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迟到了近四十年的“对不起”!——(下)

作者:ahsungzee  于 2013-3-21 13: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人生追忆|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7评论

               
       转眼到了一九七四年四月。当时阿虎爸的事早被我抛诸脑后。这因为:
       阿虎爸失踪后县里曾成立一个调查组,向“下放工人自救会”追查阿虎爸的下落。但无论是县城的自救会还是下面镇上的自救会都一口咬定根本不认识阿虎爸,因此最后县调查组和文教局专案组对阿虎爸的事只能不了了之。
       阿虎爸去省城后从没回来,而阿虎也因我要求暂停了和我的往来。
       而最主要的是当时我所在的自行车配件厂,经过大伙共同努力,击败了十多家竞争厂通过省轻工厅审核,被正式认定为专门生产自行车车轴和附件的定点厂。这意味着我们厂每年可为公社创造五万元以上的纯利。这在计划经济时代对我所在的公社来说都是件了不起的大事。因此当时厂里立刻给我们金工维修热处理三个车间负责人(都是知青)大涨工资,并由县和公社领导来厂开庆功会,当众奖给我们三人每人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我是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当时厂里只有我一个热处理师傅,但我们的热处理工作模式有点像炼钢,一旦点火开炉就要三班倒不熄火地干下去,直到一批产品加工完为止。因此刚开始时,我常常一连数周工作吃住在车间,后来两个徒弟能独立操作了,我也是自己当班十二小时其余十二小时住在厂内宿舍,以便车间有事时可随时叫我。
       所以当时别说是阿虎爸的事,就算是我爸的事也会被我抛到九霄云外。

       一天下午,厂长老周突然跑来车间,说公社陈书记让我立刻去他办公室一趟。我到这个公社未满一年,和陈书记除了在庆功会上见过一面彼此根本不熟,虽然这个四十岁左右精明能干的书记给我的印象不错,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我问厂长书记叫我干什么?他回答说不知道。
       我骑车来到陈书记办公室。他弄清我是谁后关照秘书别打扰就把我领进了后面的套间。我刚在他办公桌前坐下,他就打开桌上一个文件夹直接了当对我说:我刚问过你们周厂长,他说你是个聪敏能干求上进待人特别和善的好青年,可前不久你怎么会干出那种目无法纪胆大妄为没脑子的蠢事呢?!------
       我心中大吃一惊!我不知道陈书记究竟掌握些什么又掌握多少?因此只能装着很无辜困惑的样子望着他。陈书记看着我摇摇头,然后低头看着桌上的文件,把我带人冒充自救会进入县电影院把阿虎爸从文教局专案组手中强行抢走的事读了一遍。这下我装不下去了。陈书记的叙述虽然简单笼统但细节惊人真实,其中特别是我和阿虎小姜把阿虎爸送去邻县长途车站的细节。
       原来当时我们可选择的邻县长途车站共有两个:一个在我们南面距离大概二十五公里,一个在我们北面距离大概三十五公里;南面长途车站所在的县和我们同属于一个专区,北面长途车站所在的县和我们属于不同的专区。开始我和阿虎选择的是南面的长途车站,直到我们救出阿虎爸骑车出县城后,才为了安全临时改为前往北面的长途车站。而陈书记提到的就是北面的长途车站。这说明如有泄密者就必定在我们四人中间!小姜和我都安然无恙,如果阿虎被抓应该会有县城的同学给我报信,所以我断定是阿虎爸在省城被抓了!------
       正当我在胡乱推想时,陈书记很客气地对我说:小Z我不逼你,如果你愿意就把事情的真实经过告诉我;我只提醒你一点,你这样做很可能会对你和你的家人大有帮助!我觉得事到如今至少对陈书记已无须隐瞒,因此就把事情经过向他讲了一遍。不过讲述中我作了两点篡改:第一我没提阿虎爸曾带信要儿子设法去救他;第二我把另外九名参与者说成是其他公社的知青。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陈书记:阿虎爸是否被抓了?
