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河泪(137)(全书完)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12-3 13: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2评论


       大哥与大姐的婚礼, 定在农历七月七日牛郎织女相会这一天, 这天是我大姐六十岁生日, 我大哥与娟娟离婚已经十五年。

        这十五年, 大哥与大姐维持着一种既是姐弟又是恋人的关系, 一直没有结婚, 原因当然是为了我母亲。只要我大姐与大哥不结婚, 我母亲并不在意他们来往。开始几年, 看到二人过于亲密, 母亲还有些生气,  但随着记忆力越来越差, 刚做的事刚说的话, 一转身全忘了, 慢慢的有些人她也认不出来, 母亲完全变了一个人, 她不再猜忌, 不再生气, 不再恐惧, 不再嫉妒, 见了人总是呵呵地笑。

       飞机降落在北京机场。北京机场宽敞明亮富丽堂皇, 已经不是我出国那年狭小寒酸的样子。我的一对儿女在美国一直期盼着乘坐高速列车, 我们一家没有转乘飞机, 登上了去青岛的高铁。

         孩子这是第一次跟着我们回中国, 看什么都新鲜好奇, 问东问西。坐在走道另一边的一个男人, 年龄应该比我大, 听到我们聊天, 问我: " 兄弟老家在大沽河边? " 

        " 是啊, 沽河县灵山镇白沙村。您呢?" 

        " 白沙村, 那可是个人杰地灵的小村庄, 我是灵山镇的。带孩子回来探亲? " 

       " 算是探亲吧, 主要是参加一个婚礼。" 

       " 巧了, 我回灵山镇, 是要参加一个葬礼。" 

       " 谁的葬礼? " 我有些好奇。

       " 一个仇人的葬礼。" 他看我疑惑的样子, 继续说道, " 你是灵山镇的, 应该听说过人民公社时期, 在灵山老母庙里吊死的地主和地主婆吧? " 

       " 听说过。" 我点点头。

       " 我是那个地主地主婆的小儿子。我要参加的葬礼, 就是当年把我母亲抓起来要游街, 逼得我父母上吊的民兵连长。" 

       " 你不恨他吗 , 为什么要参加他的葬礼? " 

      "  这几年已经不恨了。十多年前我纠集一帮哥们把他痛揍了一顿, 打得他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留下了病根。我大哥知道这事是我干的, 对我说这个民兵连长人并不坏, 当年他不过是履行自己的责任, 害死我父母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他。他后来当了大队书记, 对我们兄弟姐妹还多有照顾, 只是我那时小不记得。这些年我每次回老家都会看到他, 已经病得皮包骨头, 他也知道那次挨打是我背后主使, 但并没有说破, 见到我总是一幅歉疚的样子, 我反而有些后悔, 后悔当初把他打得那么重。现在他死了, 我没有丝毫高兴, 内心反而愧疚。" 

        " 这样想是对的, 过去的恩怨, 就过去吧。"

       我们俩又聊起沽河两岸的变化, 他说你回去, 一定要沿着大沽河两岸开车走一回, 两岸建成了一条百多公里长的旅游景观带, 大沽河也得到彻底治理保护, 现在正是多水季节, 水鸭白鹭到处飞翔, 许多城里人周末开车到河里钓鱼。

        他说的这条大沽河旅游景观公路, 我早就听我大哥讲过, 我大哥还是这个投资上百亿工程的积极策划和推动者。这是一个造福子孙后代的工程, 但是没有立竿见影的经济效益, 曾遭到一些追求经济效益的市领导和两岸部分农民的反对。

        到了青岛, 我们没去大哥那里, 雪梅直接开车将我们一家送回白沙村。路上雪梅告诉我, 母亲可能认不出我是谁, 耳朵也有些聋, 要我有思想准备。

       到了家门口刚好是中午, 母亲蹲在门口的芙蓉树下, 拣一些小木头放进草筐里。雪梅走上前扶起母亲, 大声说: " 妈, 你看谁回来了? " 

        母亲看着我, 又看看娟娟和两个孩子, 呵呵笑着说道: " 你们饿了吧, 快回家吃饭。" 母亲显然没认出我。
   
        " 妈, 我是雨来, 我是你儿子雨来。" 我抓住母亲的胳膊大声喊。

        " 俺想不起来了。" 母亲又呵呵地笑, 认不出我是谁, 好像还有些不好意思。

       " 二哥, 先进屋吧, 过两天也许能认出你。" 

