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浮萍(23)

作者:kzhoulife  于 2011-3-8 18: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评论

      七点多钟的时候,周明把摊位关好,回家冲个澡,换了一件白色衬衫,然后到那间空房里,将自己花了几天工夫画的一幅画卷起来,仔细包好,又拿上特意买的一瓶本地的特产:冰雪葡萄酒,放到一个礼品盒里。冰雪葡萄酒是最高档的那一种,比一瓶XO人头马还贵,周明自己也从来没买过没喝过,心想这事要让老婆知道,估计自己少不了要挨一顿骂,一定要提前跟弗兰克和强尼打声招呼,如果无意中碰到自己的太太,千万别聊这件事。

      全部准备好,看看时间已快八点了,来到杰西卡门口,敲敲门,听到杰西卡说:“门开着,请进!”

      周明推开门,看到杰西卡正在客厅里摆着饭菜,不知她什么时候把餐桌搬到了客厅,餐桌是那种用三合板拼凑起来的桌子,很简易,杰西卡在上面铺了一块白底蓝花的桌布,桌子上摆着蒜苗肉丝,芹菜豆腐干,清炒茼蒿,凉拌藕片,还有一个清蒸鱼,一个糖醋排骨,每个菜颜色搭配得鲜艳又协调。桌子还有一束很大的鲜花,艳丽芬芳,杰西卡自己则穿了一条薄薄的白色纱裙,裙子上身是一排小小的如水晶般的塑料扣,最上方的三个扣子没系,杰西卡那饱满圆润的酥胸有一半露在外面,真是风姿绰约,娇美如花。

      杰西卡本以为是弗兰克来了,看到是周明,高兴得说:“周大哥,看看我做的菜怎么样?”

      “做得很好啊,颜色搭配得很漂亮,”周明把酒放到茶几上,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个很漂亮的生日蛋糕,用塑料盒盖着,继续对杰西卡说:“这幅画是我这几天画的,算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打开看看你喜不喜欢。”

      杰西卡接过画,慢慢打开,这幅画有一尺多宽,三尺多高,画面是一棵丁香树,树下是一个美丽的身影,拉着二胡,脸部蒙蒙胧胧,远处是一轮圆月,月光洒在沾满露珠的草地上,整个画面明暗层次分明,寓意显而易见,画面中最突出的一部分,是二胡的琴弓不是按比例画的,与琴杆琴筒相比,琴弓长而细,杰西卡握着琴弓的右手右臂,斜停在空中,仿佛在凝聚力量,发出蓄积在心中的一声呐喊,这声呐喊,又像长长的琴弓一样,永远挣脱不了这把二胡。画面的右上角,题着一首诗:

      月色凉如水,丁香花影深,断弦飘万里,寒露伴清音。

      诗的下方有画作的日期和周明的签字,和一方红色的印章。

      杰西卡看着画,久久没有说话,眼睛慢慢有些湿润,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真的像一根断了的琴弦,周明看出这幅画大概触动了杰西卡的一些伤感情绪,今天是她的生日,可不想让她不开心,便对她说:“我是那晚看你拉二胡,触动了这些年来加拿大的一些感受,就画出来了,你收起来吧,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要好好庆祝庆祝。

      杰西卡把画收好,让周明在餐桌上坐下,自己坐在他对面,仔细看着周明,说道:“太谢谢你了,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周明看杰西卡一直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就开玩笑对她说:“你今天真漂亮,我都看着动心了。”

      “真的吗?我在你眼里真的很漂亮吗?”杰西卡似乎很想知道周明内心对自己的真实想法。

      “你长得很美,这个谁都看得出来,我可不是有意恭维你。”

      “你太太是不是长的很漂亮?”

