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不相逢未嫁时 (完结篇 纯属虚构)

作者:kzhoulife  于 2011-10-30 00: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0评论

    两个人回到车里,继续往前开,翻过一道山岭,进入火焰山谷的保护区,区内景色,顿时将两人带入了<<黄金峡谷>>电影拍摄的世界。从高处远远望去,但见峡谷交错,沟壑纵横,乱石穿空,火岩峥嵘。一路开下去,那些巨大的褐色的岩石,经过上万年的气候变迁,风雨侵蚀,质地疏松,形成了各式各样的奇形怪状:有的如大象的鼻子,有的如千空百洞的峰窝,有的如昂首吐芯的眼镜蛇,有的如遮目远眺的金丝猴。每看到一处奇特的景色,李浩都会停下车,为莉莉拍照。

    山谷中没有任何大树,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小小的仙人掌。莉莉站在那些巨大的火红色的岩石前面,背后是辽阔无际的褐色山谷,头上是清澈的蓝天,点缀着几朵轻纱般的白云,风吹过的时候,莉莉的一头长发会微微飘起。李浩每次举起相机,看着镜头里的那个画面,心里总会感叹:结婚前遇到莉莉该多好!

    公园里有一条峡谷叫老鼠洞峡谷,其狭窄险峻处,只容一只老鼠穿过,那峡谷深处,好象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吸引着你往里走,再往里走,一直走下去,最后永远消失在峡谷之中,据说有人就是这样一去不回的。李浩开车经过老鼠洞峡谷时,两人本想走一趟,停下车一看介绍,这条峡谷有五公里长,荆棘遍地,乱石布满小径,李浩的皮鞋,估计走不了一半,就要把脚磨破,只好放弃。

    这样开开停停,大概开出了五十多公里,终于来到大峡谷。

    这里设有一个停车场,停车场前方有一块巨大的伸向峡谷的岩石,岩石四周立着铁栏杆,做成一个天然的观景台。观景台的旁边,五块高耸的岩石并列排在一起,如斧凿刀削一般,矗立在悬崖上,有四层楼那么高,周身呈褐红色,形状如迎风而立的少女,岩石上方缕缕沟纹如少女的长发,互相之间由一块薄薄的石桥相连,这是保护区里一个著名的景点,立着一个石碑,取名为火焰五姐妹。

    李浩停好车,和莉莉走到观景台上,扶着栏杆向峡谷深处望去,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惊呼起来。与大峡谷的瑰丽雄伟相比,火焰五姐妹那几块岩石,实在微不足道。峡谷深长宽阔,没有任何树木,一层一层褐色的岩石,在阳光照射下,颜色深浅不断变化,一只只巨大的老鹰,在山谷里盘旋翱翔,在岩石上起起落落;谷底是一条大河,看不出水流是急是慢,远远望去,象一条玉带,在峡谷中蜿蜒穿行,九曲十八弯,蔚然壮观。

    莉莉的眼特别尖,指着谷底的几个小黑点,对李浩说:“快看,好像有人在河边走动。”

    “看到了,旅游介绍里讲,这条峡谷住着一些印第安人,打鱼为生,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估计就是这里了。”

    “可惜是在对岸,不能开车过去,否则走到谷底往上看,一定比从这里往下看还壮观。”

    “说得是。杜甫讲,‘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绝顶往下看,山是小了,但是大自然那种雄伟壮丽也没了,所以我宁愿站在山底往山顶看。”

    “哈哈哈,你倒会曲解老杜的诗意,不如你也来作一首诗吧,你作好了,咱们找块岩石刻下来,也好留个纪念。”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这样吧,我开个头,你一句我一句怎么样?”

    “你要考我啊,没问题,最多我对不上,你自己对就是了。”

    “看到大峡谷,我第一次觉得,大自然的这种奇观,是由一股神奇的力量创造出来的,而不是自然生成的,所以我的第一句就是:‘物化神斧凿乾坤’ 。”

    “哈哈哈,你前面一通解释,到象是为我下一句铺垫好了。我先问你,你这个物化是什么意思?”

    “物化就是老天爷啊,总不能说‘老天神斧凿乾坤’吧?”

    “我第二句正不知怎么开头呢,你一说老天,我第二句有了:‘天工巧刻留一痕’。

    “留一痕,留一痕,这一痕太妙了,亏你想得出!我坐飞机经过大峡谷,从云层里往下看,这大峡谷还真像老天爷的神斧,在大漠上精雕细刻,最后留下的一道斧痕。”

    “你快来第三句吧,”莉莉来了兴致

    “第三句,要具体说大峡谷了,看到远处那些连绵起伏的峰峦吗,谷底的这条河,一定是绕着这些山峰转来转去的,我第三句是:‘峰环水转蛇行远 ’。”

    “嗯,蛇行远,不错,这条河远看,还真像一条蛇蜿蜒爬行。既然你说了远处,那我就说眼前了,我第四句是:‘雾落云浮人影深’。”

    “你这人影深是眼前景,我能看到,但这雾落云浮,眼前好像看不到。”

    “看不到,可以想象啊,大峡谷这么深这么阔,总有雾落云浮的时候吧。”

    “有道理,你这雾落云浮倒也不是胡编乱造,无中生有的。”李浩说到这里,好象想起什么,转头看着莉莉,问道:“孙强也喜欢诗词吗?”

