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分化再造社会等级

作者:mali50  于 2015-5-26 09: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9评论

关键词:西方经济学, 资本主义, 贫富分化, 乌托邦, 机器人

根据最近的报导《昆山富士康机器换人:11万人缩减至5万》,“富士康科技集团总经理游象富在江苏昆山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工厂关灯’和‘机器换人’,富士康在昆山厂区的员工从最多时的11万人缩减至5万多人,但营业额仍在增加”。如今这类新闻常有出现。与过去不同的是,曾经被寄予厚望的科技进步在现今的报道中已很难激起往日的激情。现代工业的机械化程度提高后,所需的人工劳力大大减少。与此同时,社会的经济和福利并不总是并行发展的。可见西方经济学把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寄托于科技的发展只是一厢情愿。残酷的现实打破了资本主义乌托邦的美丽幻想。科技进步充其量只是减缓西方世界衰退的速度而已。

尽管科技挽救不了西方经济,许多国家仍把发展科技置于经济体制的改革之上。因为这是资本主义经济唯一的选择。资本主义经济是以私人的资本积累为目的的。资本家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减少成本和增加利润,而提高科技水平的确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当机械化或电子化、信息化成本较高时,与人工劳力,包括高级技术工种,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例如失业率上升后,人工会贬值。这时企业雇用的人力会增加,促使人工成本的回升。人工成本上升后,使用机器或机器人的机会又开始增大。劳力市场于是循环变化波动于某个平衡态附近。当机器人的成本低于人工的最低成本后,真正的危机开始。人力被压缩到越来越小的无法用机器代替的就业空间。

机器的使用能减低企业成本,提高企业效率。但对整个经济体而言,情况就比较复杂。这是因为市场经济从整体上来说最终取决于市场大小而不是生产效率。在社会总购买力相同的条件下,整个市场的大小又取决于购买力的分散程度而不是购买力总量。机器生产的效率提高了,但不一定能相应地扩大市场。在其它因素不变时,扩大市场必须在不断降低生产成本的基础上不断降低产品价格,以便与其它消费品争夺有限的购买力。但成本和价格的下降都有限制,以此扩大的市场也因此是有限的。另一方面,机器的推广会提高失业率,加重社会的贫富分化并导致购买力的分布更加集中。中低收入阶层的需求异化造成市场的虚假饱和会压缩有效市场的规模。市场整体的大小于是在低价格和低购买力之间寻找平衡。

当然机器和机器人产业本身会吸收部分失业者,并迫使产业的科技水平不断上升。但新产业不可能吸收全部失业者,否则使用机器()的成本比直接使用人力还高。为了养活越来越多的失业者,可以开发更多无法用机器代替的服务产业。这就是发达国家服务业成为主要产业的原因之一。但在孤立系统中服务业只是转移富人的购买力,并不创造额外的购买力。由于富人购买力的转移实际上是享受其他人服务的报酬,最初的贫富分化在购买力转移的过程中进一步造成新的社会分化,即在社会资源和服务享受上造成严重的不平等。一方面是少数富人占有越来越多的教育、医疗、住房、保健、美容、旅游、性爱和各类人力服务等方面的资源,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沦为靠为富人提供各种服务来维持基本的生存条件,自己却没有条件充分享受他们自己所创造的资源。

人伺候人自古以来就是社会等级的标志。于是一种古老的主奴和主仆性质的等级关系在现代高度工业化的文明社会里借科技的发展而复苏了,产生了特殊的服务阶层和无制品的雇佣经济模式。这种主仆关系不仅以行业的形式存在,而且直接在人对人的交易中复活。更有甚者,这种新型的主仆关系还出现于当代的富豪家庭中。美国社会调查工作者温斯戴·马丁在最近发表的《派克大街的灵长类动物》一文中,生动地描绘了纽约中央公园附近富人家中的全职辣妈(glamorous stay-at-home-moms)——“可怜的美国小贵妇们”——和她们的日常生活。为了欣赏作者的精采描述和犀利眼光,下面将大段引述作者的文字(黑体字是原来有的)


这附近的女性,大多是我带着孩子去游乐园和托儿所时结识的,她们大都三十岁出头,有着精英大学、名牌商学院的高级学位。她们的丈夫有钱有权,大多经营着对冲基金或私募股权基 金。这些辣妈大多居住在列克星敦大道以西、63街以北、94街以南,他们无需外出工作,只在家养育三四个不到10岁的孩子。”

