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二)

作者:bjca11  于 2011-5-4 14: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5评论

关键词:

文革危急时刻(1

  “文革”中的一天,外语学校总务处主任的儿子,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妈是地主出身!” 我那时年纪虽小,却知道这是一句要人命的话。 

    当时正处于文革最乱的时期,红卫兵打、砸、抢风行,仅仅一个“地主出身”,轻则挨斗,重则就可能惨死在红卫兵的棍棒与皮鞭之下。一天,红卫兵在学校家属院,批斗苏世林的姥姥,结果苏家老少三代,一个不少,都被拉去陪斗。苏世林还被红卫兵剃了个阴阳头,那时他刚上中学。

    学校幼儿园有个年轻洗衣女工,叫刘桂兰。给幼儿园的阿姨提意见,说他们偷拿孩子们的食物,体罚孩子,被阿姨们忌恨在心。文革来了,不幸的小刘是“地主出身”,贫苦出身的阿姨们指称

    小刘提意见是“阶级报复”。他们找来红卫兵,要刘桂兰在红卫兵面前,把问题说清楚,为此他们还给自己的兴师问罪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开陈清会”。结果可想而知,刘桂兰当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在“开陈清会”的教室里。更可怜的是,小刘被打死时,还有一个尚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女儿。

    我一路跑回家,告诉母亲,院里有人说我们家是“地主出身”。母亲一听,就火了。“是谁说的?!”母亲询问时,带着怒气。“车三儿说的”我回答,车三儿是邻居车主任的三儿子。“走,找他们家长去!”母亲领着我来到车家。车主任了解母亲的来意后,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厉声责问儿子:“怎么能乱说!从哪里听来的?!”“听托儿所阿姨说的。”车三儿回答。

    这下,母亲弄清楚了,原来这个说我妈是“地主出身”的谣言,是出自那伙唆使红卫兵打死洗衣女工刘桂兰的幼儿园阿姨。母亲意识到,为了家庭和自身的安全,必须尽快找到幕后黑手,立即止住这个谣言。否则,一旦谣言传到红卫兵的耳朵里,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一番分析、思考之后,母亲采取了一种堪称大胆泼辣、行之有效的“骂战”方式,把造谣者“骂”出来,同时达到澄清自己,辟谣的目的。可能是曾经教语文的缘故,母亲说骂人的艺术是,骂人不带脏字。与泼妇打架、骂街不同,母亲要的 就是一场不带脏字的“骂战”。我们家属院的住房,都是一排排的平房。如果站在房前的空地上,大声讲话,前后几排房的人家,都能听到。母亲拿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前的空地上,坐下,开“骂”。

    母亲的“骂声”持续了不长时间,住在和我家同一排房,最里面一家的一个姓朱的幼儿园阿姨,脸一红一白地走到母亲面前说:“满阿姨你别骂了,是我说的。”“你说我是地主出身,根据是什么?!”母亲掷地有声地问。对方随后给出了,一个让今天的人听起来啼笑皆非的回答:“旧社会,只有有钱人家的子弟读书、上学,有钱人才有文化。因为你有文化,所以我们猜想你家是地主。”

文革危急时刻(2

   文革后期, 解放军部队开始征兵。在那个年代,参军当兵是青年学生的最佳选择。参军,入党,提干是高干子弟们问鼎权力的金光大道。外语学校是社会名流子女、高干子弟汇集地。征兵工作是个吃力不讨好,同时又有危险的工作,多数人都避之不及。穿上军装的欣喜若狂,因为他们登上了一个人生的高台阶;没有被批准入伍的,心灰意冷感到前途一片灰暗,一些人会把自己不能当兵的原因,归罪于学校的征兵干部或负责人,铤而走险采取极端报复手段。

    父亲那时就在学校负责征兵在工作。父亲是个正直的好人。在他的一生工作中,从未做过半点徇私、违纪的事。他的这种钉是钉,卯是卯的工作态度;无论亲疏远近,一视同仁的为人处世态度,得罪了不少人。

