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136)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12-2 00: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来到美国, 我原本以为可以彻底忘记那个让自己绝望的祖国, 实际刚好相反, 越想忘记想得反而越多。白沙村大沽河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夜夜在我的梦里出现, 我真正意识到, 无论我怎么恨那个制度恨那个社会, 但我忘不了那个国家那片土地和生活在那里的亲人。我在美国的第一个圣诞节, 圣诞之夜下起了大雪。 我一个人在宿舍里, 想到死去的刘君, 想到万里之外的娟娟, 有些落寞有些孤单, 决定到附近教堂里去看一看。

        教堂前面的草坪上, 用木头和玉米秸搭起一个简易的草棚, 草棚里圣母抱着圣子坐在圣父的身旁, 四周放着一些破旧的餐具, 还有几只低头吃草的山羊。父亲多次对我描述我出生的情景: 母亲坐在玉米秸草垛里, 怀里抱着刚出生的我, 我居然不哭不闹, 安然甜静, 好象睡着的样子, 一只浑身雪白的小山羊, 趴在草垛边上注视着母亲和我。我站在风雪里, 望着眼前这一幅安祥的画面, 天地一片洁白, 教堂里传出一阵阵天籁般的歌声, 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平安轻松, 灵魂仿佛得到了拯救和解脱。那个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是如此清晰, 梦里的点点滴滴, 醒来我记得清清楚楚, 我拿起纸笔, 把这个梦变成了一首诗: 

        我在青翠的原野中流浪
        捡到一只奇怪的山羊
        象鹿象马又能讲话
        带它一路跋涉回到故乡
        故乡完全变了模样
        村庄变成了黄土疙瘩
        房屋刻在一道道山梁
        进出每个院落
        都像在地道里爬下爬上
        山羊说我骗了它
        以前也有人带它去远方
        没有一个地方这样荒凉

        来到村庄的露天市场
        山羊变成了白色毛毡
        挂在谁家的墙上
        墙上坐着一个姑娘
        身上散发着幽雅的书香
        她递给我一本书
        封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翻开却只有数学公式
        加减乘除岁月的沧桑

        穿过黄色的屋檐
        看到一片怪异的云团
        一个巨大的深红色苹果
        浮在云朵的前面
        云朵如橘红的花瓣
        层层叠叠向远方伸延
        天空有些阴沉
        时间应该是傍晚。

        喊她快拿相机
        拍下那绚丽的瞬间
        她却靠我那么近
        问我去了这么多年
        是否还记得大沽河
        是否记得大沽河里的沙丘柳岸
        还有小船上那把撑开的花雨伞
        说话间来到河边
        云不见了
        她也不见了
        远处是一层层褐色的梯田
        垄上爬着瓜蔓
        零零落落还长着一些小树
        黄昏中是那样脆弱孤单

        大哥与娟娟结婚以后, 他和大姐都变成了工作狂。大哥的公司很快发展成为一家大型计算机信息工程公司, 开始往国外扩张, 在国外设立分部。我只读了两年, 便结束学业进入大哥在美国的公司工作, 因工作关系经常来往于美国和中国, 而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 逐渐淡化了我那些极端思想, 淡化了刘君在我心中的影子, 我开始认真考虑我的婚姻, 但我的婚姻我做主, 我绝不会听从母亲的安排。每次从美国回来, 我都会去看望娟娟, 我对娟娟始终不能忘情。

        沽河两岸经济高速发展, 城镇化步伐越来越快,白沙村的年轻人都到城市打工, 去了就不回来。但是河子依旧一年四季风雨无阻, 到村南大柳树底下等秀秀, 河子和这棵大柳树, 成了大堤公路的一道风景。

         从两年前秀秀离家不归开始, 白沙村又多了一件残酷的事情: 老年人自杀时有发生。一些老年人得了一些以前从未见过的怪病, 实际是水污染土壤污染蔬菜污染在身体中积累到一定数量后导致人体中毒, 本来有钱可以治好, 但是那笔昂贵的医疗费, 没有那家子女可以靠种粮种菜付得起, 一些老年人不想拖累子女, 便选择了自杀这条路。公路旁这棵大柳树成了老年人上吊自杀的首选, 死得路人皆知, 死得像一种宗教仪式。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年轻人离开, 老年人死去, 他们都一去不回, 再加上计划生育, 白沙村人口越来越少, 小村越来越冷落越来越寂寥, 胡同口屋山头不再有成群的孩子玩耍打闹, 只有几个老头老太太满脸皱纹一头白发, 坐在太阳底下, 回忆着人民公社时期的热闹景象, 颇有 "寥落古行宫, 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 闲坐说玄宗" 的味道。

