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曹家船厂纪事 8

作者:ahsungzee  于 2012-2-14 06: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系列小说《危险的螺旋梯》之一|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8评论


      ”唉,我说玉叶妈,你就不要再去骂那些孩子了,其实眼下的事也不能都怪他们!再说,我们也做得差不多了,你就先坐下来歇一歇,好吗?------“
       当仇来娣再次站在内天井中对着顶上的玻璃天窗怒号时,整个早上除了咳嗽从没出过声的曹锦狮,走到妻子身后开口劝阻。在刚结婚时,他是用”阿娣“称呼妻子的,后来有了独生女曹玉叶,他才慢慢像曹家船厂绝大多数丈夫样,用儿女的名字称呼妻子。
      ”喔,你以为我喜欢骂人?要不是那些天杀的红卫兵白卫兵,整天吃了爹娘的饭在外面喊打喊杀喊抢喊烧,把好好的世道搞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我才不会吃饱没事去咒骂他们呢!------“面对丈夫的劝阻,仇来娣少有地回头驳嘴。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把目光投向前门大厅,然后她一边往前门大厅走,一边提高嗓门数落说:”真的,也不知道现在的世道究竟得了什么病、遭了什么瘟?那些住在京城里的皇帝大官,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让人过,却又要闹什么革命了!难道过去闹了几十年还没有闹够?什么红江山绿江山,难不成叫那些睡觉不知颠倒、吃屎不懂香臭的小流氓小土匪,放着好好的书不读,成天到大街上去偷去抢去杀人放火,就可以保什么江山、保什么红色绿色了?哼,我看是存心不想让老百姓过太平好日子才是真!------“
       仇来娣虽然目不识丁,可她是个有二十年工龄的纱厂女工,在那样的环境里,只要不是傻瓜哑巴,除了可以练出一双特别灵巧的手和敏捷过人的反应,同时还能磨炼出一张泼辣无忌、可以杀人于无形的”剪刀嘴“!后来因为嫁了曹锦狮这么一位伟丈夫,生活从泥里升到了云里,仇来娣才把这些特异功能收藏了起来。可如今平静安逸的生活遭受到了威胁,这些特异功能就不知不觉地又上了仇来娣的身。不过要人命的是,当仇来娣恢复特异功能的同时,她在迷迷糊糊中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在纱厂当女工时:心中有了委屈就一定要把自己认定的理说出来,让众姐妹们去评评!——而她现在就是想走出家门,针对眼前突然变坏的世道,把自己心中这几天积压的委屈和认定的理大声说出来,让曹家船厂的老少爷们大小姐妹们去评评。
       ”嘿,我说你是不是疯了?!你还不赶快给我闭上嘴回到里边去!------“
       正当仇来娣边说边走快到大门口时,曹锦狮突然像一头年岁虽老雄风犹存的雄狮,一个大步蹿到妻子背后;他用依然有力的双手抓住妻子的双肩把她的身体一边摇晃一边转向自己,同时很激动地向妻子咆哮!可当他看到妻子由于突然受惊被吓成死灰色的脸、以及因同样原因睁大到极限并布满了血丝涌满了泪水的双眼时,他的心忽然感到一阵锥心滴血般地剧痛!他在心中怒骂自己:曹锦狮啊曹锦狮,亏你自称是男子汉大丈夫,明明自己心中恐惧害怕,却偏偏去拿妻子做出气筒!------因此他立刻松开二指,改抓为拍、改拍为揉,同时用低八度充满柔情的语气对妻子说:”唉,我说阿娣呀,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怪你。不过你要明白,我们现在正逢乱世,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就不要去增添不必要的麻烦了。不错。我们都已六十好几,就算死了,也不能算短寿了。不过我们还有玉叶,还有小骐。特别是小骐,他年龄还小,如果我们有个三长二短,那他该怎么办呢?你说对不对?!------“当曹锦狮感到手中的妻子,身体慢慢由僵硬变柔软、由强拗变随和、由激动变平静,并跟随自己转身往回走时,他一边轻抚着妻子的后背,一边用更加温和委婉的口吻对她说:”阿娣啊,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相信一切很快都会平安过去的。对了,我现在有点饿了,我想你和小骐也一定都饿了。这样吧,你去厨房准备些早餐,然后乘红卫兵还没到来,先给小骐送一点上去,我们自己也吃点。你说好不好啊?------“
