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101)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10-3 11: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大姐和瑞安结婚前, 得到大队批准, 在教授那五间房的东面, 屋山接着屋山盖了四间新房, 房子盖好后, 实在凑不出钱买砖垒院墙, 便用树枝玉米秸红麻杆扎成帐子把房子围起来, 总算象个家了。

        大姐挺着大肚子, 培养出文革后沽河中学第一批大学生, 我大哥又是沽河两岸的高考状元, 沽河中学声名鹤起, 校长刘玉昆将在秋季调回沽河县城, 担任县一中的校长, 我大姐接替刘玉昆的校长职务。高建国在沽河中学当了一年老师, 对教学本来就没兴趣, 追我大姐不成, 便借着民办教师这个跳板, 入了党, 借调到公社水利所锻炼三年, 然后出口转内销, 他爹高老泉退休, 他回沽河村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

        大姐中午本来要赴今天的宴席, 可是瑞安瑞芳兄妹似乎都提不起兴趣, 大姐能理解二人的心情, 心想家里人都去了, 也不缺她一个, 便呆在家里, 和瑞安瑞芳一起准备小孩的衣服尿布, 到了下午四点钟, 肚子开始疼痛难忍, 瑞安赶快去把接生婆请来, 瑞芳在地下烧热水, 全家人开始忙活, 折腾到夜里十点种, 终于听到一声婴儿的哭声, 接生婆出来报喜, 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白沙村的夜空, 星星眨着眼睛, 大沽河的春水, 一闪一闪亮晶晶, 可是白沙村大沽河终究拴不住瑞安的心, 尤其我大哥要到北京上学, 更让瑞安思念北京, 瑞安想到了北海, 想到了景山, 便给儿子取名京京。

       京京过百岁的时候, 书记友贵离开了人世。友贵的离世, 河子妈和大队干部们并不觉得突然。友贵四年前查出患了肝癌, 医院没条件做手术, 断定友贵活不过四个月。按说得了绝症, 应该卸掉书记职务回家好好调养, 争取多活几天, 可是在中国, 权利就是一切, 没了权, 别说治病, 养病也没人理, 所以友贵隐瞒病情, 公社和白沙村多数社员并不知道友贵患有肝癌, 正如万万岁病得躺在床上, 也不肯交出权利, 得什么病死的全国人民也不知道, 许多人还以为万万岁化作了神, 升天保佑他们去了。 友贵回村后求助教授, 教授便把友贵死马当作活马医, 用自己配置的中药, 居然让友贵多活了四年。在庆祝孩子们考上大学的酒席上, 友贵知道自己来日无多, 才对教授说出那一番话, 在场的人也都清楚怎么回事, 无不凄然。友贵死的时候, 把我父亲和老闷叫到家里, 对二人说道: " 我本来是个断子绝孙的人, 却有两个孩子陪了我这么多年, 死了有个替我摔瓦盆的, 我也能闭上这双眼了。" 说完又指着河子和铁梅说道: " 我死后, 这两个孩子, 就交还给你们了。" 河子妈当然明白友贵的意思, 河子和铁梅却似懂非懂,瞪大眼睛看着母亲。河子妈已经哭成个泪人, 跟友贵这二十几年夫妻, 一直觉得嫁给友贵委屈了自己, 这一刻, 才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友贵, 毕竟友贵让自己过了二十几年富足日子, 三年大饥荒, 一家人也没饿着, 抓住友贵的手便紧紧不放, 二十几年从未正眼看过友贵, 此时眼睛却直直盯着友贵, 生怕一眨眼, 友贵撒手而去。友贵看着河子妈直视自己的那双眼睛, 整个人仿佛回光返照, 用力把头抬起来, 河子妈忙把右胳膊垫在友贵脑后, 友贵头一歪, 死在河子妈的怀里。不知万万岁死的时候, 是不是有这个福气, 死在老婆江青怀里。

        友贵去世, 张家有顺理成章继任白沙村党支部书记, 上任刚半年, 便遇到一个天大的难题。

        一九七八年底, 教授平反, 右派帽子摘除, 按照国家政策, 教授一家可以恢复北京市户口, 返回北京。但是儿女如果结婚有孩子, 孩子户口随母亲, 另一方的户口留在原地。此时恰好瑞芳也怀了孩子, 瑞安和瑞芳如果随父亲回北京, 我大姐和京京, 以及张家有依然是农村户口, 只能留在白沙村。两个刚组建的家庭, 因为这突入其来的政策变化和户口制度, 突然面临艰难的选择。

        教授一家恢复北京市户口, 必须先注销在白沙村的户口, 注销户口须经白沙村大队盖章同意, 出具证明, 这个大权掌握在张家有手里, 张家有心里很清楚, 这个证明一出, 也意味着两家婚姻的破灭, 自己没有孩子拖累, 一个大男人, 凭自己本事再婚再娶不是问题, 可是我大姐带个孩子, 如果陈瑞安回北京, 二人一旦离婚, 我大姐以后怎么办?

        张家有觉得这事难办, 瑞安瑞芳更为发愁。回北京, 还是留在白沙村, 要户口, 还是要家庭? 这是个天大的问题。兄妹俩考虑半天, 觉得只能走一步说一步, 先回北京再说。教授也舍不得孩子留在白沙村, 但家有和竹梅会放二人回北京吗?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0 回复 呆子 2015-10-3 13:08
那些年给许多老百姓造成许多麻烦,老毛从没把中国人当人,现在居然还有许多人崇拜他,真是可怜!
0 回复 心随风舞 2015-10-4 01:32
剑兄,你的连载没有接着看,所以这篇就很少过来献花,建议你出书,届时我一定会买一本认真拜读。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0-4 02:50
呆子: 那些年给许多老百姓造成许多麻烦,老毛从没把中国人当人,现在居然还有许多人崇拜他,真是可怜!
少数花岗岩脑袋, 也许是当年斗争的积极分子, 老毛的打手!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0-4 04:06
心随风舞: 剑兄,你的连载没有接着看,所以这篇就很少过来献花,建议你出书,届时我一定会买一本认真拜读。
谢谢风舞, 书若是出版, 一定赠送你一本留作纪念!
1 回复 兰黛 2016-2-19 16:55
剑兄,时不时在文章中间穿插幽默点“不知万万岁死的时候, 是不是有这个福气, 死在老婆江青怀里。”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14: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