      “说不上漂亮,但很聪明,我儿子的聪明估计是从我老婆那里遗传来的。”

      “你有没有听过这个故事,美国一个著名的舞蹈家给英国一个著名的戏剧家写信,信中说,咱们俩结婚吧,试想一想,我们的女儿有你的聪明,有我的美貌,那是多么美的事情。戏剧家回信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的女儿有你的智商,有我的相貌,那会是多么残忍啊。”

      “哈哈哈,说得是,多亏我儿子取了我们两个的优点,否则还真麻烦。”

      “周大哥,我有件事,不知你肯不肯帮我的忙?”杰西卡说话的时候,又仔细打量周明,好像要把他身上每一部分都测量一下。

      “你需要我帮什么忙,我能做到的话,一定尽力帮你去做。”

      “其实这事说容易,非常容易,说难,也挺难。”

      “你说吧,到底是什么?”

      “唉,这件事,困扰我几年了,怎么说呢,”杰西卡停下来,犹豫了一会,说道:“算了,今天先不说了,过几天再说吧。”杰西卡一时不知该怎样说,心想今晚还是先敞开胸怀,好好庆祝自己这个三十六岁的生日吧,想到自己三十六岁了,又觉得真的不能再这样慢慢等下去了。

      周明也猜不出杰西卡要自己帮什么忙,她不说,自己也不好追着问,就对杰西卡说:“弗兰克怎么还不来,我去叫他一声。”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两个人都笑起来,刚说到曹操,曹操就到了。

      周明把门打开,弗兰克右手拿着一瓶茅台酒,左手拿着几个水晶玻璃酒杯,估计是喝白酒用的。

      弗兰克看到杰西卡摆在桌上的菜,有些惊讶,没想到她还能做出这么丰盛的一桌菜,看来下了一番功夫,菜看起来很漂亮,只不知味道怎么样,便对杰西卡说:“你行啊,我还想过来帮你做呢,没想到上楼就睡着了。”

      “我是照着书本,现学现做,要在平日,还真做不出来。”杰西卡一边说,一边让两个人坐下,又问他们:“你们想先喝什么,我这有一瓶朗姆酒,我调一杯朗姆酒,你们尝一尝好不好?”

      “好啊,我在赌场酒吧喝过用可乐调的朗姆酒,非常好。”弗兰克听说杰西卡可以调朗姆酒,心想今天有美人相伴,一定要来个一醉方休。

       周明从来没喝过朗姆酒,也不知道朗姆酒是烈酒葡萄酒还是果酒,就问弗兰克:“朗姆酒是用什么酿造的?”

      “用甘蔗酿造的,度数很高,跟我们白酒度数差不多,本地人都加冰加水加可乐调淡了以后才喝。”烈酒同样的度数,中国的茅台酒弗兰克干喝没问题,但是要喝纯的朗姆酒,就特别容易醉,看来胃也养成习惯了,不容易适应外来的东西。

      这是候杰西卡拿出一瓶Bacardi Gold是本地酒店最常见的一种朗姆酒,放到餐桌上,周明拿在手上一看,居然有五十五度,比弗兰克那瓶茅台的度数还高,杰西卡又到厨房找出三个比较大的玻璃杯,每个杯里放了一些冰块,先倒上可乐,可乐盖过杯子一多半,拿回餐桌上,把朗姆酒打开,每个杯子基本倒满,然后用一根筷子轻轻搅匀,递给周明和弗兰克,自己也端起一杯,说道:“谢谢两位光临,干杯!”

      周明和弗兰克都站起来,一边和杰西卡碰杯,一边说:“生日快乐!”

      周明喝一小口,觉得这酒苦冽中带着一股甘甜,也不知是可乐的味道还是酒的味道,不像同样高度数的其它酒那么呛,看杰西卡和弗兰克,两个人居然一口气都干了,弗兰克脸色没什么变化,杰西卡的脸马上变得绯红,站在那一大束鲜花的后面,人面桃花,交相映辉。

      杰西卡看到周明没喝完,就劝他干了,周明说不行不行,我还要去画摊,不能喝太多酒。

      弗兰克对周明说:“画家,今晚就放假吧,难得大家有缘坐一起,别想赚钱的事了。过了这个夏天,要想聚一起,就不那么容易了。”

      周明笑了笑,说钱可以不赚,但自己酒量确实不行,我多吃菜好了。

      杰西卡就把自己做的菜,每样都夹了一些,放到周明的盘子里,说:“那你就多吃菜”,又问弗兰克,“你想不想尝尝朗姆酒不加可乐的味道?”

