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杂记(269)文/挑灯看剑

作者:kzhoulife  于 2020-11-30 12: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



      这几天重读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一种从未有过的沉重压在心头,挥之不去。高中语文课读阿Q的故事,那时只记住一句话:妈妈的,儿子打老子,真不象话!至于这句话背后的寓意,老师说表现出旧时代中国人的愚蠢懦弱,新中国人民当家作主,不会有这种思想,那时信了老师的话,没有想很多。

      工作后才知道,新中国不仅百姓阿Q精神不减,政府更是把阿Q精神升华到理论高度,这些年更发现很多阿Q到了国外,虽说地位不同了,学问大多了,有些甚至穿上西服打起领带,在洋人的国度里做起律师当上总裁混成教授,但是阿Q精神丝毫不减,于是有了写写现代阿Q的想法。

      既然鲁迅先生为阿Q写了正传,我想我只能给阿Q写写野传罢。

       历史有正史野史之分,传记分正传野传应该也讲得通。再说任何事情只要一沾了这个“野”字,马上会吸引大众眼球。比如只说花草没人感兴趣,若说野花野草,很多人就开始心动了;只说男人女人没人感兴趣,若说野男人野女人,许多人就会想到高粱地里四条大腿缠在一起;只说鸳鸯没人感兴趣,若说野鸳鸯,那就不是鸳鸯的问题,而是偷偷摸摸勾勾搭搭的问题了。还有野鸡野鸭野猪野马,总之带了野字,便与文明脱了钩,与动物本能挂了钩,勾引着人们急切想知道这野字背后的秘密了!

      于是决定用这个野字,至于是否恰当不去多想,起码雅俗共赏。既是野传,当然是凭空臆造,毫无根据,如果凑巧与某个人生活出现雷同,那纯属巧合,不必当真的。

      阿Q野传(一)   

      先说阿Q穷困潦倒之时,最大娱乐是在一个暖洋洋的春日,坐在墙根日光下,脱下穿了一冬的破棉袄,和王胡比赛看谁捉到的虱子多,谁棉袄里的虱子用牙咬起来毕毕剥剥的响声大。当然最后的结果,阿Q总是被王胡扭住了辫子拉到墙上去碰头,阿Q打不过王胡,只好找小孩子和小尼姑撒气,心里还嘀嘀咕咕:王胡你这只赖皮狗,你打我,我就打你老婆孩子,我还要摸你老婆那光秃秃的头皮,妈妈的,你老婆的头好腻啊,你不打我,我哪有机会摸你老婆的头!阿Q这样想着,反觉得王胡打了自己,倒是自己占了便宜,哈哈哈笑起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阿Q革命成功了,居然到美国的一所野鸡大学混了张洋文凭,做了一家投资集团董事长,每天下午和王胡小D打高尔夫,晚上在一起大口喝茅台大口吃飞禽走兽,好一幅惬意生活。

      阿Q于是想起假洋鬼子赵太爷那些人来,这些家伙就和自己当年被赶出赵家大门一样,没有工作,饭也吃不饱,居然也动了自己当年的念头,要反抗,要革命,这委实是一件非常“妈妈的”事情。试想一个连饭钱都挣不了的人还能有什么好主意?这岂不是祸国殃民害人害己?至于自己当年饿得发昏,到尼姑庵偷萝卜的事,阿Q早忘了!

      阿Q趁着酒意把这个想法写到微信,有些得意洋洋,和吴妈翻云覆雨正在庆祝之际,后脑勺啪得一声着了一记哭丧棒,“妈妈的,老子是董事长,那个儿子敢...”,阿Q话未讲完,啪啪啪又是三记,原来是王胡手持假洋鬼子的哭丧棒,一边打一边骂:“你的骨头又痒了么?”

      阿Q虽是董事长,见了王胡还是老鼠见了猫一般,王胡现在腰别双枪,比当年把自己捉到衙门的举人老爷官还大,那是好惹的吗?

      “君子动口不动手!”阿Q又歪着头说。

      “妈妈的,你嫌我的麻烦还不够吗?把你那些屁话从微信给我删掉!”王胡看了一眼床上的吴妈,又给了阿Q一记哭丧棒,接着骂道:“妈妈的,不长进的东西,有钱了,只知道吃喝嫖赌睡女人,难怪人家会骂我们是土匪。”

      王胡前脚刚走,阿Q随即啪啪啪打了吴妈三巴掌,一边打,一边骂:“妈妈的,老子就知道你和王胡有一腿,老子打你,就是打王胡,你服不服?”看着吴妈那害怕可怜的样子,阿Q又心满意足地笑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1 02: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