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 (60) (长篇小说, 纯属虚构)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6-29 12: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腊月二十三, 敬送灶君上西天, 从这天开始, 白沙村年味越来越浓。

        沽河中学已放假, 街头巷尾胡同口屋山头, 到处都是孩子们玩耍的身影, 每个村子时不时都能听到啪啪啪的炮仗声, 通常是那些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孩子, 把大人早早买好的成串鞭炮, 偷偷解下几个, 拿出来向小伙伴们炫耀, 三十还没到, 一串鞭炮放完了, 便缠着大人再买。

       白沙村年前的鞭炮声, 多数都是河子放的。友贵只有河子这一个宝贝儿子, 虽说不是亲生的, 将来养老送终披麻戴孝摔瓦盆, 还是要靠河子, 所以每年一进腊月, 沽河村每个大集, 友贵都会带河子去逛一逛, 河子对玩的东西, 像竹哨子皮老虎塑料小喇叭不感兴趣, 看到卖炮仗的, 友贵不买别想走开。一个集逛下来, 河子口袋里全是二踢脚, 大木桩, 窜天猴, 满地红, 大的小的花的绿的, 回到村里, 便成了孩子们追逐的炮爷。或看河子放炮, 或从河子手里讨几个自己放, 从碾房到祠堂, 从沽河大堤到大街小巷, 白沙村的孩子, 有钱没钱, 吃饱吃不饱, 脸上都洋溢着过年的欢乐喜气。

        大人们从这天开始, 每天忙忙碌碌, 为过年作准备。二十三是送灶王爷升天的日子, 家家户户"辞灶" "祭灶"。民间传说灶王爷自上一年除夕一直留在灶房, 监察这一家人的德行, 护佑这一家人的吃喝, 腊月二十三要回天庭, 向玉皇大帝汇报这一家人的善行恶行, 玉帝根据灶王爷的汇报, 将这一家在新的一年中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交于灶王爷之手。灶王爷的汇报关系重大, 于是家家户户想方设法贿赂灶王爷, 希望灶王爷能甜言蜜语, 在玉帝面前多说好话。

        最常见的祭灶, 是晚上在天井里堆上芝麻秸和松树枝, 将供了一年的灶君像请出神龛,在灶王爷嘴上涂上糖蜜, 连同纸马和草料, 点火焚烧。天井被火照得通明, 此时一家人围着火磕头, 边磕头边祷告: 今 年又到二十三,敬送灶君上西天。有壮马,有草料,一路顺风平安到。供的糖瓜甜又甜,请对玉皇进好言。可见中国行贿受贿之风, 历史悠久而且光明正大, 逢年过节, 老百姓身体力行, 各路神仙玉皇大帝也不能幸免。

        我父亲是个非常注重传统的人。文革期间破四旧立四新,  家家户户不再供奉灶王爷, 但是每到辞灶这天晚上, 父亲还是关好街门, 一个人在院子里烧几张纸, 磕几个头。有一年大姐想帮着父亲把祭灶的木盘端到天井, 父亲告誡大姐: 记住, "男不拜月,女不祭灶" , 灶王爷长得像个小白脸, 女的祭灶有"男女之嫌"。我大姐那时只有十来岁, 并不清楚"男不拜月, 女不祭灶"是什么意思, 见父亲说得严肃, 便记在心里。每年祭灶, 大姐站在屋里, 透过屋门, 看父亲恭恭敬敬一丝不苟地浇酒烧纸磕头祭拜, 庄重而又虔诚, 大姐心里便对辞灶祭灶有了一种很神圣的感觉。

        也有想法与大姐刚好相反的, 比如说张家有, 每年到了辞灶这一天, 他妈说: 家有, 准备准备, 晚上为灶王爷送行。家有两眼一翻, 很不屑地道他妈: "什么灶王爷爷灶王奶奶, 都是封建迷信, 牛鬼蛇神骗人, 白沙村这么多人家, 年年烧纸年年磕头, 棉裤跪出窟窿, 脑袋磕出血, 也没见那家日子好过。" 他妈听了大骂: " 小鳖种, 不敬神不敬鬼, 叫我老了指望谁!" 家有便故意气他妈: " 你信灶王爷, 老了就靠灶王爷, 灶王爷手下那么多小鬼, 那个不能伺候你! " 他妈更气了, 从灶坑里抄起秃了头的苕帚疙瘩便打, 苕帚还没挨身, 张家有早跑的没影了。

       辞灶既然被视为封建迷信,  辞灶这一天, 多数人家便清扫房屋, 俗称"扫尘", 大沽河两岸称"扫灰"。扫灰是年前的一件大事, 白沙村那时还没电, 做饭烧柴草, 照明点煤油灯, 一年四季白天黑夜烟呛火燎, 灶间的屋梁屋墙熏得乌黑, 大梁和椽子上聚结的油烟灰尘一年下来有两指厚, 打扫时需要把屋里的坛子罐子, 瓢盆碟碗, 笊篱桌凳等等家什全部搬到院子里, 费力费时, 若不是为了过年, 没有那家会一年打扫一次。扫灰往往有些意外收获, 给大人孩子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比如说找了半年的针线包, 丢了几个月的钢笔, 以为打破了的小圆镜子, 扫灰时全从墙缝屋角箱底坛里扫了出来, 一家人便会七嘴八舌, 有苦的诉苦, 有冤的伸冤。小孩会一脸委屈地对大人讲: 俺说钢笔没丢, 一定在家里, 你们都不信, 还揍了俺一顿, 这下找到了, 哼! 。当妈的看到针线包, 忙不迭声地喊: 好好的针线包, 不长腿不长脚, 怎么会在箱子底下, 一定是你们几个淘气打闹, 藏起来的。当姐姐的只有那么一面小圆镜子, 穿衣打扮梳头洗脸都要拿出来照一番, 后来不见了, 总以为是弟弟偷走了或打破了, 不知问过骂过弟弟多少次, 现在找到了, 喜出望外,  知道错怪了弟弟, 不好意思, 便向弟弟保证, 等年三十晚上拿到压岁钱, 一定给你买个皮老虎。

       辞灶第二天, 吃过午饭, 太阳高照, 一丝风也没有, 天气暖洋洋的, 母亲哄着我, 父亲带着大姐大哥从灶屋往天井搬东西, 忙着扫灰。这时河子推门进来, 对我父亲说: " 瑞祥哥, 俺妈说今天暖和, 要捞麦子, 叫竹梅过去帮个忙, 再从你家借一根长凳子。" 河子年龄比我大姐还小几岁, 但是和我父亲同辈, 见面说话一直称呼我父亲为哥。

       母亲听是河子妈打发河子来借长凳, 还要大姐去帮忙, 脸色一沉, 瞪了父亲一眼, 一句话也没说, 抱着我去了张寡妇家。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6-29 22:57
”灶王爷长得像个小白脸“,整天被烟熏火燎的,不容易
1 回复 kzhoulife 2015-6-30 05:18
秋收冬藏: ”灶王爷长得像个小白脸“,整天被烟熏火燎的,不容易
      
0 回复 小城春秋 2015-7-4 21:26
人物特别生动!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06: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