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曹家船厂纪事 27

作者:ahsungzee  于 2012-3-5 00: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系列小说《危险的螺旋梯》之一|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程灵泉今天晚上原本并没有准备回家。因为白天曹家船厂的破“四旧”运动由于曹锦狮夫妇的顽抗受到很大延误,尽管后来仇来娣被拉出家门示众萧也骐受伤以及最后曹锦狮屈服的事,对曹家船厂人产生了不小的震慑作用,令曹家船厂后来的破“四旧”运动进展顺利,但当程灵泉和战友们把今天最后一车“四旧”物品送到市中心“四旧”焚毁场,然后返回学校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此外,自从破“四旧”运动开展以来,学校红卫兵干部、甚至许多普通一兵,都已习惯以校为家。不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两件事,却令程灵泉改变了主意,最后决定还是回家一趟。

        这两件事都发生在晚饭后,学校红卫兵团每晚举行的破“四旧”碰头会上。

        第一件事发生在会议刚开始时。一名当天负责和曹家船厂一河之隔的南上塘地区破“四旧”的红卫兵分队长,举着用纱布包扎起来的双手,向大家介绍他们分队今天遭遇的意外。原来他们今天在破“四旧”时,遇上了一对在大热天穿着全套寿衣——这是人死后才穿的衣服,由数套到数十套衣裤组成——并在上面洒满了煤油的老年夫妇。这对死不悔改的老顽固,手中拿着点燃的纸媒,一看到红卫兵就狂妄地叫嚣:今天谁敢动他们家的“四旧”物品,他俩立刻就引火自焚,和来者同归于尽!由于过往也有一些不识时务的老东西,或哭哭泣泣哀求、或装疯卖傻恶言恫吓想阻挡破“四旧”运动进行,不过最后都以失败告终,所以大家也没把这两个老东西放在以上。结果当破“四旧”运动真的进行到他们家时,这对老疯子居然真的点燃了身上的煤油!虽说这两个老疯子最后都没有落得好下场——两人都因严重烧伤送医院抢救至今生死未卜,他们拚命想保住的“四旧”物品也都被拉到市中心烧了个精光——但因一念之差在救火救人时,也有几个红卫兵“看杀人带掉耳朵”被不同程度烧伤!因此,这位分队长告诫大家:以后再遇上这种疯子,要就立刻控制住他们,要不就干脆让他们自绝于人民,反正千万不要去救他们;因为天下真有那种悍不畏死、宁愿带着他们的花岗岩脑袋和他们的“四旧”物品同归于尽的神经病!

        第二件事是发生在会议结束后。当会议结束时,红卫兵司令郝保家把程灵泉单独留了下来。当空荡荡的会议室只剩下他们两人时,郝司令用他那双特别有神的眼睛看着程灵泉关心地向他表示:如果他对明天曹家船厂的破“四旧”运动感到任何困难的话,尽管提出来,他可以换别的分队前往。郝司令用推心置腹的口吻告诉程灵泉:他本人完全能理解在眼前这种真刀真枪的破“四旧”运动中,一个人面对自己的长辈亲人、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左邻右舍,要立刻做到大义凛然大公无私甚至大义灭亲,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这就像新兵上战场,不经过一段时间的阅练甚至血与火的洗礼,是很难成为一名可以上战场杀敌的战士的!------这样的话听在程灵泉耳中,当然不是滋味。可是一来他承认,今天自己在曹家船厂的破“四旧”运动中表现的确不够坚强果敢;二来他明白郝司令这番话真的是为自己着想。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坚定地告诉自己的司令:自己明天去曹家船厂破“四旧”没有什么问题,并且一定会保质保量按时完成。

        然而,当程灵泉回到作为临时宿舍的教室,躺在用课桌拼成的床上时,他的心却无论如何也安静不下来。他望着黑蒙蒙一片混沌的教室天花板,仿佛看到了那对引火自焚的老夫妻,他们全身冒火在地下翻滚,滚着滚着,这对老夫妻忽然变成了曹锦狮夫妇!平心而论,程灵泉觉得曹锦狮应该不可能做出这种没有理智的事,可仇来娣就难说了!想着想着,程灵泉心中对曹锦狮夫妇原有的信任和信心开始了动摇:如果明天他们仍像今天这样冥顽不化、甚至也来个引火自焚,那到时自己该怎么办呢?!如果他们真的如此,别说是烧伤灼伤,就算是活活烧死,也是他们自绝于革命自绝于人民,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可自己到时是否真的有魄力有胆量,可以眼睁睁看着曹锦狮夫妇被烧死,而眼不眨眉不皱,像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钢铁战士般无动于衷?!也许郝司令说的对,再经过一段时间血与火的洗礼自己能够做到,但明天自己一定还不行!------程灵泉再也躺不住了,他向隔壁班的同学借了一辆自行车,急匆匆往家而去。

        程灵泉认为,与其明天打一场无把握、甚至很可能是很惨很血腥的“盲仗”,倒不如现在先回家看看。如果曹锦狮夫妇信守诺言,已把家中的“四旧”物品堆放到大门外,那自己可以在家里洗个热水澡,然后再睡上几个小时的安稳觉,到明天凌晨再赶回学校带领战友们前来曹家船厂。如果曹锦狮夫妇没有行动、甚至准备放弃承诺继续顽抗,那自己也可以利用现在到明天早上这宝贵的数小时,单枪匹马进曹家,和曹锦狮夫妇——当然主要是曹锦狮——面对面,再次向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他俩更清楚明白当今社会的革命潮流和洪流,以及他们如果当真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的话,所必定落得的害人害己害子孙的悲惨下场!

