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127)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11-19 02: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父亲并没听大姐母亲的话, 反而劝她养好身体, 照顾好大姐, 不要胡思乱想。大姐母亲从小身体就不好, 弱不禁风却异常美丽, 与我父亲结婚, 是她一生最美好的十年, 我父亲与她感情很好, 属于典型的先结婚后恋爱, 这是父亲不答应河子妈的主要原因。可惜红颜薄命, 大姐母亲没有挨过三年大饥荒那场人为灾难, 三十多岁就去世了。

        河子妈没有办法, 只好顺从友贵的主意, 与老闷有了河子。大姐母亲去世以后, 河子妈曾有与友贵离婚, 与我父亲结婚的想法, 但是两个人都知道, 如果那样, 友贵不可能让二人在白沙村安稳地呆下去, 何况二人都有孩子, 为了孩子, 两人只能暗中来往。父亲故意与张寡妇显得很亲很近, 掩盖自己与河子妈的关系。谁知张寡妇后来煽风点火, 逼得父亲不得不再次结婚, 河子妈自知不与友贵离婚, 与我父亲不可能长久, 所以在我父亲找人说亲之时, 决心要一个孩子, 当然她并没有与我父亲商量, 父亲结婚不久, 河子妈与友贵闹离婚, 父亲才知道河子妈怀了自己的孩子, 但为了两家的日子, 两人都心照不宣, 白沙村的人都以为铁梅是河子妈与老闷的闺女。

        河子妈跟别人有了两个孩子, 依然跟着友贵安分守己过日子, 这让友贵很是感激, 看到铁梅那机灵可爱的样子, 友贵也不再追究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老闷的了。所以当河子妈告诉友贵铁梅是我父亲的女儿, 友贵并没有生气, 反而象卸除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当年隐瞒伤势把河子妈从我父亲怀里抢过来, 友贵自觉对不起我父亲河子妈, 尽管孩子不是自己的, 结婚这么多年河子妈毕竟给了自己一个完整的家, 死后有人为张家延续香火, 过年过节有人为自己烧纸上坟送吃送喝, 不像那些孤魂野鬼, 在阴间居无定所, 忍饥挨饿。但是自己死后, 河子妈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铁梅还小, 需要有人照顾, 所以死前几天, 友贵才在大队办公室, 告诉所有村干部, 铁梅是我父亲的女儿, 当然是希望自己死后, 我父亲可以照顾她们母女。

        张寡妇知道了这一切, 实在不甘心, 在我母亲面前添油加醋, 说河子妈就是潘金莲, 淫荡下贱, 吃饱喝足不干活, 专会勾引男人, 现在友贵死了, 铁梅又是我父亲的亲闺女, 河子妈还不夜夜点着灯在炕上等着我父亲, 那个男人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张寡妇就差说我父亲是西门庆了。

        我母亲此时与父亲结婚已有十余年, 不再象刚结婚时那样, 听张寡妇几句话就信以为真与我父亲大吵一场。我父亲诅咒发誓, 说河子妈怀上铁梅是在自己与我母亲结婚之前, 结婚以后与河子妈彻底断绝了男女关系, 绝对没有苟且之事。我母亲掐指一算铁梅的出生日期, 相信父亲没有说谎骗她。可是现在友贵死了, 我母亲还是不放心, 怕二人旧情复燃, 一定要我父亲写一封保证书, 保证今后绝对不与河子妈来往, 不许踏进河子妈家半步。我父亲没办法, 又不想为此事与我母亲吵闹让左邻右舍看笑话, 说自己可以不与河子妈来往, 但是母亲必须允许两家的几个孩子照常往来, 母亲也清楚我们这些孩子从小一起玩耍长大, 阻止我们来往既无必要也不可能, 便答应了父亲的条件。父亲放倒饭桌, 找出一张过年写对联剩下的大红对联纸在饭桌上铺开, 研好墨, 用写对联的毛笔一字一句写道: 我陈瑞祥对天发誓, 今后绝不与河子妈来往, 若违此誓, 电打雷劈。

        父亲写完念了一遍, 母亲将保证书收好藏好, 觉得这张保证书比二人的结婚证书还管用还可爱, 仿佛有了一道金箍咒, 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心满意足高高兴兴忙活着给我父亲炒菜做饭, 我父亲苦笑不得, 对我母亲爱也不是, 恨也不是, 只有摇头叹息。本来友贵在的时候, 父亲还会抱着我到友贵家喝酒, 与河子妈见个面聊几句话, 但自友贵去世以后, 反而完全断绝了与河子妈的来往, 河子结婚, 我父母都没有参加, 只有我和大姐去帮忙, 河子妈生活有困难心里有委屈, 只能跟我大姐讲。