在过去六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和超过100位全职辣妈生活在同一片社区;一起吃午餐;一起带孩子。所以我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误以为所有这些富裕、干练、美貌、智慧、幽默的女性同样掌握着权力。但经过人类学训练的我很快发现,她们像隐居的修女一样远离男性。这些辣妈们会在姐妹派对上喝到七荤八素;会约闺蜜共进午餐喝咖啡;共同出席私人时装秀或组织主题购物等活动;甚至一群姐妹穿着同样颜色的衣裳坐着私人飞机去旅游。当我问她们是否过着与男性隔绝的生活时,她们都坚持说:‘这样更简单,更有意思。’”


         可怜的美国小贵妇们

在一场晚宴上,辣妈们和她们的丈夫们完全分开,不但不在同一张餐桌上,甚至不在同一间大厅里用餐。男人们告诉我,他们更喜欢这种方式。还有人告诉我,性别隔离是她们的‘选择’。但这种所谓的选择往往像狂欢者的假面,在‘个人偏好’之下隐藏着某些能揭示深刻现实的线索,好比失业者为何‘选择’不上班,或马里的多贡族妇女为何每逢月经期便会‘选择’住进村外的小屋。”

接下来我听说居然有专门的‘贤妻奖金’。当我在喝咖啡时听到有人提及‘奖金’这个词时简直被惊呆了。后来我又在无意中听到某个没有工作的辣妈说她的奖金一发下来就会去买某块手表。另一个拥有商学院学位但没有工作的女人提到,她要等发‘年终奖’后才能去血拼衣服。经过进一步调查,我发现贤妻年终奖在这个圈子里并不罕见。有人告诉我辣妈和她们的丈夫之间签署了婚前协议或婚后协议,具体内容包含了贤妻奖金。这笔奖金不仅取决于丈夫的基金的盈利情况,还要看妻子持家是否得力——例如她是否有效地管理家庭预算;孩子是否得到好学校的录取——这一套家庭内部的考核体系跟投行对‘主外’的丈夫们的考核方法没什么两样。如果做得出色,辣妈们可以换来一点财务自由,可以在自己的社交圈里展开活动——这里所谓的社交活动不是指单纯的吃饭,而是花10000美元出席朋友举办的慈善宴会之类的活动。”

没有领到贤妻奖金的辣妈们自嘲说自己可能性生活方面没达标。领到奖金的辣妈们则多数保持沉默。她们不愿继续讨论这个话题,恰恰证明这是个禁忌话题,个中复杂的文化背景耐人寻味。然而,贤妻奖金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有在女性性别角色僵化的背景之下,贤妻奖金才有意义。世界人种学给出的大数据非常明确:在阶层化和等级化越清晰的社会,性别隔离现象越突出,妇女地位就越低。。。。。。在男主外、女主内的“辣妈经济”中,女性发挥着不可或缺的辅助作用,这也成了她们炫富和吹嘘的谈资:‘我以前工作过,我可以做到,只是没有这个必要罢了。’”

在曼哈顿上东区,资源的重要性不亚于在沙漠或雨林地带,如果你不带点块茎根茎回家,那么你在婚姻关系中的权力地位就在下降,在家庭之外的社会地位也在下降。在经济地位不平等的婚姻里,有钱有权的男人们可能会遵循伴侣关系,许多男人在言谈举止中确实是平等对待妻子的。但在这种婚姻安排之下,妇女完全依赖于她们的男人——丈夫随时可以拒绝履行他对一个抽象概念许下的诺言。他可以给你发奖金,也可以不发。从丈夫那里拿钱的感觉可能真的很好,但这样的钱永远买不来真正的权力——女权是妇女们靠自己的双手去挣、去捕猎、去采集来的。”

我逐渐发现,对这些掌控世界的男人们来说,做他们的妻子跟做情妇差不多——都是无力的依赖者、攀附者。一个有思想的女性,只要感受到这种不平衡,感受到夫妻权力间的天渊之别,夜里必定辗转难眠吧。”


应该说这些“在宝马里哭泣的”全职辣妈并非都是出于自愿。她们的才智、文凭甚至经历本可以找到与男性所从事的相似的工作,并因此享有相同的平等地位。但在僧多粥少失业率高企的高科技时代,她们只能利用生理优势,像女仆那样为富有的男人提供无法被高科技取代的最原始的性服务和其它家庭服务。当然今天豢养家仆的方式比过去文明多了也气派多了,还会有许多普通女性对其艳羡不已。这些高素质的辣妈们虽然享受着“小贵妇”的生活,她们的社会和家庭地位却与主人存在着新的隶属关系。