        程灵泉对自己的想法信心十足。这不光因为他此刻深信天时地理人和以及人间真理都在自己一边,同时还由于他知道,就算自己竭尽全力仍无法让曹锦狮夫妇迷途知返悬崖勒马,自己手中则还有最后一张“王牌”可打——那就是请自己的父亲出马去说服曹锦狮夫妇!在过去五年水乳交融紧邻而居的生活中,程灵泉早就发现:曹锦狮夫妇早在前几年,就已把自己的父亲当作亲生儿子看待;而且是让他俩打心底喜欢、看重、信服的好儿子!而作为一个有十多年党龄的党员、基层干部、领导阶级中的佼佼者,程灵泉坚信自己的父亲是一定会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义不容辞甚至迫不及待地会帮助自己去说服曹锦狮夫妇的!------

 

       “爸,你为什么打我?!------

        当程灵泉从被父亲偷袭的震撼和晕眩中清醒过来后,立刻由地下站起。他一边抚摸着被打得裂开的嘴唇,一边望着在夜幕下显得特别高大魁伟的父亲问。他的语气中没有丝毫怨恨愤怒,有的只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不满和困惑。不过话一出口他还是感到一阵惶恐: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诘问自己的父亲,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冲着最能代表父权的“爸爸的耳光”!原来此时程家的其他人都已闻声冲出了家门。他们虽然都被门外的情景吓坏了,但是程家奶奶和妈妈还是勇敢地站到了针锋相对的俩父子中间。而在周围,除了隔壁曹锦狮家大门紧闭没有任何动静外,其他的邻居都已悄悄走出家门,躲在自家门前的阴影中,向这边静静观望。不过程灵泉很快就从惶恐中走了出来。这当然不是因为有奶奶妈妈在场父亲已无法再偷袭他,而是由于第一程灵泉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错,第二像这种“爸爸的耳光”其实也是一种“四旧”,也应该在破除之列!

       为什么打你?难道今天白天你在曹家船厂做了那么多不仁不义、恩将仇报、禽畜不如之事还不该打?还有脸问我为什么?!------程森林很想这样喝斥儿子,可是话到嘴边又打住了。

        原来,程森林虽然也像当时中国许多做父亲的人一样,也有体罚儿女的行为和习惯,但是对于自小就聪敏懂事的大儿子却是例外。大概从程灵泉升上小学三年级佩上少先队中队委臂章后,他就别说体罚连重话都没对他说过。所以,当他刚才看到儿子被自己打得晕头转向半天回不过神来时,他的心就忽然软了下来,甚至感到有点懊恼后悔,心头原先郁结的那股怒不可遏的邪火,也顿时一丈消去了八尺。因为冷静了下来,所以他的心中突然意识到:在当前的社会形势下,如果自己还想用上面那些所谓的道理去训斥儿子,别说儿子听了肯定不服,甚至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可怕的麻烦!——因为这些所谓的“道理”如今早已成了全民皆知的封建主义遗毒,正好是眼前的破“四旧”运动要破要除的!说出来不仅让人笑话、觉得迂腐蠢笨,甚至会被人误解为自己是在指桑骂槐借题发挥,宣泄对眼下社会上所进行的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破“四旧”运动的不满和反对!这可是任何人都担当不起的误解,同时也真的不是自己的心声!因此,程森林把涌到嘴边的话及时吞了回去。

        可是,自己又该如何向曹家船厂人——特别是曹锦狮一家——作出交待做个了结呢?!------程森林呆立在原地,痛苦又茫然地想。------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4 回复 tea2011 2012-3-5 01:49
处于不同环境的小家,在这风起云涌的大环境里都有大小震动,在这场大运动中没有落到家破人亡的,就是幸运的了。
2 回复 ahsungzee 2012-3-5 02:48
tea2011: 处于不同环境的小家,在这风起云涌的大环境里都有大小震动,在这场大运动中没有落到家破人亡的,就是幸运的了。
谢谢你的精辟见解!中国人表面上的家破人亡经过一段时间也许就弥合了;但心灵上的”家破人亡“,就很难估计要到何时何日才能弥合?!---
4 回复 dwqdaniel 2012-3-5 05:25
文革绝对是场浩劫和灾难,搞不懂现在还有不少人在留恋那场运动?
3 回复 ahsungzee 2012-3-5 05:55
dwqdaniel: 文革绝对是场浩劫和灾难,搞不懂现在还有不少人在留恋那场运动?
用一句过去很流行的话: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4 回复 tea2011 2012-3-5 06:15
ahsungzee: 谢谢你的精辟见解!中国人表面上的家破人亡经过一段时间也许就弥合了;但心灵上的”家破人亡“,就很难估计要到何时何日才能弥合?!---
文革留下的后遗症五十年后也不会消除的…
4 回复 ahsungzee 2012-3-5 08:41
tea2011: 文革留下的后遗症五十年后也不会消除的…
绝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1 04: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