的结果;而人的生而不平等很大程度地决定了各自人格的发展方向,最终成就了不同的人格。如果我们非把高尚的人格和鄙俗的人格看作是平等的,那也没办法,本来善与恶都是人们自己定义的。
对了,下次千年兄别忘了点回复,以便我能及时看到。 

千年等一回
赌博客你放假了不去玩,在这和我聊。我可是有时间的人。  
这的确是个信仰的问题,不是什么道德问题。我相信(信仰)我们人被创造时被build-in一种神性的东西,这种东西每个人都有。它是我们良知和恻隐之心的基础,这种东西也是我们能够建立平等人格的理论基础。你不能要求我拿出来证明给你看,因为这是信仰。我认为这种神性的东西是不可剥夺的。要求人格平等不是要求平均人格的高尚和粗鄙。人格平等是要求每个人对他人在做为人这一点上要平视。不论他是君王还是乞丐,做为人这一点上他是与你相同的。即使他是个鄙俗的人,你是个高尚的人,但是,他有权力保持他作为人的尊严。你也应该尊重他的这个权力。这是因为有我们的这种神性存在的信仰。但是他有可能选择放弃这个权力,那时他自己的事。他的神性有可能被泯灭,这也是他自己的事。这个社会有必要认识到这样一个神性的存在和合理性。皇权和今天的三权有本质的不同,三权承认人的这种人格尊严的不可剥夺性,并用法的形式加以保护。理由就是MCE。皇权相反,它可以随时取了他人的尊严甚至生命,这不仅仅发生在皇帝对臣子,也发生在臣子对下属,发生在主人对奴仆的儒家统治的封建旧中国。在西藏农奴制下,主人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杀掉他的奴隶。在这样制度下人是谈不上人格和尊严的。如果我们承认这种制度的合理性,那就是说奴隶主生来就有这样的权力,他的这种合理性是从哪里来的呢?好像当今的太子党好像就理所应当的得到权力和财富,这个合理性在哪呢?

赌博客:
如果有时间不和千年兄探讨问题,而去玩了,那才是种浪费啊。  
非常欣赏和赞同兄对人的神性以及信仰无需证明的这段论述。所以,我们就更应该尊重东西方各自的信仰下形成的价值观。
在新教之前,天主教徒接受并渴望得到等级秩序带给他们的确信和宁静,他们习惯于把终极真理托付给教士和教主。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神职人员如同灵魂的中间商一样,掠取了教徒与上帝的对话特权,并由此产生腐败压迫和欺骗。以至于后来贪婪到要信徒们购买赎罪卷。我们应该知道,这不是宗教的错,这是人的错;
中国的封建帝王为什么能够利用儒家思想使自己的政权稳固?那是因为儒家思想通过教化人们的内心而使整个社会产生秩序和道德。之所以能够“麻醉”人民,是因为它提倡的仁义礼智信是真正的普世价值,被人们接受。就如同教皇以宗教的名义,以圣经的名义作恶,我们并不因此而否定宗教否定圣经一样;统治者利用了儒家思想,那是统治者的高明,不是儒家思想的错。我们不会因为恶人用一把利剑杀了人,而去谴责利剑。
以兄所列举的帝王无视他人的生命和尊严,我们且不追问这一论断的真实性,即便如此,错在那个暴君,与儒家思想何干?我们过去对历史充满了脸谱式的宣传,有多少人知道儒家的原教旨是反愚忠的?所谓“君有过则谏,反复而不听,则去”。我们把很多血腥的历史都记在了儒家头上,而真正的韩非子的阴冷的法家却逍遥于人们的指责之外。。。
今天,教皇不再是那个灵魂的中间商,所以就没有了黑暗的中世纪,圣经继续在为它的信徒们带去心灵的安宁;
今天,已经没有了那个皇帝老儿,为什么儒家思想还担心被谁所继续利用呢?儒家思想的仁义礼智信同基督的爱与宽恕,是真正的普世价值,为什么不能被理直气壮地宣扬呢?

谢谢赌博客兄讨论学术的心态,我觉得我们是君子学术之争,我有个建议,就是把我们上面的讨论放到你或者我的日志中,一方面保留起来,二来也欢迎其它村民加入讨论。我也花些时间对你的观点作一个更加深入的回应。你看如何?

