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流泪的花烛(3)

作者:kzhoulife  于 2011-2-16 14: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9评论

       第二天上午,张教授如约来到宾馆。她睡了几个小时,精神好了许多,细细花了妆,其实除了眼角有一丝皱纹之外,她与二十年前并没有什么区别,气质却比以前更高雅了。张教授见到她,也有些惊讶,大概想不到她是如此的年轻漂亮吧。她也不觉得奇怪,如果张教授和他年龄差不多的话,那么张教授的外表,特别是那几乎全秃的头顶,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大多了。

       相互寒暄了几句,张教授对她说:“一会到了那里,无论见到什么,你都要冷静!”她答应了一声,心里七上八下,一种不祥的感觉,慢慢袭上心头,她不敢多想,脑子如一团浆糊,机械地坐进张教授的车子。车子开到一片山林,在一片矮石墙围起的松树林前停下来,透过车窗和矮石墙,她看到一座座高高矮矮的石碑,矗立在松林里。 刹那间,她整个人如被这些巨大石碑压在胸口,喘不上气来,好像有两个灵魂,一前一后,离开了自己,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跑的在说,我终于找到主人了!我终于找到主人了!后面的在喊,等等我,等等我,我也在找我的主人,我也在找我的主人!

       张教授下了车,帮她打开车门,看到她呆呆的,嘴里在自言自语:“他真的不在了,真的,这怎么可能?他的身体那么好,读大学从来没生过病,他说过,我的乳汁是送给他最好的营养品,他对任何疾病都有免疫力的,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张教授知道她什么都明白了, 轻轻拉着她的胳膊,扶她从车里出来,搀着她,沿着小石径,向松林深处走去。深林里清新的空气,让她一下子清醒了,他挣开张教授,疯了一样向那片墓碑跑去,一边跑,一边嘶厉地哭喊着:“为什么,你为什么瞒着我?二十年了,我等了你二十年了,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这受苦受难啊?”哪断肠裂肺的哭声,哪痛入心脾的哭声,哪彻底绝望的哭声,在空寂的松林上空回荡,回荡,树上的鸟雀,一群群急飞而起,不忍听这凄厉的声音,惊叫着散去。

       张教授也有些慌了,恐怕她痛心之下,伤着身体,从后面跑上去,把她抱住,强拉她到路旁的石凳上坐下,等她情绪平稳下来,才指着不远处一座像教堂一样的房子,对她说,“你先别哭了,回家再哭个够。你先生的骨灰还有遗物在那栋房子里,我昨天已经跟墓园管理处讲好,我们今天来领走。”

       她稍微平静了一些,依旧轻轻啜泣着,跟着张教授走进那栋房子,签了字,来到那一格一格的骨灰架前,在编号78的格子停下来,张教授打开格门,从里面取出一个简易的木头盒子,和一札书信,她一眼认出那些信封都是自己当年寄给他的,忍不住地泪珠,又一行一行不停的流下来。她把书札和骨灰盒紧紧抱在怀里,跟着张教授回到车里,开回张教授离校园不远的家。

       进了张教授的家,她先去洗手间擦了擦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回到客厅坐下,张教授给她冲了一杯茶,到书房拿出一封信,她一看,是他当年给自己写信用的信封。

       “这是你先生收到你最后一封信后,在医院里写的,写完这封信,不到五天,就去世了。他嘱咐我,等你们孩子长大后,把这封信交给你。其实我这些年回国,去过你在的县城,了解到你的一些情况,知道你事业有成,孩子也很有出息,觉得没必要这么早让你知道真象,所以一直没有与你联系。我想你一定会来美国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样快。不过这样也好,也到时候了。所有的事情,应该都写在这封信里了,你先读一读吧。”说完,张教授将信递到她手里,自己走进书房,让她一个人静静地读这封迟到了将近二十年的信。

       信封地址和当年一模一样,只是没贴邮票,她象当年拆信一样,轻轻地用指甲揭开粘贴处,抽出三页纸,展开来,字写得比以前几乎大一倍:

      “孩子他妈: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你我早已阴阳相隔,别离多年了。你一定受了很多苦,但我相信你,无论多大的困难,都难不到你,就像你相信我能考上大学,能到美国留学一样。

       造化弄人,我现在深深体会到这一点。古人讲,人生之悲,莫大于生离死别。从我到北京上大学,已经习惯分离了,从没有感到伤悲,因为我知道,我们很快又会见面的。可是这一次,却是死别,医生说我最多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我将一个人,永远地离去,见不到你,见不到儿子,见不到母亲。我多想见你们一面,听一听你们的声音,可一切都太晚了,我只能带着对你的思念,对你的爱恋,对你的感激,先走一步了。