    母亲虽然常劝说父亲做人应该适当圆滑一点,以免无故树敌。当然类似的劝说,从未产生过任何效果。但是在工作上,母亲从来没拉过父亲的后腿。相反每当父亲的工作陷入困难时,母亲总是想方设法,帮助丈夫渡过困境,摆脱危险。

    一天,母亲在院子里晾衣服,忽然见到几个面带凶象的学生,围着我家的房子周围转,其中之一还不时地用手指我家。母亲依稀听到,有人在说:“没错,这就是骆毅的家。”母亲很小的时候,姥爷就开始为地下抗日武装工作,后来又为共产党的地方武装工作。他曾经多次避开敌人的抓捕,化险为夷,三更半夜逃离家门是家常便饭。母亲说,姥姥是个非常老实厚道的农家妇女,因为经历太多的惊吓,以至于后来,落下了一听到“有情况”就浑身抖个不停的病根。但是在危险环境下,长大的母亲,却练就了一身胆识。母亲是姥爷的最爱,她的身上也继承了许多姥爷的优点。

    母亲马上意识到,一种危险正在逼近她的丈夫和她的家人。傍晚父亲回到家,母亲把白天看到、听到的情况告诉了父亲。根据母亲所描述的那伙人的长相、身高等,父亲说:“我知道是哪一伙人。”父亲从16岁入伍,随刘邓大军入川后,开始在的[西南军政委员会]保卫队,后来进入公安干校学习,再后来到解放军第二公安步兵学校任教。

    十年的军旅生涯,培养了一身过硬的军事素质。侦查、格斗、射击无疑是父亲的强项。在葛店的时候,一个周末,母亲把洗好的衣服、床单等,刚晾晒在学校院子里的,工夫不大,竟然一件不剩地不翼而飞了。母亲开始有些着急,父亲倒很平静,劝她不必着急,说他自有办法。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父亲就把全部丢失的衣物一件不少地,从附近的村子里找了回来,取回的衣物甚至还没有完全晾干。在葛店父母住的地方,老鼠特别多。母亲说武汉的老鼠个特别大,这一点当我到武汉上大学时,看到在学生食堂附近出没的硕鼠,亲眼所见得到了验证。一天半夜,朦胧之中母亲听到周围有老鼠在活动,她唤醒了熟睡中的丈夫,她告诉丈夫有老鼠,因为她非常怕老鼠。母亲要去开灯抓老鼠,父亲止住了她。刚从睡梦中醒来的父亲,顺手抄起了放在床边的气步枪,借着月光,手起枪落。母亲开灯一看,一只死老鼠躺在角落里。

    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一般来说,对付两三个未经训练的学生,父亲并不担心。但是,在一个不到30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动起手来,我们三个年幼的孩子就难免不受到伤害。那天晚上,母亲让我们兄妹三人,躲在一张大双人床下睡觉,以免被碎玻璃割伤,母亲守着我们一夜没有合眼。我那时不到6岁,人虽然小,但当时那种恐怖气氛至今记忆犹新。

    第二天一早,母亲找到学校张副校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然后又找军代表,反映那几个学生因为当兵不成,要报复父亲的情况。军代表也非常重视,说一定保证大人及孩子们的安全。后来,母亲被告知,那几个学生已经被军代表看管了。

2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3 回复 平凡往事 2011-5-5 01:12
感同身受
3 回复 rongrongrong 2011-5-5 03:29
有勇有谋的母亲
2 回复 bjca11 2011-5-5 08:01
平凡往事: 感同身受
生活经历类似,就更容易产生共鸣,就像我读“平凡往事”的文章。
3 回复 bjca11 2011-5-5 08:07
rongrongrong: 有勇有谋的母亲
临急不乱,临危不惧;每遇大事,不糊涂是母亲最让我佩服的地方。
2 回复 Giada 2011-5-6 14:18
那个年代,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7 23: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