赌博客:
和千年兄讨论问题非常愉快。你的这个提议真好,我也会再认真研读兄的回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1 回复 解滨 2012-12-24 10:25
很精彩的讨论! 双方都很专业。 这才是贝壳村的顶级水准。 读了一遍,学了很多东西。

我不懂哲学,只是对自然科学中的某些方法论有过一点点领悟。  西方普遍的宗教观点认为人生下来就是有原罪的。 因此要通过各种方法限制人的罪恶。 在科学技术领域,这种方法就体现在“负反馈”这种设计中。 换句话说,把人的能量限制在某个范围,不能让其无膨胀。 中国古代就认定“人之初,性本善”,......“苟不教,性乃迁”,换句话说,“惩恶扬善”。  在技术上这种设计就是“正反馈”,可以使“人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但犹如放出笼的老虎,无法控制其作恶。 负反馈在每一个环节都是“低能”的,但却可以总体上可以实现多级放大,做出大的功率出来。 正反馈在每一级都是发挥了最大能量的,在总体上却是“低能”的,这是因为无法实现多级放大。 在社会里,按照西方社会学观点,政府必须在"负反馈"的限制下运行。 而中国人却不大在乎这种反馈,政府习惯于歌舞升平,习惯于“正反馈”。 不难看出各自的优劣。

西方医生看病一定要把病症归类到某一个已知的疾病上去。 如果没有现成的,就新造一个。 对于每一种疾病,按照现成的疗法治病。 中医看病只是大致归几类,然后每个中医根据自己的判断又分门别类,各种组合千变万化,错综复杂,以至于一个病人去不同的中医那里可以得到不同的诊断,拿到不同的药方。

西方音乐发展到今天已经实现了“digital”。 这个“digital”的过程就是把模拟信号的强弱划分到不同的等级。 看起来原始信号在处理的过程中被“失真”了(弧线被锯齿了)。 但实际上唯有这样的处理办法,才能长期保证信号不“失真”。

最后,说几句有关平等的话。 儒家的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论语颜渊篇记载:“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无论如何解释,这都不能算是平等的一种体现。 我认为,中国过去几千年就一直是这样等级分明的,今天依旧如故。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4 10:50
解滨大侠的每一篇都渗透着理性求实的精神。很喜欢读你的文章,有时像读侦探推理小说,逻辑清晰细致。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2-24 11:36
顶。贝克村难得一见的君子之议,这种有深度的良性学术探讨,会让整个村风为之一振。各抒己见,求同存异,这才是真正的堂堂正正读书人。
2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4 12:19
我想接着解滨的君臣父子的话再进一步来回答赌博客兄的儒家思想中这个礼的致命弱点。
孔子的礼是儒家非常核心的思想,这个礼不是孔子的发明,是西周时周公提出的治国理念。孔子说要克己复礼,指的是要恢复周公提出的礼,大家不妨看一下易中天近期在武大的西周时代的中国政治智慧的演讲。这个礼就是指人在这个社会中按不同等级来划分,如天子,公侯伯子男。。。等等。人分三六九等。每个人的行为都要有严格的规范,比如大夫用的马车不能多于四匹。儿子为母亲守孝要一年半等等。这个礼对统治者是有利的因为便于管理,这样好像社会就有了秩序。但这样一个礼有个问题,就是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是很难升到社会的上层的,唯一的机会就是科举。于是无数读书人就把这一生献给了考场。而那些上层阶级生来就荣华富贵,如大观院里小姐,丫环,仆人,奶妈层层叠叠。最残酷的是,这个礼发展到后来对女性的摧残。女人的礼是什么?三从四德,大门不出二门迈。男人死了要守寡,甚至没过门定婚的男人就死了,守寡的叫贞女,于男人一起殉葬的叫烈女。鲁迅笔下的祥林嫂,连死都没有去处。这就是鲁迅说中国历史就是吃人的历史。因为等级,即使上层社会的人其实也是在更上一层人的奴役之下,如贾政。请参考我早期的一篇文章,中国的奴性中的视频。这个等级制度其实在印度现在仍然如此,这就是为何他们即使有民主制度也还是无法快速发展。我认为这样一个等级制度不是人类一定要有的,相反,却是我们一定要摈弃的。等级制度在封建小农经济下是有存在的理由,因为人被固定在仅有的土地上,自然形成了等级的社会结构。问题是我们的社会发生了变化,什么变化呢?在中国,大量的农民工融入了城市,人们不再被土地所束缚,您也许会问,那这又怎样?人在城市的生存状态与小农经济有着根本的不同,不同在于劳动者和雇用者是契约关系,契约是建立在一个价格合理的基础之上的,这是唯一的关系,是的,老板是与雇员不平等,但这个不平等是有前题的,就是这个价格前题,比如你不能让我给你干活但一分钱不给我,一旦这个约定的价格不合理了,这个合约就破裂了。人的尊严在这样一个契约下得到了保障。因为如果人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人可以选择别的契约。这就是现代社会不需要等级制度的原因。根据熵增加原理,人类社会一定是向更大的流动性,互动性发展,回到那个封建的小农经济的几率微乎其微。MCE是假说,但这是一种社会进步的假说。它更符合人性,或者说它解放了被束缚的人性。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4 12:31
秋收冬藏: 顶。贝克村难得一见的君子之议,这种有深度的良性学术探讨,会让整个村风为之一振。各抒己见,求同存异,这才是真正的堂堂正正读书人。 ...
谢谢师傅夸奖,我比赌博客兄占了地主之宜的有利条件,说到底还是不平等呢
4 回复 赌博客 2012-12-24 12:42
解滨: 很精彩的讨论! 双方都很专业。 这才是贝壳村的顶级水准。 读了一遍,学了很多东西。

