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曹家船厂纪事 29

作者:ahsungzee  于 2012-3-7 01: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系列小说《危险的螺旋梯》之一|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唉,我说森林啊,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孩子呢!你难道真的不明白眼前的事根本不能怪孩子,是世道如此?!说句良心话,今天如果不是你们家灵泉带人来这里破‘四旧’,那别说我们老俩口,整个曹家船厂真不知会有多少个老糊涂老顽固,被拉出家门罚跪罚站挂牌游街呢!------

        当程家门口惊心动魄的一幕总算告一段落,曹锦狮由程家奶奶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用责怪的口吻对坐在家门口台阶上的程森林说。曹锦狮没有说出口的担忧是:如果秉性耿直嫉恶如仇的程森林,真的把年少气盛血气方刚同时又缺乏人生经验的程灵泉逼急了,让他像当今社会上常常听闻的“热血青年”“革命青年”样,发挥“六亲不认”“大义灭亲”的大无畏革命精神,走上“造家庭反”“造父母反”的革命造反之路,那不光对程家是一场“骨肉相离”“骨肉相残”的悲剧惨剧,对于曹家船厂,也很可能会是一场无可避免、无法预测的大劫难!而造成这种悲剧惨剧大劫难的人不是别人,恰恰是自己!因此,接下来曹锦狮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来到了还没有从父亲的暴怒中完全清醒过来的程灵泉面前。

       “唉,灵泉,锦狮外公再次向你道歉,今天的事弄到这种地步,真的都是我的错!其实我和小骐外婆早就想通了,今天如果没有你,我们两个老糊涂早就被人拉出去游街示众,颜面尽失往后难以做人了!我们现在已决定完全彻底地交出家中的‘四旧’物品。同时,我也会尽力去说服那些暂时还没有想通、还不愿交出家中‘四旧’物品的人。所以,明天曹家船厂的破‘四旧’你就不用担心了!------

        曹锦狮一边对自己的错误行为表示叹息,一边诚恳地对程灵泉表白。如果曹锦狮的这番表白是在自己和父亲发生冲突前,那程灵泉很可能会高兴得向曹锦狮表示感谢,可现在程灵泉已没有这种激情和兴致。在被父亲莫名其妙痛打过两次后,程灵泉痛定思痛,在内心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一次检讨,深深觉得自己对革命对运动的看法想法做法,真的是太幼稚、太软弱、太一厢情愿了!其实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指出: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要用“打”的;革命是暴力,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要用“暴力”的!而自己顶头上司、红卫兵司令郝保家,几乎每次开碰头会都会说:我们现在所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破“四旧”运动,其实都是一场场在新形势下没有枪炮声的战争;这种战争丝毫也不比我们革命前辈所进行的、真刀真枪的战争来得容易、简单、逊色,甚至可能比前者更复杂、艰难、残酷,因此需要我们付出的力量勇气和大无畏的革命牺牲精神,就更多、更大、更彻底!——过去自己学习聆听时似乎觉得已经理解明白,并常常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然而一旦真的付之实施,自己就感到犹豫感到退缩,常常把胜利成功的希望寄托在人们所谓的良知、觉悟、对革命的向往上——岂不知如果这些东西可以依托,还何需有战争、暴力和阶级斗争?!——结果最后事实证明,自己这些都是一厢情愿的乡愚、小资情调、姑息养奸!因为别说是像曹锦狮这种生在旧社会长在旧社会,浑身上下都被封建腐朽的旧思想旧文化旧观念浸淫透了的人,就连曾经受过党长期培养教诲,平常那么明是非懂道理积极求上进的自己的父亲,一旦真正面对革命面对运动时,也不是立马就可以和他自小习惯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潇洒剥离漂亮切割的!所以,现在的程灵泉已下定决心痛改前非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彻底改正自己过往对革命对运动的看法想法和做法,以实际行动把自己改变成为一名真正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党中央毛主席的红色卫兵!为了尽速达成自己的目标,程灵泉跨出的第一步,就是借着父亲“让自己滚得越远越好”的吉言,坚决彻底勇敢地和自己这个如今已变得可悲可鄙可怜的家——当然也包括曹家船厂——决裂!

