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曹家船厂纪事 21

作者:ahsungzee  于 2012-2-28 03: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系列小说《危险的螺旋梯》之一|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2评论

 

        后来程大哥终于下令把外婆拉到门外去批斗,萧也骐心中的愤懑才算平息了些。他觉得外婆落到如此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让他感到稍微遗憾的,是红卫兵在忙乱中没把外公也拉到门外小广场上和外婆一起批斗。因为家中的大事如果没有外公点头,外婆根本不敢去做,而像一夜间把家中的所有“四旧”物品都转移出去这种事,如果没有外公,外婆就是想做也绝对无法做到,所以罪魁祸首一定是外公!------

        然而,让萧也骐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不可思议的是,他这种自以为和程大哥红卫兵站在同一战线,恨不能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革命铁锤敲开外公外婆的花岗岩脑袋,挖出家中“四旧”物品何去何从的秘密,甚至恨不得将他俩置之死地而后快的革命激情和热情,只维持了很短一段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出现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首先是当程灵泉看到外婆驯服地站在门外小广场上,被红卫兵们七嘴八舌声色俱厉地批斗着逼问着,虽然她低着头始终没有老实交待,但也一反往常没有用她的剪刀嘴进行还击,可那个相貌英俊但脸色总是阴沉沉的姓许的红卫兵,却还是让人抬出家中那口打开盖子可以薰死人的臭腌菜缸,逼迫外婆光着脚站进去时,他的心中立刻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同时胸口像被人打了拳似地难受。尽管他在内心一直提醒自己,外婆这样完全是因为她不知好歹、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但他的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大喊:不管我外婆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你们可以抓她去批斗、坐牢、甚至枪毙,却不该用这么阴毒的方法去折磨她羞辱她;因为她毕竟已是个年过六十、并且现在已经在低头认罪的无知无识的老太太呀!慢慢地,他甚至把心中的火烧到了如今也在现场、仅仅在几分钟前还被自己认定是大英雄大豪杰、此生学习榜样奋斗目标的程灵泉身上。因为就是眼前这个人,过去当自己因年幼无知和外公外婆闹别扭,赖在他家声称再也不回家时,他总会耐心地开导自己,说自己的外公外婆是如何地好可敬可爱,自己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又说尊敬老人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是一个人有知识、有道德、有文化、有修养的重要标誌;因为没有老一辈的精心照顾悉心呵护,就不会有我们的幸福生活茁壮成长!等等等等。可现在,当他看到自己手下的红卫兵,在那里想尽方法折磨羞辱一位老太太时,他却可以像个陌路人样站在旁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仿佛面前没事发生样!更别提这个老太太现在无论如何阴毒刻薄、令人憎让人恨,可在过去五年中,对他们全家——特别是他们五兄妹——所给予的真心关怀无私帮助,却也是有目共睹人尽皆知的!

        接着,萧也骐根据眼前的情况联想到,如果外婆宁死不屈,外公很快也就会被红卫兵拉到门外小广场上批斗;如果外公像外婆一样宁死不屈——这几乎是百分百肯定的——那他们就会双双被程大哥和红卫兵在脖子里挂上牌子,然后被红卫兵们牵着,沿着曹家船厂或羊腰湾甚至江南市大街小巷,游街示众!------想到自己的外公外婆,很可能会被红卫兵挂上牌子像耍猴似地拉出去游街,萧也骐就感到四肢无力全身发抖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窖!他的这种反应不是为了外公外婆——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而是为了自己!想一想,如果外公外婆真的如此,那作为他们外孙的自己,往后还怎么有脸面在曹家船厂、羊腰湾、甚至整个江南市生活下去?而除了这些地方自己又可以去哪里?更别提将来还想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社会主义红色江山主人翁!做一个地、富、反、坏、右,老封建老顽固的孝子贤孙才是真!而这恰恰是萧也骐宁可死也不愿意要的人生!------

        就在萧也骐心怀恐惧站在板壁前思想着自己该何去何从时,从门外进来了一个长相秀气的男红卫兵,他手中拿着毛笔墨水瓶和一块脏脏的旧纸箱板。进门后,他把春凳上的西瓜全部推到地下,然后把旧纸箱板放在凳上,用漂亮的毛笔字在上面写上“老狐狸仇来娣”六个大字,并用铁丝很熟练地在上面做了个可以套在人脖子里的圆圈,就拿起准备转身出门。这时,连萧也骐自己也弄不清是因为什么,总之,他就像一头被人逼上了绝路的幼狮样,一边哭喊着“不要!不要!------”,一边突然冲了出去。他像一阵风似的冲到那个红卫兵背后,冷不防从对方手中抢下牌子,然后继续向大门外冲——萧也骐想把手中的牌子扔入门外的京杭大运河,他天真地认为,只要没有了牌子,后面一连串的厄运就不会降临到自己身上!然而就在他跳过门槛准备冲出大门时,他却遇上了迎面扑来的许晓银。许晓银一边对萧也骐泼口大骂,一边对他的小腿面上狠踢了一脚;自身前冲的力量加上迎面一脚的力量,令萧也骐顿时从一个向前狂奔的人变成一支刚刚离弦的箭,由家门前的台阶上腾空飞起,朝大门外激射而去,最后在许多人的惊呼声中,“轰”地一声,撞到了竖在程家和曹家交界处的那根电线杆上,然后就像一具散了架的小木偶,翻着白眼抽搐着瘫在了烫人的水泥地上!------

