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132)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11-26 03: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我大哥和大姐瞒着我母亲偷偷来往, 大姐去大哥处, 顾忌还少一些, 大哥回到白沙村, 在我母亲面前不得不和大姐配合演戏, 哄我母亲高兴。

        全家人围在一起吃饭, 我大姐会故意离我大哥远一些, 然后就像小时候一样叫我大哥的小名, 有时还会假装问 我大哥: " 亭亭, 你最近谈的对象怎么样了, 什么时候领回来让妈看一看。" 我大哥会说道: " 那女孩子不喜欢农村, 我几次请他来咱家, 她就是不来, 大概怕咱家太脏。" 我母亲便开心地说道: " 她不来不要紧, 妈可以去看她。" 还真有那么几次, 大哥实在搪塞不过去, 只好在公司里找个女孩, 糊弄我母亲。虽然大哥提前声明只是演戏, 那些女孩子一个个争先恐后, 希望可以弄假成真, 在我母亲面前表现的既孝顺又贤惠, 我母亲见一个爱一个, 催着我大哥快结婚, 可惜过不多少日子, 大哥说他又跟女朋友吹了。

        母亲越来越着急, 以前父亲在家, 还有个人听她唠叨解闷, 现在父亲一个月只回来一两次, 回来后还带着佛经, 对我母亲说得话只是哼哼哈哈敷衍了事, 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一天父亲回来, 母亲又开始唠叨, 父亲便劝母亲有时间去灵山寺院上上香拜拜佛, 不要一天到晚胡思乱想无事生非, 我母亲大骂: " 陈瑞祥, 我什么时候无事生非了。家里的事你一推六二五什么也不管, 一天到晚捧着那几本破书, 比老婆孩子还要紧, 孩子的事我不操心谁操心, 烧香拜佛能把亭亭的婚事解决了? " 

        听到母亲提起大哥的婚事, 父亲说道: " 各人有各人的缘分, 缘分不到, 你急也没用。" 

        " 哼, 我知道你那点小心眼, 从小就没把亭亭当亲儿子看待, 要是雨来三十多岁不结婚, 看你急不急? " 

        " 孩子都大了, 又不在家里住, 你操那么多心干啥。你总不能在白沙村给亭亭说个媳妇, 送到青岛去吧。" 

        " 陈瑞祥, 你不管, 我可不能不管。你觉得娟娟怎么样, 我跟她妈提过, 她妈也愿意。"

        " 唉, 你不瞎操心, 日子就不知怎么过是不是? 这事你自己看着办, 不用跟我商量。" 父亲感觉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自己夹在中间会左右为难, 不如置身事外, 念经向佛, 大姐和大哥的未来, 只能靠二人的造化了。

        母亲与父亲商量没用, 便去找娟娟的母亲。娟娟大学毕业找我大哥帮忙, 分配到青岛一所中学教英语, 工作已有一年多, 周末回家, 有时会带着她母亲到我家。

        母亲对娟娟母亲说出自己的想法, 娟娟母亲非常愿意, 娟娟对我大哥一直很崇拜, 这种崇拜让她很高兴答应了我母亲的要求。

        刘君的死, 在我心里一直挥之不去, 复学后我与娟娟的距离越来越远, 信也写得很少。娟娟知道我一心要出国, 出了国还要读五六年, 对我也不再抱任何期望。我心里一直爱着娟娟, 又怕耽误她没能力保护她, 不敢说让她等着我, 所以当娟娟写信告诉我, 她答应我母亲嫁给我大哥, 我心里有些失落, 却并没有反对。

        周末大哥回来, 大哥大姐母亲还有京京四个人, 照例坐在一起吃晚饭, 母亲对大哥说: " 亭亭, 你的亲事不能再拖了。你一直在骗我糊弄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妈不聋不瞎不糊涂能看出来 。我跟娟娟妈商量好了, 娟娟自己也愿意, 我做主给你和娟娟定了亲, 你们俩尽快结婚。" 