       当丈夫曹锦狮用结婚几十年从没有过的粗暴抓住自己、对自己咆哮时,仇来娣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j是:抓住机会痛哭一场,把过去十几天郁结在心中的痛苦、惶恐、焦虑、悲愤,都痛痛快快地哭出来;然后借机倒下,永不起来!------可就在她还没拿定主意是否真的该这么做时,丈夫已用同样也是结婚几十年从没有过的、让她感到渗心透肺的铁汉柔情——特别是那声久违的”阿娣“,过去听了多年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可现在听来却是那么亲切、温暖、催人泪下、让人怦然心动,好像是一位得道高僧口中吐出的梵音!——打消了她所有念头,同时更把她由半疯狂半昏迷中救了出来。她忽然感到说不出地羞愧难过:自己明明拥有一个天下少有、对妻子充满关爱充满柔情——为了妻子甚至可以放下男人的尊严改变自己决定——的真男人伟丈夫,可自己却不懂得去好好珍惜好好爱护,还不知足地在这种时候耍小性子!------所以,仇来娣在瞬间又变回了过去那个知命惜福、唯丈夫马首是瞻、温和顺从的好妻子。
       ”对不起,我刚刚真是鬼迷心窍昏了头!------“仇来娣红着脸流着泪羞愧万分地向丈夫陪不是,”我现在就去厨房准备早餐。你也不要再做什么了,坐一下,先抽袋烟,然后就来厨房吃早餐吧。好吗?------“仇来娣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关照丈夫。
       “好,好,------”曹锦狮看着妻子连连点头答应道。当妻子进入厨房后,曹锦狮真的脱下外面的工作服,用一块抹布擦擦手,然后走进前门大厅,拉过一张旧藤椅正对着大门坐下,拿起一把已经用了几十年的黄铜水烟筒,装上烟点上火,有点迫不及待地呼噜呼噜抽了起来。
       昨天夜里,他和妻子仇来娣以及入室弟子姜阿根父子,化了大半夜时间,把家中所谓的“四旧”物品,都按照自己设想的方法稳妥地藏了起来。要不然,现在大门外小广场上,就不会只有外孙萧也骐与其说是“四旧”物品、倒不如说是儿童玩具那么一点点东西,而应该是堆得像座小山般的一大堆东西!可是,当一切大功告成,而且凭着曹锦狮几十年的经验,虽不敢说自己的藏宝方法真的天衣无缝,但要蒙混那些涉世不深的红卫兵应该已绰绰有余时,他的心中却丝毫没有成功胜利的感觉,相反倒是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惶恐,甚至有一种可能会给这个家带来临头大祸的莫名其妙的恐惧感!这因为,曹锦狮眼下的行为,既违背了他遵循了几十年的做人准则——做人要堂堂正正,不欺不瞒不骗不诈!同时又颠覆了他奉行了几十年的处世之道——遇事要审时度势,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他现在迫切地需要坐下来,抽袋烟,仔细想一想,自己眼下的所作作为,究竟是对还是错?是应该还是不应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0 回复 xlr 2012-2-14 07:39
赞,开始有味道了!
0 回复 ahsungzee 2012-2-14 08:47
xlr: 赞,开始有味道了!
谢谢夸奖!
0 回复 tea2011 2012-2-14 10:18
文革时虽然年幼,抄家的事却一直记得,成年后偶有抄家梦境。
0 回复 dwqdaniel 2012-2-14 11:21
好文章!
0 回复 ahsungzee 2012-2-14 11:55
tea2011: 文革时虽然年幼,抄家的事却一直记得,成年后偶有抄家梦境。
谢谢!本人亲身经历了两次抄家,如今想起仍然十分难过,因为由于当时愚昧无知,本人是站在抄家者一方的!
0 回复 ahsungzee 2012-2-14 11:55
dwqdaniel: 好文章!
谢谢夸奖!
0 回复 dwqdaniel 2012-2-14 11:57
ahsungzee: 谢谢夸奖!
   , 期待好文!
0 回复 tea2011 2012-2-14 23:40
ahsungzee: 谢谢!本人亲身经历了两次抄家,如今想起仍然十分难过,因为由于当时愚昧无知,本人是站在抄家者一方的!
当时的环境是完全可以让你做以为是正确的事,非常理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2: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