      弗兰克说好啊,杰西卡便拿起那瓶朗姆酒,在他的杯子里倒了足有半杯,然后又在自己杯子里倒了少许,加了半杯可乐,对弗兰克说:“弗兰克,谢谢你那晚帮我把包夺回来,我陪你干一杯!”

      弗兰克也不客气,居然把这五十五度的二两朗姆酒,一口气干了,周明有些担心他这样喝会伤身体,对他说:“弗兰克,悠着点,吃点菜。”

      弗兰克这一杯酒下肚,有些飘飘忽忽的感觉了,对周明说:“画家,别担心,我在国内那些年,天天这样喝。那时候为了项目拉关系,今天你请我,明天我请你,喝完了去桑拿按摩,好舒服啊!”

      杰西卡问弗兰克:“你这些年有没有回去?你那些朋友一定还等着你回去喝酒呢。”

      “朋友,什么朋友,酒肉朋友,现在一半在监狱里呢,在外面的那些,恨不能我回去给他们垫背,我哪能回去。”弗兰克说着,把那瓶茅台打开,在自己带的三个水晶杯里倒满,递给周明和杰西卡,自己先喝了一口,“今天和你们一起喝酒,是真的喝酒,痛快!其实我这些年到处跑,也不是完全为了玩扑克。”

      “那是为什么?”杰西卡对弗兰克的过去知道不多,觉得他虽然很豪爽,但有些不踏实,他认识抢自己包的那个小混混,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结交,不象周明,一切非常的单纯。

      “你知道,国内很多有钱人出来,都跑到一些小地方,隐姓埋名,生怕别人知道自己,那都不敢去,晚上连个安稳觉都睡不好,家里人一天到晚也要跟着提心吊胆,我老婆孩子就是这样,我在他们身边,他们反而不踏实,我离婚也是为他们好,一个人飘荡没关系,起码他们母子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弗兰克这一段话,杰西卡听了很感动,觉得这个人还挺有责任感的,起码敢作敢当,便举起水晶酒杯,对他说:“来,我陪你干了这一杯,不管你在国内做过什么,但能这样为老婆孩子想,就是个好男人。”

      周明看到杰西卡把哪一杯茅台喝了,人也摇摇晃晃起来,但她和弗兰克兴致非常好,能看出弗兰克是酒场上的老手,一边喝,一边讲一些很含蓄的色情笑话,滔滔不绝,引得周明和杰西卡都哈哈大笑,这样你一杯我一杯,两个人居然把那瓶茅台快喝完了,周明心想,两个人再这样喝下去,一会都得躺下。自己和弗兰克是来给杰西卡庆祝生日,如果她醉得生日蛋糕生日蜡烛都不碰一下,岂不失去了意义,于是对他们两个说,“你们先别喝了,生日蜡烛在哪?”

      杰西卡说我去拿,站起身来,却把椅子踢倒了,人也东倒西歪,周明赶快站起来扶着她,杰西卡脸靠在周明的肩上,仰脸看着周明,嘴里呼出的酒气,与她脸上身上的脂粉香气混合在一起,一阵一阵喷到周明脸上。

      “周大哥,咱们跳个舞好不好?”杰西卡被周明扶着,脚却不动。

      周明看了一眼弗兰克,发现他只是埋头喝酒,便按着杰西卡在椅子上坐下,自己到墙角的一个塑料袋里,翻出一盒五颜六色的生日蜡烛,一根一根插到蛋糕上,然后找火柴点上,对杰西卡说:“杰西卡,过来许个愿,吹蜡烛。”又叫弗兰克过来吃蛋糕。

