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120)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11-9 01: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和铁梅聊过大哥的事情以后, 我几次想问大哥, 是不是真的因为恋着大姐而不交女朋友, 可是每次开口都顾左右而言它, 不敢提这件事, 怕这事如果是真的, 不知怎么向母亲交代。开学前我和母亲去娟娟家, 母亲又问我大哥的事情, 我说大哥单位里有几个女孩子在追他, 大哥不知选那个好, 今天和这个出去, 明天和那个出去,一只脚踏好几条船, 根本不想结婚, 母亲骂了几句, 不再过问大哥的事, 反正隔得远, 眼不见心不烦。

        我去娟娟家, 名义上是去看望娟娟母亲, 实际上我是借机与娟娟相会。读大学后, 我和娟娟经常写信, 信里除了大学生活中的趣事。也讨论一些报刊杂志以及学校里的热门话题, 结尾当然会写几句爱你想你夜夜梦见你之类的甜言蜜语。我和娟娟曾就"人为什么活着"这个话题, 来来往往写过十来封信。那时读了几本哲学, 几本孔孟, 几章佛典, 几章圣经, 就以为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 获得了人生真谛, 看清了世间万物, 于是故做玄虚, 抄一些深奥的句子,  列一些晦涩的词语, 自己都不明白, 还沾沾自喜, 乐而不倦。最后娟娟总结了一句: 人活着是因为贪生怕死! 我觉得比所有那些绕来绕去深奥无比的文字都简单精辟。

       我和娟娟的关系, 娟娟看得比我远, 考虑比我周全, 想得比我现实: 她始终担心我们俩毕业以后不能分配在一起。象她这种地方师范学院, 分配到首都工作根本不可能, 而我毕业后会努力争取留在北京, 我那时把爱情婚姻想得非常单纯浪漫, 相信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于是山盟海誓, 甚至将汉乐府民歌也搬了出来: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 

        娟娟听了我这些表白始终半信半疑, 说我在北京久了会变心, 见到我总是小心翼翼, 和我保持一定距离, 或许我这人天生一幅轻佻散漫样子, 说话做事不像大哥那么稳重踏实, 我总觉得娟娟相信我大哥多过相信我。

        我和娟娟恋爱, 也不想让父母知道。一来还在上学, 二来怕父母干涉。就算双方家长都同意, 他们一定会按照沽河两岸那套习俗, 兴师动众, 给我和娟娟举办定亲宴席, 让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知道, 给我和娟娟上一道无形枷锁。那样的话, 我和娟娟虽属自由恋爱, 两家又有亲戚关系, 但彩礼一分不能少, 这是礼道, 否则就是看轻人家的闺女, 然后我就象白沙村的年轻人一样, 身上多了一项任务: 过年过节带上礼物去拜访娟娟父母。想到这些, 我就会头疼, 觉得上了大学, 还要父母为我的婚姻花钱, 很无聊很俗气很丢脸。

        为了让娟娟相信我, 向娟娟证明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我邀请娟娟暑假来北京, 我们一起爬长城, 让万里长城见证我们的爱情, 娟娟欣然答应。

        八九年的春天, 注定是一个永载史册的春天, 这个春天, 改变了中国, 也改变了世界。开学不久,胡耀邦去世, 由此点燃了知识界愤怒的烈火。首都大学生悼念胡耀邦的活动, 迅速演变为反对贪污腐败, 惩治官倒, 要求政治改革的游行示威。从中关村到长安街, 从清华北大到师大人大, 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 一经中央电视台播放, 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跟着沸腾起来, 全球各地媒体开始聚焦中国, 我也成了这些镁光灯下一个小小的焦点。

        我是我们系里游行示威的组织者和指挥者。这场运动一开始, 我想起小时候父亲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 " 儿子,你生有异象,你一出生, 天降甘霖, 解除了沽河两岸百年大旱, 你生在太阳底下, 从草垛里爬出来居然平安无事,白沙村百年前出了一个举人,后来一代不如一代,白沙村将来就靠你了。" 我觉得父亲的预言, 就应验在这场运动, 不仅白沙村要靠我, 全中国都要靠我了。所以在这场运动的中期, 学生们偃旗息鼓, 游行示威基本平息, 多数学校复课以后, 我骑着自行车在人大师大北大转了一天, 校园里的平静让我感到窒息, 我觉得这场运动不能就此结束, 于是我给这场运动的最高学生领导组织--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写了一封信, 信中提出, 只有通过绝食, 才能将这场运动重行掀起, 才会达到我们的目的。 

        我这封信递进去的第三天, 高自联宣布首都大学生赴天安门广场绝食, 直到政府同意与学生开诚布公对话为止。这场绝食持续了三个星期, 最终以流血收场, 我在班里最志同道和的女同学我们班的班长, 子弹穿过她的胸膛当场死在我身后, 成为这场运动结束后, 我心中最大的遗恨, 一生的污点, 挥之不去的梦魇。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11-9 07:05
忆往事峥嵘岁月稠。年轻学生的陨落,惊醒了“你”,对统治者有了深刻的了解和认识。我也参加了那场腥风血雨的运动。难回首,心中留下了痛!一个心殇!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1-9 10:15
sissycampbell: 忆往事峥嵘岁月稠。年轻学生的陨落,惊醒了“你”,对统治者有了深刻的了解和认识。我也参加了那场腥风血雨的运动。难回首,心中留下了痛!一个心殇!
那场运动, 有很多惊天动地的故事!
0 回复 yulinw 2015-11-9 11:19
   你幸运没有被通缉~~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1-9 11:23
yulinw:    你幸运没有被通缉~~
编故事啦, 与我无关!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11-9 11:41
其实记忆犹新。只是不愿意想它了!
0 回复 小小.. 2015-11-10 06:38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08: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