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129)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11-21 22: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父亲没有隐瞒实情, 进屋里一边换衣服, 一边告诉母亲, 自己为大姐的事情去找河子妈, 刚好碰到铁梅回家, 一起吃了晚饭, 所以回来晚了些。

        母亲听了, 把饭碗一扔对京京说: "京京, 你先回家, 今晚跟你妈睡。" 京京看到我母亲脸色难看, 也知道我父亲的话让母亲不高兴, 心里不情愿, 还是一个人回了家。

        京京走后, 母亲憋了一肚子的气立时爆发出来, 对着我父亲大喊: " 陈瑞祥, 你这吃里扒外的王八蛋, 我饭做好等了你半天, 你倒好, 陪着那个贱女人吃饭, 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

        " 你说话别这么难听, 谁贱了? 我是为竹梅的事不得不去找她帮忙, 值得你这么生气?"

       " 她她她, 瞧你说的这个亲热劲, 你要去见她, 也不用拿竹梅当借口, 反正这个家现在只剩我一个了, 你想走就走, 我也不拦着。" 母亲说着开始哭起来。

        父亲搬了一条被子来到东间炕上, 躺在炕上想大姐大哥的事该怎么办, 任母亲怎么哭闹怎么唠叨, 就是不说话不搭腔。

        我前面说过, 我父亲从来没把大哥当自己儿子看待, 尽管大哥随了他的姓, 在我父亲眼里大哥仍然是外姓人。听到铁梅说大哥是大姐的意中人, 父亲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只是怪自己糊涂, 从没去想大哥对我大姐会有超越姐弟的想法。在我父亲看来, 大哥为大姐做的一切, 都是为报答大姐这么多年对他的呵护照顾, 而且父亲认为大哥也应该这样做, 大姐为大哥的付出, 远超过他这个父亲, 甚至比我母亲做得还多还好。我大哥若能陪伴竹梅一生, 对竹梅无疑是最好的归宿, 我父亲这时首先想到自己女儿的幸福, 而不是大姐和大哥两个人合适不合适。

        但这件事如果在村里传开, 村里的闲言碎语唾沫星子能把自己淹死, 我母亲的哭闹, 就不是听到自己去找河子妈这样简单了, 父亲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支持还是反对, 起来躺下, 躺下起来, 一夜没睡好。

        母亲在西间炕上, 听到父亲开门关门下炕上炕, 折腾来折腾去, 以为父亲见了河子妈和铁梅, 心里有了她们母女, 所以一个人搬到东间炕躲着自己, 心里更是有气, 一夜也没睡着, 早晨起来做饭, 嘴也不闲着, 又开始责骂我父亲。

        其实母亲的责骂也没错, 父亲与河子妈铁梅吃这一顿饭, 对他触动很大, 让他念念不忘。我母亲吃饭时候, 总是满腹牢骚, 这个人不好那个人不好, 也不管我父亲爱听不爱听, 唠唠叨叨没完没了, 往往做了一桌美味佳肴, 却让我父亲吃了一肚子气觉得不舒服, 吃力不讨好。我母亲自己这种脾气改不了, 反而认为我父亲不识好歹, 自己为他忙里忙外洗衣做饭, 他还不领情, 心里也觉得委屈。

        河子妈与我母亲刚好相反, 善解人意, 该讲的时候讲, 该听的时候听, 而且不会在吃饭的时候说一些令人扫兴的话题。她对我父亲这十多年从未上门很是生气不满, 但吃饭时绝不会表现出来, 更不会说出来, 她会珍惜眼前拥有的这一切, 而不像我母亲, 忘不了过去抓不住现在也看不到未来, 活在猜疑抱怨后悔恐惧之中。本来子女都能干有出息, 我父亲的日子应该过得很好很幸福, 可是天天让母亲这一身负能量包围着, 过得很累很辛苦, 心情总是有些压抑。

        大姐大哥的事, 父亲想来想去犹豫不定, 最后索性不想也不管了, 由他们两个自己去吧。父亲想到河子妈和铁梅, 又想到我母亲的那句话: "反正这个家现在只剩我一个了, 你想走就走, 我也不拦着。"

        或许是时候离开这个家, 一个人静一静了, 父亲心里想, 但自己又能去哪呢? 父亲想到了我妹妹雪梅。当初我父亲为雪梅取这个名字, 是希望雪梅象古代那些才女一样冰雪聪明, 不料雪梅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 只好去了张家有在县城的建筑公司, 父亲相当失望。

        雪梅不是读书的料, 却很有生意头脑, 眼光敏锐长远,  很快成为公司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在雪梅建议下, 张家有的建筑公司更名为"沽河市房地产开发总公司" , 雪梅小小年纪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这两年做得风生水起, 令一家人大跌眼镜。想想我自己除了上街喊几句口号, 回家讲一番大道理, 上大学还要雪梅资助, 雪梅再开玩笑嘲弄我几句, 我在雪梅面前都有些抬不起头来。但我心底对他们这种官商勾结的公司还是有些看不起, 甚至痛恨 。

        父亲到县城找到雪梅说出自己的想法, 问雪梅能不能在县城给他找点事做。雪梅也知道父母的脾气, 我母亲的唠叨她也受不了。有时候母亲来她这里, 这也管那也管, 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 唠唠叨叨指手画脚, 雪梅本希望母亲在她这住几天, 结果是盼着母亲快点回家。

        听了父亲的一番诉苦, 雪梅对老爹充满同情, 但又不想看到父母真的分开, 公司刚好现在有一个投资项目, 便对父亲说: "这些年求神拜佛的人越来越多, 我们公司准备在灵山山顶建一座寺院, 需要一个人去管理, 我和家有商量商量, 你去怎么样? 离家十多里路, 想回家就回家, 不想回家就住在寺院, 我妈应该不会有意见。只是寺院明年春天才能建好对外开放, 要等几个月。" 

        父亲连说是个好主意, 等几个月就等几个月吧。父亲又问雪梅, 知不知道大姐和大哥的事情, 雪梅说这事她还真不知道, 她和我一样的想法, 一直把大姐当母亲一样看待, 一个是亲哥哥, 一个是亲姐姐, 大哥和大姐真的结婚, 心理上会很别扭。

        父亲听了, 没说什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0 回复 嘻哈:) 2015-11-22 01:42
活在猜疑抱怨后悔恐惧之中。。。苦海无边哈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1-22 07:48
嘻哈:): 活在猜疑抱怨后悔恐惧之中。。。苦海无边哈
有这样的人吧?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1-22 09:47
你把人心剖了个透。
0 回复 嘻哈:) 2015-11-22 10:41
kzhoulife: 有这样的人吧?
多着呢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1-23 01:40
秋收冬藏: 你把人心剖了个透。
每个人身边都有这类故事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13: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