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杂记(254)文/挑灯看剑

作者:kzhoulife  于 2020-11-15 10: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2评论


国内快手抖音这类短视频社交媒体,因为不能涉及敏感政治话题,所以内容多数是精神鸦片,女人给男人灌迷魂药,一个个貌似天仙的女生,愣说自己没人要,倒贴钱也要把自己送出去,令众多阿Q又送红心又加关注又赏银子,网红们毫不费力就把钱赚进了口袋。

如果说马云的阿里巴巴是男人赚女人的钱,快手和抖音就是女人赚男人的钱,也算在网上扯平了。

今天在快手看到一个有关同学聚会视频段子:说现在的同学聚会,胆大的进被窝,胆小的唠唠嗑,一个心眼的唱唱歌,缺心眼的往死里喝。

对照一下,俺属于缺心眼一类,每次同学聚会一定开怀大醉,醉了又说又笑又唱又跳,然后睡个好觉,醒来道声珍重,后会有期。

   有一年同学聚会,与当年同班的一位老同学聊天,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大学毕业二十五周年同学聚会,她又见到了他。他依旧那么瘦小,但没有了当年的怯弱和结巴,又说又笑,侃侃而谈,见到自己,居然毫不客气地来了个熊抱,然后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话:总算遂了我多年的心愿。
 
      她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大三那年,和他在一个试验室做实验,有一次做到夜里九点多,只剩下自己和他了。他先做完,走出实验室之前塞给她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我在实验楼西边的树林里等你,有话跟你讲。
 
      她看了那张小纸条,也没当回事随手扔掉。自己这只天鹅,不知收到多少白马、雄鹰、青蛙、当然还有一些癞蛤蟆的纸条了,而在她眼里,他在癞蛤蟆里也是最丑的那一只。心想在实验室耗上一个小时,待他等不及走了,也算交待过去。
 
      那是个初冬的夜晚,十点多她走出试验大楼,一股冷气钻进脖子里,脸上也感到一阵寒意,赶紧把那条雪白的长长的棉围脖绕着脖子围了几圈,半张脸全都遮了起来,觉得暖和了许多。这条棉围脖是她的“商标”,围在脖子上,她那种清纯的气质与棉围脖的雪白倾倒了系里系外一波一波的男生。
 
      她本想直接回宿舍,可又觉得好玩,想看看那只小蛤蟆是不是还会在树林里等自己。走进树林的小径,看到他站在一棵高大的白杨树下,瑟瑟发抖,不住地搓着双手。这是一片高大的杨树林,树林中摆着许多石桌石凳,白天很多学生在这里温习功课,或者坐着发呆,期待有什么奇迹或艳遇发生,到了晚上,从路边投入林中的灯光,昏昏暗暗,为一对对红男绿女,提供了绝佳的窃窃私语之地,而她在这片小树林里,也不知听过多少甜言蜜语。
 
      他看到她,很高兴又很拘束,结结巴巴想说什么,好像又不知怎么说,她根本没兴趣听他说话,担心让认识的人看见,自己大夜里和这么个二等残废站在一起,岂不太丢人,于是对他说:我很忙,没时间。也没等他回话,自己好像躲乞丐一样,急急走了。
 
      从那以后直到毕业,他见到她总是躲得远远的,班里开会他总坐在一个角落里,似乎都不敢抬头看大家一眼。她以为他和自己生气,但也不在意,自己对他实在没有任何感觉。
 
      毕业后她嫁给了班里追求自己的白马王子,留在大学工作,他却考研究生去了上海,后来去美国留学。这次作为长江学者被某大学聘请,在聚会上还特意给大家作了一场学术报告。听着他那充满自信的声音,看着他风趣幽默的举止,当年那只小蛤蟆的影子,居然一点都没有了,小蛤蟆变成了金海龟,聚会结束的时候,金海龟给了她一个很大的硬纸盒,里面是一条雪白的棉围脖,并对她说:送给你的,做个纪念。
 
      那一晚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夜里回到家,白马王子对她说:怪不得大家都说出了国的人特别抠门,现在地摊上都找不到这么土的围脖了,估计他是在纽约唐人街买的吧。

      她看了王子一眼,没有说话,她从来没对任何人讲过那天晚上的事。她把纸盒放倒床上,自己进了洗手间,除下佩戴的首饰,照着镜子看看自己,当年的天鹅,已失去了昔日的光泽!想想王子,也不再是大学时候风度翩翩的样子,挺着个啤酒肚子,从前英俊的脸已经虚胖,头顶也出现了一小块光秃秃的山坡,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

      她突然想,戴上那条棉围脖,也许能找回大学时的模样,回到屋里,白马王子已经象一条中午被太阳晒蔫了的老黄牛,鼻子里喷着粗气,嘴里吐着唾沫,呼噜呼噜地打着鼾声。

      从纸盒里拿出那条棉围脖,回到化妆台一折一折打开,发现最里面一层别着一张发黄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我知道,我在你眼里,只是一只癞蛤蟆。在你面前,在所有的女生面前,我都觉得很自卑,那个晚上以后,我连看你一眼跟你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也许这一生,将永远没有机会和你好好说几句话,这条棉围脖送给你,算是毕业留念吧。
 
      她这才知道围脖是他毕业时买的,估计当时没有勇气送给自己。他当年躲着自己,也并非生气,而是怕见到自己。自己随意一句话,居然对他造成这么大伤害,倒是从未想到。

      她把棉围脖展开一圈一圈绕在脖子上,围脖的一端挂在胸前,一段搭在脑后,细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岁月无情,白马会变成黄牛,蛤蟆可以变成金龟,天鹅也总有失去光彩的那一天,唯一不变的,是这种棉花织就的雪白围脖,虽然粗糙简单,却永不褪色,围在脖子上,依旧暖暖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BKD1818 2020-11-16 01:36
你的三观有待商榷。首先,现在海归已经不是金海龟了,你的思想还活在二十年前。再一个,男人勾搭有妇之夫,不是什么好饼,表面上装得自信幽默成功倜傥的样子,骨子里仍然是丑蛤蟆。女人不懂得白玫瑰红玫瑰的道理,半老徐娘仍然做着少女梦,也不是什么好料。这种文学,缺乏正气。
回复 田间地垄 2020-11-16 04:24
BKD1818: 你的三观有待商榷。首先,现在海归已经不是金海龟了,你的思想还活在二十年前。再一个,男人勾搭有妇之夫,不是什么好饼,表面上装得自信幽默成功倜傥的样子,骨
你可能误解作者的意思了:金海龟并非金钱的金,而是事业有成。而当年的白马王子却一事无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16 04: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