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川康》3

作者:lilly13  于 2010-6-10 12: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1评论

关键词:

                  第一章 走出大邑,魂系故土


    我們李家的祖辈是從湖北麻城县孝感乡迁到四川的。最初住在洪雅县,后全家迁到大邑县安仁镇定居,

在此世代务农。先辈的遗风是:为人处世,敦崇仁义,安守纯良,恢宏光绪,尊重伦常,树立修身、齐

家、爱国之覌念。

    大邑县安仁镇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镇,二十世纪初,它仍旧保持着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所形成的平衡。

虽然它和成都之间仅靠一條泥巴路联系着交通,但中国社会各方面变化的信息,仍通過各种渠道传到这

里。不少立志上进的年青人陆续走出大邑,到外面的世界去寻求发展。父亲的叔李先春(我叫他幺爷

爷),是我们李家第一个到成都求学的人。他毕业于成都甲等工業学堂化工科,先后在大邑、乐山、仁

寿等地担任盐场场长和知县、知事等职。李先春的发展,让李氏家族看到一条新出路,一条追求上进、

摆脱贫穷之路。

    1910年代末,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乡间小路上走着一个身着自制粗布衣服的青年,穿草鞋的赤脚又

红又肿。他就是我的父亲李光普(李万华),李家又一个外出谋求发展的青年。此时,他已是四川省高

级工业专科学校应用化学专业的学生,寒假快完,正去成都上学。从安仁镇到成都,起早貪黑要走一整

天,他无心欣賞周围优美的田园风光,只顾埋头赶路。

    我的爷爷是安仁镇的普通农民,因为会些中医,在这穷乡僻壤被大家尊称为李太医,而他的名字反倒

被人遗忘了。为了子孙后代不再受穷,他省吃简用、精打细算,让三個儿子从小上私塾。即使孩子们长

大一点,必须参加田间劳作和打草喂猪,祖父仍要求他们劳作之余,致力于学习。所以兄弟三人练得一

手好字,虽不能説满腹经伦,也可谓熟读诗书,懂得中国的传统道德,明白做人的道理。

    受族弟李先春的影响,爷爷深知外面的世界才精彩,所以当父亲刚刚长大,即以他绵薄的财力,送父

亲到成都求学。读书期间,父亲过着清苦的生活,爷爷给他的生活费,仅够勉强糊口。

    一年夏天,父亲染上虐疾,无钱医治只好回家。一路上,寒热不断折磨他,一会儿冷得全身发抖,滚

倒在路边;一会儿又热得大汗淋漓、衣衫湿透。中午,在一阵寒熱发作之后,他口渴难忍,几乎昏倒在

路上。当他靠着路边的树干喘息时,发现钥匙串上還有一个小銭,趕快取下来换了一碗稀饭,还要了些

水喝,才又勉强拖着沉重的步伐上路。半夜,他终于精疲力竭、昏昏沉沉地走回安仁镇,敲响了自己的

家门。

    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父亲勤奋学习,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毕业后历任大邑县实业局技士、局长。

    父亲十八岁到成都读书前夕,按照旧俗由爷爷包办娶了个比他大的农村小脚姑娘,并育有二子一女:

大姐李洁芳、大哥李国康、三哥李国宁(建政前病逝)。

    大邑县安仁镇的刘文辉,1916年从保定军事学校毕业后回四川,经过十年苦心经营,掌握了一支武

装力量,并于1926年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军长。当时的刘文辉雄心勃勃,为实现当四川王的美梦,

正多方罗织人才。这年,父亲经刘文辉大哥刘文渊引荐,到二十四军邦办所任二等军需。父亲为人诚挚,

工作兢兢业业、任労任怨;任金柜科长仅一年,二十四军的财政收入就增加百分之二十,显露出他过

人的才华,因而深得刘文辉赏识。

    1932年“二刘之战”爆发。刘文辉以四川省主席的身份,凭借佔据四川四分之三的地盘,及十二万

兵馬,与仅有十万兵马的族侄刘湘交战,這是四川军阀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场战争。刘文辉年轻气盛,

