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痛,我苦,我愤怒~3岁雨珊最后的遗言"我要觉觉了"[转]

作者:犀利哥  于 2010-7-18 00: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15评论

关键词:

随后她听到一句话,“三岁的最多只能吃一片啊。”孟雨珊已经不省人事,直到她最终去世,宋正慧只听到女儿说了一句话,“我要觉觉了。”

  


  三岁的孟雨珊


  


  7月15日,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孟明雄夫妇还沉浸在失去女儿的伤痛中,丈夫一直低头不语,而妻子不断地回忆着悲剧发生的那些片段。

  7月12日下午6点,三岁的孟雨珊服下四片“磷酸氯喹片”。一个多小时后,她死在镇中心卫生院。内江市卫生局给出的死亡原因是“磷酸氯喹服用过量”。

  昨日下午,孟雨珊的母亲宋正慧在四川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18楼的病床上,向记者回忆了三天前那个对她而言最痛苦的两个小时。

  4点疾控中心开始发药

  2010年4月23日,卢大江回到了中国。他是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椑南乡沙石村的村民,两年前前往乌干达务工,后因下肢骨折而回国治疗。

  和卢大江一起回来的,还有疟疾。

  5月2日,经内江市东兴区人民医院诊断,此人患有恶性疟疾。疟疾俗称“打摆子”,普通的疟疾并不可怕。但在乌干达这个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疟疾每年杀死的人数高达7.9万。

  7月12日,内江市疾控中心来到东兴区椑南乡麻湾村,对和卢大江有过接触的村民进行“预防性服药工作”。令人费解的是,早在5月2日,内江市东兴区人民医院便已诊断卢大江患有恶性疟疾,但防控工作在两个多月后才得以展开。

  四川省疾控中心寄生虫预防控制研究室副所长肖宁的说法是,7月之前,卢大江主要住在城市(疟疾是一种活跃于农村的传染病)。

  但据死者孟雨珊的母亲宋正慧介绍,她6月16日从广州打工回来后,卢大江已经常住在麻湾村的姐姐家。宋正慧回忆,她曾和卢大江打过一次麻将,她的丈夫孟明雄则搀扶过一次拄着拐杖的卢大江。

  更可怕的是,村幼儿园租的房子是卢大江姐姐家的,在幼儿园放暑假之前,整个园区的小朋友都和卢大江有过密切接触。

  最终,需要服药的村民高达143人。

  发药的地点选在麻湾村的幼儿园,这里有一大片空地,适合村民们排队聚集。发药从12日下午4时开始。

  5点摩的司机的“不良反应”

  疾控中心发放的药物有白色的“磷酸氯喹片”和红色的“磷酸柏氨喹片”,村民并不认识,他们按照颜色称之为“白药”和“红药”。村民也不知道应该服用的剂量。他们被告知,大人服“红药”三片加“白药”四片,小孩服“白药”四片。

  下午五点,丁友云在幼儿园经过登记以后,遵医嘱服下四片“白药”和三片“红药”。他是卢大江姐姐的邻居。

  7月15日下午,在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记者发现医生正在询问小孩服用的药物数量,而很多小孩服下的并不止四片“磷酸氯喹片”,很多小孩共服用“磷酸氯喹片”和“磷酸柏氨喹片”5片到7片不等。

  丁友云在服药后,接着去拉客了。他是一名摩托车司机。在四十分钟之后,丁友云感到不适。

  “头晕,”丁友云回忆,“昏了两三分钟后,看不清楚了,什么都是雾的。”约十秒过后,丁友云感到口舌麻木。

  丁友云开摩托车去买了两个梨子吃。“嘴巴仍然是麻的”。头昏脑涨的丁友云趴在摩托车上睡了一觉,过了两个小时后才慢慢恢复。

  这并未引起丁友云和大部分有类似“不适”村民的重视,像之后官方所说的一样,他们认为这只是正常的“不良反应”。

  6点半孟雨珊服下药片

  7月12日的整个下午,宋正慧都在村里的麻将馆打麻将。下午6点,麻将馆的老板交代她去幼儿园领药。

  宋正慧遂带着5岁的儿子孟宏伟和3岁的女儿孟雨珊来到幼儿园。在经过排队登记后,她领到3片“磷酸柏氨喹片”和12片“磷酸氯喹片”。发药人告诉她,大人“三红四白”,小孩“四白”。

  6点半,宋正慧和她的儿女服下药片。由于女儿年纪太小,药片经研碎后服下。

  吃完药以后,孟宏伟一溜烟跑去玩了,宋正慧去找儿子,孟雨珊由奶奶带回家洗澡。奶奶在里屋烧完水,发现独自坐在门口的孟雨珊脑袋不断抬起又垂下,面色和嘴唇发白,眼皮直打架。