       我走在母亲身旁, 发现她虽然苍老了许多, 身子骨还算硬朗, 如果只是记忆力不好, 也许不是坏事。

        进到屋里, 大姐正坐在灶间的饭桌旁包饺子, 父亲也坐在旁边, 看到我的一儿一女, 忙起来拉到自己身边。

        白沙村的传统, 迎亲饺子送亲面。大姐嘴里招呼我们, 两手却没停下来。母亲在一个小板凳上坐下, 左手拿起饺子皮, 右手用筷子挑起一团饺子馅, 两手一捏, 干净利落, 一个饺子就包好了。我和娟娟雪梅也都围着小饭桌坐下来, 雪梅看着母亲包饺子, 对我说道: " 你看咱妈干活的利落样子, 那象个脑子稀里糊涂的人。" 母亲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围着饭桌坐着, 好像突然想起什么, 说道: " 你们都饿了吧, 我给你们拿吃的。" 说着就要站起来, 雪梅忙把母亲按住说道: " 妈, 咱们这不是在包饺子吗, 包完了咱煮饺子吃。" 母亲又呵呵地笑着说到: " 你看我稀里糊涂的。" 

       " 您还知道自己稀里糊涂的, 说明您一点也不糊涂。" 大姐开玩笑说道。

        大姐的声音不大, 估计母亲没听清楚, 问我大姐: " 你说什么糊了? " 我们听了都忍不住笑起来, 母亲也跟着呵呵的笑。我便问大姐: " 婚礼准备地怎么样了? " 

       " 有什么好准备的, 都是你大哥多事, 非要办一个婚礼, 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也不怕人笑话。" 

      " 姐, 你是新娘子, 什么都不用管, 一切由我和铁梅来安排。你们俩要在沽河大堤上摄影留念, 摄影师我都找好了, 婚纱也帮你订好了, 后天你一切听我的就行了。" 

        " 酒席怎么摆? " 我问雪梅。

       " 大哥特意嘱咐, 婚礼要在咱白沙村举办。酒席桌子就摆在这两个院子里, 酒菜我已在市里的一家饭店定好, 十二点钟他们会准时送来摆好, 共十二张桌子。" 

        为了方便照顾我母亲, 大姐和母亲家的院墙三年前开了一个门, 来往方便, 在这两个院子安排酒席, 确实是个好主意。

        " 十二张桌子, 有那么多人? "

       " 白沙村多年没有这么热闹了, 大哥请了很多朋友, 说是要他们来看看白沙村现在的样子, 将来退休了, 一起来白沙村养老。大城市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 我们公司正计划在大沽河两岸建一批老人公寓。" 

       " 雨来, 咱白沙村现在是沽河市重点发展的生态村, 要建成国外那些旅游度假村的样子, 桂香婶和瑞罡叔也从济南搬回白沙村住了。你看现在的街道房屋多整齐多干净。村里村外全是花草树木, 不比你在美国的环境差吧。" 

        " 嗯, 变化确实很大, 还没进村我就注意到了。我最喜欢从灵山镇到咱村这条路上栽的芙蓉树。" 

       雪梅开车跑在这条路上时, 我被路两旁那一株株缀满粉红色花朵的芙蓉树深深吸引。芙蓉树叶纤细似羽, 树冠红花成簇, 树盖绿荫如伞, 毛绒绒的花朵, 坚韧温柔, 秀美别致, 象是大沽河两岸的女人, 连成一条彩色的绸带, 一直飘到白沙村。

       " 二哥, 你抽空到沽河大堤公路走一走, 那里更漂亮。大姐的婚礼车队, 一定要绕着沽河大堤转一圈。" 

        我们几个谈论着大姐的婚礼, 母亲坐在那里, 仿佛在听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

        七月七日这天上午, 白沙村到处喜气洋洋, 一大早起来, 我便领着两个孩子, 在村里村外的树干上张贴囍字, 这些囍字都是父亲写的, 我一边贴, 一边给孩子讲白沙村的过去。河子妈桂香婶张寡妇老闷也来了, 他们都已八十多岁, 是村里在世不多的几个老人, 我母亲见到这几个人, 脑子却是异常清晰, 呵呵笑着说道: " 你说咱这几块老东西, 怎么就是不咽这口气, 净给孩子添麻烦。" 

