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曹家船厂纪事 22

作者:ahsungzee  于 2012-2-28 19: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系列小说《危险的螺旋梯》之一|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我说许晓银,你为什么去暗算一个小孩呢?!------

       程灵泉来到许晓银面前,用愤怒的目光看着他问。他的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鄙视和不满。程灵泉之所以如此,除了心中对萧也骐的意外受伤充满了愧疚外,更主要的是在他力排众异重用许晓银后,就有不止一人提醒过他,说许晓银为人阴沉个人主义严重,做人处事急功近利不计后果,所以此人不宜重用,以防到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拖累大家!过去程灵泉不以为然,可今天大概因为对象是曹锦狮一家,所以他的感觉特别灵敏,觉得别人的提醒大有道理。首先是许晓银逼迫仇来娣光脚站到腌菜缸里的事,初看这似乎是一件令人拍手叫绝的痛快事,说不定真能让仇来娣这种特别冥顽不化的人屈服。不过细细想来,腌菜缸中的陈年盐卤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和毒性,再加上高温,如果时间稍长,仇来娣的双脚被盐卤灼伤,甚至毒气攻心毒发身亡,那到时这种后果该有谁来承担?!不错,根据革命的道理和精神,仇来娣是因为对抗革命、对抗破“四旧”运动而死,因此是死有余辜、死不足惜!然而,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惨剧,自己难道真的就能这么洒脱、若无其事?不,别说是自己,包括自己的父母、奶奶甚至年幼无知的弟妹们,这一辈子就别想再活得安稳、心安理得!更别提自己一家往后还要住在曹家船厂,和曹家船厂人终日为伍!后来幸亏朱宏宝提醒,刚才程灵泉已悄悄把缸中的盐卤水倒掉,又在缸底填了块木板,才让仇来娣站进去。没想到那边的纰漏才处理完,许晓银在这边又捅出了更大的纰漏!其实凭他完全可以挡住萧也骐,从对方手中夺下牌子,而不必出脚伤人。

       “嘿,程队长,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可没有去暗算那个小混蛋,是他自己撞到了我的脚上!------

        面对程灵泉的责难,许晓银红着脸粗着脖子争辩。他感到又羞又恼!说实话,要不是自己眼下不得志,还需要面前这个人提携扶持,他早就一针见血戳穿对方的伪装告诉对方:怎么啦?是不是因为我碰了你们家的好邻居大恩人,让你心里舍不得忍不下?所以随便找个借口来当众对我发邪火?姓程的你不要忘了,这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亏你还算是个红卫兵分队长!——但表面上他已平静了下来。

       “嗳,程队长,你不用担心,那小子的头硬着呢,他只不过擦破了一点皮。说实话,我觉得让这个小花岗岩脑袋撞一下不是件坏事。你想想,他这么小胆子就这么大,将来长大了,不知有多反动、会闯下多大的祸!------”许晓银继续用他自以为幽默俏皮、同时也算是和程灵泉讲和的语气说。

       “算了吧大学生,别把自己说得像个大英雄大革命家似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既然你认为自己做的都是对的,为什么又不敢承认呢?!------

        正当程灵泉面对许晓银的狡辩气得浓眉深锁,但一下又不知如何反驳时,一个说着一口好听的普通话的女红卫兵插了进来。大家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副队长束卫红到了。原来渚头上的破“四旧”运动进行得很顺利,第一批“四旧”物品已装车出发前往市中心“四旧”焚毁场,余下的也已集中到一起,所以束卫红过来这里看看,没想到正好遇上这个意外的插曲。束卫红是军人的女儿,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因此她对和“革命”、“领袖”相关联的事,有一种天生的热忱与向往,但同时她对“服从命令听指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随便欺侮老百姓”等部队固有的优良传统,也有一种惯性地执着和认同,加上刚才她已由同学们口中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许晓银的所作所为,以及造成的不良后果——此外她也是要程灵泉提防许晓银的人之一——所以她才会一开口就用许晓银最忌讳的“大学生”外号去称呼他、嘲讽他,遏止他的嚣张气焰。

        “束卫红,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随便张口骂人!我------我刚才真的没有暗中动手脚嘛!------

        许晓银铁青着脸对束卫红说。这次他是真的动怒了,他说话时不光身体前倾双拳紧握,而且全身还在微微颤抖。不过令大家感到奇怪的是,许晓银接下来居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过往如果有人不小心触犯了他的禁忌,女的起码被骂得痛哭流涕,男的无论如何也难逃一顿老拳——不仅没有行动,他甚至还神色一黯,突然变得有点扭扭捏捏,就像一条不小心被主人踩到尾巴的狗,仿佛有满腔委屈可又无法叫出来;这和许晓银过去和人争锋时,咄咄逼人、千有理百不错、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强悍作风有天壤之别!许晓银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尴尬狼狈相,除了因为束卫红是“军队的女儿”轻易不能招惹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许晓银既然是班上年龄最大的学生,他的情窦当然就比同学们开得早,而他情窦初开暗恋的第一个对象,就是眼前这个美得令人目眩的美少女束卫红!许晓银此时心中十分后悔,后悔刚才自己没有理直气壮地向程灵泉坦承:是自己暗中踢了那小花岗岩脑袋一脚,让他撞上了门外的电线杆!怎么啦,像这种小小年纪就如此反动、胆大妄为、冥顽不化的小杂种,难道不该人人得而诛之、得而踢之吗?!如果这样,自己现在在束卫红面前就绝对不必如此软弱、如此被动、如此狼狈相了;说不定自己这种敢做敢当敢为的男子汉气概,反倒会引起这个“军队的女儿”赏识也没定!------