 

       “小骐!小骐!你能听到外公在叫你吗?!------

        当萧也骐一头撞上电线杆,像具散了架的木偶瘫在水泥地上时,第一个冲到他身边把他从地下抱起的,是他的外公曹锦狮。其实当萧也骐疯样地从内天井冲出来时,曹锦狮就移动脚步想上前拦住他。可惜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当曹锦狮追上外孙时。他已头破血流昏倒在地。

       “小骐!小骐!你们放开我!我要去看我的外孙!------

       这时,原本一直老老实实站在腌菜缸里的仇来娣,在广场那边也大叫大闹了起来。她原先站在臭氧熏天中人欲倒的腌菜缸中,忍受着烈日的暴晒和红卫兵们轮番的精神攻讦,滋味的确不是人受得,但只要想到自己这么做就可以保住丈夫曹锦狮的颜面,让他往后依然可以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曹家船厂羊腰湾江南城里行走,仇来娣就觉得别说是眼前这点磨难,就是用在她伤口撒盐甚至零刀碎剐的酷刑来折磨她,她也不怕并觉得值得。可现在情况已大不相同!如果真像自己身旁这些小土匪小流氓所说的,自己由“血泡泡”养大的外孙,因为想阻止红卫兵给自己挂牌游街,所以给他们踢得撞上了门口的电线杆,生死未卜的话,那么,别说是他们老俩口的荣辱颜面,就是两条老命,也即刻变得无足轻重不值分文了!可是围着她的红卫兵根本不接受她的要求,他们原本因为腌菜缸的臭味太大和她保持着几步距离,这时看到她居然想“脱缸而出”,立刻一拥而上,抓手的抓手、摁头的摁头,把她重新按回了缸内。

       “小骐外婆,你看,就是因为不肯老实交待,小骐才会出事。如果你能立刻交待出家中‘四旧’物品的去处,我保证马上叫人送你的外孙去医院治疗!------

        一名上嘴唇上有道疤痕的男红卫兵走到仇来娣面前,好声好气地对她说。他叫朱宏宝,是程灵泉最好的同学之一,过去常常来程家,所以认识曹锦狮全家。可是这时仇来娣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她像疯了似地和红卫兵们反抗挣扎,同时哭着对红卫兵们骂:

       “你们这些有人养没人管的畜生、流氓、土匪!你们给我听着!如果我们家小骐有个三长二短,我决不会放过你们!就算我死了变成鬼,也一定会去找你们算帐的!------

       看着怀中满头鲜血、两颗黑眼珠在眼眶中无力地向上翻滚的外孙,听着身后不远处老伴声嘶力竭的哀嚎,活了近七十年的曹锦狮,第一次感受到了惊恐交加、孤立无援、渺小虚弱、不堪一击的滋味!他真的无法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没有能力保护妻子,没有能力保护外孙,也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甚至连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难保!他在习惯上本能上,总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软弱无能,应该做点什么说点什么,可他就是偏偏不知道现在自己还能做什么说什么!!!------最后他只能抱起自己的外孙,一边往家中走,一边用外孙小时候受了惊吓,跑到自己身旁寻找庇护时自己常用的方法:他一边轻拍着外孙的后背,一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喔,小骐,不要怕,不要怕;外公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很快会过去的!------

        “唉,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后代会打洞;想不到这小子年龄还小,就已遗传到了一个小花岗岩脑袋。幸亏这块牌子没弄坏,不然我们就要做块小牌子给你挂上,让你和你的老花岗岩外公外婆一起去游街示众!------

        正当曹锦狮抱着外孙准备跨过门槛进家门时,站在电线杆旁的许晓银,一边从地下捡起被萧也骐抢走的旧纸箱板,一边用调侃的口吻说。由于大多数红卫兵这时都在对付仇来娣,因此许晓银没能从战友们那里得到预期的赞叹声,不过却让曹锦狮浑身一震,在原地犹豫了一下。就是背后这个混帐小子,先是阴毒地用那口臭腌菜缸折磨自己的妻子,然后又用卑劣无耻的偷袭把自己外孙整得不知死活,现在他不仅没有丝毫恻隐之心,居然还在那里幸灾乐祸糟蹋人!不错,自己已经年近七十,力量和反应都已大不如前,可凭着自己几十年熬练出来的两条铁臂一把力气,要一举击倒后面这个混帐东西,相信还是可以的!------

