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流泪的花烛(2)

作者:kzhoulife  于 2011-2-16 14: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8评论

       第二年的冬天,突然过了两个月,才收到他的信,信也不是挂号寄出的,而是普通信件,信里除了思念的话之外,没有了汇票,也没再提尽快帮她办探亲来美国的话。她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回信照例劝他保重身体,母亲儿子都好,别惦记。一个月后,再次收到他的来信,她才真正感觉有些不对了。信里说,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或者因故咱俩不得不分手,希望你能原谅我等等,她没敢跟婆婆讲信的真实内容,只告诉她一切和以前一样,都挺好。晚上写回信,想在回信里质问他,为什么这样讲,是不是有什么外遇瞒着自己,难道这些年的恩爱,还是经不住那个自由世界的诱惑吗?可又觉得他一个人孤独,真有外遇,也情有可原,不忍伤他的心,于是回信中反而劝他放心,无论他做什么事情,自己都会原谅他的。这封信寄出后,整整过了三个月,她收到了他的最后一封信,吃过晚饭,待婆婆儿子都睡了以后,关上门,在那个冷冷的冬夜,她读了那封令她彻夜无眠,哭泣到天亮的绝情信:

       “孩子她妈,对不起,收到你的上封信,至今已有两个多月了。这两个多月,一直在和自己做斗争,不知该不该把真相告诉你。今天不得不做出决定了。

        我们实验室里,有一个华人女孩,比我早来美国两年,我来美国以后,在生活学习各方面,她都给了我很多帮助,我每次寄给你的钱,也是她介绍给我的工作赚来的。五个月前,我们俩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起,我一直没告诉她我在国内结过婚,她也从不问我的私事,本想这段感情能尽快了结,可是她却怀孕了,而且她特别想要这个孩子,从心里讲,我也很爱她,很感激她,我只好求你的原谅了。

       我也没脸回中国了,更不用说见你和妈了。妈和孩子就托给你照顾了,这事不要跟妈直接讲,慢慢向她解释吧。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人,你会挺过去的。孩子找父亲,就说他父亲去世了。我不想孩子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个忘恩负义之人。”

       字写得有些潦草,有些地方显然改过多次,甚至看不清楚,落款也不像以前写得那么有力,但是那一笔一划,是那么熟悉,笔画中曾经的温柔,曾经的体贴,好像历历在目,现在却像一根根银针,扎在自己心上。这是真的吗?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白纸黑字,字字如人,字字如面,字字如声,她最了解最清楚他的一点,就是他不会说假话,感情也许会随着环境而变,但他的性格和为人是不会变的。

        她是个坚强的女人,这么多年来,一个人照顾婆婆和儿子,有多少个冬夜,婆婆病了,自己要带上儿子,陪婆婆去看病;有多少个夏天,屋里热,蚊子咬,儿子睡不着,自己挥着扇子,为儿子扇风驱蚊;有多少个风雪天,为省几块钱,自己要拉着板车去拉煤球拉木柴;自己从来没有叫过苦,甚至累得趴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都没有抱怨过一句。婆婆身子不好,但是个知情达理的人,心痛自己,又帮不上忙,每次他回来,都是千遍万遍的叮嘱他,将来要对得起这个媳妇。

       可是眼前这封信,让她如何接受?她不知该怎么回信,骂他?求他?怨他?又觉得他也可怜,毕竟这两年自己有婆婆,有儿子陪着,又有他寄来的那么多钱,生活比他在国内时好多了!他却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奋斗,做几份工。也许是自己的错,不该让他去争取什么出国留学,如果按他原来的打算,毕业工作,他现在应该就陪着自己呢,难道这是命运和自己开的玩笑?自己发现培养的千里马,到最后,缰绳却握在别的女人手里?