一貫咄咄逼人,树敌过多;甚至不惜屡屡“犯上”而多次激怒蒋介石。刘湘则老谋深算,联合被刘文辉得

罪的四川大小军阀,并得到蒋介石支持,最终将刘文辉打得一敗涂地到停战时刘文辉手中已不足两万

残兵,并不得不退守雅安、荥经一带。那时,从前自称對刘文辉忠心耿耿的人都纷纷掉头而去,父亲

仍拎着财务文件箱,紧随刘文辉,把二十四军的财政管理得井井有条。几年间父亲由一个低级的二等

军需,不断晋升,任会計主任、金柜科長、经理处长,1936年升任二十四军驻成都办事处主任。

    1935年西康建省委员会成立,父亲任建省委员会委员。但几年过去,西康建省只是停留蒋介石的口

头许诺上。抗战初期,蒋介石想乘迁都重庆之机结束西南各省多年来的半独立状况,逐渐将中央势力深

入四川。父亲亦借此机会,为西康建省频频奔走于四川政要和中央官员之间。

    1938年,時任四川省主席的刘湘病逝汉口,蒋介石始同意西康正式建省。他本来打算让亲信张群接

掌四川大权,从而把四川納入他的直接控制之下,却遭到四川各路军阀的强烈反对。无奈,蒋介石只好

1941年亲自兼任四川省主席,由行辕主任賀国光任省府秘书长,代行省主席职务。張群为了当上四川

省主席,进一步拉拢川康实力派人物,在他组织的川康经济建设委员会、川康兴业公司和开发川康的各

种活动中,均与父亲過从甚密。父亲这段时间也特别活跃,以他的聪明才智、真诚和热情结交了很多地

方和中央的朋友。

    西康建省之初,父亲穿梭於西昌、康定、成都、重庆之间,施展他的外交才干,平衡方方面面的关

系,不辞辛労地为初建的西康省争取到财政、军事、政治各方面的支持,还为刘文辉处理了很多民族之

间和雅属(雅安地区)、康属(康定藏族地区)、寧属(凉山彝族地区)之间的問题。后來又长期住在

西昌,作为财政厅长兼寧属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为开发和建设大小凉山地区(现在的凉山彝族自治

州),做了很多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工作。他还在西康开银行、办公司、兴实业、建电厂,使西康经济

开始有了起色。特别是他为人宽厚、态度平易,每与人交谈,总让人感受到他的亲切与和善,而处理

问题又很有主见,平易中带着刚毅,和善中透着严格,很受大家的拥戴。

    在西康省漫长的筹建过程中,父亲展现了他过人的才华,以及他对二十四军的强烈责任心;所以刘

文辉很信任他,决定把西康省的命脉——财政大权交给父亲掌管。

    父亲打算邀請族叔李先春到西康任职。李先春以“公”、“忠”、“廉”、“勇”为立身处世之根本,事业心

很强,又有能力和经验,是父亲最敬重和最信赖的人。唯一让父亲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是,李先春已经

五十七岁,怎忍心让这样一个老人离开熟悉的、祖辈生活的家园去到偏僻、边远而生活非常艰苦的康定。

    李先春听了父亲的想法,於1936年随刘文辉去了一趟康定。當波涛汹涌的折多河映入眼帘,他立

即意识到水力正是西康最宝贵的资源,他为这自然赐予的财富感慨万千,于是下了为振兴工业修建电

、电化西康的决心。创业的激情使李先春心潮澎湃,他勇敢地接受了生活的挑战。

    后来,就西康省人事问题,刘文辉这样恳切地讲过:“任财政厅厅长之人,须既长于理财,又廉洁自

持。光普为我管理财政,成效卓著,拟由他出任。但考虑到很多重要的事有待光普去作,他不可能长

期驻厅,需要一個代他驻厅之人。为此,财政厅增设会办一职,拟请李先春担任。”

    就这样,西康建省时,父亲和幺爷爷李先春联袂坐镇财政厅,执掌西康财政大权。

    西康建省伊始,刚成立不久的财政厅面临重重困难。但李先春一心要在这贫瘠的土地上干一番于

国于民有益的事业,毫不犹豫地举家迁往边远高寒、贫穷落后、交通险阻的康定,在康属汉藏杂居

地区(现在的甘孜藏族自治州)为发展当地经济与社会事业尽了最大的努力。

    二爸李育滋从二十四军事政治学校毕业后,曾任排长、盐务查验局局長等职。1940年,因祖母的

坟墓被崇州市(原崇庆县)恶霸黄鳌抄掉,父亲恳请二爸辞官回家,支撑门户。于是二爸便回到大

邑县安仁镇,为李家谨守后方,并致力于为家乡的发展出力。他不爱夸夸其谈,态度严肃,善思而

不苟言笑,常让人有望而生畏的感觉;他思维敏捷,遇到棘手的问题时冷静而机智;他还是个非常

善良的人,远近亲戚和乡邻只要有困难,他都乐於救济。安仁不少乡亲得益于他的帮助,他也深受

乡亲们的爱戴。

    因为二爸不爱讲话,一脸严肃,我们晚辈都怕他,记得有一次我正一边跳一边唱着:“二爸,二

爸,猪二爸。”抬头一看,二爸正站在我面前,吓得我目瞪口呆,满以为大祸就要临头,二爸却笑

着摸摸我的头,一点也不生气。

    从西康建省开始,李氏家族就分居于三地,他们在不同的地方,彼此关心、相互支持,虽然每

个人都走着自己的人生道路,却又同心同德,为川康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尽力。与此同时,

