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啥就没被洗脑/端木赐香

作者:笑臉書生  于 2014-3-29 21: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8评论

关键词:朋友

经常有朋友说起,自己什么时候醒悟过来云云。而我说的是:我咋就没有醒悟的时间呢?我咋从小就不信邪呢?
    
       朋友们自然觉得奇怪,洗脑无所不在,你咋就没被洗过呢?

    
      我小时候属于很笨的那号人。七岁时,一百个数还数不利落,逢九就卡。两个姐姐好心地帮我翻过山头,到下一个九,我就又卡了,她们再次帮我,直到我卡得让她俩失去最后的耐心,一人照我脑门给我一个“栗枣”,就相跟着跑了,再也不跟我玩了。我咧咧嘴想哭,可是你没哭出声儿来,人家已跑得没影儿了,我再哭就没啥意思了。所以嘴咧半拉,我就得收兵回营。这一切导致我直到今天还不会带声儿地哭,稍有伤感,都是无声地叭嗒眼泪。叭嗒,叭嗒。很没劲的那种,没有一点气势!
    
      笨就笨吧。于人事却特敏感。跟二哥去他同学家玩。二哥在人家院里大叫一声,他同学就出来相迎,两个人就携手高高兴兴的进去了。笨蛋的我落在了后面,心里有些怯:一是怯生,这一家虽是邻居,但我从未来过;二是怯阶级,幼小的我知道,我家是农民,人家是村里屈指可数的工人,而工人就意味着人家家里比我们优越多了,最早有半导体声音机,最早有二八的载重自行车,最早有黑白电视机,孩子有白白的大米可吃,有甜甜的白糖水可喝,总之我本能地觉得这不是我能来的地方。果然,待我刚要抬脚进门时,就发现二哥同学那与我年龄相仿的妹妹(现在想来,人家肯定穿着花的确良布衫,而我只能穿着我娘织的粗布衣衫了),以充满敌意的眼光看着我,并且在我们相互的对视下,砰地一声,把门给我关上了!
    
      她把门给我关上了!这对我敏感的心灵是沉重的一击。平时我就老觉得自己多余,走路沿墙根儿,希冀自己的身体能收缩到别人看不见,至少不引人注目的地步。如此情形,两位姐姐自然都不愿意带我玩儿,她们在班里,又是做班长,又是做乓乒球队长的,走到哪里得瑟到哪里。哪里知道,最小的三丫,却是走到哪里瑟缩到哪里呢?总之这一切导致了我童年的孤独,孤独加剧敏感,敏感加剧孤独。直到今天,谁找我玩,不是特别亲近的,我第一本能就是找很多借口拒之。想伤害我?没门儿,我就不跟你们玩儿!于是大学的时候,我就落个“仙女儿”的外号!表面上是不食人间烟火,实际上是躲人烟。哪里有人烟,我就不去哪里!不等你给我关门,我就先关死你,我就不跟你玩儿,你能奈我何?
    
      幸好有书为伴。那时候的乡下,书是奢侈品,我家自然买不起。外公小时候念过几年私塾,晚年脑子出了毛病,谁也拦不住,吃药的钱都让他买了书。他去世后,这些书自然没人看。读过一阵子高中的大哥用扁担加罗筐挑到了我家。于是我终于有伴儿了。
    
      有些书我还看不懂,比如鲁迅的《呐喊》与《彷徨》,但我会一遍一遍的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话于我,有些形而下。形而上一些,书于我是另一个世界,它让一个孤独而自卑的孩子寻找到了温暖与充实,幸福与快乐!
    
      在另一个世界留连忘返,娘就有了意见。挑水、喂猪、洗碗、挖菜,这些事虽然都干,但没事的时候,随便一本破书就能让我忘掉身外一切。比如正在织布机上织布的娘叫我:糊涂,锅该煮黄豆了。我说恩。但身子并未起,停了一会儿,娘再叫,三翻几次之后,娘已生气了。仙女儿我终于拿着书站起来了,往厨房走了两步后我停了下来,问娘:刚才你说啥来着?娘气得大叫:黄豆!于是我再走两步,却再次停下来,黄豆在哪儿来着?娘气得自己起身:算了,不用你了,用不起……事后,娘会当着我面愤而向邻居婶婶埋怨曰:俺家傻糊涂,一站站个井,一坐坐个坑,看书都看傻了。邻居婶婶就会说:看书多好啊,俺家竹霞你叫人看书,人家都不看的。娘说:她看的那啥书啊,根本不是上学的书。邻居婶婶说:管它啥书呢,只要看的是书就行了呗!我听了,心想,我要是人家的孩子多好啊!
    