       她开始恨自己,为什么要让他考大学,为什么要让他出国?如果真如他所说,在这个小县城里,两个人一起教书,长相厮守,不也挺好吗?想到结婚这六年多,两个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而那些相守相亲的日日夜夜,生活是多么的甜蜜美好,她又记起了他出国前两个人最后的那一晚上。

        那个晚上,婆婆特意带着孙子,去了亲戚家里。

       他骑上自行车,她坐在后座上,两腿搭在一边,左手拎个绿色尼龙绳网兜,里面装着香皂毛巾和几件短衣短裤,右手搂着他的腰,像是一对串门走亲戚的乡下夫妻,骑着明亮的月光,来到县城外的那条大河,找到两个人恋爱时常到的那片浅水沙滩。

       这片沙滩处于河道的拐弯处,夏天水大,弯道凹处在河床上冲积形成一个半圆型的水湾,水湾四周长满青草,堤岸上是一排柳树,他们俩特意给这个地方起了个只有他俩知道的名字-柳树湾。由于偏僻,柳树湾白天没什么人来,夜里就更无人迹了。四周唯有蛙鸣蝉叫,从草丛里,柳梢上,不时地传来。水湾底下的沙滩呈斜坡形,越靠堤岸水越浅,这是雨季,最浅处水也淹没到膝盖,水中能见到少许的泥沙,不像春水那样清澈,但一点也不浑浊。

        两个人把自行车靠在柳树下,脱掉鞋子,换上短衣短裤,牵着手,走近靠水的草地,轻轻地坐下,唯恐惊醒了已经进入梦乡的草虫。河里水流虽急,湾里的水却很稳,浅浅的波纹上,浮着月亮的影子,轻轻摇晃,她看着看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四下里寻找,终于找到一块薄薄圆圆的石头片,递到他手里。他知道她的意思,他打水漂的技术可是一流的。他接过石片,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看好方向和角度,用力甩出,石片脱手的瞬间,食指稍微往里一带,只见石片在空中旋转着飞上水面,跳跃着形成十多个水漂,那月亮的影子,随着石片的飞跑,在水面上形成一道亮光,然后和石片一起,在远处消失。水面上依旧留着斑斑点点月亮的碎影,晃来晃去。她那明亮的眸子,凝望着水中的月色,他却凝望着月色中的她,哪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这幅画,这种感觉,又一次深深地印在两个人的脑海中。

       他把她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她的脸,她的唇,满满褪去身上的衣服,两个缠在一起的影子,一步一步趟入水里,水漫上了腰,浸入了胸膛,没到了脖颈,如一池散着清香的芙蓉玉液,将两个人裹起来,柔柔地浸泡着,柔柔地润洗着…….

       直到下半夜,空气里已经带着一丝凉意,两个人才回到家。她依旧不想睡觉,找出新婚之夜燃烧过的那段花烛,又重新点上………..

        对了,那段花烛呢,她从回忆中醒过来,翻出那段没有燃完的花烛。她捧着这段花烛,昏暗的灯光下,仔细端详:花烛上的双喜字已经燃烧完了,剩下这一段,很短却很粗,烛芯上的灯花结成一团,有几块碎屑落在烛液上,红色中嵌着几个黑点,蜡烛周围一缕一缕的烛泪,在摇摇晃晃的灯影里,好像真的在流动一样,她那颗坚强的心,再也抑制不住那成串的泪水,哭吧,她对自己说,哭吧,泪水不停地滴到花烛上,流到手心里,慢慢的,她开始抽噎,哭出声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留给我的记忆,都是温馨,都是甜蜜?这个世界,还有谁会给我那些美好的享受,这些美好的记忆?为什么,这一切会突然离我而去?如果你留给我哪怕一点点伤痛,我也不会这样伤心,难道你真的这么绝情?我不信,不信,你一定还有其它的原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你能站在我面前,当面跟我说,你要为了另一个女人,离我而去,我会坦然接受,我也可以不再有任何牵念,可是现在,仅凭这封信,我可以接受你弃我而去,跟了别的女人,可你让我如何割舍,割舍这六年的如水情意?