我不懂哲学,只是对自然科学中的某些方法论有过一点点领悟。  西方普遍的 ...
大侠宏论,学习了!大侠应该是个理工生,思维缜密,自然和人文想结合阐述观点,非常有看点。
3 回复 病枕轭 2012-12-24 12:43
探讨内容有深度~理智平和~赞一个!
1 回复 赌博客 2012-12-24 13:01
千年等一回: 我想接着解滨的君臣父子的话再进一步来回答赌博客兄的儒家思想中这个礼的致命弱点。
孔子的礼是儒家非常核心的思想,这个礼不是孔子的发明,是西周时周公提出的 ...
我们不应该停留于礼的形式,而是要看到它的思想精髓。如果我们今天描述当时的礼,着重于看它对不同阶层的人的种种行为,衣着,车马等的规定这种表象,那我们自然会觉得很滑稽,很可笑。
正如千年兄所言,其并非出自孔子,而是出自周公。这是一个天才的设计。这套礼法更近似于今天我们所说的全民守则。这些涵盖了吃饭,穿衣,出行,奏乐等等日常生活方面的规章制度,乍看起来,都不难遵守。但你一旦遵守了这些规则,就相当于接受了一种心理暗示,就是各个阶层的人们要清楚自己的位置。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在自己的位置(或者说小笼子)里呆着,不要闹事,国家即可安定了。对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或者说,对国家统治最危险的人,为他们设计的礼仪也最繁琐。而平民百姓的政治地位不高,礼仪也就简单,所谓“礼不下庶人”。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在那个等级森严,尊卑分明的年代,礼法这种政治制度无疑像一缕和煦的春风,以最平和的方式把冰冷的等级制度吹暖,使得即使在最底层的人们,也能找到属于他的文明和尊严。如果我们去对比一下同时期的亚述人,以色列人,甚至几百年后的雅典城邦,就会发现周公制礼是一项多么伟大和天才的政治创举!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礼的设计,表面上是清晰了等级,实质上是模糊,缓和了等级。
3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4 13:15
我还想就儒家的仁来说明一下,儒家的仁也是多少有问题的。
按孔子讲,仁者爱人,换句话说,仁就是爱。那么爱有什么问题呢?这个仁爱至少在我这是有问题的。如果我说明什么是墨家提倡的兼爱,你就会明白这里的不同。
简单讲就是,儒家的仁爱是有等级的爱,墨家的兼爱是博爱,是无差别的爱。
如果把仁爱的等级划成图,就是围绕自己画一个一个的同心圆。兼爱只有一个圆,大家都是等距离的。孔子的意思是我们首先要孝,百善孝为先。这没问题,问题是他认为爱父亲要高于爱母亲,爱父母要高于爱兄弟,爱兄弟要高于爱儿女,爱儿女要高于爱外公外婆。这一层层地爱下去,最外层是爱世人。我不否认人类的血缘亲密性,但这样的爱却用教条来束缚。墨家的兼爱有深刻的意义,我们人类虽然还做不到,但这种博爱的精神是值得提倡的。

刚看到天涯看客关于他车的文章,文章中提到美国人收养孩子的事,如果他们是接受了儒家思想的教育,他们也许就不会这样做了,只有博爱精神才能这样做。
3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4 13:23
赌博客: 我们不应该停留于礼的形式,而是要看到它的思想精髓。如果我们今天描述当时的礼,着重于看它对不同阶层的人的种种行为,衣着,车马等的规定这种表象,那我们自然 ...
赞同赌博客兄的这番话。不过我觉得这还是要强调在小农经济的前提下。现代社会的人要从内心得到解放,来适应新的生产关系。
1 回复 赌博客 2012-12-24 13:25
人类的等级观念从来就有,将来也不会消失。只不过在形式上变得更模糊了而已。过去的主人与仆人,贵族与平民换成了今天头等舱和站票,LV和编织袋而已。与其无视并不美好的现实去做些掩耳盗铃的说教,不如正视现实,找出更好的解决方案。礼,即使在今天也能给我们提供很多可贵的经验。比如,以礼的方式塑造各个阶层的美好形象,让大家以自身为美,让大家认同自己!礼之于人,犹如美酒之有美器!装在各种精美的酒瓶中的美酒才得以长久保存并始终被人欣赏!
蓝领工人可以是非常健康的,阳光的,有专业技能,温厚有礼的形象,为什么非要把青春都放在小小的象牙塔里面苦苦挣扎,只是为了将来成为一小白领呢?
普通农民可以是有点传统但摆脱愚昧,淳朴有礼的,健康的体魄,自然的生活,在辽阔的原野上,在金黄的麦田中播撒自己的青春的全新形象!
政府官员可以是衣着隆重而端庄,言语威信而谦和,行动迟缓但有效;自视高贵清廉,自然洁身自好,等等。。。
这难道不是很好的新礼教吗?

