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预报——一个经济学的伪命题

作者:mali50  于 2014-12-18 00: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关键词:西方经济学, 非主流, 突发事件, 贷款, 蝴蝶

危机预报——一个经济学的伪命题
马力

市场的长度》和贷款消费下的市场寿命是两篇与市场预侧有关的话题。许多人认为经济学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预报经济危机那样的重要经济事件。责疑非主流的新理论最常见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能预报经济危机吗?” 然后扬扬自得等着听NO。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长期受西方经济学的忽悠,觉得经济危机很难预报。诚然市场变化与其它社会变化一样受人的心理作用的影响,因此容易产生共振现象和蝴蝶效应,并使事件的发生带有突发性。但是突发事件的发生仍然需要一定的背景和条件。对突发事件发生的条件进行预测并非总是一件难事。这里把对危机背景条件的预警称为预测,并区别于所谓的危机预报。因为背景预测只是提供危机发生的概率,而不是危机发生的准确时间。危机爆发的确定时间受背景条件的作用外,还受各种偶然因素和主观因素的影响。

事实上危机的背景预测或概率预报并不神秘。世界上找不到人类比对金钱更细致的记录和算计了。银行每天几十亿的资金往来可以毫厘不爽。就像大多数企业主完全清楚自己企业的近期、中期甚至远期走向一样,现代发达国家对本国的经济走向同样了如指掌。但是企业内部的重要数据和分析多属于企业不能随便泄漏的重要情报。这些高度机密的情报当然包括企业未来的发展前景。商场如战场。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企业主经常需要隐瞒企业的真实情况,甚至有意制造假象来蒙骗竞争对手。国家经济前景的判断之所以显得神秘莫测,不只是因为数据更加复杂,很多时候同样是为了保密和蒙蔽竞争对手的需要。对一个国家来说,经济情报是一个无比重要的情报,甚至比战时的军事情报还重要。即便在和平时期,市场和金融等方面的竞争无时不在、无处不在。而且合法的经济突袭可以是非对称的,因此比军事袭击容易得多。这就决定了任何国家都不能完全透露最关键的经济和市场信息,尤其是与危机有关的情报。

图一:美国2005-2014期间的道琼指数

为了国家的长远利益和经济安全,一些国家在关键时候不惜有意修改统计数据来掩盖真相。如美国200811月宣布美国金融危机造成的衰退于一年前的2007年第四季度就已开始。通常的数据订正只需几周或一个季度的时间。而美国推迟这么长时间才公布修正数据,显然有其难言之隐。看了图一中的道琼指数后也许会恍然大悟。世界最大的证券市场的股指从2007年第四季度开始从一万四千点左右一路下滑直到2009年第一季的六千五百点左右,跌去一半以上。设想如果美国在危机前就预告了危机的发生,或在危机开始时就如实报道危机的发生会怎样?大量的投机资本做空美国股市造成更大的跌幅,美国的经济损失足以让美国彻底破产。

如此惊心动魄的生死存亡之事岂能让人逞一时之快、炫一日之能?这几天国际油价暴跌,实际上不仅跌穿了美国岩页油的开采成本,而且跌破了美国海底采油和大部分陆上开采的成本。前些天还嚷着要用石油武器再次打垮俄国的西方媒体突然间鸦雀无声噤若寒蝉,可见狼真地来了。难道这时会指望西方政府告诉你我不行了,赶紧来做空我吧?校园里的裸体游戏是不会在华尔街上演的。那里只有化装舞会。经济竞争就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没有硝烟的战争丝毫不比炮火来得轻松。在信息化的网络时代,国际资本的流动量以秒为计,金融突袭的能量和速度前所未有防不胜防。俄国用苦肉计发动汇率战一下就打垮了德国经济,却装着一副制裁受害者的模样让西方有苦难言掩泪装欢。因此想从主流渠道得知国家最高机密的经济情报,尤其是经济危机的预告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愿望。如同一个喝醉的赌徒在出牌前请庄家告诉他最后一张关键的底牌是什么,一定会被人当作愚不可及的白痴来笑话。

想从主流经济学家那里知道经济危机的发生时间,与这样的白痴实际上是一般见识。许多时候连本国的主流经济学家都被蒙在鼓里。没有真实的数据就不会有真实的预报。连发生了的危机都不愿或不敢承认,还指望预报?阿斗先生都不会如此天真。企业是私地。企业主隐瞒企业真相骗倒竞争对手无伤大雅,还会被称赞为雄才大略。“空城计”、“草船借箭”和“子龙单骑救主”等故事靠得就是一个骗字,却自古传为佳话,养活了不少说书人和演戏者。华尔街的股市常常暴跌,就因为许多企业的真相是在最后一刻被迫暴露的。但无孔不入地吹嘘民主透明的资本主义国家隐瞒经济实况虽然情有可原,但多少有损自由民主的包装。于是资本主义的主流经济学异口同声地大肆渲染危机预测的不可能。他们的使命不是预报危机,而是相反,巧妙地掩盖危机,制造经济危机不可知论。这也难怪,所谓的自由经济比主权经济更脆弱,更经不起对抗性的竞争。

