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关己的冷漠与助纣为虐的热忱 by XxLao墓

作者:我思念  于 2010-6-29 20: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1评论

事不关己的冷漠与助纣为虐的热忱
XxLao墓 原文在牛博上

在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者德国新教教士马丁·尼莫拉的一道短诗: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我没有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我没有说话;

最后,他们直奔我而来,没有人能够为我说话了。

 

我想,常看牛博的人对这段引用一定不陌生。以我为例,尽管不曾经,但那那缄默的恶,每每触摸一下,还是脊柱微凉。

 

然而,一些经验日积起来,时而让我察觉,这远不是最可怕的。

 

你看那话的字里行间,“我没有说话”,尽管怯懦,但也透露了隐隐的自责与不安,这怯懦者,却是万万没有主动地靠在恶行的一边的。

 

而我举一例,是我今天有条件信口的XX功。

 

我没有半点想点评义理的企图,只是我会纳闷,我接触的不少人(其中不乏我的亲友),每谈及这件事(许是有意无意避讳着,只是偶尔谈到),心理天平总会往朝府那一边倾斜,尽管不多,也会为其说上几句好话,比如“XX功是大忽悠,该灭”,“依中国的国情,就得这么干”,“美国对邪教也得管”……连我与国内的亲人聊天,说到更远的亲戚因在电线杆上贴了“XX大法好”的文纸而被拘留时,她们也落下了评论:“嘬!(活该、自找的意思)”。

 

然而,更明显的恶行,人却可以视而不见。

 

犯了罪的人,便是触法再深、恶行再大,也尚有为自己充分辩解的权利,这是不用拥有多少脑容量或受多少教育就可明白的事理吧?

 

对于相左声音的统一封杀,若是出于和平时期的政府行为,用脚趾想也可以体察其会与言论自由原则相抵触吧?

 

绕过程序正义的公权(同样是和平时期),是不可能触及实质正义的,蝙蝠侠人家是个人行为,还因为程序正义纠结的一塌糊涂呢。

 

……

 

然而,于人之众……

 

你听到过真切连篇的当庭抗辩么?

 

你看到了不同观点的合法出版么?

 

你判定了那一例例的事,都是谨小慎微,严循则戒,紧扣程序的法律过程么?

 

……

 

当没有这些时,人的心理,竟是能偏向强大的一方、手持公权的一方。

 

所以,折回开始的引用,那最大的、我的疑问,尚不是那怯懦与缄默,而是千千万万的人,如何燃起了勇气与热忱,站在了元首一边。而于我国,则是亦然,以致那焰火高涨时,千万人命付之一炬,邻里骨肉,竞相残之。于今日,即便历数十年淘洗,此情亦不退。

 

所以事不关己的冷漠虽可怕,却远不如助纣为虐的热忱更让人心寒,当然,往往这二者又是紧紧缠在一起,一并向你袭来的。

 

于是,我也恶意燃起,不如篡改那经典的语句了:

 

起初他们追杀XXX,因为我不是XXX,我默默支持他们;

接着,他们追杀XXX,因为我不是XXX,我默默支持他们;

后来他们追杀XXX,因为我不是XXX,我默默支持他们;

此后,他们追杀XXX,因为我是YYY,我默默支持他们;

最后,他们直奔我而来,大家一起死,好开心啊!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wazhh 2010-6-29 20:58
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有人认为这是天灭中共并阻挠法拉盛华人的赈灾捐款时,其实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至于有人说汶川地震遇难的十万同胞是为中共殉葬的罪有应得,说这话的人,一定是不得好死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10 01: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