      为了纠正我的毛病,娘把我最爱读的一本书藏到了麦缸里。有次我去里面找苹果(农村储藏苹果,都是麦缸,苹果放不坏,还愈放愈香,我也不知啥道理),却意外地发现了它。当时幸福得比找到一园子苹果还要晕——六个孩子,娘觉得大孩子吃得多,小孩子吃亏,所以经常在这个缸里藏几个,在那个缸里藏几个,以方便她贴补排行老五的我和排行老六的弟弟。娘有时候会同着我和弟弟的面,给我们挖宝,我和弟弟就两眼亮晶晶的等着。但我毕竟比弟弟大了三岁,有时候会自己去淘宝!
    
      我看书太痴迷了,以致于娘认定我脑子也有了毛病,甚至追根溯源到我四岁的时候发过高烧,家里卖掉一头小猪给我治病,治不好就放弃了,任我低烧四十余天的事儿。娘疑惑地说:没有烧坏胳膊腿儿,却可能烧坏了脑子!要不怎么与别人想法都不一样呢?
    
      所谓与别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就是怀疑,就是不信邪!
    
      什么我爱北京啥啥门,我念的时候,心里就会有一句:凭什么啊!你叫我爱我就爱?你谁啊你!
    
      比如文化大哥命好,我跟着老师吼叫的时候,心里也会有一句:就不好,就不好来就不好!你说好,我就说不好!
    
      比如啥啥最红,啥啥啥最亲。我心里想的是:亲个毛啊。你给过我一粒糖豆,一枚饺子,一毛钱么?真亲我的,也就是改英大娘和玉珍婶婶么!改英大娘但有好吃的,就会隔着墙头吼叫我半天,直到我一溜小跑出现在她面前,她迅速的把半碗饺子,或者几个糖豆递我手里,说着,快些拿好,别让人看见!我跟搂着宝似的,再一溜小跑,递交胜利品似的,递交给我娘,我娘自然赏我几个。这些还冒着热气的饺子,与没有穿糖衣的糖豆,让我感念不已,现在见了八十多岁的改英大娘,还跟见了亲娘似的;玉珍婶婶给过我橡皮,铅笔,不同着人的时候,还塞过我三毛钱。这么庞大的一笔巨款让我记忆终身,感恩不已,说起她的死亡,我跟娘还要唏嘘不已半天!
    
      比如我们的祖国是花园,每个人脸上笑开颜云云。这种歌声一旦响起,我就莫名的愤怒,觉得受了侮辱与栽赃。明明到处都是猪圈与厕所,臭气冲天的,怎么就成了花园?至于每个人脸上笑开颜,懦弱胆小孤独的我,喜欢守在我娘膝下过日子,由于生活的限辛,她经常偷偷的抹泪眼,我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间,她掉眼泪,我都不敢撒娇,不敢任意玩儿了,笑你娘个头啊。可以说,我从小到大,就是看我娘脸色过日子的,一看她高兴,我才敢高兴;她不高兴,我就一直阴着天儿!可乡下家穷娃多,能有几天是高兴的日子呢?
    
      比如八岁的时候,毛主席逝世。村里让我们排队悼念,放我们进一个屋,面对主席遗像,村支书拿着教鞭喊:预备—开始-哭!说实话,如果不是本能的知道这种场合不能发笑,自己把自己给憋住了,我怀疑我会失声大笑的。这种社会实践活动就跟我看的书、唱的儿歌一样,只要用心对比,或者理论稍微联系实际,就可以轻易的摧毁一个世界,另建一个世界的。
    
      初中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一篇课文是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老师分析主题思想的时候,什么反映了万恶的旧社会,封建社会朱门旧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可那时候,我家也还是茅草屋啊,屋顶的茅草既没有被秋风刮跑,也没有被顽童抱走,但是秋雨綿綿,房顶的泥块,不时的叭嗒叭嗒的落下,我娘在厨房的正中心摊玉米面(没有白面吃)煎饼,我坐在门槛上揪着心,担心这房子要倒,跟娘提醒多次,她却一点也不在乎,说没事,倒不了。她越不在乎,我越心慌,心里就不时盘算着,万一房子要倒的时候,我如何能做到,先把我娘推出去,然后我也能迅速脱身。如此情形下,你想那偏执的中学语文教材岂能让我服劲儿?杜甫住个茅屋就万恶的旧社会了,那我家这摇摇欲倒的茅屋又是万恶的啥社会呢?
    
      高中的时候,历史课本上净是某朝某代末年,统治阶级贪污腐败,农民阶级吃不饱穿不暖,终于揭竿而起什么的。面对这种教唆,我心里直犯嘀咕:现在我们不也正吃不饱穿不暖么,那我们什么时候揭竿呢?——我上高中的时候,冬天的早上多买一个馒头吃,都需要下很大的决心;至于衣服,三年高中我都不知道什么叫秋裤,秋天冷了,就会一条一条的加单裤,冻得直得瑟,然后到冬天,直接穿上我娘给我做的棉裤。上大学时,知道穿棉裤不好看了,家里才破天荒给我买一条绒裤,宽得里面可以再穿个人的。
    
      当我把这种嘀咕,诉说给女同学的时候——初中时还跟男同学玩闹,高中时自觉的就不跟男同学说话了,这也叫守贞吧?只有一个女同学起了豪兴,跟我击掌相约,在适当的时候揭竿而起,她领导南军,我领导北军,然后我们在某地会师,把现在的王朝给它推翻!
    