贫富分化造成或扩大社会等级,虽然直接论述的不多,不是一个太新颖或震撼的话题。美国社会工作者笔下的新型家庭等级,虽然在逻辑上很自然,才是让人耳目 一新的。新就新在新型家庭妇女所具有的优秀背景和企业型从事家庭服务的方式,这与单粹为男人提供原始性服务的、低素质的旧式娼妾根本不同,而且不违反一夫 一妻的法定制度,因此体现了一种社会趋势。在这种家庭体制下,妻妾形式的等级现象仍可并存。中国目前的贪官二奶不过是旧式主仆关系的复辟,反映的只是社会 倒退,而且还应是非法的。发达国家高素质、高要求的新型家庭关系是新时代的产物,预示着某种新的趋势,因此不可与之混为一谈。

这样的等级现象会不会只是暂时的呢?不会。因为这是高科技资本主义经济在孤立或准孤立系统中的必然趋势。商品经济中无限生产与有限市场的矛盾,在单一的有价市场经济中表现为资本积累与资本增值之间的矛盾。被储存的第一剩余价值转变为第二剩余价值,最终阻碍了资本循环造成市场过剩。经济危机的爆发使失业率上升。在私有经济体制不变的前提下,走出经济危机的唯一出路就是发展科技不断减少生产成本和产品价格。这样就形成“经济危机——提高科技——失业增加——消费不足——经济危机”之间的恶性循环。原有的社会鸿沟被从属性产业固化和加深,并使新生的等级借经济和法律工具成为不可交融的刚性阶梯。一句话,在私有制下资本竞争将同过去的土地竞争一样终结于垄断,与之对应的也将是政治和公权力的垄断。

如果在单一有价市场经济中加入无价市场经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过剩的产品、产能和人工可用于发展无价市场经济,从而不会造成有价市场上的产品过剩和经济危机。为了与国际市场竞争,有价与无价市场经济相耦合的市场经济同样需要不断提高科学技术。与资本主义经济不同的是,生产效率的提高可以进一步扩大无价市场经济,而不致造成工人失业和市场过剩。当无价市场经济的比例随科学技术的发展而不断提高时,按需分配在分配中的比例越来越高,依赖资本循环的有价市场经济在整个经济中的比例却越来越小。这样的经济模式,至少在理论上,可以避免危机的发生。在资源充足的情况下,科技发展在耦合市场经济中不会产生吃人的现象,反而能促使经济更快地发展。

为了保持国际竞争的优势,尤其是中国要保持制造业大国或强国的地位,只要有条件就不能忽视机器人的发展,哪怕本国的失业率还在上升。这就是无限生产与有 限市场的根本性矛盾必然存在的深层原因。况且机器人对于开发自然环境恶劣的地区,如西伯利亚、加拿大北部和南极洲等,有着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机器或机器人 生产在未来GDP中的比重也会增加。但如前所述,在没有耦合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产能和效率的提高对整体经济的影响是有限的,但会改变社会结构,如生产新的 食客阶层和等级关系。世界各国不能不预先考虑高科技带来的新问题。避免高科技贫困,耦合市场经济是唯一的出路。否则就只有另一条出路,就是开发战斗机器人 发动机器人战争。战争不仅可以掠夺资源和市场,更重要的是还可以消除(实际上是消灭)市场过剩以及机械化的副产品——“过剩”人口。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2 回复 解滨 2015-5-26 09:27
不敢苟同这篇文章中的许多看法。 例如“现代工业的机械化程度提高后,所需的人工劳力大大减少。与此同时,社会的经济和福利并不总是并行发展的。可见西方经济学把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寄托于科技的发展只是一厢情愿。”  事实上,现代工业的机械化程度提高后,所需的蓝领劳力大大减少,但白领劳力却大大增多。  且白领劳力对于服务业相对蓝领劳力有更多的需求。 这促进服务业的发展。

还有,“加入无价市场经济” 这一说更是让读者摸不着头脑。 何为“无价市场经济”? 既然无价,又谈何“市场”?  市场就是买卖之地,谁会无价提供商品? 莫非这是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