       也许你会怪我,为什么不告诉你, 同事们也劝我告诉你真相,但我反复考虑了,还是决定瞒着你。我是在五个月前发现患了肝癌的,而且相当严重。当我知道那个噩耗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马上回国,我想躺在你身边,握着你的手,我要和你一起到柳树湾,打水漂,听蛙鸣,听蝉叫,欣赏水光月色里,你那美丽的身影。我要对你说,生命也许短暂,我们结婚虽然只有短短六年,但是你却给了我人生最大的幸福和快乐,能在你的怀抱里,闭上眼睛,慢慢离去,我觉得此生就无遗憾了。

       可是,想来想去,还是不能这样做。我们俩当年匆忙结婚,表面上好像是妈为你着想,怕我变心,实际上,我心里清楚,你是为了照顾母亲,让我放心地去北京上学,可你却从未说过。现在我重病在身,如果回去,生活上和心理上,对你和母亲都会是一种巨大的压力,母亲身体本来就不好,我怎么再忍心看着你为了我这个垂死之人,把自己也折磨得不成样子,再说美国的医疗条件比国内好很多,可以让我多活几天,让我有更多时间,细细品味我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你要好好地活着,照顾好母亲,照顾好儿子。我的病痛,让我一个人承担好了。

       我编了那样一个荒唐的故事,希望你能谅解。最后那封信,我求你照顾母亲和儿子,信发出后我一直担心,当我收到你回信的时候,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却让我卸下了心头的千斤重担,有你这封信,纵然见不到你,我死也可以瞑目了。

       孩子她妈,我喜欢这样叫你,每次心里这样叫你的时候,自己好像变成了小孩子,又回到你的怀抱,喝着你的乳汁。老天爷也许残酷,给我这么短暂的生命,但也是公平的,给了我你这么好的女人。我们俩认识的时候,照顾母亲一直是我最大的负担,但是当你第一次来我家,陪着母亲聊天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从那天起,我才完全放心地投入到学习中,考大学,上大学,留学,一步步走过来,凝聚了你的多少汗水和心血啊!

       还记得结婚的那个晚上吗?我们俩几乎一夜没睡。你说你喜欢看那对大红花烛,赖在我怀里,盯着那闪闪的烛焰,出神地看,红红的火苗,映着你红红的脸庞,当那对花烛燃烧到只剩下一小段的时候,你跳下床,吹灭其中的一支,你说你喜欢那段花烛流下的泪花,你要把它收藏起来,将来有一天,点上它,再过一个洞房花烛之夜。我来美国之前,你又点燃了它。可惜剩下的一段,我没有机会和你一起享受了。现在闭上眼睛,脑海里都会出现你烛影中的模样。孩子她妈,我很少对你说我爱你,因为我相信爱不是挂在嘴上的,可是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对自己说,孩子他妈,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说过,我是个容易满足的人,是的,能够带着你烛影中的模样,离开这个世界,我也满足了。

       孩子她妈,我有些累了,眼睛也看不清了,不能再写了,你要好好地活下去,我会在天上保佑你的。”

       她几乎用了一盒纸巾,才读完这封信,几次忍不住,不得不到洗手间痛哭一会。张教授在书房里,知道她的伤心,也知道只有时间,才能医治这一切,一直没有打扰她,让她一个人尽情地去哭。等到她恢复了平静,张教授才讲起他最后的那些日子,和他为了能给她多寄点钱,顶风冒雪打工的情景,其实张教授不说,她也能想象得到。这一点,他们两个很相似,都把困苦埋在心里,不想让对方担心。

       回到旅馆,她把骨灰盒信札仔细收好,休息了一会,让心情平静一些,给儿子打电话,告诉儿子,自己已经取回爸爸的骨灰,晚上请张教授一起晚餐,介绍儿子认识张教授,然后互道珍重。

       结束美国的行程,回到县城那个豪华的家,她像个凭毅力坚持跑完马拉松比赛的运动员,冲过最后的一米后,人一下子摔倒地上,她则整个人瘫在沙发上,面对空荡清冷的大厅,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哀与绝望。这二十年,家不知换了多少次,但无论搬到那里,感觉他都伴着她来到新家,她都有一种希望,一种期待,可是现在,这空荡的住处,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再大再豪华,又有什么意义?这样想着,压抑了几天的悲痛,如火山一般,瞬间喷发出来,她双手蒙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一阵电话铃响,她只得抓起一把纸巾,掩住啜泣,起来接电话,电话里传来儿子的声音,在电话里问候她,大概是听出她的声音好象哭过,儿子劝慰了她半天,要她一定要保重,说好明天再给她打电话,母子俩才恋恋不舍地挂断。

        听了儿子的话,她感觉好了许多,不再哭泣,到浴室拧开淋浴的喷头,把水开到最大,脱掉衣服,整个人马上被热腾腾的水雾包围起来。她闭上眼睛,用两个人到柳树湾冲凉喜欢用的香皂,浑身上下轻轻地擦洗着,香皂那股特殊的味道,那种滑腻的感觉,好像是他站在自己面前,用那双温柔的手,在自己的身上,轻轻地爱抚,她默默叫着他的名字,一颗心飘飘荡荡,又回到了月色下的柳树湾……..