       大柳树绿了又黄, 黄了又绿, 公路两旁栽种的小树, 有些已经长大, 可以和大柳树比高低了。大柳树作为保护文物, 四周围上了铁栏杆, 没人再往大柳树上贴广告。这一天, 又是柳树发黄花生飘香的季节, 来往于这条公路的长途汽车已改成豪华大巴, 夜幕将临的时候, 大巴到达大柳树车站。秀秀从车里走下来, 戴着墨镜, 穿着一身素雅的衣裙, 衣袖上缝着一块黒布。

        秀秀总算解脱了, 她用自己的身体, 为父亲延长了七年生命。送走父亲, 秀秀回到那套住了七年的楼房, 给那个肥胖臃肿的男人留下一张纸条: 谢谢你的帮助, 房子还给你!

        秀秀! 河子冲上去, 抓住秀秀的胳膊, 眼泪就像那些飘落的柳叶, 一滴接着一滴, 心里有千言万语, 嘴里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秀秀抬头看一眼大柳树长长细细的柳条, 愧疚地望着河子, 河子明白秀秀的心意, 大柳树明白秀秀的心意。

        秀秀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秀秀没有对不起谁, 大柳树上那些吊死的老人可以作证。在这个世界里, 河子和这棵大柳树, 是秀秀最忠实最贴心的守护神! 深秋的下半夜颇为寒冷, 秀秀盖着被子, 靠着河子宽大结实的身子, 河子像一个小火炉, 烤得秀秀身子热呼呼!

        我大哥和娟娟的婚姻维持了五年, 虽然有了一个儿子, 最终以离婚而收场, 但二人离婚一直没让我母亲知道。一年之后我帮娟娟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 我母亲知道了这一切, 认定是我破坏了大哥和娟娟的婚姻, 没有怪大哥, 把我和娟娟痛骂了一顿, 说我们两个忘恩负义, 不知羞耻, 说她永远不想再见到我, 我那时年轻气盛, 又觉得对不起大哥和大姐, 于是对着母亲大喊: “你不要以为生我养我, 我就什么都要听你的, 你独断专行, 自私霸道, 什么事都要你说了算, 你以为你在为我们着想, 实际你都是为你自己, 你不配做我的母亲!” 我说这番话的时候, 母亲气得几乎晕过去, 多亏有大哥大姐在身边, 母亲那天才没出事。只是从那以后, 母亲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一天不如一天。

         我带着娟娟出国以后, 大哥和娟娟的儿子兵兵送回白沙村, 由我母亲和大姐轮流照顾。京京已经上大学, 放假回家一起陪着我母亲吃饭, 我母亲会指着大姐大哥对京京兵兵说: 看你们爹妈, 离了婚都不结婚, 也不知撞了什么邪。大哥和大姐便会相对一笑, 对我母亲说, 我们不结婚, 可以好好孝顺您一个人, 您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母亲便会叹口气, 想说什么, 似乎又记不起来了。

        大哥只要不出差, 周末都会开车回到白沙村, 表面是看望我母亲和孩子, 实际上是看望我大姐。我大姐心里当然清楚, 但时光又过了五年, 大姐明知大哥为了她而离婚, 但觉得年龄差距越来越明显, 我大哥还象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 大姐却已是中年妇女, 虽然风韵不减当年, 心里总怕耽误我大哥, 心里既痛苦又矛盾, 每到周末, 盼着我大哥回来, 又怕见到我大哥。大哥却是风雨无阻, 四季如一, 如同河子站在大柳树下等待秀秀。大哥回到白沙村见了我大姐, 就象小时候跟着我大姐去这去那, 说笑自如, 毫无拘束。我大姐反而象个突然陷入爱情的小女孩, 有时在大哥面前会有些羞涩甚至不安。

         这样过了两年, 在一个窗前洒满月光的夏夜, 我大哥对我大姐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的血缘之爱, 没有两性区别的两性之爱, 没有男女私情的男女之爱, 终于洗掉了大姐心中最后一丝顾虑, 大姐靠着我大哥的肩膀, 让我大哥解开了她盘在头顶的发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rosejyy2000 2015-12-2 01:04
住美国也不会忘故乡的,发的梦全是中国梦,基本没在美国的,很少。
0 回复 yulinw 2015-12-2 12:20
   同情再同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23: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