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曹家船厂纪事 25

作者:ahsungzee  于 2012-3-2 20: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系列小说《危险的螺旋梯》之一|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4评论

 

        本来,自从搬到曹家船厂后,程森林一家也像所有居住在沿河旁的曹家船厂人家一样,每到夏天的傍晚,就会把一张特制的矮饭桌和一些小板凳摆放到门外小广场上,然后一家人坐着小板凳围着矮饭桌在门外吃晚饭。这种全家人聚在一起,顶着满天的彩霞,沐浴着凉爽的河风,倾听着运河中由南来北往的轮船汽笛声、船老大“推梢”“扳梢”的吆喝声、以及河水拍打着驳岸的“啪啪”声混合成的“运河交响曲”,你给我夹菜我给你添饭,边吃边交流着各自的见闻彼此的心声,充满了爱情亲情温情其乐融融的晚餐,别说是母亲妻子孩子们,就是程森林自己,也把它看作是一天中最美妙、最温馨、最令人向往的时光。可今天,因为白天的事,到了晚饭时间,包括母亲妻子以及平时总是抢着抬桌子搬凳子摆放碗筷的小儿女们,都一致向他要求关起门在家中吃晚饭。因为他们都很害怕!害怕那些由傍晚开始,就络续不断到隔壁去探访曹锦狮家的曹家船厂人;害怕他们见到自己全家人时,会露出的充满仇恨、充满鄙视、令人感到不堪的目光;更害怕他们会戳着自己全家人的后脊梁发出冷嘲热讽的辱骂!------

        然而,在好不容易才吃完了有生以来最沉闷最难下咽最食不知味的晚饭后,程森林还是拿了一包烟一壶茶一张旧藤椅走出家门,独自一人坐到了广场最南端的运河边。

        夜幕已悄悄降临。原本五彩缤纷火烧火燎的天空,如今已成了浑然一体的青蓝色。月亮和星星已从太阳手中接过了光照大地辉耀人间的权杖,在羊腰湾上空巡逻执勤。河上航行的船只都已纷纷亮起了夜航灯,正好和两岸的万家灯火一动一静交相辉映。也许是由于今晚的曹家船厂太安静太肃穆了,所以平时听来趣味无穷的运河交响曲,如今变得很凄厉很嘈耳。

        天上人间,貌看一切依旧一切没变——如果真那样该多好呀!------程森林抽着烟望着河中缓缓移动的船队,心中有点苦涩有点茫然地想。

        说出来也许让人好笑、难以置信、甚至会被认为是惺惺作态!原来此刻程森林坐到门外,既不是为了乘凉透气,更不是为了向曹家船厂人宣战示威,而是真心诚意想用自己的脸面和还算得上坚挺的后脊梁,去承接曹家船厂人郁结在心头、需要发泄的悲伤和愤怒!因为凭着过去五年曹家船厂人对自己全家的深情厚意,凭着今天白天自己的忤逆儿回报给他们的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他们绝对有权力这么做;而自己作为一个“子不教父之过”的罪父,当然是罪无可赦罪无可逭责无旁贷!可是,尽管他坐到外面后前往曹锦狮家的人仍然连续不断,而他坐在那里左右晃动着后脊梁极尽了引人注目的能事,然而直到整个探访活动曲终人散全部结束,别说有人戳他的后脊梁骂他,就连瞧似乎都没有人瞧过他一眼!人们走来走去似乎都把他当作无物、空气。程森林的心冷到了极点也痛到了极点:因为一切都已十分明白十分清楚,在全体曹家船厂人的心目中,自己全家——从年过七十的老母亲到还没上学的老幺——都已被看作是“披着羊皮的狼”、“农夫怀里的蛇”和恩将仇报的“反骨贼”,遭到了除名遭到了唾弃!------

 

        其实在五年前,当工厂行政科吴科长,亲自拿着程森林全家盼了好久的曹家船厂新公房的房单和钥匙,兴冲冲来到搬运队办公室交给他时,尽管在场的工友们是一片欢呼声恭贺声,但作为幸运儿的他,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想拒绝。理由无他,就是想保护自己的家人。因为曹家船厂的名声太响太亮了,居住在那里的居民,就犹如他们家门前的古运河堤岸,显得太整齐太划一了!太整齐是指那里的居民几乎都姓曹,即使不是,也是和曹家人有千丝万缕关联的至爱亲朋;太划一是指那里的居民,都是殷实富裕之家锦衣玉食之人;尽管大伙几乎都一口咬定,说曹家船厂人是天下少有的“为富而仁”的好人,但在程森林思想中,像自己这样来自于乡下、只有一个人挣钱——当时他妻子还是个全职家庭妇女——却要养活一家八口的家庭,如果真的住在那里,就算大人们能忍受坚持,但五个正在成长期的孩子,长期生活在那种贫富差距极度悬殊,到处充满着同情怜悯、甚至可能是鄙视排斥的环境中,将来不成为自曝自弃自卑、在心理和行为上有严重缺失的人才怪呢!

