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133)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11-27 03: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离开白沙村回北京赴美留学这一天, 母亲特意请来张寡妇还有亲戚邻居十多个人为我送行。

        张寡妇的三个儿子家有家钱家才现在有权有势有钱, 应了当年给三个儿子所取名字的美好愿望: 家有钱财。张寡妇跟着水涨船高, 扬眉吐气, 村里人没有一个放在眼里, 唯有对我母亲客客气气尊尊敬敬, 我大哥上大学时她对我母亲说了一番恭维话, 现在轮到我: " 雨来妈, 从你来白沙村那一天, 我就看出你是皇太后的命, 大儿子是状元郎, 雨来更了不得, 到国外留洋, 将来说洋话住洋房再娶个洋媳妇生个洋孩子, 咱白沙村的子子孙孙, 一定会给你树碑立传了。" 张寡妇这些年家境好, 不用下地干活, 闲着没事看了不少国内国外电视剧, 学到不少知识, 说出这番文诌诌的马屁话, 听得我母亲心花怒放, 母亲若是上过私塾读过之乎者也, 一定会对张寡妇说: 知我者, 张大婶也! 

        铁梅和娟娟作伴也从青岛赶回来, 母亲破例让我去把铁梅母亲河子妈请来。我父亲虽然没有削发为僧, 但是已经吃斋念经, 六根清净, 俗念皆空, 我母亲仿佛看到一样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别人照样也得不到, 没有阻挠父亲这一选择, 反而有些高兴, 对河子妈不再嫉恨, 时不常还会通过我大姐和铁梅, 帮河子妈一把。

        河子妈抱着孙子强强来到我家, 我母亲对小孩子有种本能的喜爱, 从河子妈怀里接过强强, 又亲又摇。在母亲的心底, 唯有小孩子不会伤害自己, 不需要防备最值得信赖。

        母亲抱着强强问河子妈: " 秀秀有信了没有? "

        河子妈叹口气: " 铁梅和雪梅都帮着打听, 一点信儿也没有。一起出去那些年轻人, 宁愿在城里睡大街也不想回咱白沙村, 恐怕秀秀不会回来了。" 

        张寡妇找到了炫耀的机会, 连忙插话: " 我要是秀秀, 出去了也不回来。城里楼房住着多舒服, 又干净又方便。拧一下开关, 火苗就从炉头窜出来, 那像咱这庄户孙家里, 做一顿饭烧一堆草, 屋里屋外又是烟又是土, 费时费力不说, 呛的俩眼都是泪。"

        " 俺没觉得城里多好, 巴掌大点的地方挤那么多人, 转个身都怕碰鼻子。张大婶, 家有那栋别墅又宽敞又漂亮, 前后有花园还带个温泉, 你下次去多住些日子。" 我母亲去过雪梅公司在温泉镇开发的别墅, 与张寡妇倒有共同语言。

        " 俺住不惯, 左右邻居隔那么远, 见面也不打个招呼, 离了车哪都去不了, 住两天跟做牢一样, 再好看管屁用。" 

        河子妈听二人这些话, 想想从前, 对比现在,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便走到娟娟铁梅还有我这边, 问我: " 雨来, 你去国外读书, 要花很多钱吧? " 

        " 学校给我奖学金, 生活费足够了。机票要自己买。" 我有很长时间没见到河子妈, 与我母亲和张寡妇相比, 发现她苍老许多, 人民公社时期白沙村那朵漂亮的鲜花, 现在已经枯萎老去, 完全失去了当年的风采。

        " 还是外国好, 上学还给钱, 可惜铁梅不是读书的料。" 河子妈看看铁梅, 大概感叹同是一个父亲, 铁梅为什么大学都考不上。

        " 妈, 您别急, 等我将来演电影出名了, 一定带你去好莱坞。" 铁梅的明星梦一直没断过。

        " 什么好来屋坏来屋, 妈这辈子, 也就住咱白沙村的老屋了。多亏你爹给我留下这栋房子, 我和你大哥还有个窝趴着。" 

        我与河子妈境遇完全不一样, 但是她这番话让我与她同病相怜, 都有一种对这片土地的绝望感, 我是对这个国家绝望, 河子妈是对白沙村绝望。

        白沙村, 那个曾经贫穷的小村庄, 现在虽然盖了许多高堂瓦舍, 人们却只能把自己圈在家里。清清沽河水, 柔柔白沙滩, 幽幽柳荫路, 高高槐树林,  我记忆中这些美丽的地方扔满了垃圾: 塑料袋, 瓜果皮, 小孩的尿不湿, 女人的卫生巾, 随处可见。沟坎湾沿河边的农药瓶子, 像一滴滴慢性毒药, 正在不知不觉之中渗入每个人的心肺。我觉得白沙村就是中国的一个缩影, 我自己无力改变这一切, 我只能逃避逃跑, 我对这个国家不再有丝毫的眷恋和热爱, 我甚至多次抄写闻一多的《死水》, 为自己这些极端想法寻找历史证据: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我母亲和张寡妇当然不会知道我的这些想法, 她们还在滔滔不绝, 说着我出国留洋, 如何光宗耀祖, 多么让人羡慕。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3: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