  孟雨珊马上被奶奶带去幼儿园询问发药的工作人员,在那里,她们正好碰上宋正慧和孟宏伟。

  工作人员说,这是“正常反应”。宋正慧被建议“抠一下”女儿的喉咙。

  宋正慧把手指伸进孟雨珊的嘴巴,女儿的嘴巴咬得紧紧的,什么也没有抠出来。另外一个工作人员问孟雨珊多大,体重多少。

  宋正慧说她女儿只有三岁,体重不记得了。随后她听到一句话,“三岁的最多只能吃一片啊。”

  7点孟雨珊不省人事

  在经过一番了解询问后,7点钟,发药的工作人员派车将孟雨珊送往椑木镇中心卫生院。

  此时孟雨珊已经不省人事,直到她最终去世,宋正慧只听到女儿说了一句话,“我要觉觉了。”

  傍晚的内江有点堵车。宋正慧急得下车抱着女儿向卫生院跑步前进,随行一位发药的工作人员拉着孟宏伟在后面跑。十分钟后,交通恢复,数人又上车前进。

  7点20分,他们来到卫生院。宋正慧看到女儿被推进急救病房,身上插着输氧管和输液管,有医生在她女儿的胸口上不停地按压。

  过了几分钟,一位医生告诉宋正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心跳和脉搏都很微弱了。

  此时,孟宏伟也开始产生呕吐反应,“吐出来黏黏的东西,带红色。”医生问宋正慧,是不是她女儿吃了什么别的东西,因为“别人都没事”。

  接着,医生又说,“要做好心理准备。”恍惚间,她记得这句话一共听到三遍。

  8点3岁的她停止了心跳

  近八点时,一位医生拿了一张心电图给宋正慧,上面画着一根直线。她的女儿死了。宋正慧在病房外昏死了过去。

  三岁的孟雨珊成为一具尸体的时候,她的身边躺着哥哥孟宏伟。不久,孟宏伟如此向妈妈描述妹妹当时的模样:“嘴巴乌黑,肚子鼓鼓的。”

  宋正慧苏醒过来以后,卫生院的医生建议她立即签字让儿子转去医疗条件更好的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宋正慧精神恍惚,她听到朋友在催她赶快签字,还听到医生告诉她,她儿子甚至有可能死在去另外那家医院的路上。

  转院途中,孟宏伟不停呕吐,医生说吐了就好一点。同时宋正慧被督促道,不能让儿子睡过去,一定要跟他说话。

  十几分钟以后,即到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宋正慧拉住一个医生说,我已经失去一个了,这个一定要替我保住。

  宋正慧回忆,不到两分钟,她回头发现,村里的其他小孩和大人被纷纷送到医院。根据内江市卫生局的处置报告表示,截至昨日上午11时,共有49名成人、40名儿童入院治疗,另有10多人医学留观。

  昨日下午,记者在医院见到孟宏伟时,他盘腿坐在病床上正和另外一个小朋友兴高采烈地玩着小车。记者问他身体舒服吗,他说不舒服。“哪儿不舒服?”孟宏伟摸摸肚子。

  “为什么不舒服?”

  他兀自玩着小汽车,头也不抬地小声说,“吃了药药。”

  “吃了什么药药呢?”

  “白色的药药,四片白色的药药。”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回复 yulinw 2010-7-18 00:55
拿人命当儿戏了~~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0-7-18 01:57
也许是因为有个小女儿,不爱看小孩受苦的报道。这事,如果是真的,只能说疾控中心无能。美国药房给药时都给关于药信息像,副作用,计量等。
回复 fressack 2010-7-18 02:25
好可怜的孩子
回复 rongrongrong 2010-7-18 02:57
回复 犀利哥 2010-7-18 03:53
yulinw: 拿人命当儿戏了~~
还是人命吗?
回复 犀利哥 2010-7-18 03:54
fressack: 好可怜的孩子
回复 犀利哥 2010-7-18 03:56
meistersinger: 也许是因为有个小女儿,不爱看小孩受苦的报道。这事,如果是真的,只能说疾控中心无能。美国药房给药时都给关于药信息像,副作用,计量等。
要达到这一点, 中国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回复 qihucha 2010-7-18 11:11
草菅人命哪!
回复 nika 2010-7-19 02:04
犀利哥: 要达到这一点, 中国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的发展太不平衡
回复 犀利哥 2010-7-19 03:17
nika: 中国的发展太不平衡
特权阶层挡道, 无人过问百姓利益~
回复 犀利哥 2010-7-19 03:25
qihucha: 草菅人命哪!
在某些人眼里就不算人命~
回复 老阿姨 2010-7-20 03:50
回复 cartoonyang 2010-7-22 04:55
回复 在美一方 2010-7-22 04:57
医界耻辱
回复 犀利哥 2010-7-22 07:44
在美一方: 医界耻辱
耻辱的不只医界~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00: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