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杂记(274)文/挑灯看剑

作者:kzhoulife  于 2020-12-5 12: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


        暂时把政治和疫情搁一边,继续编故事。
       
        春回大地, 故乡的田野里, 小草翠绿, 故乡的小河畔, 杨柳青青。在这个生机盎然的春天, 我又回到了故乡。

        漫步在故乡的田间小路, 经过村外的小石桥, 迎面走来一个年轻女人, 身材窈窕, 皮肤细腻, 穿一条薄薄的黑色紧身长裤, 一件圆领低胸的蓝色衬衫, 一双蓝色的高跟皮鞋, 手里提着一个蓝色的真皮手袋, 这是谁家的女孩?村里这些年在外闯荡的年轻女孩一个比一个时尚,一个比一个漂亮。

        心底疑惑, 嘴上却也不好意思直问, 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自走自的路。相距几步远, 她突然喊我的名字, 那声音似曾相识, 可我无论如何想不起她是谁。

        "对不起, 实在想不出您是哪一位。"我停下脚步, 望着她。近距离这一望, 心底突然浮出一个人, 难道是她的女儿!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 连老同学都不记得。我是陈翠, 初中二年级我们在一个班里, 您忘了?"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柔和,那么悦耳。

        "你是陈翠?我刚才还以为你是陈翠的女儿,你看起来太年轻了。”

        那一年你是班长, 每次收作业, 对我说话都很粗鲁, 像下命令一样。"

        "你还记得那年的事。你知道的, 我们村的人都这样讲话,。"

        "我那时觉得你们都欺负我这个外乡人。”

         我老家的方言土语生硬粗糙,听起来实在不那么悦耳。初二下半年, 陈翠的母亲改嫁来到我们村里, 带着两个女儿,陈翠进了我们班级。有一天语文课, 老师让陈翠朗诵课文, 朗诵那一篇课文记不清了, 只记得她读书的语气声调与我们说话完全不同, 最大特点是柔和温软,娇滴滴的, 听在我们耳朵里, 那个年代这样讲话简直有些不要脸的味道,就像后来第一次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教室里异常安静, 全班同学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她可能觉得气氛不对, 低下头, 声音越来越小。我坐在后排沉醉在她的声音里, 以至于她什么时候读完坐下都不知道。

       后来有些同学总学她的声音嘲弄她取笑她,她便很少开口说话。

       我特别喜欢她的声音, 于是借班长的身份找一些理由引她说话。我说话时故意很粗鲁, 她会瞪我一眼, 看起来很生气, 但说出话来, 还是那么柔和悦耳。

         那时初中只有两年, 高中离家到县城读高中再也没见过她,想来她本不属我们村的人。现在突然在我日夜萦牵的故乡小桥上遇到她, 而且这么多年来她几乎没变, 我不能不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

         " 在这坐一会。" 陈翠从手袋里掏出几张纸巾, 铺在小桥的石板上, 我便挨着她坐下, 心想她保养这么好, 生活一定不错,于是问她: " 你在哪工作?”

         "你怎么也问这些俗事。你看村里这条小河, 河床上大坑小坑全是坑, 连一小片像样的沙滩都没有, 你有什么想法?"

        听她这样讲, 我将眼光从她的身上转到河面。其实回来后, 这条桥我来来回回走过许多次,河床上有多少个大坑小坑我都能数过来。小时候河床是一层厚厚的金色的细沙, 这些年大量楼房建筑需要, 河床几乎被挖空, 留下许多大大小小长满野草扔满垃圾的沙坑,最深的有五六米。春天水少, 一个个坑沿上还摇摆着去年秋天干枯的芦苇, 春天来了, 小河里没有鱼虾, 没有鹭鸭, 更没有在细沙里嬉水的孩子。

        "这条河需要好好治理。我记得小时候每到春天, 河水清浅, 河床平坦如春耕的大地, 胳膊腿脏了一个冬天, 中午暖和,大人小孩都泡在温热的河水里,时而还能捉到几只小鱼小虾。那像现在, 金沙般的河床成了一个个臭水坑, 应该让那些挖沙卖沙的暴发户把这些泥坑填平。"

        "我也是这样想, 我想捐一笔钱, 找人将我们村这一段河床好好修一修。其实这些大坑小坑要整修并不难, 有钱就能修好。可是一个人心里的坑坑洼洼, 又怎么去修补呢?"

        "你心里会有什么坑坑洼洼? 看你的样子, 绝对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青春作伴好还乡!"

        "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闯荡,希望能遇到一个让我感到并不孤单的男人, 可惜到现在还没遇到。"

         "大概你要求太高了。"

         "我心底一直有个很粗鲁的声音, 那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半年,让我在那半年里, 虽然不和同学们讲话, 却并不孤单。"

         "快交作业, 交晚了, 罚你放学后扫地擦黑板。"老家的方言土语我并没忘记, 我学着当年的腔调, 吐出当年不知对她说过多少遍的这句话。

        " 对, 就是这个声音, 这个腔调,他会回来吗? 他会回来和我一起填补河里的沙坑吗?” 说完,她纵身跳进河中央一个最大的沙坑。

        我跟着她也往沙坑里跳,头不知撞在那里,疼痛中惊醒,眼前漆黑,原来又在做梦。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6 00: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