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 (61) (长篇小说 纯属虚构)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6-30 04: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 河子, 你爹呢, 又去公社开会了? " 母亲抱着我走了, 父亲好像松了一口气, 连忙招呼河子。

        " 没有, 去沽河村我姥爷家了。我妈说, 二舅母和小舅母因为分家的事, 又和我姥爷姥娘打仗, 快过年了, 把俺姥爷姥娘骂得出不了门, 没办法, 把俺爹叫去了。"

        " 你妈有没有说她们为什么打仗? " 父亲对河子妈娘家的人和事, 略知一二. 河子妈的两个弟弟, 父亲在友贵家都见过, 全是怕老婆的主, 老婆说东, 二人不敢说西, 老婆指狗, 二人不敢骂鸡。河子的二舅母是沽河村出名的泼妇, 偏这泼妇有些姿色, 哄得河子二舅团团转, 娶了媳妇忘了娘, 爹妈被这个媳妇骂得哭天抹泪, 儿子只装着没听见没看见, 媳妇骂累了回到家, 他还亲自熬了粥端给媳妇, 好像担心媳妇骂坏了嗓子, 需要喝碗粥润润喉咙。

        " 俺妈没说。俺大舅早上来俺家, 让俺妈也一起去, 俺妈说, 这都是俺姥爷姥娘自己造的孽, 自作自受, 她今天要捞麦子, 去不了。" 

       " 唉, 过去的事情, 你妈还是放不下。竹梅, 你到厢屋把那条长凳子搬出来, 去帮河子妈捞麦子。带上亭亭, 我一个人在家扫灰就行了。"  父亲与我大哥之间, 总有某种隔阂, 或许由于父亲的传统观念, 尽管和母亲结了婚, 心底里总是看不起大哥这个私生子。

       河子扛着长凳, 三个人经过大队办公室门口, 家有的二弟家钱三弟家财和另外五六个孩子, 正在墙外的空地上玩"打茧"的游戏, 家财与河子同岁, 在沽河中学一个班级, 看到河子, 便喊他: " 河子, 来打茧, 今天赢炮仗, 谁输了谁买。"

       " 好, 好, 我把凳子送回家, 这就来。" 

        河子进了家门, 凳子往天井一放, 转身就往外跑, 河子妈知道这个儿子在家呆着也帮不上忙, 就不去管他, 招呼大姐和大哥: " 竹梅, 亭亭, 进来进来, 你友贵爷爷赶集买了香油果子, 你们尝尝。" 说着从饭厨里拿出两根香油果子, 一根递给大姐, 一根递给大哥。香油果子其实就是油条, 那时一般人家根本买不起, 比今天的油条要好吃百倍, 那种香味, 今天的油条无论如何也炸不出来, 不知是油的问题, 面的问题, 还是人的问题。

        " 嬤嬤, 铁梅呢? " 大姐好多天没见到铁梅,  特别想看看她。论辈份, 大姐该叫河子妈奶奶, 大沽河的人叫奶奶为嬤嬤, 叫嬤嬤, 被叫的人好像年轻许多。

        " 她刚吃过饭, 睡了。你妈呢, 在家干什么? "

       " 俺妈带着雨来, 大概找家有妈去了。"

       " 她们两个, 倒是说得来。亭亭, 这些是河子的小人书, 我们捞麦子, 你自己看小人书。" 

        捞麦子, 就是淘洗麦子。

        麦穗在场院晒干脱粒, 用木锨铲起风中扬干装袋, 就可以交公粮或分给社员了。但在磨成面粉之前, 还需要淘洗一遍, 再次晒干后才能进磨房。捞麦子主要是将残留的麦皮土渣石块与麦粒分离。方法是放半锅凉水, 把麦子倒入水中, 一个人趴在锅沿, 手里缠一块毛巾, 手在水里转着圈将麦子慢慢翻搅几分钟, 然后让所有东西自然沉淀, 最后麦皮浮在水面, 土渣石块沉到锅底, 麦粒在中间。接下来用笊篱先把麦皮捞走, 再把麦子捞出来, 捞麦子的名称, 大概由此而来。天井里提前并排支好两根长凳, 隔着两米来宽, 凳子上铺一张红麻杆或高粱杆串成的帘子, 帘子上再铺一张炕席, 捞出的麦子倒在席子上, 用干毛巾再吸一次水, 然后均匀摊开, 太阳底下晒一个下午, 晒干后撮到元斗里拿到磨房, 就可以磨面了。

         捞麦子看起来简单, 却是一项力气活, 半锅水只能捞两三瓢麦子, 一元斗的麦子需要捞三四次, 人趴在锅沿几分钟, 腰会累得直不起来。大姐与河子妈轮流着来, 一边捞麦子一边闲聊, 大姐一直对上次母亲有关父亲与河子妈的风言风语耿耿于怀, 便想借这个机会问问河子妈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如果真有这回事, 自己有铁梅这样一个亲妹妹, 倒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6-30 10:21
那时的油条要好吃百倍,肯定是人的问题,现在的嘴都吃刁了。
1 回复 yulinw 2015-6-30 18:03
   大姐挺开通的~·
1 回复 kzhoulife 2015-7-1 23:55
秋收冬藏: 那时的油条要好吃百倍,肯定是人的问题,现在的嘴都吃刁了。
那时的水煎包, 还记得吗? 肉是用刀切的, 四四方方一小块, 比肉馅好吃多了!
2 回复 kzhoulife 2015-7-1 23:56
yulinw:    大姐挺开通的~·
心中有爱!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7-2 04:27
kzhoulife: 那时的水煎包, 还记得吗? 肉是用刀切的, 四四方方一小块, 比肉馅好吃多了!
我这儿一屠户就跟我说他店里的绞肉都是切出来的,小四方,好吃,不过我觉得差不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7 17: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