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74) (长篇小说连载)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7-24 07: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9评论

关键词:连载


        瑞安坐了一会, 身上热气逐渐退去, 开始觉得有点冷, 又过了一会, 冷得有些坐不住了, 便站起来在候车室里走来走去, 又搓手又跺脚, 像是一只囚在笼子里的小鸟, 又蹦又跳, 想逃却又逃不掉。

        这个火车站, 说是车站, 实际只有三间屋子, 一间做售票处, 两间做候车室, 地面铺着粗糙的砖头, 时间久了, 被踩得高低不平, 沾满干硬的泥巴, 屋里别说暖气, 连个火炉都没有。候车室东西两面墙四个窗户八扇窗子二十四块玻璃, 有一半玻璃是破的, 屋里屋外温度一个样。屋中央半空垂下一根红色电线, 线下挂着一个电灯炮, 估计有二十五瓦, 灯泡上沾满尘土, 比夜半的月光亮不了多少, 但毕竟是方圆几十里唯一的电灯照明, 这两间屋子便显得与一般农村房屋不同, 相对比较明亮干净。

        紧靠火车站的这个村庄叫"范格庄", 车站本来应该叫"范格庄车站",  但是这条铁路建好以后, 却取名"沽河车站", 原因据说是"范格庄"这个"范格", 音同"翻个", 若有人图省事, 读成"翻个车站", 太不吉利, 就像如今出门乘船坐飞机的人, 吃鱼不能翻个, 明知是迷信, 人们还是宁愿图个吉利不去翻, 下面这部分怎么吃, 就要看食客的本事了。范格庄的人也曾据理力争, 希望用村名做站名, 范格庄也可以扬名全国, 起码可以在全国列车时刻表上, 占有一公分的地方, 也算白纸黑字青史留名。可惜胳膊扭不过大腿, 车站冠名权掌握在修铁路的人手里, 这条铁路是德国鬼子修的, 德国鬼子倒也并非完全蛮横不讲理, 对范格庄的人说, 你们把村名改成"王格庄" "姜格庄" "周格庄" 或者"牛格庄" "马格庄" "吕格庄", 都可以用村名做站名, 唯独"范格庄"这个村名不行, 万万不可用, 估计德国鬼子的翻译二鬼子是个非常迷信的大汉奸。范格庄的人一听, 这不是要我们改名换姓吗? 为了出名背判列祖列宗, 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范格庄的人可做不出来, 再说了, 姓王姓姜姓周都不如姓范有"范", 更不要说姓牛姓马姓驴这些牲畜了, 车站爱叫什么叫什么, 范格庄的人也不去争了。谁知这一来, 范格庄这个村名, 逐渐被沽河车站代替, 本地人也不用了。范格庄的人走亲访友, 赶集出门, 一说自己是范格庄的, 人家就会说,  原来是沽河车站的? 气得范格庄的人恨不能把沽河车站铲平。多年后他们的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了, 只是范格庄自己, 也被一起铲平, 翻了个底朝天。

        瑞安没带行李, 需要的衣服都穿在身上, 背了一个帆布做的黄书包, 包里装着一个搪瓷茶缸, 五个过年做的白面饽饽,  一包咸菜疙瘩, 一边转一边看墙上的大字报和标语口号: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抓革命, 促生产" "大跃进万岁, 总路线万岁, 三面红旗万岁" , 这些都是瑞安在白沙村沽河村屋前屋后看到过的, 并不新鲜; 倒是一张大字报的标题, 瑞安以前从未见过: "胶东大地无冬天, 地冻三尺照样干", 下面写沽河两岸广大社员, 不畏严寒, 冒着风雪, 在结了冰的小沽河里挖土筑坝整修河道, 文字下还配了一幅图画: 河道里人山人海, 红旗飘飘, 推车的, 拉车的, 抬土筐的, 背土篓的, 抡镐的, 挥铲的, 从河底到河岸再到河堤, 来来往往上上下下, 没有任何机器, 人就是机器, 机器就是人, 这些机器人脸上全带着笑容, 好一幅热火朝天大干快上的社会主义劳动景象, 若非仔细看, 很像是盛世大宋的清明上河图。

