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曹家船厂纪事 23

作者:ahsungzee  于 2012-2-29 22: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系列小说《危险的螺旋梯》之一|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喔,这位小朋友,现在姐姐要给你用酒精棉球先清洗一下伤口。它可能会有点痛,不过你只需坚持一秒钟就不会感到痛了。我知道你是个勇敢的男子汉,是不会被这点小小的痛楚吓倒的!我说得对不对呀?------

        束卫红在萧也骐的头旁蹲下。她用一把镊子夹着一团酒精棉球轻轻给萧也骐清洗额头上的伤口,同时嘴里念念有词宽慰对方。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束卫红就常常到妈妈工作的部队医院帮忙。先是给儿童病患量量体温擦擦红药水紫药水,然后学会了清洗包扎伤口,如今则可以给大人病患打针上夹板了。当束卫红手中的酒精棉球擦洗到萧也骐左额头上那道宽近一寸、形状像张小嘴巴的伤口边缘时,原本安静躺着的萧也骐,突然全身绷紧胸口强烈起伏头上冒出了汗珠;当酒精棉球擦洗到伤口中央时,他终于忍不住“啊”地一声叫了出来,并从颤抖的眼皮下滚出了连串的泪珠。

       “小骐!小骐!你怎么啦?你能听到外公在叫你吗?!------”原本退到一旁的曹锦狮立刻跑到了躺椅的另一边,他看着正在流泪的外孙,神态比外孙还痛苦。

       “噢,原来你的名字叫小骐。小骐弟弟,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特别痛啊?但你一定要忍住,因为这样你的伤口才不会感染发炎。我再向你保证,最多只要半分钟,半分钟就不痛了!------”束卫红俯身到萧也骐的脸上,她一边用嘴轻轻地对伤口吹气,一边用富有母性的声音安抚他。“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好多了?小骐弟弟,你放心,你的伤很快就会好的!------

       “程灵泉,这个大学生太可恶了,他居然可以对一个孩子下这么毒的手!你知道吗?今天算是这个孩子好运,否则只要再撞中间一点,他就可能会小命不保了!如果真的这样,你怎么办?!回校后我们一定要让他作出深刻检讨,如果他不服,我们就开除他!------”包扎好萧也骐头上的伤口后,束卫红把程灵泉拉到旁边,忿懑地对他说。

        程灵泉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他眉头紧锁神色凝重腮帮上的肌肉在不停地磨动。他对许晓银的所作所为的确十分恼火,对萧也骐的受伤也由衷感到难过与内疚;不过平心而论,造成眼前这一幕惨剧的罪魁祸首并不是许晓银,当然也不是萧也骐,而是曹锦狮夫妇!如果不是他们那种令人不可思议的冥顽不化负隅顽抗,许晓银就算再坏也没有机会兴风作浪胡作非为,萧也骐也不会受伤,曹家船厂的破“四旧”运动更不会像现在这样混乱胶着停滞不前!因此程灵泉面对束卫红的忿懑暂时只能采取沉默。不过他在心中对自己发誓:不管这里的情况最后如何收场,曹家船厂的破“四旧”任务一定要在自己手中完成!------

        其实现在在场的人又误解了萧也骐刚刚的激烈反应。不错,当酒精棉球擦洗到伤口中央时,那突如其来地火烧火燎的剧烈刺痛,的确让人的心纠成一团全身不可自控地抽搐颤抖!可这种皮肉之痛和萧也骐内心深处因外公外婆的卑劣行径而产生的、令人感到羞耻痛不欲生的“心绞痛”相比,与其说是痛苦,倒不如说是一种让人感到高兴感到轻松的转移、解脱!更不说就是因为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令萧也骐在瞬间恢复了视力、说话能力和行动能力。所以,萧也骐刚才的激烈反应不是因为伤口的疼痛,而是因为发自心底的高兴、激动,他所流下的热泪,则主要是为束卫红流的:当一个人处于极度孤寂极度难过生不如死时,突然来了一位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说话像唱歌般好听的姑娘,像姐姐甚至像妈妈样关心你呵护你——相信世上任何人遇上这种情景,都会情不自禁流下感激感动之泪的!