        一般人看程森林,看他的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坚实的肌肉,看他干活身先士卒奋勇向前的豪迈气概,加上知道了他的职业和职务,都会认定他是个天生吃体力饭,并且在这一行内注定能出人头地、成为此行中出类拔粹人物的人。其实这是误解。从小到大,无论是在程森林那个既是烧陶高手又是种栗专家的父亲心目中,还是在他自己思想中,他的人生愿望都是成为一名为人师表的教师。事实上他在十七岁那年就以优异成绩考上了省立高等师范,向实现人生愿望踏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后来由于父亲在一次塌窑意外中不幸去世,生性顽强又务实的他为了帮助母亲支撑起这个家,养大几个年幼的弟妹,才不得不退学回家,人为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不过尽管现在看来自己似乎可能要一辈子做体力工作者了,但他在对待人生对待儿女的成长上,还是不由自主地比他的同事们想得多想得远。后来程森林之所以没有真的放弃曹家船厂的新公房,除了因为他当时的居住环境实在太差、太令人感到难堪不安外——当时他们全家八口都挤在程森林还是单身时所分配到的、由过去有钱人家的厢房隔成的一个大套间内。这种房间在冬天时还勉强凑合可用,但到了夏天,由于全家人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因此搞得家中不光闷热难耐,同时还既有食堂味又有厕所味。不过最令人难堪不安的是,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一些成人世界难以避免的男女私隐尴尬情事,就变得越来越难装聋作哑视若无睹!——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当程森林带领全家大小到曹家船厂对自己家的新居进行考察勘探时,受到了隔壁邻居曹锦狮一家的热烈欢迎真诚款待;他们不光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曹家船厂人真的如外人所言,是天下少有的“为富而仁”的好人,同时还以他们自然而然的人格魅力,对程森林全家大小产生了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和亲和力!------

        那是六月中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上午。由于昨晚已决定今天去自己家可能的新居考察,所以早饭后全家人都穿上了过节时才穿的体面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整整齐齐,由一家之长程森林带领,怀着兴奋喜悦的心情,踏上了前往曹家船厂和自己家新居的见面之旅。当时程森林心中作好了三种打算:如果新居胜于旧居,同时曹家船厂人也如外面所说是好相处的人,那当然是立刻准备搬家;如果新居胜于旧居,但曹家船厂人并非是好相处的人,那自己就只能去请吴科长帮忙,想法换房;如果不行,那就只能继续在现在的旧房中住着。

        也许是进城后一直被囿在所谓的城圈内,由早到晚听惯看惯了大街小巷拥挤嘈杂的人声车声人流车流,因此当程家全家大小从南门外大街下来,拾级而上登上古色古香的塔桥顶,看到眼前显得特别安谧宁静、散发着浓郁乡村气息的羊腰湾菜园地上风光时,包括程森林在内,全家人都被眼前似曾相识的田园美景惊呆了:在他们脚下典雅幽静的古运河畔,是一排排农家风味的老式平房;在平房的后面,是一片片一眼望不到头、令人赏心悦目碧绿生青的菜园地!------一股甜蜜神往、让人仿佛回到了久别故乡的欣然激情,在每个人的脸上心头浮现!当他们沿着古运河来到进入曹家船厂的必由之桥新桥前时,看到桥那边一幢幢黑墙黑瓦黑窗棂的高楼房,雄纠纠气昂昂粼次栉比井然有序地矗立在那里,并且知道篮球家的新居就在眼前这些楼群中时,连原本走路又蹦又跳的孩子们,都突然安静了下来。

       “喔,像这样有气派漂亮的楼房,在我们老家,恐怕连县城里都难找出一间,想不到这里居然有那么多。看来住在这里的人,真的都是大富大贵之人!”