        整治小沽河是前年冬天的事情, 到现在才过去一年, 瑞安记得很清楚, 学校放寒假, 他也参加了这场治理小沽河的伟大战役。小沽河两岸动员了十多万民工, 很多中学生也响应号召, 和他一起, 跟着社员们挖抬推拉干了十几天, 只是他并没看到任何幸福的笑脸。相反, 那个冬天找父亲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包括许多大姑娘小媳妇, 父亲似乎帮不了什么忙, 只能嘱咐每个人干活时多穿些衣服, 不要沾水着凉, 晚上回家多用热水洗腿泡脚。人走后, 父亲直叹气, 说这样干法, 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 年轻女人不分时段, 三九寒天水里来泥里去, 一旦落下病根, 下雨阴天, 浑身疼痛, 一辈子的事。

        这样不顾死活象牛马一样地劳动, 劳动者脸上个个挂着笑容, 岂不是天方夜谈? 瑞安若是从未参加过这种劳动, 或许真会相信冰天雪地挖土筑坝改造山河是一件很浪漫很壮丽的事情, 可是现在, 摸一摸肩膀上抬土留下的疤痕, 瑞安只能摇头苦笑。

        呜---呜---呜---,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声, 火车炽亮的车灯, 从远处的黑暗里射过来, 照得站台和候车室的窗户, 如同白昼一般。售票员兼检票员从售票处走出来, 打开靠站台的东门, 候车室里仅有的五六个人, 一窝蜂般冲出去, 在站台上一边跟着火车跑, 一边跳着脚看那节车厢有空座位。那个年代几乎所有人都被绑在居住工作的地方, 火车里坐的多数是出公差吃公家粮的公家人, 说白了, 就是封建社会官府里的人, 农民很少, 出外工作上学旅游基本不可能, 没有后来春运那种人头攒动你拥我挤的疯狂乱象。

        瑞安上了车很容易找到一个座位, 火车咣当咣当徐徐启动, 很快将沽河车站抛在身后, 窗外变得漆黑一片, 什么也看不见, 火车从一处黑暗开进另一处黑暗, 瑞安的心, 此时已经飞到了景山, 飞到了北海, 飞到了天安门, 飞到了故宫西面自己出生长大的那个小四合院。小四合院是瑞安的家, 家里现在住着什么人? 自己还能回家看一看, 住一晚吗?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7-24 10:02
生动,如同目睹。
0 回复 kzhoulife 2015-7-24 11:11
秋收冬藏: 生动,如同目睹。
修河筑坝,挖沟抬田,小时候俺都参加过!    
0 回复 呆子 2015-7-24 19:09
kzhoulife: 修河筑坝,挖沟抬田,小时候俺都参加过!      
有个沽河站?应当是郭家庄吧?写的真真实!
0 回复 kzhoulife 2015-7-24 22:22
呆子: 有个沽河站?应当是郭家庄吧?写的真真实!
   这个车站名字是俺编造的, 毕竟是小说。 问候老乡!
0 回复 呆子 2015-7-24 23:01
kzhoulife:    这个车站名字是俺编造的, 毕竟是小说。 问候老乡!
当年的事情还记得那么清楚,好记性。
0 回复 呆子 2015-7-24 23:05
kzhoulife: 修河筑坝,挖沟抬田,小时候俺都参加过!      
有些河被整治的都没水了,好多生态被破坏了。
0 回复 kzhoulife 2015-7-24 23:11
呆子: 有些河被整治的都没水了,好多生态被破坏了。
这些年大小沽河里的水确实不多,许多地段露出河底,不知是整治不当的原因,还是气候变化雨水太少的原因!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7-25 05:35
不知是甚麽命运在等着他?
0 回复 kzhoulife 2015-7-25 08:41
sissycampbell: 不知是甚麽命运在等着他?
且听下回分解! 周末愉快!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06: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