    “他没你这么深的造诣,不过聊起来,也蛮有兴趣的。”

    “你和他离婚,他一定很难过。”

    “你怎么突然提起孙强,他已经结婚,跟我不再有任何关系!”

    “好,不说别人了!”李浩转过头,向对面的悬崖峭壁望去。这时太阳刚刚被一团薄薄的云层遮住,明暗不等的光线,透射在岩层之上,李浩拍手道:“有了,我这第五句是:‘映日岩层风雨色’。 ”

    “风雨色,风雨色,听说过风雨声,没听过风雨色,风有色,雨有色吗?”

    “这个吗,应该理解成岩层经过上万年的风风雨雨,才有了今天这样的颜色!”

    “嗯,这样解释,也说得通,且透着一种沧桑古意,我这第六句该对什么呢?”莉莉极目远眺,看到远处大漠与蓝天好像连成一片,耳中同时传来几声老鹰的叫声,灵光一现,念出第六句:“接天大漠鸿鹤音!”

    此句一出,李浩拍手叫好,转过身来,揽住莉莉的腰,抱着莉莉原地转了一圈,吓得莉莉搂着李浩的脖子大叫:“放下我,放下我,摔倒峡谷里,可永远听不到鸿鹤音了。”

    李浩放下莉莉,却依然握着莉莉的手,口里不住赞叹:“这一句太妙了,实景实情,天然浑成,诗意雄厚奔放,大有太白之风!”

    “哈哈哈,李太白是你们姓李的祖先,这最后两句,你来合吧! ”

    “好,就用谷底这些印第安人的生活结束:‘柴门月下一壶酒,深谷不知有红尘!’”

    “‘柴门月下一壶酒,深谷不知有红尘!’意思到了,这柴门月下,好象不是在深谷里,不如改成‘泛舟望月一壶酒’。”

    “‘泛舟望月’,估计那些印第安人也没这个雅兴,不过听起来确实好多了。其实这个红尘的红字出律了,应该用仄声,红却是平声,我一时想不出更合适的字。你来想一想。”

    “让我想想,落尘,旧尘,土尘?合律了,意思都不通。”莉莉又想了几个字,还是不通,看来要合律,必须改换整个句子,最后只好放弃:“算了,这句意思非常好,用在这些印第安人身上,恰如其分,管它合律不合律呢,别改了!”

    两人站在悬崖边上,对着周围景色,小到一丛小小的灌木,大到突兀峥嵘的岩石,又赞叹欣赏了半天,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个景点,回到车里继续前行。

    车子转进一个偏僻幽深的小山谷,莉莉看到一块火红色的岩石,有一张双人床那么大,表面平整光滑,斜立在路边。莉莉喊李浩把车停下来,两个人跳下车,走到岩石之前。岩石背着太阳,表面温温的,却不烫,石面上刻着几个名字,估计这个山谷很少人来。两个人都有些累了,斜躺在岩石上,莉莉枕着李浩的胳膊,闭着眼睛,丝丝凉风从脸上吹过,惬意而舒适,两个人都不讲话,享受着这一刻远离尘嚣的宁静。时间仿佛凝固住了,两个人的身体也像刻在岩石上,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莉莉睁开眼睛,问李浩:“想抽烟吗?”

    “好啊,你带着烟?我也抽一根。”李浩坐起来。李浩自己不抽烟,但是并不反感别人抽烟。和朋友一起,为了凑热闹也会偶尔抽一根,却从不上瘾。

    莉莉回到车里,从旅行包里拿出烟,抽出一根递给李浩,帮李浩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李浩看到莉莉用的打火机,还是自己送给她的那一只,便说:“这个打火机,质量还不错,这么久了还没坏。”

    “嗯,这个打火机很耐用,我特别喜欢打火时一闪一闪的红心。”莉莉捏着打火机,又仔细看起来。这已经是她的习惯了,每次抽烟的时候,打火机都会放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上几次。打火机外表已经很旧,背面中间的那朵玫瑰花,磨损掉了一个花瓣,露出灰暗的铁灰色,正面红桃皇后的脑袋,是每次打火拇指摩擦的地方,磨损最厉害,脑袋上的皇冠全磨掉了,其它地方也斑斑点点,象是被风雨侵蚀的岩石。惟有皇后外壳后面水晶玻璃左上方的那颗红心,因为有外壳的保护,依旧晶莹透亮。

    “一会出去,我帮你另买一个。”李浩想,没什么送给莉莉,买个打火机送给她,也算是这次意外相逢的一个美好纪念。

    “谢谢,多数人都不喜欢女人抽烟,你好像是个例外。”

    “大概是受我母亲的影响。小时候,母亲和邻居的老太太,盘腿坐在炕头上,老太太用烟袋锅,母亲卷纸烟,两个人一根接一根地抽,低矮的小屋子,烟雾缭绕,印象非常深刻。看你抽烟的样子,觉得很亲切。”

    “你母亲为什么抽烟?”