        我大姐对这些恩恩怨怨瓜葛丝连比我清楚, 看不惯我母亲的这些小心眼, 与河子妈反而象母女一般。父亲这才决定找河子妈帮忙, 劝说我大姐。

        父亲去找河子妈, 我已经回到北京, 重新开始大学生活。

        校园里死气沉沉, 往日的热血已经冷却, 莫说六四, 民主自由人权都成了禁忌话题, 校园生活简化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教室为中心, 宿舍和食堂为两个基本点, 每天的时间都在这三个地方度过, 连到操场踢球跑步我都失去了兴趣。但是白天压抑越大, 夜里做梦越多, 而梦境总是与死去的刘君有关。

        有一天晚上, 我走在宿舍筒子楼黑暗狭窄的过道, 在604寝室门前停下。604寝室是我大学第一年的宿舍, 门呈淡淡的米黄色,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整扇门很干净, 我的眼睛落在门中央宿舍号码6和4之间那个“0”上。那个“0”字是一个哭泣的表情, 那是我停学回家离开这间宿舍时, 用红笔在“0”的空心里画的, 一年多过去了, 这个哭泣的“0”字,一点没变。

        推开米黄色的宿舍门, 眼前一亮:宿舍大小没变, 却显得很豪华, 原来的上下床变成了单人床, 每张床上都盖着一条崭新的棉被, 棉被跟宿舍门的颜色一样, 也是米黄色, 蓬松柔软, 有些暖昧, 点缀着一些很大的花朵, 像玫瑰, 像牡丹, 像杜鹃, 像山茶花, 我也看不清到底是那种花, 但都是白色。靠门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女生, 可我并不认识她。

        " 同学, 你是谁, 这是男生宿舍, 你怎么躺在我床上。" 我问她。

        " 老弟, 你不认识我了?你忘了, 去年我们一起游行, 从天安门回到学校宿舍, 我实在太累了, 躺在你的床上睡了一夜。" 她说话的声音很大很清晰, 嘴角却一动不动, "你记不记得, 我们走在游行的路上, 一边喊口号, 一边憧憬着未来, 说好要一起读研究生一起出国留学。" 她一字一句说着, 嘴角还是一动不动。

         " 不是, 不是, 你不是她, 她已经死了。" 我心里在喊, 上前去推她, 她坐起来说道: " 我没死, 我这不是好好坐在你面前。"

         " 娟娟, 怎么会是你! " 我张开双臂去抱娟娟, 却抱了一个空, 人也惊醒, 知道又做了一个梦, 一个刘君和娟娟分不清的梦。醒来我给娟娟写信, 但是所有的话似乎都是对刘君说的, 信没有寄出去, 我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念着刘君的名字, 默默地把信烧掉。

        又一天晚上, 我梦到刘君身著诸葛孔明的衣装, 轻摇鹅毛羽扇, 坐在轮椅上向我挥手。我身披盔甲, 手握剑戟, 冲向敌阵, 远远的看到一幅白色幔布, 两边各书四字: "有心报国, 无力回天", 中间一个大大的"哀"字, 我在厮杀中惊醒, 耳边还响着刘君念的这首诗:

        武侯大名天下知, 三足鼎立隆中计
        七擒孟获边邑定, 六出祁山心不移
        可怜一生补天意, 命运不予身先死 
        长星殒落难归土, 夜半入梦卧龙书
        前后出师表中字, 铸我一身铁甲衣
        祁连山下鼓声震, 玉门关外烽烟起
        火映金甲方阵固, 风吹战车旌旗舞
        车前不见偃月刀, 阵后能闻方天戟
        饮血断发挥金鞭, 剑气森森飞铁骑
        匹马归来五更月, 前世今生一梦里

        前世今生一梦里, 刘君日日夜夜出现在我的梦里, 伴我度过了开学后那段最压抑的时光。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11-19 06:43
精彩的人生画面,悲哀的追忆,陨落的花朵。。。展现剑兄的文采。欣赏!
0 回复 嘻哈:) 2015-11-19 10:52
你讲的这农村咋不大同呢,比城里人还风流浪漫,而且不穷呢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1-19 11:54
sissycampbell: 精彩的人生画面,悲哀的追忆,陨落的花朵。。。展现剑兄的文采。欣赏!
谢谢丝丝, 问候!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1-19 11:55
嘻哈:): 你讲的这农村咋不大同呢,比城里人还风流浪漫,而且不穷呢
有机会去沽河两岸农村体验一下生活, 就清楚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7: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