        那一夜,流下的泪水,不知湿透了多少信纸,但是没有一张信纸,能写出那一夜的伤痛,她不舍,又不忍心伤害他,唯有捧着那段花烛,不停地哭泣。

        两天后,她写了一封简单的回信:

       “孩子他爸,我知道你在外的难处,你不要为我们担心,我会照顾好母亲和孩子的。你寄给我们的钱,我都攒着,一辈子都够用了。你随时都可以回来,我们会一直等着你。”

       她想再写几句缠绵问候的话,可又不知该怎么写,写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信寄出后,一直没有收到他的回信,她婉转地向婆婆解释了他不回信的原因,婆婆气得大病了一场,大骂这个儿子是畜牲。她也只能陪着婆婆一起哭,但还得和婆婆说好,在孩子和外人面前,就说他在美国不幸去世了,也保住了他的名声,对孩子也有好处。但在内心深处,她还是天天盼望着能收到他的来信,哪怕是问候一下母亲儿子也好,可是,过了两年,一直没有他的任何消息,那个时代,在那个偏僻的小县城,自己没有任何可以联系到他的方法。学校里的一些同事,开始向她献殷勤,她也知道人家一片好意,可心里却无法抹去他的身影,上课经常神不守舍,老校长很为她操心着急,可又没有安慰她的好办法 ,见了面,只能惋惜一番,感叹造化不公,这么好这么有前途的年轻人,却早早走了,她每次听了,就会更加痛苦难受。

       就在她精神上最彷徨痛苦的那一年,县城里兴起了个体经济,她辞掉了学校的老师工作,用他当年寄来的钱作资本,开了一家特色餐馆,一心扑在生意上,凭着自己的聪明才干,生意非常红火,很快便积累了更大的资本,也许真的应了那句话,婚场失意,商场得意,有了资本,她开始投资酒店,然后是房地产,冥冥之中,似乎他在照看着她,保佑着她,每当生意上需要帮助,找到当年他宴请的那些领导朋友,每一个都是倾力相助,再凭着自己灵活的商业头脑,十几年的时间,居然从当年月赚几十块钱的小教师,变成了一方首富,资产超亿。儿子也长大成人,婆婆几年前去世了,死前还念念不忘,让她到美国找那个畜牲算账。

        这十几年,也有许多人真心的爱过她,也有许多生意伙伴各路诸侯,看上她的美貌,她的才能,她的财富,采用各种方式追求她,但都被她婉言拒绝了,她的心里,无法忘记那六年没有一点瑕疵的夫妻感情。儿子是他的化身,她只有把心全部寄托在儿子身上。

       终于,在他赴美国留学的二十年后,他们的儿子也以优异的成绩,被一所著名的美国大学录取攻读博士。在那个八月的下旬,几乎和他到美国的同一天,她以商业考察的名义,陪儿子一起飞到了美国。把儿子安顿好以后,她按照事前查到的讯息,来到他留学的那所大学,想打听一下这么多年来他的情况。她总觉得,当年他提出分手有些蹊跷,一定还有其它的原因。

       如果真的见到他,又能做什么呢?可是她真的想见他,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她甚至想,如果她现在的太太爱钱的话,她可以花钱把他赎回来,或者他现在离婚了,她依旧会很高兴地回到他身边?可是,他还是以前的他吗?如果他现在是酒鬼赌鬼瘾君子怎么办?或者他因为各种精神压力,进了精神病院怎么办?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变成那种人的,可是,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他怎么狠心这么多年不和家里联系呢?

       带着这种惶惑不安,她来到了他留学的那所学校,还好这里的大陆留学生很多,很容易就找到了他就读的院系,而且打听到了当年曾在这里和他一起留学,后来在附近一家研究所做研究工作的张教授。她拨通张教授的电话,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张教授似乎早有准备,也没多谈他的情况,只说明天上午接她,一起去见他。

       这一晚上,碾转反侧,她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想到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了,二十年的牵挂思念,终于会有个水落石出,有个答案了,她突然有些害怕起来,因为这二十年的牵挂和思念,给了她二十年的希望,给了她创业拼搏的力量,她觉得,自己这二十年的生活,好像一直有他陪在身边,就像临别的那天晚上,两个人浸在柳树湾的水里,水好像把他的一部分,溶入了自己身上,即使人隔万里时隔二十年,自己的身上,永远有他的一部分。当年他抛弃了自己,对不起自己,但自己这些年在事业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当年为自己打下的基础, 也许是这个原因,也许由于她心地的大度与善良,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恨过他,想反,每当生意赚了更多的钱,夜深人静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总会想到他,希望他能和自己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分享财富所能带来的快乐。