        望着眼前这些突然变得遥远陌生的人——这中间除了曹锦狮和自己的父亲,当然还包括那些此时躲在自家门前阴影中的许多曹家船厂人——程灵泉忽然想到了自己曾经读过的但丁的《神曲》,里面有一幅插图,画着许多在罪恶的泥淖中挣扎的人向作者求救的画面。可眼前这些在腐朽没落的封建主义泥淖中打滚的人,非但不感激前来拯救他们的人,相反还仇视、辱骂、殴打对方。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所以,尽管程灵泉知道站在自己身边的曹锦狮,此刻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等待着企盼着,希望自己对他的一番表白有所表示有所反应,可他始终没有满足对方的要求。因为他觉得一来已没有必要,二来他此刻的牙床嘴唇脸部甚至全身,都疼痛肿胀得要命。最后见曹锦狮仍在那里喋喋不休赔不是,程灵泉只能勉为其难地扯动了一下嘴角,向对方作了一个笑的表示,就一拐一拐地骑上借来的自行车旁走了。其实这也是程灵泉给曹锦狮以及全体曹家船厂人的回答:对于你们我已无所谓,一切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如果你们能够顺时应势交出家中的“四旧”物品,那你们就能得到救赎;否则就只能自取其辱自食恶果!------不过,程灵泉并不知道曹锦狮是否能够明白自己的思想。

        当程灵泉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时,程家奶奶妈妈四个小弟妹以及曹锦狮都曾上前试图劝阻,但最后都被程森林一声怒喝“让他滚!我没有这种儿子!”阻住了。当时程灵泉很想告诉父亲:其实就算你想留我,我也是“吃了称砣铁了心,决不会留下了!不过他觉得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唯有行动才重要!

        就这样,程灵泉在奶奶妈妈弟妹们的哭泣声以及曹锦狮的叹息声中,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家和居住了五年多的曹家船厂。然而,当时在场的人——包括程灵泉自己在内——都没有想到,他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曹家船厂。------

 

     *               *               *               *               *               *               *              *               *

 

    其实,当程灵泉离开时,除了他的奶奶妈妈和弟妹们为他哭泣外,在离他不远处的阴影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为他哭泣。这个人就是从五年前就对程灵泉充满了崇拜之情 ,今天白天被红卫兵踢得一脚飞起、撞得头破血流的萧也骐!------

 

    今天白天,当红卫兵们离去后,萧也骐不顾外公外婆三番五次甚至是苦苦哀求,要他吃些东西,然后在客厅躺着静养的劝告,一个人唬着脸,人不理狗不睬来到二楼自己的睡房内,不管房内被午后的太阳晒烤得像烤炉样闷热,当着外公外婆的面,把房门“砰”地一下碰上,便一头倒在了床上。当时,他曾抚摸着额头上一跳一跳作痛的伤口在心中发誓:从今往后自己再也不会理睬外公外婆,也不再吃他们所煮的饭菜!可当他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头上的伤口似乎已经不是那么痛了,却陷入了让人感到心慌、乏力、甚至像要死去般的饥饿和干渴之中。最后他再也忍不住了,只能违背自己的誓言,偷偷爬起来,跟着饭菜的香味来到书桌前,拿起外公外婆在自己睡着时悄悄放在桌上的蛋炒饭、糖醋鱼、虾米冬瓜汤,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当他由旁边的穿衣镜中看到自己仿佛饿死鬼投胎饥不择食的馋相,心中既感到不可思议又感到自惭形愧!因为在今天以前,萧也骐真的不知道何为饿?何为渴?何为馋?不过吃饱喝足后他很后悔,决心下不为例,一定要坚持住自己的誓言!------

    后来萧也骐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再次醒来时已是晚上十点过后。这次他是被楼下房间中传来的“叽叽嘎嘎”的撬地板声闹醒的。这是一间专门给萧也骐父母保留的睡房。当萧也骐完全清醒后,他听到了从楼下房间里传来的,外公外婆以及那个自己一直叫舅舅的入室弟子姜阿根和他的儿子姜小根,尽量压低着嗓音的交谈声。一听到姜家父子的声音,萧也骐立刻联想到了家中失踪的“四旧”物品:对了,那些东西一定是姜家父子昨晚帮助外公外婆,用船偷偷运走的!

