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人长久(十)(小说,纯属虚构)

作者:kzhoulife  于 2012-5-6 22: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4评论

关键词:小说

    节令刚入夏天,傍晚时分的白沙村,炊烟袅袅,微风习习,还带着一丝凉意。走上沽河大堤俯瞰小村,村中央的南北街弯弯曲曲,街道两旁排列着六七十栋房屋,还有几栋单独散落在树林之中,多数房子很破旧,有砖瓦房,也有草坯房,一般是四间,老家的人并不忌讳四这个数字,也有三间或五间,比较少。
 
    老家的房子结构基本一样:中间是灶房,灶房靠屋门两边各有一个烧火做饭的锅灶,锅灶靠窗,下面是风箱,上面垒一个小小的灶窝,放洗好的碗筷盘子勺子等。灶房正北则是一个大的碗橱,用土砖和土积垒成,下面分成几个格子,放油盐酱醋,五谷杂粮,剩菜剩饭,反正能吃的东西都堆在里面,多了放不下,就直接放在橱面上。日子久了不清理,经常会有霉味,老鼠蟑螂蚂蚁到处跑。碗橱旁边通常会有咸菜缸和水缸,咸菜缸里生蛆司空见惯,伸手到缸里捞咸菜疙瘩带出几个蛆,放水里洗一洗照吃不误,那时候小孩子肚子经常长蛔虫,与这种卫生条件,应该有很大关系。
 
    另外两间就是炕了,东边的叫东间炕,西边的叫西间炕,因为许多家东边有个厢房,东间炕都比较暗,西间炕相对敞亮,算是主卧室,父母睡觉的房间,东间炕通常是老人或小孩住。炕靠着窗户一面,大约占房间三分之二的地方,另外三分之一的地方摆桌子柜子箱子,炕外面能站能坐能转身的地方就很小了,这块地方称为炕旮旯,大概就是这个缘故。
 
    父亲的房屋在沽河大堤旁,西屋山对着大堤,东屋山临街,掩映在十几棵大树中,前后并无人家,屋的后墙和屋山上用白石灰写着当时最神圣的口号: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按现在的说法,绝佳的广告位置。若非当时人们身上套着这把精神枷锁,谁能说白沙村不是一片乐土呢?
 
    大哥兜着那些嘎啦,光着上身跟着大姐兴冲冲跑回家,进门看到母亲正在锅台边弯腰刷碗洗筷子,高兴地对母亲说:“妈,你看我摸了这么多嘎啦!”说着把嘎啦哗啦啦倒进脸盆里。
 
    母亲直起身,看到大哥光着上身,大姐正往脸盆里舀水,冲着大哥喊道:“傍黑天的,谁让你光个身子,冻着怎么办?”说完也没擦手,快步到里屋给大哥拿出件蓝色粗布褂子,帮大哥穿上。
 
    大哥一路跑回家,没觉得冷,这时进屋穿上衣服,暖和过来,突然打了个喷嚏,喷出一点鼻涕,母亲忙用手把大哥鼻涕擦掉,手往鞋底一抹,嘴里说道:“你看看,你看看,冻着了吧!以后早晚不许光着身子,听见没有?”
 
    “听见了!”大哥轻声答应着,走到大姐身边,蹲下来和大姐一起洗那些嘎啦。大姐能听出母亲的话是冲自己讲的,有些怪自己,但也不好分辨,于是问母亲:“妈,我们晚上吃什么?”
 
    “我不饿,你爹酒喝多了在睡觉,你想吃什么自己做!”母亲的口气有些冷淡。

    大姐不知该对母亲说什么,就问大哥:“想不想吃面条?大姐给你做嘎啦韭菜面,可好吃了。”
 
    父亲大概被母亲的大声吵醒,从炕上起来听大姐说要煮面,对大姐说:“竹梅,你多煮几碗,我去后院割韭菜。”
 
    当着父亲的面,又是新婚第一天,母亲不再说什么,继续刷剩下的碗筷。大姐将嘎啦洗好,韭菜切得又短又匀,首先将嘎啦在锅底爆炒,然后倒水煮开,撒上韭菜,也不用任何佐料,纯粹靠嘎啦自身的味道,做出一盆鲜美的嘎啦韭菜汤,浇在刚出锅的面条上,大哥吃得满头是汗。
 
    晚饭后父亲对大姐讲:“以后让亭亭跟着你,睡东间炕。”
 
    农村当年的生活,一黑天就灭灯睡觉,早睡早起,若天气热,许多人会到大街上乘凉聊天,等凉快了再回屋。大姐把褥子铺开,蚊帐挂好,对大哥说:“亭亭,你先站到炕旮旯,我打完蚊子你再上炕.”
 