我们需要越过旧礼教中的种种表象,去发掘当中的思想和智慧。以新礼教去修养新人类,像当年的孔子一样,将一种政治制度演化成了个人修养。那才是我们对先人伟大精神遗产的庄重的继承。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4 13:55
赌博客: 人类的等级观念从来就有,将来也不会消失。只不过在形式上变得更模糊了而已。过去的主人与仆人,贵族与平民换成了今天头等舱和站票,LV和编织袋而已。与其无视并 ...
赌博客兄,我已经晕了, 。今天是没法再坎了。要睡觉去了。先祝您圣诞节快乐。
1 回复 赌博客 2012-12-24 13:59
再说说所谓的契约精神。
契约精神谈不上伟大,它是西方商业文明的产物。它在发挥了其巨大功用的同时,也牺牲了人性中的很多温情。它不相信一言九鼎,它不相信默契,它甚至在父子,兄弟,夫妻这些最不需要契约的关系中间也写下了那些冷冰冰的条款。这种东西发展到了极致,一切都是以价格来维系,人格好像独立了,尊严好像找到了,人们却在这个过程中,某种程度上失去了人格独立的目的,失去了维护尊严的意义。
当这个世界一切都在严密的契约下运行时,这是一个毫无乐趣的世界。

好吧,明天聊仁,聊兼爱   
1 回复 fressack 2012-12-24 21:17
看迷糊了! 圣诞快乐!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5 00:01
fressack: 看迷糊了! 圣诞快乐!
同感。我是说迷糊了。圣诞快乐
1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2-25 02:09
亲,我来顶一下!可是我得告诉你哦,我没看完, ,字太多了,还看不明白 ,不许骂我,跑了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5 02:47
我们这文就给你们写的,你却说字太多,白费功夫,看来还是赌博客赢了,他的儒家就是让你们都不识字才好。不过,谢谢支持。也祝福圣诞快乐。跑慢点儿,让我们这些上了岁数的人总觉得没个安静的时候。
3 回复 心随风舞 2012-12-26 00:30
都是理论家呀,如果在某专业的学术刊物上发表,应该说是一篇很好的论文,对一个论点一起探讨,喜欢这种探索精神。赞!虽然我没时间也没那个水平去探讨研究。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2-12-26 01:34
心随风舞: 都是理论家呀,如果在某专业的学术刊物上发表,应该说是一篇很好的论文,对一个论点一起探讨,喜欢这种探索精神。赞!虽然我没时间也没那个水平去探讨研究。[em: ...
我虽然坚持批判儒家把人分等级的礼,但也在想儒家中一些好的东西。我们的对话中如果有扩大化的言论,倒该收回。我认为人的天附神性使我们人在内在是平等的,无论我们的外在客观如何不同。这两天还在看儒家思想。觉得还是批判地继承准确。
2 回复 小皮狗 2012-12-27 05:02
很感叹也更感佩你们的学识和辩才。我对这类的话题比其她女孩有兴趣得多。也最喜欢侃这类话题。我赞同您的观点和立场。人出生时虽有不同的天赋,这是不争的事实,会带来日后的不同发展和成果,这就是精英或金字塔理论的形成,它有合理性,但不代表任何精英阶层有权利夺取他人的生命和自由。儒家思想基本上是为统治者而服务的,是在不知不觉中灌输了等级服从的观念。从而赋予他们自己剥夺别人幸福,自由甚至生命的权利。天主教的等级观念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有等级控制的影子,相对而言,反而是佛教思想在等级控制上要宽松许多。但佛教有无作为的消极性,所以对社会的快速发展不是积极的。我的观点是任何教派和教义无不打上在那个时代形成时的烙印。绝大多数是当时统治者为了控制思想而订立,只不过其宽松程度不一样而已,如果对人性束缚小一些的,那个社会或时代就会得到好一点的发展,束缚性越大就对社会发展的障碍越大。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06: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