       我讲述时陈书记听得很仔细,并作了些记录。当我讲完后他叹口气对我说:你啊,真是个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混球!别人过河拆桥不管你的死活你却还在这里为别人担忧!------他拍着桌上的文件对我说:你说是他儿子先跑去找你帮忙的,可人家从头到尾没提自己的儿子,并且整件事好像都是因为你年少轻狂逞强好胜跑去胡乱救人,结果把别人也拖下水害了!------ 
       接着,陈书记给我讲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原来阿虎爸至今仍安然无恙待在省城。这个老狐狸躲在省城有那么多人保护他,我们一个小小的贫困偏远县能奈何得了他吗?!当时陈书记曾忿忿不平对我说。不过最近阿虎爸在省城谋到了一个局长的职位,但根据规定要这边县委和文教局同意放行,他才能把组织人事关系转到省城上任就职。阿虎爸通过有关人士和这边接触通融,县委特别是文教局当然要他先为不久前对抗运动逃避组织审查的事作出交待。结果阿虎爸在交待中把我交了出去,并暗示我是主要的肇事者。而县里就根据他的交待发文到公社,让公社先对我进行审查核实!------
       我开始不信阿虎爸会无缘无故出卖我,更不信他会无中生有诬陷我;我相信他如果出卖我也一定是被抓后受刑不过被迫的;因此我对阿虎爸可能的出卖虽不以为然,但对他还是只有同情没有怨恨。不过当陈书记把事情真相告诉我后,我心中就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了!------
       陈书记显然看到了我脸上陡然冒出的杀气,所以立刻用严厉的口吻对我说:小Z,你别再想着那些逞强斗狠的匹夫之勇了!你年轻没真正经历过群众性的政治运动,所以不知道它的深浅死活,别说你未必有万夫难挡之勇,就算有在运动中也轻易就可以被整垮整死!另外就算你骨头硬不怕死有本事脱逃,但你能忍心让你的家人、比如你在县工业局当统计的妈,因你而被审查甚至被抓被关吗?!------ 
       我当时被陈书记的话完全镇住了!想到我妈可能会因我而莫名其妙受审查甚至被抓被关被严刑折磨,我坐在那里不光全身颤抖甚至鼻子一酸危险飙出泪来。我当即决定:无论眼前的事结局如何我都要硬着头皮死扛到底!其他以后再说。
       见我重新平静下来后,陈书记开始告诉我他今天找我来的真正目的。
       他首先开诚布公告诉我:在这次事件中他会尽全力保护我!他当然不是因为欣赏支持我的行为才这样做,而是为了保住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公社自行车配件厂!他说除了由于我是厂里目前唯一的热处理师傅、曾在工厂通过定点中立下汗马功劳外,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信我关于另外九名参与者都是其他公社知青的鬼话,因为无论是时间距离还是参与者的可信度,我都不可能也无法舍近求远!所以他不想冒这种风险。
       他和我分析说:虽然目前“五一六”运动已被“批林批孔”运动所取代,但我们县“五一六”专案组还没撤,那些因“五一六”被抓被关的人还没重新处理,所以县文教局专案组如果以“破坏运动”为名把我抓走审查,通过整我达到报复甚至阻碍阿虎爸调往省城的目的,还是绝对有权力有可能这样做的!不过我是公社的人,任何人想抓我都必须通过公社通过他这个书记。因此他希望我如果想化险为夷就听他的话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在最近这段时间内我尽量不要离厂外出;因为他已关照周厂长,如果万一有人想把我从厂里强行带走,周厂长可以动用一切力量阻止对方,直到他或公社有关人员到来。
       第二,如果我需要外出一定要有人陪同;这样万一路上出事公社可以及时得到消息,同时在不伤人的前提下我也可以自己设法逃回公社或工厂求救。
       第三,万一我被抓绝对不能承认参与过营救阿虎爸;因为现在大家都只有阿虎爸写的物证没有他亲口说的人证,所以除非阿虎爸敢回来和我当面对质,否则别人是无法立刻把我置于死地的!
       第四,除了周厂长我不能和任何人谈论此事;否则后果自负!
