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 (80) (长篇小说连载)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8-1 12: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连载

        白沙村的大队干部, 过年后忙着走亲访友,请客吃饭,这天只有书记友贵和我父亲在办公室里, 看到教授带着瑞安进来, 友贵起来打个招呼, 为教授搬了一张凳子, 教授没有马上坐下, 而是很诚恳地说道: " 张书记, 给您添麻烦了。瑞安刚刚回家, 我马上带他过来, 接受大队处分。"

        " 教授, 您先坐, 人安全回来, 大队也放心了。" 友贵这几天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寝食不安。年后的阶级斗争形式越来越紧, 全国到处清查捉拿"五一六"反革命分子, 对于大城市下放的右派家庭, 尤其来自北京的家庭, 公社革委会逐家审问调查。偏在这个时候, 瑞安私自离开白沙村, 友贵不得不编造一个理由, 说瑞安的奶奶病了, 跟村里请示回北京看望老人, 过几天就回来, 暂时搪塞过去, 心底却捏了一把汗。万一瑞安路上出了事情, 教授一家, 白沙村党支部, 都会有大麻烦, 因此对瑞安这次私自出走, 友贵憋了一肚子气, 若非看着教授面子, 真想给他扣一顶"五一六"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押送到公社革委会。

        “五一六反革命分子”,是文化大革命初期, 被“怀疑一切”的狂潮鼓动起来的一批造反派红卫兵。这批红卫兵在北京成立一个"五一六兵团",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炮轰周恩来”,认为周恩来代表旧政府机构, 是“又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是“二月逆流”中镇压“造反派”的总后台。所以他们要打倒这“中国第二个赫鲁晓夫式的个人野心家”,解决“新文革与旧政府的矛盾。” 

        毛主席一开始便坚决反对并阻止“五一六兵团”炮打周恩来的行动, 1967年9月8日他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姚文元的《评陶铸的两本书》一文中加了一段话:“现在有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也采用了这个办法,他们用貌似极‘左’而实质极右的口号,刮起‘怀疑一切’的妖风,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挑拨离间,混水摸鱼,妄想动摇和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所谓‘五.一六’的组织者和操纵者,就是这样一个搞阴谋的反革命组织。应予以彻底揭露。”“这个反革命组织的目的是两个,一个是要破坏和分裂以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一个是要破坏和分裂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支柱―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第一次公开在报刊上提出要在全国彻底揭露“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

        1967年八月至九月间,陈伯达、康生、江青等人近十次点名“五一六兵团”为“反革命组织”,宣布“要坚决镇压,要立即逮捕”。于是从中央机关到各地方机关,展开自上而下大规模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集团”运动。一时间,全国党政军机关、学校兴师动众,全力投入清查。与建国后其他运动一样,很快演变成一场铲除异己, 打击报复, 诬陷迫害对手, 贯穿文革十年的大规模政治斗争。成千上万的干部学生被打成“五一六反革命分子”,遭到长期隔离审查、批斗、监督劳动,丧失人身自由,很多被迫害致死,比起慈禧老太婆镇压维新分子,北洋政府镇压革命党,残酷百倍!

        后来的发展更具有讽刺性,九届二中全会后,身为清查"五一六" 专案组长的陈伯达,竟被列为“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的操作者。“9.13”事件后,林彪被名列操作者的首位。中央“五·一六”专案组办公室主任、公安部长李震也在公安部地下室自杀身亡。

        张友贵从建国开始, 一直担任白沙村党支部书记, 什么样的政治运动都经历过, 深谙党内斗争整人的方法手段, 只是他没什么野心, 白沙村又处于阶级斗争的大后方, 多数运动只是读读报纸念念文件喊几句口号, 只要能保住书记这个位置, 友贵尽量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瑞安不辞而别, 现在回来了, 友贵不会狠下心把瑞安当五一六分子抓起来, 但决定让他吃点苦头, 给他一个教训。

        父亲看瑞安萎靡不振的样子, 给他到了一杯热水, 说道: " 瑞安, 你也太鲁莽了, 这样不声不响走了, 你知道大队要担多大责任。"

        瑞安站在教授身后, 一声不吭。这次北京之行, 彻底粉碎了他的梦想, 他已打定主意, 回到白沙村, 随你们怎么处理。自己最崇敬的老舍先生都死了, 自己活着, 难道比老舍先生更有意义, 大不了追随老舍先生, 一死了之。瑞安这样想的时候, 他并不知道, 有他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 老舍投太平湖自杀, 在北京掀起一股仿效之风。在老舍自杀之后短短十几天内, 太平湖陆陆续续打捞出十几具尸体, 多数是不堪文革屈辱, 以死抗争的所谓阶级敌人。

        " 教授, 你先带瑞安回家, 让他歇一歇, 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过了十五再说。" 友贵对瑞安的父亲, 非常尊重, 教授医术精湛, 绝非那些二半调子的赤脚医生可比, 白沙村老老少少大病小病, 都指望教授诊治呢。

        教授带瑞安走后, 友贵对我父亲说道: " 我看瑞安脸色很难看, 情绪不对头, 估计在北京受了打击, 你回家让竹梅去劝劝他。"

        " 我也看出来了, 公社那边你去应付, 教授这根独苗, 也是咱们白沙村祖上的荫德, 到了咱这里, 决不能有个三长两短, 出什么差错。"

        中午回家吃午饭的时候, 父亲告诉大姐: " 瑞安回来了, 他心情不太好, 你吃完饭到他家去一趟, 和瑞芳一起劝劝他。"

       大姐答应父亲一声, 嘴里没说别的, 心里却不住念叨: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兰黛 2015-8-2 18:03
有点看不懂,不知道那些运动呢?是自己人整自己人?
0 回复 kzhoulife 2015-8-3 00:55
兰黛: 有点看不懂,不知道那些运动呢?是自己人整自己人?
不支持自己,或者看着不顺眼,就不是自己人,就要打到打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06: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