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 (75) (长篇小说)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7-25 14: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评论


        瑞安来到自己出生长大的四合院, 已是第二天中午。

        在济南转车等车, 瑞安睡了四五个小时, 上了车睡了醒, 醒了睡, 到北京下车浑身舒展开来, 整个人精神十足, 丝毫不累。

        北京, 北京, 久违的北京! 出了北京站, 瑞安站在马路牙子上, 仰起头, 深深吸了一口北京的空气, 脑袋随着来来往往的大小车辆, 左转右转, 远远近近的楼房商店马路岗亭, 尽收眼底, 有种进了家门脱掉鞋子, 把家巡视一遍的满足和惬意。北京的空气是有味道的, 那是煤烟与汽车尾气混合的味道, 是历史与文化结合的味道, 是君临天下目空一切的味道, 那种味道代表着先进, 代表着霸气, 代表着优越感, 与现在的空气污染完全不一样。

        瑞安没有坐公共汽车, 而是步行到建国门内大街, 转而向西, 直奔天安门广场。这段路并不远, 比白沙村到沽河车站好走多了, 当初一家人离开北京, 走的也是这条路 。三年了, 楼还是那些楼, 路还是这条路, 路上跑的公共汽车, 依旧上面半截是黄的, 下面半截是红的, 尾巴冒着黑烟, 一切是那么熟悉, 唯有人们的目光脸色, 丝毫没有过年的喜悦, 并不那么友好热情, 瑞安心里有点难过, 有些沮丧。可时当他走到天安门广场外的长安大街, 放眼四望: 故宫, 广场, 人民大会堂, 英雄纪念碑, 天安门两旁的巨幅标语, 面对这片恢宏大气的历史天空, 他顿时觉得自己很渺小, 在白沙村,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北京太大太深太远了, 谁认识自己是谁? 瑞安心下坦然了许多, 加快脚步, 他要回家, 那个四合院, 才是他真正的家。

        过了中山公园往右拐, 是一条宽敞却非常幽静的南北大街, 沿大街往北十来分钟, 街东便是瑞安家的四合院, 灰砖灰瓦灰色大门, 院墙两米多高, 把院子围得严严实实。街门没有贴封条, 也没有上锁, 瑞安推开门跨进院里, 心底顿时凉了半截, 这个原本整齐干净的四合院, 倒像是白沙村张寡妇的那个家, 又破又脏又乱。

        这个四合院东面是正屋, 正屋上下两层, 每层三间, 南北各有两间厢房, 瑞安一家住在这里的时候, 正屋楼上三间是卧室, 教授夫妇一间, 瑞芳瑞清姐妹一间, 瑞安自己单独一间。楼下三间, 一间是厨房, 另两间餐厅兼客厅; 北厢房两间是教授的书房, 南厢房一间做卫生间, 一间放杂物, 正屋和厢房前面, 都有一米多宽的走廊, 铺着青石板, 青石板外面, 种着各种花草; 院子长宽七八米, 靠院墙有一棵枣树两棵丁香树, 教授一家五口在皇城根下, 北京的心脏里, 住着这样一个四合院, 宽敞舒适, 颇有资本主义资产阶级资本家生活的样子。

        可眼前这个院子, 完全变了样。靠墙的枣树和丁香树砍掉了, 用些破砖头盖了三间小屋, 黄泥巴全露在外面, 屋顶铺着几块油毡, 油毡上压着砖头, 每间屋里都有蜂窝煤炉子和锅碗瓢盆, 乱七八糟放得到处都是; 房前走廊上, 摆一些破椅破桌, 院子里放着蜂窝煤, 东一堆, 西一堆, 走路不小心就会踢倒; 院子上方东西南北拉着几根绳子, 挂着被褥衣服; 正屋厨房外接出一个水龙头, 南厢房卫生间变成了公用厕所, 一股臭气扑鼻而来。四合院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成了革命群众的大杂院, 大杂院每天脏水煤灰烂菜叶子院里乱泼乱扔, 跟个垃圾场差不多, 大过年的, 没有丝毫过年的味道。