       曾有过多少次,自己和儿子度假,玩得开心的时候,儿子会说,妈妈,要是爸爸活着该多好。这个时候,她都会强装言笑,跟儿子讲,爸爸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又有多少个深夜,梦见他用自行车载着自己,月光下,在崎岖不平的乡村路上,奔往柳树湾,自行车的两个轮子转着转着,变成了自己的奔驰轿车,柳树湾变成了金色的海滩,那里有椰子树,有小渔船,有天一样的海,有海一样的天。两个人在海水里嬉笑玩闹,突然一个巨浪打来,吞噬了他,等自己哭着醒来的时候,泪水已湿了半个枕头。

       她知道今夜肯定又睡不着了,于是走下床,打开行李箱,翻出一个绸缎包裹,一层一层打开,里面出现了那段短短的裹着烛泪的花烛。这么多年了,这段花烛在她的心里,份量越来越重,每当夜深睡不着的时候,她会把这段珍藏的花烛拿出来,捧在手上,陪着她,掉一夜的眼泪,有时候觉得,这段花烛早已不是蜡做的,而是自己的泪水凝成的了。

       可是今夜,她必须要睡一会,哪怕是一个小时,或者半个小时也行,明天要去见他,不能让他看到自己无精打采满脸憔悴的样子。她要以自己最美的容颜,出现在她眼前,她要跟他讲,她不恨他,她还要给他一个更大的惊喜,把儿子亲手交给他,告诉他,虽然当年他抛弃了自己,但自己没有辜负他当年的嘱托。这么多年来,她的心田,依旧完全是他的领土,没有人能够侵占半分。她要告诉他,为了守住这片领土,自己伤了多少人的心,欠了多少人的情,她不想仅仅用金钱补偿他们的损失,她希望这一段二十年的牵挂,能有个了结。

       她甚至幻象,他能够背着现在的家庭,和自己燃尽这最后一段花烛。自己和他并没有办离婚手续,他还是自己的合法丈夫啊!床头的闹钟,已经指向凌晨四点,不能再想了,她找出两颗安眠药吞下去,把那段花烛包好,放在身边,昏昏地睡去。


高兴

感动
4

同情

搞笑
6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0 回复 yulinw 2011-2-16 14:32
   本来有好多质问,又想想女主人的蹊跷,还是看完3,再说
0 回复 早安太阳 2011-2-16 22:12
   纸巾!!!!!!快点!
0 回复 伊兰泓 2011-2-16 22:28
好善良的女人!
0 回复 xinsheng 2011-2-16 23:09
"自己发现培养的千里马,到最后,缰绳却握在别的女人手里?"
也许并不如此?
0 回复 leahzhang 2011-2-17 01:04
It is a very good story!!!
0 回复 Matney 2011-2-17 01:36
太感人的故事,世上少之又少的好女人.
0 回复 Lanlan888 2011-2-17 04:51
文笔功力了得!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29
yulinw:    本来有好多质问,又想想女主人的蹊跷,还是看完3,再说
对,看完了再说!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29
早安太阳:    纸巾!!!!!!快点!
别急,我帮你拿!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0
伊兰泓: 好善良的女人!
好善良的女人!理想中的女人!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0
xinsheng: "自己发现培养的千里马,到最后,缰绳却握在别的女人手里?"
也许并不如此?
继续!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0
leahzhang: It is a very good story!!!
Thank you!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1
Matney: 太感人的故事,世上少之又少的好女人.
谢谢!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1
Lanlan888: 文笔功力了得!
谢谢!
0 回复 Matney 2011-2-17 11:17
  
0 回复 伊兰泓 2011-2-17 11:18
kzhoulife: 好善良的女人!理想中的女人!
生活中不太常见。
0 回复 小小.. 2011-2-18 03:51
善良,美丽,而坚强的女人~~
0 回复 smith_h2 2011-2-19 12:2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19: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