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杂记(150)

作者:kzhoulife  于 2020-8-3 13: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一天二十四小时,最喜欢黄昏。

无论晴朗和煦,还是刮风下雨,黄昏,象一本厚厚的历史画卷,透着暖暖的诗情画意,散发着浓浓的乡土情味,所有的闲情逸致,所有的思索怀恋,都会在这段时间,尽情挥洒。

每天黄昏时分,骑着单车在休闲小径来回吹风,锻炼身体的同时欣赏黄昏景色,是因疫情宅家生活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昨天回家路上经过星巴克,决定进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会。这几天在读南宋遗民的诗词,文天祥、元好问、汪元亮等的已经读完,该读张炎的词作了。

张炎出身贵族世家,曾在贵公子的生活中悠游多年。1276年元兵攻破临安,张炎祖父张濡被元人磔杀,家财被抄没。张炎落魄纵欢,千里漂泊。由于不愿意北向俯首事敌,张炎长期寓居临安,怀抱空狂,恃才傲物,日日花前为醉,号呼挥写。后人评价他说:鼓吹春声于繁华世界,能令后三十年西湖锦秀山水,犹生清响。

张炎的词,艺术水准很高,他的《南浦·春水》《 水龙吟·白莲》《解连环·孤雁》,都是咏物词的经典之作。《解连环·孤雁》一词,还为张炎赢得张孤雁的称号。

文天祥、元好问、汪元亮、张炎这些南宋遗民的词作,有一个共同点:对于南宋灭亡悲愤有余反思不足。尤其张炎的词作,充满对南宋的怀恋,对昔日繁华的追忆,对元朝统治者的愤恨,没有一首深刻反思南宋灭亡的原因。

南宋经济高度发达,GDP全球第一,为什么会败给茹毛饮血的蒙古人?当张炎站在黄河古渡,悲叹迎面落叶萧萧,水流沙共远,都无行迹。衰草凄迷秋更绿,唯有闲鸥独立“的时候,当他惆怅寂寞,月下悲吟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的时候,他可曾想过,他那夜夜笙歌日日拥翠的父亲、祖父、曾祖父,甚至他自己,可能就是南宋灭亡的帮凶和祸首?如果他的父辈祖父辈能够改变那个腐朽的南宋皇朝,而不是随波逐流为虎作伥,大宋的山河或许不会落入蒙古人的铁蹄,他这个贵公子,又何至于落魄江湖,做亡国之奴?

读张炎这位贵公子富家子弟的词,不由让人思索,国内的官二代富二代或者他们的三代四代们,会不会有一天,也像张炎一样发出同样的悲叹?

中国历代大诗人中,最欣赏杜牧,不是因为他的诗,而是因为他那篇《阿房宫赋》最后一段: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神州大地,至今还没摆脱后人而复哀后人的历史循环,何其哀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0: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