       第五,这种事下不为例。否则到时陈书记会亲自下令让公社公安干事把我抓起来交由法办!------ 

       我刚回到厂里就被周厂长叫进了办公室。
       他听完我和书记的谈话内容后对我说:既然陈书记答应保你,你完全可以安心地在厂里待着了;他说他相信这件事肯定会安然无恙过去的!当厂长得知我对自己并不担心但对我妈有点担心时,他立刻有点疑惑地问我:你难道不知道陈书记的老婆是谁吗?我说不知道。他哈哈大笑说:她就是我们现在的县革委会主任啊(县长)!根据他的介绍:陈书记的老婆虽然官比陈书记大,但实际上大事小事都听陈书记的,原因是他俩是高中同学,但陈书记上过大学他老婆没有。
       因此周厂长向我保证:陈书记既然答应保你如果有必要时也一定会保你妈!------

       大概三四天后的一个午后,阿虎骑着自行车又像疯了似地冲到我车间门口,他见我坐在车间里立刻把手中的自行车往地下一丢,然后冲到我面前对我深鞠一躬哽咽着对我说:Z兄,谢天谢地你平安无事!------ 
       虽然我深知阿虎是个值得信赖结交的挚友,自己被出卖肯定和他无关,但之前由于他爸我对他还是生了疏离感。不过现在一见他那种感觉立刻就消失了!我一边热情地招呼他坐下一边对他说我很好没事。可阿虎坐下后把脸埋在手中久久只能哽咽叹息摇头无法开口说话。恢复平静后他对我讲述了今天前来的原因。
       原来今天中午阿虎和他爸通电话。他爸在电话中问起我的近况。阿虎说为了避嫌我俩暂停了来往。他爸要他来看看我然后把情况告诉他。阿虎觉得不对劲因此追问他爸。他爸开始搪塞后来才说因工作调动向县委写过一份材料里面曾提到我救他的事。阿虎一听立刻责问他爸:人家冒着生命危险救你你怎么能出卖人家?!他爸解释说:第一当时他是被人救走的不是自己逃走的是有目共睹的,不说清无法得到组织谅解;第二现在“五一六”运动已停止,因此估计这事不会给我带来很大麻烦;第三如果我有麻烦他一定会尽全力救我!而这也是他要阿虎来看我的原因。阿虎说他当时真是又急又恨;他急我可能早已被抓,恨自己的爸居然会如此卑鄙无耻!阿虎说他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曾在话筒里对着他爸大吼:你当初搞地下工作幸亏没有被捕,否则一定是个叛徒!——然后他就挂断电话直奔我这里来了。
       接着,阿虎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他今天除了来看我同时也是来征求我意见的:他是现在就到县文教局专案组去自首投案?还是等等再说?
       我当时不能和阿虎提陈书记的事,因此只能很严肃地对他说:虎兄,除非你想害我否则你决不能做这种蠢事!你想我作为当事人现在好好坐在这里,你如果去自首投案那不是存心想让我立刻被抓吗?!再说我属于我们公社不属于任何其他地方,就算有事也应该由公社来抓我审查我;所以你如果真为我着想,我希望你就算听到我被抓被审查的消息也决不要去自首投案!因为你那样做非但帮不了我,反倒容易让人抓住破绽把我害得更惨!------ 
       阿虎最后总算被我说服答应不去主动投案。不过他坚持:如果我被抓他一定会站出来投案!不管是投到我们公社还是县文教局或其他任何地方部门!------ 

       因为天时地理人和(或者就像周厂长说的:我遇到陈书记是交了狗屎运!)最终我有惊无险地度过了难关。
       不过我真正放心大胆走在县城大街上,来去自如回我和我妈在县城的家,却是在八个多月后阿虎爸通过有关人士帮忙,终于获得县委和文教局同意放行,拿着自己的组织人事关系到省城某局正式上任后。
       当时按规定阿虎可以跟随他爸一起调往省城。但阿虎以自己已成年有工作留了下来。直到后来恢复高考他凭自己的能力考上某重点高校才离开。