      弗兰克酒开始起了反应,没听到周明叫他,自己躺到沙发上,好像睡着了。

      周明把杰西卡扶到茶几旁,杰西卡弯下腰,吹了好几次,才把蜡烛都吹灭,回到餐桌上,又拿起那杯没喝完的朗姆酒,举到嘴边要喝,结果一半都流到胸口上,人也站立不稳,周明揽着她的后背,夺下她的酒杯,对她说:“别喝了,我扶你回屋休息一会。”一边说,一边拿起一把餐巾纸,帮她拭去撒到胸前的酒水,杰西卡醉眼朦胧,脑子昏昏沉沉,觉得周明抱着自己,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嘴里迷迷糊糊的说:“周大哥,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只给你一个人看,看完了,你要答应帮我的忙。”周明也不知她是什么意思,又提起要他帮忙,也不知是什么忙,只能答应着:“好好好,等你酒醒了我一定帮你。”

      杰西卡这时已经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了,整个人瘫软在周明怀里,饱满而圆润的双乳,压在周明的胸膛上,两只胳膊搭在周明肩膀上,周明几乎是半抱办拖把她扶到床上,拉过一条粉色的毛巾被帮她盖好。杰西卡像个熟睡的婴儿,嘴里还断断续续的说着,周大哥,你别走,求你帮我这个忙。周明也不知道她要自己帮什么,今晚说过几次了,但又不说明白,自己也有些奇怪,只能等她酒醒了再问她。看着杰西卡那酡红的脸庞,雪白而高耸的胸口,周明的心底,不禁产生一种爱怜之情,轻轻喊了她几声,杰西卡却毫无反应,叹一口气,关上灯,走出她的房间,顺手帮她把屋门带上。

      回到客厅,不见弗兰克,却听到洗手间有哗哗的流水声,周明知道弗兰克在洗脸,弗兰克喝的也有十分醉了,只是他醉了,和杰西卡不一样,虽说手脚不听使唤,嘴上说个不停,一句话刚说半截,又转到别的话题,但脑子似乎还清醒。弗兰克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周明在收拾盘碗杯子,便对他说:“我来收拾吧!你还去不去画画。”

      周明一看手表,刚过十点,周五自己一般都画到夜里两点多,还可以工作四个小时,便对弗兰克讲:“那好吧,你帮她收拾一下,我先走了。”

      周明走后,弗兰克先把菜重新集中一下,自己脑子还晕晕乎乎的,手脚也有些木,几次把盘子碰到地上,幸亏客厅是木板地。他和杰西卡只顾喝酒,没怎么吃菜,只有周明每种菜都吃了一点,每个盘子还剩下一大半,菜放到冰箱以后,收拾酒杯的时候,还有一大杯茅台酒倒出来没喝,倒掉有些可惜,弗兰克便一口干掉,呛得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这时听到杰西卡在屋里自言自语,也没听清她说什么。

      听到杰西卡的声音,弗兰克才意识到,房间里只剩下他和杰西卡,不知她是不是醒了,于是走到她的房间,在门上敲了几下,却没有任何动静,就推开杰西卡的房间,借着走廊的灯光,看到一条粉色的毛巾被掉在地下,杰西卡侧躺着,背冲着门口,裙子卷了起来,露出一条很小的红色内衣,下半身几乎是全裸着,弗兰克一下子看呆了,刚才的那一杯酒好像瞬间涌到头上,身不由己的走到床边,摇摇杰西卡的肩膀,嘴里叫着杰西卡的名字:“杰西卡,杰西卡!”