       “行了,行了,许晓银,刚才我说的是对还是错、是有理还是无理?我想你自己心里明白。我们就用毛主席‘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来共勉吧。------”看到许晓银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束卫红觉得自己可能偏激了一点,因此用和缓的语气对许晓银说。

       “来,程灵泉,我们快先进去看看那受伤的孩子!”她转身对程灵泉说。

 

        当萧也骐一头撞上电线杆像一滩烂泥样瘫倒在地下时,在旁人看来他没死也一定失去了知觉,其实这种看法是错误的。真实的情况是:萧也骐倒下后除了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以及四肢像被抽去了筋骨如死章鱼样软绵绵外,其他包括听觉、痛觉、思维等,都十分清晰正常。因此,当外公一边惊呼一边冲过来把萧也骐由滚烫的地面上抱起时,他曾拼命挣扎大声呐喊,要外公把他放下、不要碰他、离他越远越好!可他发现自己的所谓挣扎其实比蚯蚓的蠕动还无力,所谓呐喊比蚊虫的叫声还微弱,所以,除了他自己,连抱着他的外公都没感觉到。不过他依然挣扎着呐喊着。当他听到外婆在广场那边和红卫兵们纠缠着哭喊着说要冲过来看自己时,他的挣扎呐喊就变得更为激烈愤怒。因为他觉得自己之所以落到眼下这种可悲复可耻的境地,完全是拜外公外婆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反对破“四旧”、恶毒攻击红卫兵等一连串反革命倒行逆施行为所赐!其中外婆又比外公更可恶可恨一千倍!她不光和外公一起用欺骗隐瞒藏匿的方法,破坏对抗这次曹家船厂的破“四旧”运动,同时在自己的罪恶阴谋被程大哥和红卫兵们识破后,非但不思悔改,还用各种反动言论肆无忌惮地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攻击破“四旧”运动和红卫兵,特别是用许多无中生有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攻击谩骂污蔑程灵泉大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丢人现眼反动到了极点!因此他不要他们“猫哭老鼠假慈悲”来关心他爱护他。后来幸亏外婆被红卫兵控制住了,要不然自己没被电线杆撞死,却很可能被外婆那种令人憎恶作呕的“关爱”气死。不过由于他无法开口让外公放下自己,只能身不由已地给他抱着,像哄婴儿似地哄骗着,因此萧也骐最终还是忍不住流下了又羞又恼、悲愤屈辱的泪水!------

        在被外公强抱着走进家门时,萧也骐听到了那个姓许的红卫兵对自己的冷嘲热讽。他感觉到外公十分震怒,倒是作为被讽刺的自己,除了对许晓银嘲讽自己是小花岗岩脑袋,感到有点委屈不服外,心中倒也并不感到特别愤恨:既然自己有这么不争气反动冥顽不化的外公外婆,就不能怪别人看不起自己!不过他从姓许的对自己的讽刺挖苦以及外公外婆对自己假惺惺的关爱中,激发出了一个想法:既然外公外婆表面上如此关心自己,那自己何不利用这点去逼迫他们交出家中被转移走的“四旧”物品呢?!而接下来程灵泉和外公、姓许的、以及后来加入的束卫红的对话,就更坚定了萧也骐的想法:如果自己真的可以凭一已之力让外公外婆交出家中的“四旧”物品,那他不仅可以用事实洗清自己身上的污点,还可以用事实给那姓许的一记响亮耳光,让他睁开狗眼仔细看看,自己究竟是和红卫兵站在同一阵线的革命派?还是和外公外婆站在一起,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破坏破“四旧“运动的小封建小花岗岩脑袋?让他从此闭上他的乌鸦嘴,不再轻易瞧不起人!此外,这也是帮助程大哥和那个说话特别好听的女红卫兵,胜利完成曹家船厂破“四旧”任务的最好表现!——这可真是个一箭数雕、一举数得的好想法啊!

        萧也骐心中明白,要想实现自己的想法,最首要的是要让自己尽快恢复视力和说话的能力;要想尽快恢复自己的视力和说话能力,最好的办法是放松心情屏弃杂念抓紧时间休息。因此,当外公抱着他走进家门,然后小心翼翼把他放置在前门大厅的一张藤躺椅中时,他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啊呀老伯,您不能用那块毛巾给他擦伤口!它太脏了,会让伤口感染发炎!您看,我这里有全套急救用品,您让我来吧。------

       当程灵泉和束卫红走进曹家时,正好看到曹锦狮蹲的外孙身旁,准备用一块洗脸的毛巾沾着旁边脸盆里的水给萧也骐擦洗头上的伤口,束卫红立即惊叫了起来。然后她拍着身上所背的部队急救医疗包对曹锦狮说。曹锦狮被束卫红的惊叫吓了一跳,他停下手转过身,用迟疑的目光看着程灵泉和束卫红。

       “锦狮外公,这是我的同学束卫红。她妈妈是部队的军医。你就让她去给小骐包扎伤口吧!------

        看到曹锦狮的神态,程灵泉心中感到一窒,有点心酸有点难过也不自觉地有点恼火。不过他立即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上前给曹锦狮介绍束卫红,并为她的能力作担保。曹锦狮再次看了两人一眼,然后默默站起身,把位置让给了束卫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21: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