        大哥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 自己和大姐的事情不可能永久瞒下去, 瞒得越久, 对自己对大姐越是一种折磨, 不如借此机会跟母亲说明白。

        " 妈, 你说我一直骗你糊弄你, 其实我没有, 我早就定了亲, 早就准备结婚了。" 大哥很认真地说。

        " 你又跟我瞎咧咧, 定亲这么大的事, 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什么时候的事? " 

        " 你带我到白沙村的第一天, 我第一眼看到大姐, 我就想将来要娶一个大姐一样的媳妇, 现在总算等到了这一天, 我要和大姐结婚。" 

        母亲以为大哥在开玩笑, 对我大姐说: " 竹梅, 看看你, 都是你从小把他惯的, 说话没大没小的。" 

        " 妈, 亭亭说的没错, 我们俩怕您不同意, 一直没敢跟您讲。" 大姐也知道瞒不下去了, 干脆直说。

        听了大姐的话, 母亲这才相信大哥不是开玩笑, 腾的从饭桌上站起来, 指着大哥与大姐骂道: " 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 怪不得这么多年都不结婚。陈竹梅, 你这个贱女人, 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母亲说着, 脸气得发涨, 浑身发颤, 站立不稳要摔倒的样子。

         大哥和大姐忙上前去扶母亲, 母亲一把推开我大姐, 嘴里继续骂: " 滚出去, 亭亭没你这样的大姐, 勾引自己的弟弟, 你还要脸不要脸。"

        大哥听母亲这样骂大姐, 一边为母亲捶后背, 一边说道: " 妈, 你不要怪大姐, 大姐每次相亲, 都是我给搅黄的, 我是真心要娶大姐。" 

        " 你也给我滚出去, 你们俩要结婚, 除非让我死。" 母亲说完, 把大哥和大姐推到门外, 大姐知道话都说出来了, 母亲今晚肯定一肚子气, 只好让京京留下陪着母亲, 自己和大哥先回家, 等母亲消了气, 再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第二天下午大哥回了青岛, 母亲带着京京来找我大姐。母亲没有骂我大姐, 反而先向我大姐道歉, 说自己昨晚气昏了头, 说了些过火的话, 请大姐别放在心上, 然后很诚恳地说道: " 竹梅, 我带着亭亭嫁给你爹这么多年, 你爹从没把亭亭当亲儿子对待, 我脾气又不好, 亭亭小时候也挨了我不少打。亭亭跟着你, 你比我这个亲妈对他还好, 他要报答你我也没意见。就算他结了婚有了孩子, 你们姐弟俩照样来往, 你又何必要勾引他, 不让他结婚? " 母亲最后这一句, 是她昨晚想了一晚得出的结论, 她前思后想, 认定这些年大哥不结婚, 是受大姐勾引。

        " 妈, 我没有勾引亭亭, 我们俩是真心相爱。" 大姐心里很委屈, 又不知怎样跟母亲解释她和大哥的感情, 证明自己的清白。

        " 我不懂什么爱不爱的。娟娟这孩子你也了解吧, 你知不知道娟娟也很爱亭亭,  娟娟那个方面不如你? " 

        母亲这样一讲, 大姐心底一颤: 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怎么能跟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相比,  娟娟在自己家里住过两年跟自己妹妹一样, 大姐对娟娟非常了解, 娟娟性格温和品貌出众, 如果大姐和我大哥没有这层关系, 大姐一定会劝我大哥娶娟娟为妻。

        母亲见我大姐有些动摇, 继续说道: " 竹梅, 我不是说你不如娟娟, 要是你和亭亭年龄相仿, 我也不会反对。可你结过婚, 又有孩子, 你不为我想, 也要为京京想, 京京, 你愿意看到你妈跟你叔叔结婚吗? " 

        " 我不想孝亭叔做我爸爸, 我妈要是跟叔叔结婚, 我就去北京跟我爸爸一起住。" 京京已经十三四岁, 从小跟着我母亲长大什么都听我母亲的, 这番话当然是受母亲的教唆说出来的。