        这那是自己的家, 分明是要饭的拣破烂的扎堆睡觉的地方, 瑞安正想找一家问问是怎么回事, 北厢房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 矮矮胖胖, 象个木头墩子, 一脸横肉, 下巴上有个豌豆大的黑痣。女人提着裤子, 腰带也没系, 好像刚睡醒起来要上厕所的样子, 见到瑞安, 两手一哆嗦, 裤子差点掉地上。女人退后一步, 紧紧攥住裤腰带, 问瑞安: " 你找谁, 怎么也不喊一声? "

        " 我不找人, 我以前住这里, 这个院子不是封起来了吗, 为什么会有人住进来?" 

        " 这个院子现在属于国家, 国家分配给我们五家人, 都是这两年搬进来的。 " 

        " 这院子是我家的, 怎么成了国家的了, 我们还要回来住呢!"

        " 回来住, 想得美! 故宫还是爱新觉罗溥仪家的呢, 他想搬进去住, 你问问党和政府会同意?" 

        " 你是谁, 怎么这么不讲理,凭什么住我家房子? "

        " 你家房子, 别做梦了。讲理讲理,造反就是理,革命就是理, 你从哪里来, 还回哪里去, 不然我报告街道革委会, 把你抓起来。" 女人说完, 回屋系好腰带, 好像真要出门告密的样子。

        瑞安忙说: " 好好好, 我走, 我走。" 说完急急忙忙退出大门, 但听女人站在院里狠狠地说道: " 黑五类狗崽子, 北京城是你们这些牛鬼蛇神住的地方? 全部赶出去, 滚得远远的, 永远别想回来。" 

        瑞安站在墙外, 气得两眼冒火星, 却也不敢进去与她争论, 正在犹豫该去那里, 却听到北边不远处一个女孩子喊他: " 瑞安, 瑞安, 你怎么回来了?" 

        瑞安仿佛见到了救星, 朝喊声跑过去, 嘴里叫着: " 英子, 是你, 你没有下乡插队?" 英子是瑞安的同学, 从小一起的玩伴, 家也在这条街上。

        " 走, 先到我家, 有话慢慢说。" 英子的家就在旁边, 和瑞安家类似的一个四合院, 没有外人住。瑞安跟着英子来到客厅, 英子倒了一杯开水递给瑞安, 瑞安想到刚才在自己家的屈辱, 心一酸, 眼泪差点流出来。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3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0 回复 yulinw 2015-7-25 14:56
  
0 回复 兰黛 2015-7-25 23:14
莫非这个瑞安有剑兄的影子,把那四合院写得那么清楚、仔细。
0 回复 kzhoulife 2015-7-26 00:02
yulinw:   
雨林当年也也住四合院?
0 回复 kzhoulife 2015-7-26 00:04
兰黛: 莫非这个瑞安有剑兄的影子,把那四合院写得那么清楚、仔细。
北京的小胡同四合院, 俺串过不少!
0 回复 厚道人家 2015-7-26 02:49
  
0 回复 yulinw 2015-7-26 03:28
kzhoulife: 雨林当年也也住四合院?
   不是~·哭那个时代~·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7-26 05:15
可怜的人,我舅妈家的五进四盒院,在东城。没收了,然后给拆了。改了一栋四层的公寓。没他们的分。孩子们插队的插队,跟舅舅住了工厂的废弃仓库。
0 回复 kzhoulife 2015-7-26 08:12
sissycampbell: 可怜的人,我舅妈家的五进四盒院,在东城。没收了,然后给拆了。改了一栋四层的公寓。没他们的分。孩子们插队的插队,跟舅舅住了工厂的废弃仓库。
将民众划分成不同阶级, 然后搞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是老毛最大的发明创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7 17: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