        当时,平常沉默寡言的程奶奶看着对面的楼群,用赞叹的口吻说。

        程家人沿着曹家船厂的碎石小道,终于来到了位于小船厂头上,座北朝南正对着京杭大运河,属于自己家的新公房门前。当程森林用钥匙打开大门让全家人进入后,除了他自己,全家大小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虽说和周围的楼房相比,程家的新居只不过是一幢有着一间长方形的客厅饭厅兼厨房、以及一大三小四间像集体宿舍般睡房的宽而浅的平房,但看在长期蜗居于一个大套房内的程家人眼中,它已犹如宫殿!因为它毕竟已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了家的格局、模样、温馨、氛围!几个小一点的孩子已跑前奔后,迫不及待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分配起全家人的睡房来了。

       “伯伯,请问你贵姓?你是这里的新房客吗?他们都是你的孩子吗?你们以后都会搬到这里来住吗?!------

        正当程家兄妹在自己家新居中欢欣跳跃时,当时才六岁的萧也骐走了进来。他似乎一眼就看出了谁是当家的,走到程森林面前,用清纯不畏生的圆眼睛看着他,一本正经地发问。在得到对方是新房客的答复后,他立刻一边转身往自己家中跑,一边大声向自己的外公外婆报告自己的最新发现。几分钟后,当时刚刚从江南船厂退下来的曹锦狮和老伴仇来娣,在外孙的前导下,出现在了程家全家人面前。

       曹锦狮夫妇一出现就博得程家全家大小的好感。因为他俩一进门就由衷地赞美起程家五兄妹来。说他们个个长得像金童玉女样漂亮,又像江南地区有名的“泥阿福”般可爱!结果乐得五个孩子当场就跟着早已和他们玩在一起萧也骐,甜滋滋地叫起俩老外公外婆来。接着,曹锦狮夫妇就向程家的三个大人表示,如果他们想乘今天先将新居打扫一下,一切需用之物他们家都应有尽有请随意取用,并且五个孩子也可以上他们家由他俩代为照看。最后,他俩像招呼自己的亲朋好友般很自然地对程家人说,现在就快到午饭时间,不如大家先上他们家坐坐,吃顿便饭,然后可以用整个下午的时间打扫新房。

       如果大家知道当时正好是中国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举国上下几乎已到了“万般皆下品、唯有食物高”,别说是外人,就是亲人之间,也到了“粒饭必较”的地步,也许就不难明白曹家的这个邀约对程家的三个大人来说,是既令他们感动莫名感激涕零、又让他们诚恐诚惶想推却拒绝!曹锦狮似乎已料到了这些,因此在程家三位家长还没开口前先主动解释:如今的日子和过去比是困难了一点,可对于曹家船厂人来说,还没难到在吃饭时要让客人饿着肚子离去的程度;更何况我们大人也许可以忍一忍,但绝对没有理由要孩子们也跟着一起挨饿受罪吧!------

        就这样,当天中午程家全家大小八口,在曹锦狮家享用到了一顿终身难忘的珍馐佳肴美味盛宴。其实当天饭桌上既没有山珍也没有海味,有的只是江南人家的普通家常菜:红烧鱼、红烧肉、红烧虾仁豆腐、炒青菜、炒韭菜,外加咸菜豆瓣蛋花汤和白米饭。不过由于这是在非常年代的非常一餐——这样的“一餐”别说是程森林家,就连他认识的几个比他家经济条件好数倍的人家,相信当时也不是每家每户每天每日,随时随地都可以摆上桌的!更别提会拿来招待八个无亲无故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这样的事如果当时说出去,不是被人斥为“天方夜谈”、就会让人讥笑为“梦中享用满汉全席”。因此,它在程家全家人的记忆中,就显得格外珍贵、回味无穷、难以忘怀!这顿盛宴给程家人造成的唯一遗憾和困惑,就是往后当他们再吃到同样的菜肴时,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天在曹家饭桌上所享受过的、那种意会无法言传的美滋美味了!