        " 妈, 就算我为了你和孩子不和孝亭结婚, 孝亭也不会去娶别人。" 

        " 竹梅, 人心都是肉长的, 那个当妈的不心疼自己儿子, 不真心为自己儿子好, 我求求你, 劝劝亭亭, 让他跟娟娟结婚。" 

        " 我做不到。" 大姐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

        " 竹梅, 我求求你了。" 母亲说着, 扑通跪在我大姐面前, 同时从口袋掏出一瓶农药, " 你要是不答应, 我现在就死在你眼前。" 说着开始拧瓶盖。

        大姐万万没想到母亲会来这一招, 大姐知道我母亲很偏激, 这样做决不是吓唬自己, 赶忙上来夺走农药, 京京这时也在我母亲身旁跪下, 哭着说道: " 妈, 你就答应姥姥吧。" 

        大姐这时才真正认识到我母亲这道障碍有多么强大。大姐想到有一次问大哥, 如果自己和母亲同时掉进河里, 大哥先救谁? 大哥那时还是个小初中生, 毫不犹豫回答, 先救大姐, 因为妈妈自己会游泳。可是现在这个当妈的虽然会游泳, 可是儿子不听她的话, 她宁愿淹死怎么办? 自己是否要承担一份责任? 

        我母亲死命反对大哥娶我大姐,除了觉得大姐年龄大结过婚有孩子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女人的嫉妒心,我说过,母亲从未把大姐当成自己女儿,一直视大姐为自己的同辈人,大姐处处比自己好自己强,母亲已经很不舒服,如果再嫁给大哥,自己和大姐更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母亲哪能咽下这口气?

        大哥周末再回来的时候, 我母亲根本不让他进门。大哥来到大姐家, 大姐把那天大哥走后母亲对她说的话做的事全部说给大哥听了, 最后劝大哥道: " 亭亭, 我考虑好了, 你陪了大姐这么多年, 大姐也该知足了, 娟娟各方面都比我好, 大姐也放心, 你们俩结婚吧。" 

        " 不行, 我去求妈。" 大哥有些豁出去了。

        " 你不能去, 妈那脾气, 逼急了什么也不顾。听姐的话, 结了婚你照样可以回来看我。姐求你了。" 大姐说着要给大哥跪下。

        大哥忙把大姐拦腰抱住, 说道: " 你辞职吧, 搬到青岛去住, 妈看不到我们, 也不会生气了。" 

        " 没用的, 你知道这个星期我怎么过的? 每天提心吊胆, 做梦总梦到妈喝了农药, 躺在医院里。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我们后悔都来不及, 怎么面对家里每个人, 怎么向父亲孝来和雪梅交代?你跟我去见妈, 答应她, 否则你以后也不要进我这个家门。" 大姐担心多拖一天, 母亲多一份危险, 自己多一份罪责。而在我大哥的心底, 母亲的生命比自己的幸福更加重要, 没有了母亲, 自己的幸福又有多少意义。大哥只好跟着大姐, 敲开母亲的大门, 大哥答应与娟娟结婚, 母亲高兴得跟自己结婚差不多, 就差再次给我大姐跪下了。

        一个月后, 大姐含着泪水, 母亲则眉开眼笑, 看着我大哥和娟娟挽着手, 走进了婚姻殿堂。大姐的一头长发, 从此又挽成发髻盘在脑后。

        大哥与娟娟结婚不久, 我收到美国留学的入学通知书。入学前回到白沙村, 我去看望大哥和娟娟, 觉得大哥对娟娟客客气气, 完全不像跟大姐一起那么随意, 从娟娟的眼神里, 我能看出她生活虽然很富裕, 日子过得并不开心。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12-1 08:44
生生地给拆了。这大哥要找个平衡,也离婚再跟大姐,或许阻力少些。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8: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