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人长久(十四)(小说,纯属虚构)

作者:kzhoulife  于 2012-5-19 00: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2评论

关键词:小说

    大姐送大哥回家,路经碾房,听到一个人喊她:“竹梅,我摸了一桶胖嘎啦,你要不要?”


    喊大姐的是张寡妇的大儿子张家有,倚在碾房东门写着对联的门柱上,头上戴着一顶柳条编的柳帽儿,柳叶翠绿,应该是刚编不久摸嘎啦时戴着遮太阳的。只见他光着膀子赤着脚,浑身晒得黑油油,脚旁放着一个小塑料桶,桶里不时有水花溅起,看来桶里除了嘎啦之外还有鱼。


    大姐停下脚步,问家有:“你又大道湾摸嘎啦去了?没跟人打架吧?”大道湾是沽河村旁边的一个大湾,地处进入沽河村口的大道旁边,沽河村的人称之为大道湾。大道湾水浅处也有齐腰深,深处人下去踩不着底,湾底不像大沽河底都是沙子,而是一层厚厚的粘粘的黑泥,所以泥里多有泥鳅和胖嘎啦。母亲结婚那天,大哥大姐在大沽河里摸的那种嘎啦,叫米嘎啦,个儿仅有指头肚一般,胖嘎啦却很大,两边鼓鼓的,好像小孩子胖胖的脸腮,所以叫胖嘎啦。胖嘎啦小的象鹅卵石,大的有鹅蛋那么大,有一股泥巴味,没有米嘎啦那么鲜美,但是肉多,水里一煮,稍微撒点盐,可以当饭吃。白沙村的孩子里,只有这个张家有,敢到人家沽河村的湾里摸嘎啦。


      “打就打呗,谁怕谁?”家有满不在乎,没把打架当回事。


      “该上坡了,你还不回家?”大姐知道家有是村里的刺儿头,如果说他妈是靠一张嘴搬弄是非无事生非,他就是靠着一双拳头惹事生非解决是非。张寡妇另外两个儿子,一个叫家钱,一个叫家财,都不是善主,三兄弟名字连起来就是家有钱财,虽说当时家里穷得经常要到大队里借粮借钱度日。但也许张寡妇有先见之明,请人算过命,给仨儿子起了这些个发财的名字,后来这三兄弟霸占垄断了白沙村的最大自然资源,真的发了大财,发财后像那些山西煤老板一样,到城里买车买房,包二奶三奶,张寡妇也苦尽甘来,今天这个城市,明天那个城市,不仅享尽富贵,还大开眼界,这是后话。


      “我在这等你呢,你后妈有没有欺负你?”这个家有谁都不怕,唯有对大姐毕恭毕敬。


       “你胡说八道什么?”大姐有些奇怪家有为什么这样问她,拉着大哥走近来,看到家有的桶里有多半桶大大小小的胖嘎啦,还有几条泥鳅在水里窜来窜去。



      “我看到你挑水了,你爹会舍得让你挑水?一定是你后妈让你干的!”


       “我自己愿意挑的,我妈上坡那么累,我挑担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不是也每天挑水?”


      “你别嘴硬,我和你不一样。你后妈若敢欺负你,告诉我,她欺负你,我就揍她儿子!”家有说这话的时候,盯着大哥,挥了一下拳头,倒不像是开玩笑,大哥真有些害怕,躲在大姐身后,不说话。


      “你敢!你要是动我弟弟一根小指头,我永远不跟你说话!”大姐说得也很严肃,说完拉着弟弟转身就走。


    家有望着大姐大哥走远,将柳条帽摔倒地上,一个人自言自语:“他妈的,我张家有天不怕,地不怕,敢和书记顶嘴,敢和老师打架,见了你,怎么就像狗见了主人,叫一声都怕!”


