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杂记(288)文/挑灯看剑

作者:kzhoulife  于 2020-12-19 11: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1评论

   昨晚做梦,又梦见母亲,梦见她又问我:老家的人都上哪去了?

 

   前几年每次回老家母亲问我最多的总是这句话,因为轻微的老年痴呆,母亲时常还会自言自语。

 

   母亲说的老家是她的娘家离我们村大约五六里路。从我记事起母亲好像从来就没回过娘家因为我姥爷一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那场大饥荒时全部逃荒去了东北,在东北定居生活再也没有回老家。我曾两次陪母亲去东北看望我姥爷和舅舅都是多年前的事了母亲娘家的村庄我回国每次都去因为那个村有我一个非常近的表叔表婶。

 

   有一年回去母亲又问我老家的人都上哪去了我便起了一个念头带着母亲去她娘家村庄看看。把这个想法跟家人一讲,他们都齐声反对,担心去了老家勾起母亲的某些记忆母亲没事一个人总往老家走家里又没人时时跟着,她脑子糊糊涂涂走失回不了家容易出事。我想也有道理母亲总想老家的人不如把她小时的伙伴现在还健在的人请几个来家里跟母亲见个面聊聊天也算了却母亲一桩心愿。

 

   说做就做我请表叔表婶联络了母亲娘家几个还在的老人表婶找了一辆面包车和表叔陪着几个人一起过来。

 

   那天我特意找了一辆车,把我母亲的舅舅、我的舅姥爷请来。老人九十五岁,眼不花耳不聋,走路也没什么问题,我故意没告诉母亲,想看看她还能不能认出她的这个舅舅。

 

    当老人走进院子,母亲看到他,疾步上前紧握老人的手连声说:大舅,大舅,我去老家找你们,一个也没找到,没想到我还能看到你!说着那眼泪就哗哗的直流。

 

    那天下午,母亲和舅姥爷坐在一起,不停地聊,我偶而得空,到他们桌子坐一会,给他们倒酒添茶,就听舅姥爷对母亲讲: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来看我,有个叫小桂的欺负你,你跟我说小桂欺负你,我就带着你找到那个小桂,让他给你赔礼道歉。母亲仿佛也记得很清楚,说那个小桂后来对她还挺好。

 

   表婶带来的那些人绕茶几坐着我问母亲你记得他们都是谁吗母亲仔细打量每一个人一边说模样记得名字想不起来了每个人几乎都是这样。几个老人聊起儿时的事情也是趣味横生迸发出一阵阵欢笑。

 

    后来有一天我去县城看望一个表姑是我父亲的叔伯姐姐父亲也有多年不见她了。父亲掐指一算说他叔伯兄弟姐妹总共十五个现在只剩下他和我的这位表姑了这次一定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她。见了面也是热泪盈眶老泪纵横儿时的记忆在八十多岁后每一件似乎都是那么珍贵有趣。

 

   由是我想我们这些人每次回国找同学朋友聚一聚一个电话就行轻而易举。但是我们的父母想与他们想念的人见一面却并不那么容易而他们想见一见这些人的愿望可能比我们与朋友聚会还强烈我们若能帮他们实现这一愿望比起给他们买点好吃的好喝的更有意义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年龄吃喝已经不是什么享受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john71 2020-12-21 10:46
朴实文笔但催人泪下,我们大家都应该好好珍惜眼前人,毕竟我们今生太短而来生又太远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21 10: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