    “缓解生活压力吧,那时候生活很苦。跟现在一些女孩,抽烟纯粹为了装酷好玩不一样。”

    两个人天南海北,聊了一根烟的功夫,莉莉扔掉烟蒂,看四周无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多功能小刀,打开带有钢尖的一头,对李浩说:“把我们作的诗,刻在这块石头上吧,你来读,我来刻!”

    两个人便站在石头前面,李浩一字一句念着,莉莉一笔一画刻起来,这种岩石不硬,不必太用力,就能刻出清晰的字迹:

    物化神斧凿乾坤 ,天工巧刻留一痕
    峰环水转蛇行远 ,雾落云浮人影深
    映日岩层风雨色 ,接天大漠鸿鹤音
    泛舟望月一壶酒 ,深谷不知有红尘 
 

    刻到最后一句“深谷不知有红尘 ”,莉莉的手开始抖动,眼睛里含着泪水,李浩能猜到莉莉想什么,自己何尝不是这样想呢?如果两个人都能忘却红尘,该有多好!但这根本不可能,红尘里,一个儿子在等着爸爸回家,一个儿子在等着妈妈回家。

    李浩不知如何安慰莉莉,只好从身后抱住她,脸额贴在莉莉的耳朵上。莉莉倚着李浩的胸膛,好象突然悟到什么,自己何必想那么多呢,有这一刻,已经足够了!想想自己和孙强的婚姻,以相爱开始,却以离婚收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不可谓不久,照样分手。到底什么是天长,什么是地久?或许李浩抱住自己的一刹那,才是最长;自己和李浩度过的这一天,才是永久!这样想着,莉莉任李浩抱着自己,手中好象凝聚了一股力量,落笔千钧,一挥而就,在诗的下面,龙飞凤舞地刻下一行大字:

    李浩 莉莉 到此一游!XXX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0 回复 雪的烟花 2011-10-30 08:25
好境界,但很伤感!
来个后记10年后相约吧,孩子大了成家了之后
0 回复 rongrongrong 2011-10-30 08:26
伤感 + 无奈
0 回复 alittlesmart 2011-10-30 12:36
红颜知己是男人的奢想,女人的不甘。
0 回复 Jchu1688 2011-10-30 13:44
紅顏知已在現代社會,可遇不可求!
0 回复 alittlesmart 2011-10-30 14:22
只要曾经心灵拥有,就不在乎天长地久,好结局!
0 回复 婉儿 2011-10-30 14:32
"红尘里,一个儿子在等着爸爸回家,一个儿子在等着妈妈回家。"中国式婚姻观和道德观为什么这么沉重? 其实父母能教给孩子最宝贵的东西是改变生活的勇气.
0 回复 yulinw 2011-10-30 20:27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0 22:15
雪的烟花: 好境界,但很伤感!
来个后记10年后相约吧,孩子大了成家了之后
生活本身是这样的吧,好在这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0 22:18
rongrongrong: 伤感 + 无奈
谢谢,问候!很多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种感受,人生本来就是这样子的!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0 22:19
alittlesmart: 红颜知己是男人的奢想,女人的不甘。
还是你这个见解深刻!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0 22:20
Jchu1688: 紅顏知已在現代社會,可遇不可求!
哈哈,那就做做梦吧,梦里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0 22:23
婉儿: &quot;红尘里,一个儿子在等着爸爸回家,一个儿子在等着妈妈回家。&quot;中国式婚姻观和道德观为什么这么沉重? 其实父母能教给孩子最宝贵的东西是改变生活的 ...
教孩子如何生活,与给孩子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环境,还是不一样!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0 22:24
yulinw: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我也觉得,只能这样了!
0 回复 alittlesmart 2011-10-31 00:22
kzhoulife: 教孩子如何生活,与给孩子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环境,还是不一样!
前者并不意味着要牺牲自己的自由,后者往往要懂得牺牲自己的自由,不同的境界,有所思有所文,谢谢分享。
0 回复 浪花朵朵 2011-10-31 07:59
生活中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无奈。得不到的好象更美好些。女人还是现实点比较好。
0 回复 Jchu1688 2011-10-31 08:46
kzhoulife: 哈哈,那就做做梦吧,梦里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兩性之間,最高的境界,就是白居易的長恨歌最後一段,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絕無期!!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1 13:15
alittlesmart: 前者并不意味着要牺牲自己的自由,后者往往要懂得牺牲自己的自由,不同的境界,有所思有所文,谢谢分享。
编故事,看来还不算胡编乱造!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1 13:15
浪花朵朵: 生活中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无奈。得不到的好象更美好些。女人还是现实点比较好。
有道理,问候!
0 回复 kzhoulife 2011-10-31 13:16
Jchu1688: 兩性之間,最高的境界,就是白居易的長恨歌最後一段,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絕無期!!
这个境界,难!
0 回复 amassadinho 2011-11-1 06:02
距离产生美。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12: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