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启示录(2)

作者:kzhoulife  于 2010-10-16 11:1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第二章 烂赌黄

 

    烂赌黄有句口头禅:好吃不问贵贱,好赌平生无怨。这句话三十岁时讲,如开玩笑,轻松自在,满不在乎;四十岁时讲,象说自己抽烟喝酒,知道是毛病,但改不了;五十岁时讲,则有些破罐破摔的味道;烂赌黄今年六十多岁了,再讲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满脸沧桑,无奈而凄凉了。

 

    烂赌黄叫什么,大概只有他的四个老婆知道。认识他的人,当面只叫他老黄,背后则戏称他烂赌黄。烂赌黄祖籍湖南,父亲是位国民党将军,四九年国民党败退大陆时,全家人逃到台湾。兄弟姐妹六个,他是老大,年轻时英俊潇洒,聪明好学,先在台湾清华大学政治系学习,后转到成功大学研究历史,家庭在国民党高层渊源深厚,可谓前途无量,是父亲反攻大陆的最大希望。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二十五岁那年,因为在夜总会同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公子哥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一怒之下,拔出手枪,送那个公子哥去了西天,虽说为社会除了一害,但这一枪,也将父亲反攻大陆的希望打得粉碎。烂赌黄有老爸这个保护伞,没有进监狱,但却成了黑社会追杀的目标,最后不得不远离台湾,四海为家,最后定居加拿大,先是沉迷于赌马,后来沉迷于赌场,赌得一穷二白,但因为讲义气,有见识,人缘特好,成为华人圈里家喻户晓的人物。

 

    烂赌黄只要进了赌场,不把钱输光,不会离开,饿了,就吃牛肉干。按赌场规矩,赌桌上可以喝酒喝茶喝咖啡,但要吃东西,必须到餐馆。只不过牛肉干又小又轻又解饿,一小包可以顶一天,放在口袋里,赌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随客人去了。牛肉干便成了烂赌黄进赌场的必备食品。

 

    烂赌黄右手慢慢得捻开扑克牌,牌遮着脸,左手急急从口袋中揪出一块牛肉干,放到嘴里,轻轻嚼着,象吃口香糖。赌不同的游戏,烂赌黄吃不同味道的牛肉干。玩二十一点,又刺激又兴奋,赢得快,输得也快,大起大落,如同坐过山车,这时候烂赌黄喜欢吃麻辣牛肉干,身体与情绪都处于一种紧张亢奋状态;玩牌九扑克,慢悠悠,松散散,赢得慢,输得也慢,如同湖中划船,这时候烂赌黄喜欢吃五香牛肉干,轻嚼慢咽,细细品尝;玩百家乐,慢中有快,紧中有弛,时而气氛热烈,时而鸦雀无声,这时候烂赌黄喜欢吃酸甜牛肉干,象记录输赢的电子显示板,一会显示“B”(表示庄家赢),一会显示“P”(表示闲家赢)一样,嘴里的味道,一会变酸,一会变甜。

 

    牛肉干有许多其他的味道,象咖哩味,榴莲味,芥末味,烂赌黄偶尔也会尝一尝,就象赌场里的其他游戏,他也会偶尔赌一把,但都不上瘾。最喜欢的游戏,要数百家乐。

 

    百家乐基本上是一种猜谜的游戏,分庄家闲家两方,你认为那方会赢,就押那方,是亚洲人特别是中国人越南人最喜欢的赌博游戏。玩百家乐,输赢全凭运气,没什么规律技巧,赌客唯一能控制的,是自己每次下注的大小。但许多人依旧认为谁输谁赢有规律可寻,手里拿着笔拿着纸,将输赢结果列到纸上,画成图表,推测下一手谁会赢,颇有专业研究精神。烂赌黄可没那么傻,别人想破了脑袋,他自管品尝自己的牛肉干,如果自己不能决定押那一方,便会观察同桌的人,那个运气好,就随那个人下注。

 

    玩百家乐,很容易上瘾,晚上八点是这帮人,到了凌晨四点还是这帮人。拼杀一个晚上,一个个仰着头,咧着嘴,打着哈欠,眼睛盯着电子显示板,心里决定下一手押那方,如果显示的结果与自己预测的不一样,则恨不能跳起来,拿把砍刀将发牌员安键钮的手剁下来。那样子,很象华人超市水箱里养的鲶鱼,一层层浮游在水箱玻璃前面,翘着头,张着嘴,疲惫得气都不想喘,眼睛望着来往的顾客,仿佛在说,快把我买走吧,要剐要烹要吃都可以,总比在这水箱里等死来得痛快。烂赌黄当然也不例外,只是别人输了钱,无精打采,毫无食欲,他输了钱,满不在乎,照样嚼他的牛肉干。