        这样过了足有半个小时,她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才浑身上下冲洗干净,从浴室出来,把头发擦干,梳理整齐,脸上淡淡地抹了一层胭脂,又翻出自己结婚穿过的红裙子,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新娘子,然后从行李箱中取出信札和骨灰盒,在桌子上摆好,双手抚摸着骨灰盒,如同抚摸着他那清瘦而坚实的胸膛,轻轻地说:“孩子他爸,我们回家了,这是我们的新家,你好好看看吧!这次你那里都不用去了,我再也不会让你去考这考那了,我会陪着你,你也会陪着我,直到永远,永远!”说完,拖过行李箱,翻出那个绸缎包裹,一层一层打开,那一段流泪的花烛,又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捧起花烛,她找来火柴点上,放到客厅的烛台上,客厅里顿时充满花烛的光芒,花烛的馨香。

        趴在桌子上,双手捧着他的骨灰盒,她盯着那闪闪的烛焰,出神地看。红红的火苗,映着她红色的裙子;红色的裙子,映衬着她红红的脸庞;红红的脸庞,如同那段红色的花烛,烛光中变得晶莹闪亮;一切都如同他们的新婚之夜,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过去,蜡烛的周围,开始有一缕一缕的烛泪滚动,她的眼泪,也一滴一滴地落到骨灰盒上,视线开始变得模糊,那嘀嗒嘀嗒的泪珠,仿佛唤醒了盒子里沉睡的人,朦朦胧胧之中,她看到一个缥缈的身影,穿过花烛的火苗,朝着她走来,轻轻地,柔柔地,融进她的身体。


高兴
10

感动

同情

搞笑
5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0 回复 yulinw 2011-2-16 14:34
   写得好感动~~为什么有情人就不能厮守呢~~
0 回复 早安太阳 2011-2-16 22:26
大清早的,痴侠,你就让我们哭了一场,    是何居心呀!
感动!写的很棒!笔触很细腻,让人很难相信,这只是你道听途说的故事,痴侠,你天生是个诗人作家。多写!喜欢看.
3 回复 伊兰泓 2011-2-16 22:29
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很感动,真是一对善良的人。
0 回复 xinsheng 2011-2-16 23:19
感动,一对善良的人。
写的很棒!很有诗意的小说,毕竟是诗人作家。
1 回复 小城春秋 2011-2-17 00:02
Tearing
0 回复 Matney 2011-2-17 00:20
美丽的故事,动人的爱情,虽然是早晨,也留下了眼泪.
0 回复 云间鹤 2011-2-17 00:29
I admire both of them.
0 回复 leahzhang 2011-2-17 01:09
I am deeply moved!
3 回复 杏林一虹 2011-2-17 03:00
          
0 回复 春风竹影 2011-2-17 04:40
  
0 回复 Lanlan888 2011-2-17 04:50
你的小说我看完了,哈哈!
是你杜撰的吧?
这个 “他” 可害人不浅呢,干吗要编这个谎话呀?   
1 回复 blogos 2011-2-17 05:07
写的真好!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2
yulinw:    写得好感动~~为什么有情人就不能厮守呢~~
明儿让他活过来!
1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2
早安太阳: 大清早的,痴侠,你就让我们哭了一场,     是何居心呀!
感动!写的很棒!笔触很细腻,让人很难相信,这只是你道听途说的故事,痴侠,你天生是个诗人 ...
对不起,纸巾够不够?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3
伊兰泓: 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很感动,真是一对善良的人。
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我始终相信这一点!
3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3
xinsheng: 感动,一对善良的人。
写的很棒!很有诗意的小说,毕竟是诗人作家。
谢谢,再谢谢!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6
小城春秋: Tearing
Here is some Royale Ultra Tissue!
0 回复 yulinw 2011-2-17 08:36
kzhoulife: 明儿让他活过来!
   这就是写小说的好处了~·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7
杏林一虹:                  
看来赚了你不少眼泪,纸巾,一大把,鲜花,一朵!
0 回复 kzhoulife 2011-2-17 08:38
春风竹影:   
俺和你一样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7: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