    这张家有在白沙村算是一个人物,四周村子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比大姐大一岁,说大一岁,其实只大七八个月,上小学和大姐一个班,读完小学便辍学回家,在生产队干活,几年功夫几乎打遍了邻居所有村子,自己头也象通往邻村的一条条土路,坑坑洼洼,不知留下多少伤疤,但血总算没有白流,赢得了大大小小孩子们的敬畏和拥簇。在生产队干活吊儿郎当耍滑偷懒,一个寡母也管不了他,大队拿他没办法,只好经常派他干一些杂话轻活,比如说到公社拉肥料送公粮,修理修理大队里的门窗桌椅,捉鱼摸虾逮只兔子招待一下公社来的人,大队的母牛母马起栏发情时赶着牛马到公社兽医站交配接种,等等。这家伙地里活干的不怎么样,这些外门邪道样样精通,干得有声有色,虽说年龄小又没有父亲,在村里混的倒也人模人样,没人敢欺负。


    我父亲属于那种性格温和非常有修养的男人,自知与张寡妇这三个野孩子-老家把爱打架爱惹事生非的男孩子骂做野孩子-无法一起生活,与张寡妇来往,很少到张寡妇家,更没考虑和张寡妇结婚。张家有似乎知道自己母亲与我父亲的关系,时常看到自己母亲从我父亲家里拿回一些吃穿用的东西,表面上对我父亲极为尊重,大概他并不希望父亲跟他母亲结婚管着他,所以父亲娶了别的女人,他倒丝毫不在意,反而有些高兴!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0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2-5-19 00:56
SF
0 回复 小小.. 2012-5-19 01:03
BD~~~周末好!
0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2-5-19 01:07
胖嘎啦是河蚌吗?
1 回复 浪花朵朵 2012-5-19 01:35
在农村,的确是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那柳条编得帽子俺小时候也带过呢!那时候,农村里好多东西都是柳条编得,白白的,挺好看的。
0 回复 fanlaifuqu 2012-5-19 01:49
浪花朵朵: 在农村,的确是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那柳条编得帽子俺小时候也带过呢!那时候,农村里好多东西都是柳条编得,白白的,挺好看的。 ...
谁都怕不要命的。
0 回复 kzhoulife 2012-5-19 04:07
远洋副船长: SF
问候船长!
0 回复 kzhoulife 2012-5-19 04:08
小小..: BD~~~周末好!
问候小小!
0 回复 kzhoulife 2012-5-19 04:10
远洋副船长: 胖嘎啦是河蚌吗?
学名应该是河蚌,湾里也有,个大,但不怎么好吃!老家统称嘎啦,实际具体是那两个字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发音是这两个字,就借来用了!
5 回复 kzhoulife 2012-5-19 04:11
浪花朵朵: 在农村,的确是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那柳条编得帽子俺小时候也带过呢!那时候,农村里好多东西都是柳条编得,白白的,挺好看的。 ...
编柳条筐绝对是技术活,若再编出花边,不容易,后面还想写一写呢!
0 回复 溪水牡丹 2012-5-19 04:11
这个二狗子在你的笔下倒是蛮可爱的
0 回复 kzhoulife 2012-5-19 04:15
溪水牡丹: 这个二狗子在你的笔下倒是蛮可爱的
人家小名可不是二狗子啊!人家小名好听着呢,叫小水!
1 回复 溪水牡丹 2012-5-19 04:18
kzhoulife: 人家小名可不是二狗子啊!人家小名好听着呢,叫小水!
你的笔下什么稀奇古怪、颠倒黑白的事情都可以有,接着编!
0 回复 kzhoulife 2012-5-19 04:43
溪水牡丹: 你的笔下什么稀奇古怪、颠倒黑白的事情都可以有,接着编!
稀奇古怪可能,颠倒黑白的事情还没有!
0 回复 Cateye 2012-5-19 05:06
那个张家有,有些似曾相识。我回家做个梦,看能不能想起来。
6 回复 amassadinho 2012-5-19 06:04
这个二愣子怕大姐印证了这个世界上就是一物降一物
2 回复 amassadinho 2012-5-19 06:08
记着小时候在农村姥姥家学过编草帽,那里好像多用麦秸
0 回复 玮哥 2012-5-19 06:26
蛮喜欢看农村的故事,比较新奇
0 回复 mosville 2012-5-19 06:52
小时候用过嘎拉油擦手,不知是不是这个嘎拉?
2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5-19 07:14
知道胖嘎拉,很大,肉很多,没吃过。
0 回复 老地雷 2012-5-19 14:22
这次比较好,没把张寡妇讲成马寡妇,上集里还有写错了的呢?写着写着,马寡妇就出来了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23: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