但是我对这个标题是完全同意的:“贫富分化再造社会等级”。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的社会等级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只不过近年来权贵资本主义又把这种社会等级加剧了。
2 回复 mali50 2015-5-26 09:35
解滨: 不敢苟同这篇文章中的许多看法。 例如“现代工业的机械化程度提高后,所需的人工劳力大大减少。与此同时,社会的经济和福利并不总是并行发展的。可见西方经济学
你说的其实与我没有矛盾。西方国家社会福利的不断减少是事实,虽然科技一直在发展。
2 回复 paci 2015-5-26 17:16
由于机器的广泛应用,西方人力资源不仅涌入服务业,也集中到行政管理监督法制部门,以求分得社会资源,在我看也阻碍生产效率

同意,贫富分化势必造成社会等级差别拉大, 这是个全球性的问题
3 回复 你懂的 2015-5-26 20:25
例子是昆山富士康,结论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好像不太搭;至于美国辣妈,感觉像是大陆贪官的二奶。
3 回复 法道济 2015-5-26 21:12
你懂的: 例子是昆山富士康,结论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好像不太搭;至于美国辣妈,感觉像是大陆贪官的二奶。
他就是这样,拿美国人说中国事,坏事推给美国,中国都是一个无奈,美国给中国吃屎,中国不得不吃。。。
3 回复 mali50 2015-5-26 21:13
paci: 由于机器的广泛应用,西方人力资源不仅涌入服务业,也集中到行政管理监督法制部门,以求分得社会资源,在我看也阻碍生产效率

同意,贫富分化势必造成社会等级差
这本来是答复零点博有关富士康机器换人的问题,然后扯上美国的家庭问题。所以跨度较大。
贫富分化造成或扩大社会等级,虽然直接论述的不多,不是太新颖或震撼的话题。美国社会工作者笔下的新型家庭等级,虽然在逻辑上很自然,才是让人耳目一新的。新在新型家庭妇女所具有的优秀背景和企业型从事家庭服务的方式,这与单粹为男人提供原始性服务的低素质的旧式娼妾根本不同,而且不违反一夫一妻的法定制度。因此体现了一种社会趋势。在这种家庭体制下,旧式的妻妾形式的等级现象仍可并存。
这就是美国职业人员的素质和眼力。中国人要学的就是这个:直接站在时代的前缘,而不是拾人牙慧人云亦云。
4 回复 mali50 2015-5-26 21:19
你懂的: 例子是昆山富士康,结论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好像不太搭;至于美国辣妈,感觉像是大陆贪官的二奶。
贪官二奶不过是旧式主仆关系的复辟,反映的只是社会倒退,而且还应是非法的。美国人笔下企业化的高素质高要求的新型家庭关系是新时代的产物,预示这某种新的趋势,因此不可混为一谈。
2 回复 mali50 2015-5-26 22:19
与大家的讨论很有收获。根据讨论加了两段:
“贫富分化造成或扩大社会等级,虽然直接论述的不多,不是一个太新颖或震撼的话题。美国社会工作者笔下的新型家庭等级,虽然在逻辑上很自然,才是让人耳目一新的。新就新在新型家庭妇女所具有的优秀背景和企业型从事家庭服务的方式,这与单粹为男人提供原始性服务的、低素质的旧式娼妾根本不同,而且不违反一夫一妻的法定制度,因此体现了一种社会趋势。在这种家庭体制下,妻妾形式的等级现象仍可并存。中国目前的贪官二奶不过是旧式主仆关系的复辟,反映的只是社会倒退,而且还应是非法的。发达国家高素质、高要求的新型家庭关系是新时代的产物,预示着某种新的趋势,因此不可与之混为一谈。”
“为了保持国际竞争的优势,尤其是中国要保持制造业大国或强国的地位,只要有条件就不能忽视机器人的发展,哪怕本国的失业率还在上升。这就是无限生产与有限市场的根本性矛盾必然存在的深层原因。况且机器人对于开发自然环境恶劣的地区,如西伯利亚、加拿大北部和南极洲等,有着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机器或机器人生产在未来GDP中的比重也会增加。但如前所述,在没有耦合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产能和效率的提高对整体经济的影响是有限的,但会改变社会结构,如生产新的食客阶层和等级关系。世界各国不能不预先考虑高科技带来的新问题。避免高科技贫困,耦合市场经济是唯一的出路。否则就只有另一条出路,就是开发战斗机器人发动机器人战争。战争不仅可以掠夺资源和市场,更重要的是还可以消除(实际上是消灭)市场过剩以及机械化的副产品——“过剩”人口。”
2 回复 西部华人 2015-5-27 05:40
这是典型邪教观点的文章,马克死的余毒还被很多黄俄智障当圣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1: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