 

    中国大陆曾流行一首顺口溜:下午六点回家的,是穷鬼;晚上十点回家的,是酒鬼;半夜十二点回家的,是色鬼。如果编顺口溜的人认识烂赌黄,一定会再加一句:半夜十二点还不回家的,那一定是赌鬼了。

 

    有段时间,烂赌黄除赌博以为,还在赌场放放高利贷。烂赌黄那来的钱放高利贷?这要从他娶的第四个老婆说起。

 

    烂赌黄的第四桩婚姻属于假结婚,第四个老婆比他小了十几岁,有一个上初中的儿子,其前夫是广东某中型城市的交通局长。这位局长大人颇有远见,在为家乡修路的同时,也为一家人移居海外铺路,这条通往海外的路既不用水泥也不用柏油,而是用钞票铺起来的。路铺好了,需要汽车与司机,办投资移民太显眼,办技术移民不够格,再说为移民丢了局长位子也不值得。这时手下有位小蜜为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太太办假结婚先到加拿大。局长大人茅塞顿开,这实在是个三全其美的好主意:一是快速稳当,只要找到合适的男人,移民没有任何问题;二是隐密安全,自己和老婆天天吵架,人人皆知,老婆离婚远嫁海外,没人会怀疑;三是逍遥自在,老婆走了,自己和那个小蜜在一起都行,高兴了,全部召到家里,也没人管。

 

    回家和老婆一商量,老婆倒是很痛快的答应了。反正这个老公已不是自己的,只要肯供自己和孩子钱化,到也乐得眼不见,心不烦。经过一番物色及讨价还价,外加一年多的书信来往,烂赌黄第四次成了新郎。结婚那天,女方的父母大赞烂赌黄比前任女婿有文化有教养,女人也非常欣赏烂赌黄的文采与笔法,很有些弄假成真的味道。

 

    喝完喜酒,烂赌黄拿上事前讲好的两万加元,坐车回到酒店,女人到有些恋恋不舍,嘱咐烂赌黄回到加拿大,一定要抓紧时间帮她申请移民。烂赌黄拿人钱财,到也真心为人办事,再说还有两万加元要等女方来到加拿大才能到手,故不遗余力,天天跑移民局。不到半年,女人接到加拿大驻香港大使馆的面试通知,通知特别强调,带上两人认识以来的来往书信。面试那天,女人呈上书信及其他材料,碰巧这位移民官是位单身女士,中文很好,读了烂赌黄的书信大为感动,但觉字里行间情真意切,一笔一划龙飞凤舞,对女人说,象烂赌黄这样有文采重情意的男人,老婆不在身边实在残忍,大笔一挥,面试通过。过了不久,女人带着儿子来了加拿大。

 

    烂赌黄手里有了几万现金,既不换车,也不买房,开始盘算如何赚钱。作生意钱太少,存银行利息太低,到赌场豪赌一晚,又缺乏年轻时的胆量。刚好这时有几个赌友向他借钱,连本带利,几天就能翻一倍,朋友都很讲信用,绝不赖帐。烂赌黄觉得这个生意不错,于是将生意扩大到赌场里认识的其他狐朋狗友。

 

    开始不敢多借,一次几十几百,最多不超过一千,一次两次,都还讲信用,次数多了,开始有人赖帐,或干脆不露面甚至消失。烂赌黄心又太软,别人几句好话,利息本钱往往就一笔勾销了,碰上狠的,不仅不敢讨钱,反象自己欠人家的。

 

    屋漏偏遇连阴雨,欠债的不还钱,放债的开始找烂赌黄的麻烦。加拿大本地人将放高利贷的人称为贷款鲨鱼,向鲨鱼贷款,无异于虎口拔牙,代价之高,可想而知。赌场里的那些大鲨鱼,起初也没注意烂赌黄,时间久了,发现烂赌黄不仅不按行规办事,自己的客人也都去找烂赌黄借钱,于是看烂赌黄的眼光,逐渐呈现出一股杀气。烂赌黄几十年的江湖阅历,当然知道这些人心里想什么,自己这条小鱼,那是他们的对手,不如及早收山,免得那天不明不白,变成大鲨鱼餐桌上的下酒菜。再说自己的个性为人,也不是做鲨鱼的料,有了钱,还是赌桌上玩比较安全。

 

     那些大鲨鱼看到烂赌黄如此识事务,目光又变得友好起来,还不时安慰烂赌黄,不用担心,放出去的钱,一定帮助收回来,烂赌黄自己需要钱,尽管开口,他们一定帮忙。如此以来,那些大鲨鱼,到成了烂赌黄的好朋友。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yulinw 2010-10-16 11:52
赌就是毒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6: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