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旧金山机场

作者:泥城酒徒  于 2011-5-10 07: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关键词:

                   二十年前旧金山机场
二十年前,我弟弟好友的父母从上海到美国看儿子,要经过旧金山转机,请我
帮忙照顾一下。二位老人我都不认识,不过也没关系,到了机场再说。不料飞
机误点二个多小时。飞机是来了,人也没接错,可是要转的飞机却飞走了。我
想中国民航(那时的名称)该有个说法。就请二位老人坐着,我去民航柜台问
问。哪知道柜台上的中国工作人员已经下班,换了一班美国人员接待其他航班
票务。不管如何,问问再说,我排着队等说话,忽然前面一个女孩回过头,怯
怯地用国语问我是不是会讲中国话。我说当然啦,而且可以从她的口音知道她
是上海人。她说她老公在德州读书,她去伴读,现在飞机误点,要转的班级也
飞走了,如何是好。她的情况是这样:1,不懂英文,2,三件行李都超重,
为了不加重老公的负担,尽量多带些使用物品,上海机场有熟人,多上了一大
件。3,手头只有四十美元,这是当时国内的规定,不可多带。4,在旧金山
湾区没任何人。5,中国民航不管。
  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同城人,一个比她先到美国
来的人,一个男人,我能不管吗?我先安排二位老人的转机的事,可转的班机
都是夜机,我怕老人太累,就明天吧,他们可以到我家睡一晚,定了明天的机
票,跟老人家说了对不起,为了帮她解决问题,你们只好委屈多等等了。老人
家非常通情达理,连连说不要紧。先到问讯台了解还有什么航空公司今天去休
斯敦。还好,有几班,问清了哪机家,就开始近二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那时
我还年壮,如放到现在,想都不敢想了。拖着二个大皮箱,再加那个圆桶型的
大帆布袋和挎包们。先后跑了几家柜台,有的说三件行李不行,再加那个帆布
袋几近一百磅,再加九十美元可放行。我很累了,我说这钱我给你垫着,你到
了那边看着办吧。她不要,想必是嫌太贵,我说如果你们手头紧,我不着急,
她还是不肯。那我又说如果你信得过我,就留下些不急的东西,我给你寄去会
便宜些,她还是不肯,直到最后一个柜台(忘了是哪家航空公司),就剩下这
机会了。大概是柜上的工作人员看到我们的狼狈相和我们额头上的汗,动了恻
隐之心。她告诉我们如果可以把那大帆布包拆成几个小包,手提上飞机,她就
放行。于是再把行李推回大厅,因为我知道有几个“接客”的会在那里。他们
是专侯国内出差来美,没人接机,要住店转机的。凡看到“表叔”模样的在张
头探脑的,便迎上去,问要不要住店,便宜,可以开花帐多报销,有面包车接
送。我那时经常去接送亲朋“我不是接客 的”,所以认识他们。我问他们可
否找几个小纸板盒子,来分散她那重磅炸弹。结果他们说没办法。自己动手,
拆开了炸弹,真的啥都有,脸盆,毛巾,漱口杯,还发现有几乎半匹上海人说
的“龙头细布”,是用来“翻”被头做里子的。也不知道怎么个“扭结裹结”
地分了几个小包。在去柜台的路上遇到了二个中国民航的工作人员,一个黑黑
脸的上海人,手里提着对讲机,问她是不是刚从上海来的,他说他有上海来的
通知说有人超带行李,要罚款,我气的差点没昏过去,好在本人没有打人骂人
的习惯,他也没想想,行李已经出关,还轮得到你来秋后算帐。只能嗤之以鼻
。那脸白白的北京人一直在旁边笑眯眯的。零零朗朗地回到柜台上,看着我们
的可怜相,过磅成交,松了口气。噢,飞机是午夜起飞,还有七八个小时,我
跟她说我带你去吃点东西,不然你会饿坏的,她说不用了,忍得住。我真的没
法了,跑去贩卖机买来几袋糕饼类的东西给她。她也拿出一个小小布动物玩具
,说给小女孩吧,我说是个巧合,我正有二个小女孩。这样就夺去了她为她将
来孩子的第一件礼物。
还有接机的问题,她换了飞机,接机的人怎么办?打电话,那时没手机,得用
公用电话,那时的公用电话只收投币,不收纸钞或信用卡,这是长途电话,我
哪来那么多硬币投。打对方付费吧,问了她号码,拨了报务员,告诉她要拨的
电话,心里还捏了把汗,如果对方不接受付费就糟了,何况这不是她老公,可
能不会那么上心。巧的也是,那报务员没把我这头的电话挂住,就接通了对方
的电话,这让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果然不出所料,对方拒接付费。情急之下
,我就用上海话吼向电话,你要接的,是重要事。还好他也听见了,说他接,
报务员回过头说我“偷鸡”,不该说话的。终于成功了,好似打了一个大战役

  临了她似乎没有想给我留个地址电话什么的,我很了解,那时刚刚改革开
放,出国的人都怕惹事生非,就像有些“考察”完毕回国的人在飞机场免税店
看看香烟之类的,我好心告诉他们不要买这里的,飞机上空姐会卖便宜的外烟
给你的。多半我会受到冷冷的一眼,连个表情都没。
好了,我来吧,我留的姓名地址电话给她,不要求她的总可以吧。
  把她安顿好,我回到二老那边,还没开口,他们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圣诞节到了,我受到了她的贺卡,我也回了,有几年,知道她老公学业有
成,找到了好工作,买了房子,生儿育女,其乐融融。以后就渐渐少了往来,
断了音讯,但说不定什么猴年马月又碰上了。
  后记,二年后家父和伯父来美游览回国,也是坐的中国民航,那时机场已
经规定送客送到安检卡,不能到机舱口,二老年迈,不甚放心,但见那个白白
脸的民航工作人员从柜台里出来,直向我奔来,和我热情握手,他说他记得那
天的事,他见我和老人在一起,就主动给我开一张“白票”,可以送老人们到
机舱门口。

评论 (0 个评论)

泥城酒徒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上海素鸡 [2012/03]
  2. [2011/12]
  3. 也谈狗肉 [2011/05]
  4. 义狗挡枪 [2011/04]
  5. 小笼和烤鸭 [2010/05]
  6. 水牛老豁 [2011/05]
  7. 赚银行的钱 [2010/11]
  8. 天钥桥路 [2011/04]
  9. 二十年前旧金山机场 [2011/05]
  10. 2014-12-03 [2014/12]
  11. 上海南站 [2012/11]
  12. 虹桥机场 [2010/05]
  13. 不同的国人 [2011/04]
  14. 米其林餐馆 [2016/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2: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