        如果说此刻萧也骐心中仍有一点点委屈一点点伤心的话,那就是包括程灵泉和束卫红在内的在场所有的人,至今都只把他当做三岁小孩看待!不过这也增强了他等一下和外公外婆的反革命无耻行径作毫不妥协斗争的决心!------

 

       “不!你走开!我不要你碰!除非你马上把家中的‘四旧物品都交出来,交给程大哥和红卫兵,否则从今往后你和外婆就都别想再见到我!------我不要你们管!我恨你们!------

        当萧也骐终于睁开眼睛时,第一个看到的是自己的外公曹锦狮,在瞬间,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居然会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可当他看到外公红着眼眶一边欣喜地说“小骐你醒啦!”、一边伸出双手想来抱自己时,他就像突然见到鬼似地扭动身体向后躲闪,同时哭着对外公大喊!萧也骐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恼怒:为什么自己非得哭着才能和外公外婆划清界线展开斗争?!不过他心中也感到一阵轻松:因为无论如何自己总算已用实际行动向程大哥、束卫红、以及外面的红卫兵,表明了自己向往革命、向往和他们站在同一战线、成为他们中间一员的革命情操和革命胸怀!------

       面对萧也骐的突然爆发,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其中受惊吓最大的,当然是他的外公曹锦狮。他惊愕万分地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外孙有一二分钟之久,然后垂下头转过身退到了靠墙角的一张藤椅旁,坐了下去。

       “啊呀小骐,你不能乱动,快躺下,要不你头上的伤口又会裂开的!快、快------”

    正在和程灵泉说话的束卫红跑了过来,她一边帮助萧也骐重新躺下,一边焦急地对他说。

    “小骐,你现在要听姐姐的话,先好好躺下不要乱动。另外,就算你外公外婆一时糊涂做错了事,你也不应该用刚才那种态度对他们。我们应该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去帮助他们,说服他们。你说对不对?!------”束卫红掏出自己的手帕,给萧也骐擦脸上的汗水和泪水,同时和颜悦色地对他说。

       “可他们到现在还在那里骗人,死不悔改!------”萧也骐流着泪悲愤地说。

       “不,小骐,我相信你外公外婆一定很快就会醒悟改正自己的错误的!------”这时,原本一直蹙着眉站在旁边的程灵泉走了过来,他在萧也骐的旁边弯下腰,像对待大人般地握住萧也骐的手对他说。“小骐,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我们不要急,多给点时间你外公外婆。谢谢你帮助我们说服你外公外婆!------”程灵泉轻轻地拍着萧也骐的手补充说。

       “可是------

        萧也骐意犹未尽,但被程大哥的眼神和微微摇头打断了。这时萧也骐的心中是又喜又悲。喜的是程大哥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亲口对自己说出了谢谢;悲的是外公外婆到现在仍死不悔改,对交出家中的“四旧”物品不肯松口。但既然程大哥已把自己看成战友,那自己就该听他的命令,等外公外婆真的死不悔改时,再向他们发动攻击。

        程灵泉真的相信曹锦狮夫妇很快就会投降了。当萧也骐对曹锦狮突然发难、把对方震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时,程灵泉原本一直沉甸甸的心突然轻松了下来。因为根据过去五年的经验,对于隔壁紧邻曹锦狮夫妇来说,任何事——别说是像眼前这种对抗革命对抗破“四旧”运动、逆时代潮流而动的错事蠢事,就算是一桩光明正大有理有节的正经事、好事,只要和他们的宝贝外孙萧也骐意愿相逆,那么不管是正直明理的曹锦狮,还是刁蛮难缠的仇来娣,最终都会因外孙而屈服放弃;因为对他们老俩口来说,外孙萧也骐不仅仅是他们的心肝宝贝心头肉,同时还是他们的天、他们的地,他们活着的主要价值和意义!------

       程灵泉的判断是正确的。其实早在外孙被红卫兵一脚踢出家门,撞上门外的电线杆昏死在地下,而自称是曹家船厂“及时雨”“智多星”的自己,既无法及时拉住外孙,更没有智慧可以预料到外孙的结果,只能眼睁睁站在旁边束手无策一筹莫展时,曹锦狮就在心中对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产生了怀疑、动摇、后悔。他在心中骂自己是个食古不化鬼迷心窍的老糊涂老混蛋!一个一辈子循规蹈矩顺应时势过日子的平凡老百姓,临老了,一只脚都已跨进棺材了,却突然心血来潮自不量力,想去做逆历史潮流而动、拯救社会纲纪、匡复人类正义的大英雄大豪杰大圣人了!结果却是螳臂挡车蚍蜉撼树,英雄豪杰圣人没做成,却成了一个把自己的一世英名付之东流、让年过六十的老伴被拉出家门示众挨斗、令年幼无辜的外孙在生死存亡线上作挣扎、应该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万劫不覆、连自己都难以原谅的大狗熊、大懦夫、大罪人!这难道真的就如现在的报纸电台所说,是因为自己生长在旧社会旧时代,头脑中都是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还是因为眼前的世道不光是天道变商道变真的连人道也变了?!所以原本正常人的正常思维正常行为,如今都变成了荒谬可笑愚昧蠢笨?并最终都会落得可怜可悲可恨的下场?——如果人道变世界就坠入了魔道!所以,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是不智、不当、愚不可及的,则是不容置疑的!