       “小骐!小骐!小骐现在怎么样?!锦狮外公,请让我看看他的伤势!------

        就在曹锦狮因心中的悲愤、犹如一头即将失控的狮子——全身绷紧、四肢聚满了力量——准备不顾一切孤注一掷时,程灵泉从小广场那边匆匆地跑了过来。他显然真的很关心萧也骐的伤势,话语中充满了焦虑。可他的话说了一半,就让曹锦狮脸上从没有过的腾腾杀气阻住了。他伸手想去帮助曹锦狮抱萧也骐,但被对方闪开了。不过程灵泉的出现令曹锦狮恢复了理智,他重新放松身体,抱着外孙走进了家门。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1 回复 dwqdaniel 2012-2-28 03:53
喜欢毛老人家的过来看看,人鬼颠倒的时代。
1 回复 fanlaifuqu 2012-2-28 04:39
dwqdaniel: 喜欢毛老人家的过来看看,人鬼颠倒的时代。
这两天这批“人”发作了!
2 回复 ahsungzee 2012-2-28 05:22
dwqdaniel: 喜欢毛老人家的过来看看,人鬼颠倒的时代。
的确是人鬼颠倒的时代!很不幸地后来因此我也做了一段时间鬼:因为我就是当时被红卫兵打伤留下一辈子的伤痛,因而自学武艺去寻对方报仇,结果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甚至危险苦海沉船---!
4 回复 ahsungzee 2012-2-28 05:30
fanlaifuqu: 这两天这批“人”发作了!
其实有很多人对于自己没有遇见过的惨事,常常会有农夫情结!哪知道用被毒蛇咬的方式去证明这种情结是错的,有时是很傻很愚昧的,甚至会以生命作代价!不过人各有志不能强勉也是做人很无奈的事!
3 回复 fanlaifuqu 2012-2-28 05:53
ahsungzee: 其实有很多人对于自己没有遇见过的惨事,常常会有农夫情结!哪知道用被毒蛇咬的方式去证明这种情结是错的,有时是很傻很愚昧的,甚至会以生命作代价!不过人各有 ...
对很多分歧我能理解,但这点上无法妥协,是基本人性的问题!
1 回复 ahsungzee 2012-2-28 06:15
fanlaifuqu: 对很多分歧我能理解,但这点上无法妥协,是基本人性的问题!
对于有理想有主见的人这一点就像1+1=2那么简单易懂。但对于某些可能先天不足后天又失调的人,就很可能不是一件简单事。他们会认为:为什么1+1只能等于2?不能等于3?等于4?或者等于1呢?!更差的人甚至会明知道1+1只能等于2,却就是不服气!不知先生是否曾遇见过这样的人?反正我遇到过!而且是常常!为数也不能说少!
3 回复 fanlaifuqu 2012-2-28 06:18
ahsungzee: 对于有理想有主见的人这一点就像1+1=2那么简单易懂。但对于某些可能先天不足后天又失调的人,就很可能不是一件简单事。他们会认为:为什么1+1只能等于2?不能等于 ...
遇到过,村里也不少。
3 回复 dwqdaniel 2012-2-28 09:30
fanlaifuqu: 这两天这批“人”发作了!
我实在是无语,   21世纪的今天居然一些人会期待毛再现中国,我们的人民已被毛的暴政实践了30年,搞得生灵涂炭 ,难道这个苦头还没吃够?
3 回复 dwqdaniel 2012-2-28 09:32
ahsungzee: 的确是人鬼颠倒的时代!很不幸地后来因此我也做了一段时间鬼:因为我就是当时被红卫兵打伤留下一辈子的伤痛,因而自学武艺去寻对方报仇,结果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甚 ...
期待后文有所叙述!
3 回复 tangremax 2012-3-1 08:24
了看来作者是亲历文革的哥儿们。因此应该不是小伙子了。
向坚持写长篇的作者致敬。我可是浮躁了。。。
3 回复 ahsungzee 2012-3-1 13:05
tangremax: 了看来作者是亲历文革的哥儿们。因此应该不是小伙子了。
向坚持写长篇的作者致敬。我可是浮躁了。。。
谢谢堂叔到访!不是小伙子了,大概比堂叔小几岁。
2 回复 tangremax 2012-3-1 23:08
ahsungzee: 谢谢堂叔到访!不是小伙子了,大概比堂叔小几岁。
向我的同代人兄弟致敬!我今年虚度6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04: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