    萧也骐从床上悄悄溜到地板上,然后轻轻打开房门,慑手慑脚来到夹在前后睡房间的楼梯上,屏住呼吸透过隔板缝向你父母房中窥看。一看之下,萧也骐真恨不得一头向面前的隔板上撞去,然后一边自打耳光一边痛骂自己是“混蛋”“傻瓜”“呆子”!因为他到此刻才发现,其实家中的“四旧”物品从来都没离家半步 ,它们都被狡猾的外公外婆用“瞒天过海”的阴谋诡计,藏到平时不住人的父母的房中!具体做法就是把两口棺材拆开,变成父母房中新铺的地板——其他“四旧”物品正好都藏在地板的缝隙间——然后在上面铺上原来就有的旧地毯。父母房间里原本只有地毯没有地板外人当然不清楚,但自己清清楚楚!为什么自己昨天白天就没有发现这个天大的阴谋惊人的诡计呢?!否则,自己不光可以立奇功一件,更能用铁的事实帮助程大哥和红卫兵,令冥顽不化妄想用鬼魅伎俩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破坏破“四旧”运动的外公外婆,当场出丑露乖哑口无言不得不低头认罪!可现在,一切都为时已太晚了!萧也骐坐在楼梯上,又伤心又沮丧又懊恼地想。

    后来萧也骐听到了门外传来的程家父子冲突声,他急忙站起身,穿过外公外婆的睡房,来到了可以清楚看到隔壁程家广场的前门搁楼上。

 

    当萧也骐站在黑朦朦的前门搁楼上,看到程大哥遭到父亲蛮横无理、凶狠残忍——甚至可称是“反动的”!——殴打辱骂,最后还被无情地逐出家门时;他虽然在心中为程大哥感到伤心、委屈、不平、愤慨,最后甚至情不自禁流下了热泪,但他同时更为程大哥能够坚持革命坚持真理不向父亲的反动淫威屈服,最后毅然决然离家出走的革命行动和革命行为,感到高兴感到骄傲,甚至恨不得在搁楼窗户前跳起来为程大哥高声喝彩!说真的,如果自己也像程大哥那样,是一名肩负着时代革命重任、在全国各地有数不清志同道合战友的红卫兵战士的话,那自己一定也会像程大哥那样,毫不犹豫、毫无牵挂、潇洒地,和自己封建愚昧反动落后的外公外婆决裂,昂首挺胸大步踏上革命征途的!然而,就只因为自己迟生了几年,就丧失了这种宝贵的抉择、千载难逢的机遇!------

    想想程大哥,再想想自己,站在黑暗中的萧也骐突然觉得说不出地伤心、悲哀、孤独。他的眼中再次充满了泪水,这次是为自己流的。因为他忽然发现,世界虽大但自己却似乎无路可逃;自己虽然和别人一样,也有父亲母亲,可他们对于自己却像影子,似有似无,若接若离;此外,经过了刚才程家父子那场“精彩表演”之后,萧也骐心中已隐约明白:当今社会上所进行的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破“四旧”运动,说穿了,就是以程大哥和红卫兵——包括像自己这样——为代表的,生在红旗下长在甜水、全身上下充满了革命朝气和革命勇气的年轻一代,和以自己的父辈祖辈为代表的,生在旧社会长在旧社会、里里外外散发着封建愚昧反动思想的的年长一代的斗争!所以,就算自己的父母就在自己身旁,他们也一定像隔壁程伯伯那样,绝不会支持赞同自己的想法和做法的。至于原本对自己似乎是最亲最爱最可依靠的外公外婆,就更是反动腐朽透顶不值得一提!------

    当天晚上,萧也骐就怀着这些令人伤心、愤懑、窒息的胡思乱想,在这个又闷又热又脏的矮搁楼中,半梦半醒地渡过了他有生以来,最痛苦、最难过、同时也是噩梦最多的一夜!------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YHOO 2012-3-7 07:51
0 回复 ahsungzee 2012-3-7 08:27
YHOO:
谢谢!虽然上次已接受过一次,但是这是我喜欢的水果拼盘,好东西是不嫌多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02: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