       我和阿虎曾在他上大学我随知青潮返城时中断过几年联系,但后来因同学会又相聚了。由于阿虎毕业后留在了母校,因此我们主要以书信电话维系友谊。不过我知道阿虎一直通过我身边的同学默默地关注着我。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遭遇到两次人生重大挫折:一次被同事诬陷危险受处分甚至开除公职;一次受领导牵连被检察机关审查数月危险入狱。最后在关键时我不仅都转危为安甚至还反败为胜:诬陷我的人得到了惩罚对我的错误审查得到了赔偿。原本我一直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后来才知道这是阿虎通过他爸帮我忙的结果!(阿虎爸当时在省城当厅长,后来以副省级离休)。
       大概相隔二十年后,我带着太太儿子回故乡老家探亲,在一个作家朋友的聚会上遇见了已经离休的阿虎爸。由于我对他早已只有感激没有怨恨并且一直想为他帮我的大忙向他致谢,因此我主动上前招呼他向他介绍我的太太和儿子 ,因为发现他已完全不认识我,所以我从我的姓和阿虎的关系开始向他作了自我介绍,结果我看到他脸上一阵慌乱尴尬难过,然后没等我为过去的事向他表示感激,他就借故离开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        

       在通话结束前我向阿虎打听他爸后事的处理。他说他们兄妹遵照老头子的遗愿,火化后把他的骨灰撒在了老家旁边那段旧时被称作杨子江的长江河段里。
       我对阿虎说:你去祭拜时先告诉你爸一声,说我已接受他的道谦;如果我回去,一定会去江边看他并亲口向他再证实一遍!------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7 个评论)

1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3-22 04:54
真是惊险好看的故事。你的人生总是化险为夷,要好好总结一下啊~
1 回复 ahsungzee 2013-3-22 05:29
无为村姑: 真是惊险好看的故事。你的人生总是化险为夷,要好好总结一下啊~
谢谢村姑到访美言!~
可能是个性关系,我一生中遇到的磨难相信比一般的同龄人要多很多。之所以至今仍活着并快活着,我想除了我不轻言屈服放弃更重要的是俗话所说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一个人到任何地方,如果在让别人相信你有能力的同时,又相信你是一个在关键时刻能帮人助人的潜在好友的话,那你不光能天下行,更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1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3-22 08:30
ahsungzee: 谢谢村姑到访美言!~
可能是个性关系,我一生中遇到的磨难相信比一般的同龄人要多很多。之所以至今仍活着并快活着,我想除了我不轻言屈服放弃更重要的是 ...
你的运气是你自己挣来的 。谨记教诲
1 回复 看得开 2013-3-22 08:30
唉, 有些人是不应救的    这种事涺说在文革运动吋经常发生. 还好, 你化险为夷没事.
1 回复 mayimayi 2013-3-22 08:54
陈书记是大好人 !
老天有眼
1 回复 ahsungzee 2013-3-22 10:03
看得开: 唉, 有些人是不应救的     这种事涺说在文革运动吋经常发生. 还好, 你化险为夷没事.
文革中这种人和事的确很多!当时十多年的人斗人运动搞下来,除非特别坚强或像我这种无知无畏的人,一般人遇到运动威胁真的很难不做叛徒或卖友求荣的人!~
1 回复 trunkzhao 2013-3-22 10:04
当时为了自保,夫妻父子相互出卖,所以这点事算不了什么了。只不过他没想到如果不是厂里力保,稍微落井下石,你这辈子就毁了。
不过这人还不算全无心肝。
1 回复 ahsungzee 2013-3-22 10:05
mayimayi: 陈书记是大好人 !
老天有眼
所以后来别人都回城我如果不是老妈逼着都不想回城!~
1 回复 ahsungzee 2013-3-22 10:17
trunkzhao: 当时为了自保,夫妻父子相互出卖,所以这点事算不了什么了。只不过他没想到如果不是厂里力保,稍微落井下石,你这辈子就毁了。
不过这人还不算全无心肝。 ...