        在外孙昏迷不醒生死未卜时,曹锦狮曾在心中发誓:如果外孙真的死了,那自己一定要用撞电线杆而死的方式追随他而去,这不光是为了最后一次遵循“杀人者死”、“杀人偿命”等人类社会的金科玉律,更是为了如果真有阴曹地府,自己就可以继续陪伴在外孙身旁,去照顾他呵护他;此外,他相信自己的老伴也一定会千方百计追随而来的,那到时一家三口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相聚了!如果外孙侥幸不死,却落下了瘫痪痴呆等伤残,那自己当然只能先苟延残喘地活着,尽最大努力去看护他伺候他,然后以外孙的生死来定自己的生死!而如果外孙一旦真的可以像自己的祖先那样,蒙祖宗积德老天爷格外开恩,既不死也不伤,那自己一定要抓紧机会痛改前愆把家中的所有“四旧”物品都交出去,以消弥笼罩在自己全家人头上的这场无妄之灾!------

        如今外孙已经苏醒,而且真的蒙祖宗积德老天爷开恩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既没死也没残——要不他就不可能一睁开眼,就可以那么清晰地对自己表达极度的憎恨和厌恶!——那么,曹锦狮理应立刻站起来兑现自己的誓言,可他坐在那里至今仍迟迟没有行动。曹锦狮当然不是想食言而肥,他只是被自己设下的难题难住了。原来当初他只想着如何稳妥地把家中的“四旧”物品藏起来不给红卫兵们发现,因此所设计的藏宝方法当然是越严密越好——否则红卫兵们搜了半天怎么会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发现呢!——结果当他痛定思痛想把它们交出去时,却成了一件不是轻易能达成的任务。当然,如果把这个难题交给程灵泉和红卫兵,它立刻就可以化繁为简变难为易,因为时代虽然还没教会他们什么创造力,却已阴错阳差赋予了他们极大的破坏力!可这恰恰是曹锦狮最不愿意的。因为如果那样,不光这个家立刻会被搞得天翻地覆一片狼藉,更可怕的是,它会把自己和家人仅剩的一点点做人的尊严颜面彻底扒光,让自己和家人往后连苟延残喘都非常困难!然而,如果不立刻交出家中的“四旧”物品,那眼前的困局又该如何解决呢?!曹锦狮觉得自己眼下的处境,真的应了人们常说的两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唉,灵泉,还有这位姓束的姑娘,首先我要请你们原谅,今天的事弄到眼前这种地步,完全是我的错!是我年老糊涂鬼迷心窍跟不上时代发展!”曹锦狮走到程灵泉束卫红面前,红着老脸羞愧地对他俩说,“我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你们能明天再来一次,我保证一大早就会把家中所有的‘四旧’物品都堆放在大门外!------”曹锦狮鼓足勇气请求。

        “既然知道自己有罪,为什么不立刻老实坦白交待?明天明天,你以为现在还会有人相信你的鬼话?继续上你的当受你的骗!------

        程灵泉和束卫红还没开口,原本已经躺下的萧也骐再次挺起身,红着眼对外公吼。看到外公到现在还在那里胡言乱语想蒙骗过关,萧也骐心中怒不可遏。

       “我?唉------”曹锦狮无可奈何叹息。他继续用目光向程灵泉哀求,同时心中已作好最坏打算:如果不行,就只能豁出去了,谁叫自己一开始就拿错了主意走错了路!

       “不,锦狮外公,我们相信你!那好吧,这里作为复查户,我们明天早上再来复查。”没想到程灵泉很干脆地答应了曹锦狮。

        程灵泉对曹锦狮的及时改变和醒悟感到说不出地高兴宽慰!他在答应曹锦狮之时曾和束卫红对看了一眼,从她眼中得到了赞许。其实程灵泉心中明白,就算束卫红或其他任何战友持反对意见,自己还是会凭着队长的权力,力排众议答应曹锦狮的请求的。这不仅仅因为自己对曹锦狮言而有信、吐口唾沫能做钉的男子汉大丈夫气概至今仍深信不疑,同时还因为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总有着这样的认知:自己唯有答应了曹锦狮的这次请求,过往良心上的障碍和负疚才能真正得到舒解!------

        一场原本对于曹锦狮一家人来说,是剑拔弩张千钧一发的暴风骤雨式革命,最后在束卫红代表程灵泉对外正式宣布:“曹锦狮家定为复查户,明天再来复查”后,以出人意料之外的和平方式,暂时落下了帷幕。------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23: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