        不过,最后促使程森林下定决心迁徒新居的,还是曹家的一家之主曹锦狮的个人魅力。也许从外表看,曹锦狮和程森林的父亲根本没有相似之处。程森林的父亲是个外貌威武粗犷体魄魁伟强壮,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雄纠纠无畏无惧能做领头大哥的人;而曹锦狮则是个相貌端正清秀身材欣长挺拔,全身的力量都蕴藏在因常年累月的劳作而变得特别坚韧有弹性的肌肉中,只有到需要时才会源源不断地流出,所谓内敛耐力型男人。不过程森林在见到曹锦狮的第一眼,就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影子:他和自己的父亲一样,有一双炯炯有神、充满智慧人生历练、能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与任何人坦然相视的眼睛;同时他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在与别人相处时,身上会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对别人充满信任充满关心,同时又让别人对他产生信任产生关心的特殊气质和人格魅力;加上后来他和自己全家人的互动------因此程森林不用多想就已本能地感到:如果可以和曹锦狮这样的人物隔壁为邻,别说是对孩子们,就是对自己夫妇和母亲,也一定能获益匪浅!以此类推,既然曹家船厂有像曹锦狮夫妇这样的好长辈,那就证明了曹家船厂人正如外人所传,是天下少有的“为富而仁”的好人,而曹家船厂当然也就是天下最好的居民区。

        所以,在两个星期后,程森林在搬运队工友们的帮助下,带领着他的“三大五小”八条“命运之船”,高高兴兴地驶进了曹家船厂这个“新港湾”。------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2 回复 tea2011 2012-3-2 23:24
楼主好文笔,赞二下,送花。
2 回复 dwqdaniel 2012-3-3 00:03
zt其实当天饭桌上既没有山珍也没有海味,有的只是江南人家的普通家常菜:红烧鱼、红烧肉、红烧虾仁豆腐、炒青菜、炒韭菜,外加咸菜豆瓣蛋花汤和白米饭。

老百姓的满汉全席啊!
4 回复 ahsungzee 2012-3-3 02:13
tea2011: 楼主好文笔,赞二下,送花。
谢谢你夸奖!
3 回复 ahsungzee 2012-3-3 02:18
dwqdaniel: zt其实当天饭桌上既没有山珍也没有海味,有的只是江南人家的普通家常菜:红烧鱼、红烧肉、红烧虾仁豆腐、炒青菜、炒韭菜,外加咸菜豆瓣蛋花汤和白米饭。

老百姓 ...
因为从小生活在一个相对来讲比较富裕的家庭,所以常常身在福中不知福。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家常饭菜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的确称得上是老百姓家的满汉全席了!谢谢你的点评!
2 回复 dwqdaniel 2012-3-3 02:22
ahsungzee: 因为从小生活在一个相对来讲比较富裕的家庭,所以常常身在福中不知福。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家常饭菜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的确称得上是老百姓家的满汉全席了! ...
那是,那是。这样的饭菜只有逢年过节才有得吃。
2 回复 liuxiaoyu 2012-3-3 05:59
ahsungzee: 因为从小生活在一个相对来讲比较富裕的家庭,所以常常身在福中不知福。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家常饭菜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的确称得上是老百姓家的满汉全席了! ...
那时候能够吃上这样的菜绝对家庭条件很好呢
3 回复 ahsungzee 2012-3-3 06:16
liuxiaoyu: 那时候能够吃上这样的菜绝对家庭条件很好呢
应该称得上很好!不过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社会上对万元户羡慕不已时,我才知道我家算是有钱的:因为在文革初期抄家时,我家抄出来的现金就已有数万元!
2 回复 liuxiaoyu 2012-3-3 06:25
ahsungzee: 应该称得上很好!不过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社会上对万元户羡慕不已时,我才知道我家算是有钱的:因为在文革初期抄家时,我家抄出来的现金就已有数万元!
   有钱人呐,呵呵~~~八十年代的钱还是很值钱的~~
4 回复 ahsungzee 2012-3-3 06:47
liuxiaoyu:    有钱人呐,呵呵~~~八十年代的钱还是很值钱的~~
不过家中有钱的人会有一个后遗症:把钱看得不值钱!这种后遗症有时给自己家庭带来的为害性是很大的!
4 回复 liuxiaoyu 2012-3-3 07:19
ahsungzee: 不过家中有钱的人会有一个后遗症:把钱看得不值钱!这种后遗症有时给自己家庭带来的为害性是很大的!
最大的毛病是不知道钱真正的作用,不是看轻了就是看太重了
3 回复 ahsungzee 2012-3-3 07:50
liuxiaoyu: 最大的毛病是不知道钱真正的作用,不是看轻了就是看太重了
对!比我全面!我只懂看轻!
3 回复 liuxiaoyu 2012-3-3 07:52
ahsungzee: 对!比我全面!我只懂看轻!
  
3 回复 YHOO 2012-3-3 16:19
作家精神,可圈可点.....
3 回复 ahsungzee 2012-3-4 01:08
YHOO: 作家精神,可圈可点.....
谢谢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2 22: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