我同学的爸人不算坏,当时之所以那样我想主要是为人自私上了年纪以及被运动整怕了!他后来帮我及临死惦着向我认错,主要因为我同学为我这事一辈子都和他爸闹别扭!~
1 回复 yulinw 2013-3-22 11:20
   又看完一段故事,老兄的文笔好,跌荡起伏的~~
1 回复 ahsungzee 2013-3-22 11:41
yulinw:    又看完一段故事,老兄的文笔好,跌荡起伏的~~
谢谢老大!~
1 回复 越湖 2013-3-22 13:06
做人正直好,受点儿委屈也没啥。估计老头子也不是故意还你,只是为人自私了些而已。
你能宽恕人,俺佩服!
1 回复 ahsungzee 2013-3-22 13:36
越湖: 做人正直好,受点儿委屈也没啥。估计老头子也不是故意还你,只是为人自私了些而已。
你能宽恕人,俺佩服!
你分析的不错,我想他当时实在被运动吓破了胆,加上人年龄大有地位后容易更自私,所以才做出那种懦弱的行为!
我以前从不信善恶之报的,但现在回忆自己的过去,觉得从人“个性决定命运论”的角度看,善恶之报还是存有的,并且是有一定的科学性和合理性的。就拿我和同学爸的事来说,当年我曾被人恶意诬陷,开始只威胁到我的名誉和工作,后来威胁到我太太和襁褓中儿子的生命,因此当时我已准备和对手同归于尽了,结果就是这老头子把自己省厅厅长的位子作赌注,不仅把我救了下来,还逼着我单位党委把诬陷我的人三开(党员、干部、省劳模)!而且他这样做我当时还不知道,几年后才从别人口中得知。所以说善恶之报在我身上至少有过!~
1 回复 yulinw 2013-3-22 13:56
ahsungzee: 谢谢老大!~
     气人呀~~
1 回复 liuguang 2013-3-23 00:13
ahsungzee: 你分析的不错,我想他当时实在被运动吓破了胆,加上人年龄大有地位后容易更自私,所以才做出那种懦弱的行为!
我以前从不信善恶之报的,但现在回忆自己的过去, ...
这样看来,好人一生平安还是有道理的。本来想想我上面两代人的经历,已经困惑着世界到底是不是好人有好报了。好在虽然坎坷辛酸,老一代的日子毕竟过去了。
1 回复 ahsungzee 2013-3-23 00:55
liuguang: 这样看来,好人一生平安还是有道理的。本来想想我上面两代人的经历,已经困惑着世界到底是不是好人有好报了。好在虽然坎坷辛酸,老一代的日子毕竟过去了。 ...
做好人一生平安是有道理的。首先一个人无论多么独立坚强我们的是非荣辱感一定是会爱社会认同的影响以社会认同为参照的。因此当我们做好人后就一定会心安理得内心少有纠结。其次除了极个别变态有病的人,一般人你对他们好他们也会对你好,你在他们困难时曾帮过他们你困难时他们也自然会帮你。这就是我认为的好人一生平安道理!~
1 回复 越湖 2013-3-23 01:08
ahsungzee: 你分析的不错,我想他当时实在被运动吓破了胆,加上人年龄大有地位后容易更自私,所以才做出那种懦弱的行为!
我以前从不信善恶之报的,但现在回忆自己的过去, ...
记仇记恨是一种枷锁;原谅别人是一种开释,开释了自己的烦恼的心情。
1 回复 liuguang 2013-3-23 01:09
ahsungzee: 做好人一生平安是有道理的。首先一个人无论多么独立坚强我们的是非荣辱感一定是会爱社会认同的影响以社会认同为参照的。因此当我们做好人后就一定会心安理得内心 ...
说得好,所以还是要做好人!
1 回复 ahsungzee 2013-3-23 01:13
越湖: 记仇记恨是一种枷锁;原谅别人是一种开释,开释了自己的烦恼的心情。
的确如此!其实这也是我的个性,要让我对别人记仇记恨都难!~
1 回复 越湖 2013-3-23 01:14
ahsungzee: 的确如此!其实这也是我的个性,要让我对别人记仇记恨都难!~
好心态。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6 11: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