经济安全还只是经济危机显得神秘莫测的一个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危机概念的模糊性和非理性。对于全国范围的经济衰退来说,常用的指标是所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比如说技术性衰退是指连续两个季度出现GDP的负增长等。而GDP总值是以包括借贷在内的开支大小来计算的。这个指标与一些理论上的经济衰退并不吻合。比如这里研究的市场长度是以赢利市场的消失为指标。这个指标至少对企业来说是有现实意义的。不管哪个负责任的企业都不会以企业开支的大小来判断企业的未来。也没有股民根据企业开支的规模来选择投资对象。无论是企业主还是投资人都是根据市场竞争的前景来评价企业前途的。但在制定危机指标时却别出心裁地采用了号称是GDP,实际上是以国民和政府的开支数和贷款消费量为替身。由于商品经济的营销环节比较复杂,以开支来计算产值难以排除重复计算。总之指标越模糊越好,也越容易糊弄或修饰。

即便是GDP本身也是概念不清的。许多国家每年公布的GDP是名义GDP(Nominal GDP),也就是未除去通胀作用的GDP。虽然在计算GDP的增长率时进行了通胀订正,但基本上都不会也不能采用准确的通胀率来订正。这是因为物价上涨的幅度随商品的变化很大。当新鲜食品通缩时,吸血商品却可能加速上涨。看看美国金融危机以来各类保险和大学学费的增长就知道。合理的统计需要根据各种商品的消费量进行加权平均。这在实际计算中虽然很难做到,但在理论研究时仍可有替代方法来加以订正:就是根据多年后物价上涨的平均倍数来反推。有意思的是被吹嘘为发达的西方经济学却不愿介绍这一简单的计算方法,而只想尽量掩盖事实的真相。所以用这种模糊指标来定义经济衰退本身就是模糊的。在上述美国金融危机的例子中,人们在危机中糊里糊涂地过了一年却浑然不知,可见这种指标其实是可有可无的。

美国总统里根先生在西方颇有名气。精通演艺的总统甚至还有他的经济学。原因在于他重要的经济实践,骗倒了不少前社会主义国家。著名的里根经济学其实就是变魔术,把钱从这个口袋装进另一个口袋。大家两眼盯着GDP这只口袋,舞台上高明的魔术师就在人们的眼皮底下把借来的钱从别人的口袋装进GDP这只口袋。最后大家看到的是GDP的口袋胀了起来,却看不到国家债台长了多高。据报导里根时代二十多次打破联邦贷款上限,真可谓艺高人胆大。可是过来人都知道那时的日子并不好过,房地产跌得很低,失业率也很高。美国不得不加快削减社会福利。可见DGP这个玩意其实一文不值。历史的诡吊就在于这一文不值的GDP却哄倒了社会主义阵营。前社会主义国家纷纷效仿私有经济和新自由主义,以至掉进同一个陷阱里同舟共济抱团取暖。

 

年份

名义GDP (十亿)

GDP增量 (十亿)

联邦赤字 (十亿)

2007

14480.3


160.71

2008

14720.3

240

458.55

2009

14417.9

-302.4

1412.69

2010

14958.3

540.4

1294.37

2011

15533.8

575.5

1299.59

2012

16244.6

710.8

1086.97

2013

16797.5

552.9

679.50

                     表一:美国2008年以来的名义GDPGDP增量和联邦赤字

都说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从第二年的2009年就开始复苏了。所持的根据也是要命的GDP。但人们的感觉却还在深水中。中产阶级队伍愈来愈小。人民的幸福感也愈来愈少。原因又在哪里呢。看看表一中美国政府网站公布的名义GDP和联邦赤字就会幡然醒悟。美国政府承认20082009两年是经济衰退的,而经济复苏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那么就来看2010年以后是如何复苏的。20102013这四年里,美国GDP每年的增量都小于联邦赤字。头两年的增量还不到赤字的一半。可见所谓的经济复苏和GDP增长是靠联邦花费借来的钱吹起来的。这还只是联邦赤字。地方政府的赤字和企业贷款的赤字加到一起就更惊人了。这正是用可以靠贷款随意改变的GDP作为经济兴衰指标的好处。预报这种可以随意改变的指数究竟有多大意义?当经济贷款变得越来越容易,危机预报要成功的希望就越来越小。谁能保证美国再次用“巧实力”包装GDP不会有里根时代那样的战略意图和意外收获?迷信西方本身就是巨大的战略资产。不用白不用。这就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在有充分数据的前提下,不仅真实的经济形势是可以判断和预报的,被视为变幻莫测的股市在总体上同样是可以预报的。任何大数现象都受制于大数规则和其它统计规律。交易量大的股票证券也不可能例外。到处流行的股市不可知论与经济不可知论一样是为了自我保护。所不同的是经济不能为了掩盖真实的轨迹和趋势而任意妄为,否则会弄巧成拙导致企业破产和经济危机。而股市为了妨止有人利用正常趋势进行投机破坏企业融资,不能不常常逆势而行为所欲为,制造种种假象误导投机者。说白了,上市企业支付高昂的交易成本就是希望证券商利用人的正常判断和预期,不时地反其道而行之,不择手段地破坏股票的可预报性,从而使娴熟狡猾的投机者遭到失败。加上大户的突然逆袭和企业作假的可能,使得股市预测难上加难。所以垃圾股飞涨,绩优股下滑就毫不为奇了。另一方面,投机者又是证券市场的财源,交易所不能让炒股者颗粒无收断了财路。所以又有各种各样与统计和科学无关的股经传授机宜,再花钱树个炒股发财的样板和“少年股神”,让人疯疯癫癫走火入魔。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03: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