      杰西卡却没有任何反应,弗兰克的手滑到她的胸前,却听杰西卡又在自言自语,“周大哥,求你帮帮我,求求你!”弗兰克听杰西卡叫着周明的名字,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妒嫉,借着浑身酒意,慢慢解开杰西卡的衣服,杰西卡的肌肤洁白如雪,滑腻如脂,显然做过毛发拔除的美容,身上居然没有一根毛发,弗兰克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性胴体,全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在一阵潮水般的激情中,身体又累又乏,伴着汗味酒味脂粉味,自己也睡了过去。

       睡了一会醒过来,弗兰克发现自己躺在杰西卡身边,杰西卡依旧睡得很香甜,慢慢忆起发生的事情,才觉得有些不对,自己仗着一股酒劲,当时也没考虑后果,现在想起来,杰西卡好像是把自己当成了周明,隐隐约约记得,听到杰西卡喊过几次周大哥,是在酒桌上,还是在床上?自己趁着她醉了的时候,做这种事情,有些象乘人之危的小人,觉得对不起杰西卡,可再看看杰西卡那凹凸有致的身段,娇美的容颜,又记得当时自己好像也想极力控制自己,可实在压不住那种欲望。可是,要是杰西卡醒来,看到自己在她床上,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她骂自己,恨自己,自己又该怎么办呢,怎么向她解释,告诉她自己心里爱她,却在行动上欺骗她?想到这里,不禁又有些嫉妒和羡慕周明,觉得自己和杰西卡,在精神世界里,在思想上,毕竟隔着一段距离,不是同一个屋檐下的人,而这种距离,又不是鲜花名车和大把的金钱可以弥补的。心想还是趁她睡着,先走吧,等她真的发现真相,即使找自己,相信心里也平静下来,自己也可以好好向她道歉解释。

      于是穿好衣服,轻轻下了床,出门时,把她的门关好,回到自己屋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些愧疚,又有些喜悦,一直没有睡着。

      早晨五点多,东方已经露出曦光的时候,杰西卡觉得口非常干渴,嗓子象是被火燎火烤,忍不住一阵咳嗽,从睡梦中醒来,酒也醒了一大半,两个脑门依旧突突突的一涨一缩,但头不再有痛的感觉。起来进厨房倒了一大杯水,看到客厅已收拾得整整齐齐,回到床上,突然看见自己那条小小的红色三角内衣团在毛巾被上,这才觉得自己没穿内衣,不禁一怔,慢慢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记起喝了很多酒,醉到忘乎所以,什么都不再顾忌,仿佛记得周明把自己扶到床上,自己拉着她让他别走,后来就昏昏睡去,睡梦中仿佛有个男人搂着自己,身上痒痒的,一种多年未有的体贴与温柔,传遍全身,现在觉察到自己没穿内衣,知道睡梦中的那种感觉,其实不是梦,心想一定是周明陪着自己,可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呢,是怕见到自己不好意思吗?这样想着,不禁有些羞涩又有些兴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0 回复 一统江湖 2011-3-8 21:39
“三十六岁的生日吧,想到自己三十六岁了,又觉得真的不能再这样慢慢等下去了。”
感觉她是想要一个孩子,
可是。。。哈哈哈,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还是有点唐突,有点儿害人害己,哈哈哈
1 回复 一统江湖 2011-3-8 21:43
酒后乱性啊,这可是有强奸的嫌疑啊!
1 回复 小小.. 2011-3-9 14:53
先送花花哈~~顶
1 回复 老地雷 2011-3-9 15:17
周明理智!!!
1 回复 kzhoulife 2011-3-10 01:47
一统江湖: “三十六岁的生日吧,想到自己三十六岁了,又觉得真的不能再这样慢慢等下去了。”
感觉她是想要一个孩子,
可是。。。哈哈哈,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还是有点唐突, ...
哈哈哈,不会的!
0 回复 kzhoulife 2011-3-10 01:47
一统江湖: 酒后乱性啊,这可是有强奸的嫌疑啊!
言重了!
0 回复 kzhoulife 2011-3-10 01:48
小小..: 先送花花哈~~顶
谢谢,
1 回复 kzhoulife 2011-3-10 01:48
老地雷: 周明理智!!!
哈哈,有责任感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23: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