        " 雨来妈, 这口气可不能咽。你看你现在儿孙满堂, 国外的, 城里的, 家里的, 有给你挣钱的, 有伺候你的, 竹梅亭亭这么孝顺, 这一辈子攒下的福, 你要慢慢享受。" 张寡妇人老了, 跟我母亲一样, 从前的怨和恨好像也都忘了。

        十一点钟, 八辆轿车开进白沙村, 我大哥坐在第一辆车里, 车子开到大姐门口。大姐穿着洁白的婚纱, 经雪梅和铁梅帮她一番化妆打扮, 那里象个六十岁的女人, 若不近前看, 跟三十多岁的女人没任何分别。大姐坐进大哥车里, 我和娟娟铁梅雪梅还有其它一些年轻人坐进后面车子, 车队徐徐开上沽河大堤, 雪梅聘请的摄影师扛着摄像机, 坐在一辆摩托车上跟着车队一路摄像。

       这条新修好的沽河景观大道果然名不虚传: 杨柳依依, 丁香树香气扑鼻, 樱花落了, 叶子却翠绿茂盛, 树下的各种花草, 点缀着大堤每一个角落, 大堤外的村庄散落在阡陌绿荫之中, 车子在大堤公路上行驶, 直有进入世外桃园的感觉。看着车窗外这一切,我心里很惭愧,这么多年我对这个国家只是抱怨,而我大哥大姐雪梅他们却在埋头苦干,一点一滴改变着这个国家。

       车队在两岸转了一圈, 又回到白沙村的大堤路口, 大姐当年就是从这条路口, 和父亲一起走下大堤, 到大沽河里迎接大哥和我母亲。大哥和大姐从车里下来, 两个人牵着手, 一步一步走下大堤, 走到大沽河边, 清清河水里, 两个依偎的倒影在水里起起伏伏, 一滴幸福的泪水慢慢飘落,在河里形成一个小小涟漪,荡漾着大沽河又一个美丽的传说。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12-3 15:00
别看你大哥大姐结婚了。怎末从心里感到悲哀?大概是因为你大姐等到六十岁,头发都白了,才能如愿,那是一个什麽样的等待呀?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12-3 15:02
剑兄的长篇小说很吸引人。谢谢你的笔耕,大赞!
0 回复 yulinw 2015-12-3 15:08
   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历尽辛苦,总算苦尽甘来~·祝福~·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2-3 15:30
sissycampbell: 别看你大哥大姐结婚了。怎末从心里感到悲哀?大概是因为你大姐等到六十岁,头发都白了,才能如愿,那是一个什麽样的等待呀?
编故事啦, 希望不太离谱!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2-3 15:31
sissycampbell: 剑兄的长篇小说很吸引人。谢谢你的笔耕,大赞!
谢谢丝丝这一路的支持和鼓励!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2-3 15:33
yulinw:    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历尽辛苦,总算苦尽甘来~·祝福~·
谢谢雨林从头到尾的鼓励支持!
0 回复 总裁判 2015-12-4 01:04
祝贺您成就了“又一个美丽的传说”!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2-4 02:41
总裁判: 祝贺您成就了“又一个美丽的传说”!
好久不见老总了, 问候!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2-4 10:04
恭贺完篇,喜欢这个温馨的结局。
0 回复 kzhoulife 2015-12-5 00:06
秋收冬藏: 恭贺完篇,喜欢这个温馨的结局。
谢谢秋收一路支持, 本来想再加些其它内容, 但牵涉太多政治话题, 听你的, 不再画蛇添足, 就此打住! 周末愉快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2-5 08:07
kzhoulife: 谢谢秋收一路支持, 本来想再加些其它内容, 但牵涉太多政治话题, 听你的, 不再画蛇添足, 就此打住! 周末愉快
哎,你写你自己想要写的,别让读者左右你的思路,我也就是个人意见,瞎说一气。
0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6-2-12 09:54
完美结束!大姐大哥雪梅扎扎实实建设家乡改变家乡面貌,自己除了抱怨能做的太少的正能量写作动机大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9: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