    大沽河夏天蚊子很多,蚊帐放下后,会有蚊子还在里面。大姐拿一把芭蕉叶做的蒲扇,将蚊帐的帘口掀起,站在蚊帐里,转着身子在每个角落挥着蒲扇将蚊子赶出去,最后放下蚊帐帘,掀开一个小口对大哥说:“快上炕,别让蚊子跑进来!”
 
    大哥便从小口钻上炕,问大姐:“我睡那边?”
 
    “你睡外边吧,里边有些热!”
 
    大哥便脱得光溜溜躺下,大姐帮他盖上毯子,自己也脱掉衣服,睡到半夜觉得胸口痒痒的,睁开眼借着月光,看到大哥侧身睡得正香,小手压在自己胸上,大姐把大哥的小手移开,自己侧过身,手搭在大哥柔滑的背上,又进入了梦乡。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4 个评论)

0 回复 yulinw 2012-5-6 23:09
   闻到面香了~~ 韭菜可以切得匀,还能切得更细么?
2 回复 amassadinho 2012-5-6 23:20
还是玉林姐姐抢了沙发
0 回复 amassadinho 2012-5-6 23:21
yulinw:    闻到面香了~~ 韭菜可以切得匀,还能切得更细么?
    
0 回复 amassadinho 2012-5-6 23:22
大姐对大哥来说就是一个“小妈妈”的角色
0 回复 kzhoulife 2012-5-6 23:29
yulinw:    闻到面香了~~ 韭菜可以切得匀,还能切得更细么?
看来表达有问题,我是说切的细致!
1 回复 kzhoulife 2012-5-6 23:29
amassadinho: 大姐对大哥来说就是一个“小妈妈”的角色
给你来一碗嘎啦韭菜汤面做午饭,想不想吃?
0 回复 amassadinho 2012-5-6 23:31
kzhoulife: 给你来一碗嘎啦韭菜汤面做午饭,想不想吃?
好啊,正馋着呢
1 回复 宜修 2012-5-6 23:49
yulinw:    闻到面香了~~ 韭菜可以切得匀,还能切得更细么?
姐姐还要作家如何切?已经很细了! 不然,能香到这份儿上?
1 回复 宜修 2012-5-6 23:50
amassadinho: 大姐对大哥来说就是一个“小妈妈”的角色
却比妈妈更多了一层同辈人之间的理解。知心姐姐呢!
0 回复 宜修 2012-5-6 23:51
kzhoulife: 给你来一碗嘎啦韭菜汤面做午饭,想不想吃?
带壳吗?不清洗一宿,去去泥沙吗?
0 回复 kzhoulife 2012-5-7 00:00
宜修: 带壳吗?不清洗一宿,去去泥沙吗?
那种嘎啦是从河沙子里挖出来的,很小,非常干净,不用去泥沙直接就可以炒着吃的!
0 回复 kzhoulife 2012-5-7 00:02
宜修: 姐姐还要作家如何切?已经很细了! 不然,能香到这份儿上?
我对做菜完全外行,唯有小时候吃的这种汤面记得清楚!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5-7 00:13
宜修: 带壳吗?不清洗一宿,去去泥沙吗?
又不是给你吃,想那么多干嘛?
0 回复 宜修 2012-5-7 01:14
kzhoulife: 那种嘎啦是从河沙子里挖出来的,很小,非常干净,不用去泥沙直接就可以炒着吃的!
当年的河水没有污染......
0 回复 宜修 2012-5-7 01:15
kzhoulife: 我对做菜完全外行,唯有小时候吃的这种汤面记得清楚!
哈哈,我说的,是另外一层意思!
0 回复 宜修 2012-5-7 01:15
羽化成蝶: 又不是给你吃,想那么多干嘛?
较真儿呗!
1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5-7 01:28
宜修: 较真儿呗!
今儿中午姐吃啥啊
2 回复 amassadinho 2012-5-7 02:13
宜修: 却比妈妈更多了一层同辈人之间的理解。知心姐姐呢!
生活上细致入微的照顾像妈妈,感情上同辈人之间就是知心姐姐了
0 回复 trunkzhao 2012-5-7 06:13
东厢房的门是开在东屋还是外面?睡觉为什么不能大家都头朝炕沿睡?
0 回复 yulinw 2012-5-7 10:51
kzhoulife: 看来表达有问题,我是说切的细致!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23: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