      学课文我都能学成这德行,你说它还能给我洗脑么?我不洗它就不错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5 回复 白露为霜 2014-3-29 21:58
“把现在的王朝给它推翻!”

长着反骨。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3-29 22:24
我小时候是被洗过脑的,洗得很干净,可惜被现实弄脏了,再洗就洗不干净了,所以现在满脑子资产阶级的垃圾。
1 回复 笑臉書生 2014-3-29 22:34
徐福男儿: 我小时候是被洗过脑的,洗得很干净,可惜被现实弄脏了,再洗就洗不干净了,所以现在满脑子资产阶级的垃圾。
再洗就洗不干净了,象皮狗姐一样
4 回复 正义感 2014-3-29 23:48
徐福男儿: 我小时候是被洗过脑的,洗得很干净,可惜被现实弄脏了,再洗就洗不干净了,所以现在满脑子资产阶级的垃圾。
不是被弄脏了,而是被另一种洗涤剂洗脑了。如果可能的话还会被前一种洗涤剂洗回去的。
4 回复 总裁判 2014-3-30 00:51
徐福男儿: 我小时候是被洗过脑的,洗得很干净,可惜被现实弄脏了,再洗就洗不干净了,所以现在满脑子资产阶级的垃圾。
小时候的好学生,都是被洗得很干净,共产党希望人人老老实实说心里话,只有那些品行不端者,小时候就骗人成性,没人能洗。今天那些看来被洗净者,成年人,其实是假货,连承认一下党妈生的都不敢。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3-30 03:44
正义感: 不是被弄脏了,而是被另一种洗涤剂洗脑了。如果可能的话还会被前一种洗涤剂洗回去的。
正义感兄是像我一样曾经被洗过脑呢?还是从小有独立思考的超凡能力,没有谁能洗你的脑子?
回复 正义感 2014-3-30 05:37
徐福男儿: 正义感兄是像我一样曾经被洗过脑呢?还是从小有独立思考的超凡能力,没有谁能洗你的脑子?
任何人只要在一个社会都会被洗脑,只是洗得效果不同。我当然也被洗过,但不同的是有些人洗后得益了,有些人洗后并没有得益。不幸的是我是后者
6 回复 nierdaye 2014-3-31 11:00
great article.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笑臉書生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美军事实力对比:这篇文章是写给那些清醒的人看的 ZT [2017/09]
  2. 接毛小蜜去了------ [2014/02]
  3. 一个返乡上海的女海归日記(ZT) [2013/01]
  4. 迫在眉捷,不要以为人家不会动手! [2016/07]
  5. 被宽大的日本战俘和被处决的242名国民党高级将领 [2015/09]
  6. 一段往事,纪念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先生 [2015/03]
  7. 惨到难以想象:农村老人自杀的平静与惨烈(图) [2016/01]
  8. 郭某爆料之我见! [2017/04]
  9. 冷梦梅惊骇遇害案 一个澳洲当地华人的推理猜想 ZT [2016/05]
  10. 吉林省某市原市委书记韦君梓的「二奶」法庭最后陈述 [2014/04]
  11. 二奶法庭辩论词,震住所有在场法官!/观音土 [2016/10]
  12. 关于“南海仲裁案”(一)/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 [2016/07]
  13. 野雞大學”冒牌教授張維為/作者:老文 [2014/04]
  14. 为何美国不再探索月球 ZT [2011/07]
  15. 从谷案到薄案的几个费解之处---------何XX (ZT) [2012/10]
  16. "美国人民不自由,而且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北大教授孔庆東演讲(ZT) [2011/03]
  17. 不要再批評朗朗了,老美已敏感了!! [2011/01]
  18. 遊貝売村有感(十三)-------電話交流会 [2010/07]
  19. 遊贝売村有感(八)----"胡言乱語" [2010/04]
  20. 遊貝壳村有感(二)------浅論贝売人物 [2010/02]
  21. 善良的广州百姓欢呼菜刀实名制(转载) [2010/10]
  22. 我以為------ [2011/01]
  23. 七律打油 (速写)-----祝方大侠生日愉快 [2011/06]
  24. 遊贝売村有感(十一)-----"紅包歌" [2010/05]
  25. 遊贝売村有感(三)------探訪贝売詩人 [2010/03]
  26. 遊贝売村有感(七)----贝売春梦(B) [2010/04]
  27. 雷同志啊,您这哪儿是捡粪?您分明是在粪坑里转悠!(科学分析) .ZT ... ... [2012/09]
  28. 遊贝売村有感(十五)-----如何从行文,跟贴和微博中识別异性 [2010/12]
  29. 遊贝売村有感(十二)------不要低估大家的智商 [2010/07]
  30. 遊贝売村有感(四)------深望村中快恢复詳和之气 [2010/03]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20: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