他们也没有忘记家乡大邑县安仁镇。

    离安仁镇七、八里地,有一所这里唯一的、办在寺院里的官学(区别于私塾的现代学校)“光相

寺小学”,它培养了不少学生,李家的孩子大多在这里读过书。但因为没有正规教室,孩子们都在

宇的大殿上课,那里仍保存着一些奇形怪状的佛像,孩子們总有些害怕;而且仅仅一所小学,已经

无力为安仁镇所有适龄儿童提供学习机会。

    三十年代末,李先春离家远去康定时,仍挂念着安仁孩子读书的问题,建议李家再建一所小学。

果然,不久之后,就由李光普出资,李育滋主持,创建了安仁镇“春花小学”。学校由父亲的族弟李

万树取名,他采用李先春的“春”和李万华的“华”(古文“华”与“花”相通)作为校名。学校建在李育滋

的公馆后面,共有四间教室、两间文体用品房、一间礼堂和两间办公室,还有操场。这是安仁镇的

第二所官学,也是安仁镇第一所有正规校舍的现代学校。最初只有一、二年级,后又增设三、四年

级,共有学生一百多人。每天早上,学生们须在总理(孫中山)遗像前由老师教读总理遗嘱,曾在

这里学习过的学生,有人至今尚能背诵些许。

    虽然自己家办了小学,李育滋对“光相寺小学”仍十分关心,这所学校资金困难,没有设备给学生

开设音乐课。他特地从成都购回一台很好的风琴送过去,从此光相寺里就经常飘荡着孩子们欢快的

歌声。

    民国初年,川西平原连年干旱,很多地方常年严重缺水,河沟经常亁涸,种庄稼全靠老天爷给的

一点点雨水。安仁镇周围地区平時仅靠桤木河作灌溉之用,但该河水源不足,流程又長,经常缺水,

故這一带有“干江坝”之称。急需灌溉时,农民们顶着炎炎烈日,或两人脚踏水車日夜不休,或一人用

工具戽水晝夜不停,尚不能解决荘稼之需。当时民间常说:“有女不嫁桤木河,脑壳就象抱鸡婆。”

(意思是忙得连梳头的时间都没有)就是那时川西农民生活的侧影。据此,刘文渊提议在崇庆县开

一條河渠,引西河水灌溉缺水地区。这一提议得到乡人的热烈响应。

    1931年夏,由刘文渊主持,上万乡民人手一锄,人山人海拥到崇庆县西河桃子湃开凿起水,一

日即成。后来由五十一个士绅慷慨解囊集资,渠道加宽到一丈二。取名“万成堰”,以紀念上万农民付

出的努力。西河水被引入渠内,灌溉安仁、唐场直至新津一帶十余万亩土地,从此,这里成了水网交

织的产粮之乡,名符其实的天府之国。1942年,“万成堰”纪念碑在安仁镇落成,碑上镌刻着为修造堰

渠慷慨捐款的五十一名乡绅的名字,李光普列第一,李育滋列第四,李章甫(李先春)列第十四(这

五十一人中,只有父亲李光普在安仁镇没有田产)。

     2008年,纪念碑在安仁镇重新耸立,人民记下了他们的名字,永远不忘他们的贡献。

    1945年,安仁镇还没有电灯,晚上到处一片漆黑,有钱人家也只能靠荧荧油灯照明。那时,刘文彩

正筹办文彩中学,李育滋也参与了筹款。万事俱备时,却欠东风,刘文彩为学校没有供电设备发愁。

李育滋知道后立即向康定的李先春求援,正好李先春修建的升航水电厂第一期工程已经完工,就把一台

乃飞厂(LifeCo)造的立轴轴流式水轮机及323025千伏安同步交流发电机不远千里运到安仁镇,电

机暂放于刘湘家,交由李育滋赠给文彩中学,文彩中学也得以顺利开学。这是安仁镇开办的第一所中学,

李育滋因此担任了这所中学的副董事长。这部发電机一直为文彩中学师生输送光明,直至60年代。

    1947630日起,成都连续发生大暴雨,暴雨迅速汇成特大洪水,给成都平原造成巨大灾难。暴雨

波及川西十四个县,大邑县安仁镇亦在其中,农弯、江林、何林一带均被淹没,房舍和即將收获的谷子

都泡了湯。当时一些有名的军阀屯积居奇,哄抬粮价,企图利用水灾牟利。还記得父母曾带着嘲笑的口

吻说:“看來大水不赏他们的脸,把他们屯积的米冲了出来。现在不但赚不到钱,还丢了脸。”

     二爸李育滋和父亲商量,兄弟俩一致决定打开自己家的粮仓放粮赈灾,无偿发给每户受灾人家两斗

粮食(每斗合四十四斤),以解乡亲们的燃眉之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1 回复 Cristal 2010-6-10 18:30
介绍家谱。
1 回复 蓝天雨天 2010-6-12 08:30
李氏家族里每一个都是遵照先辈的遗风是:为人处世,敦崇仁义,安守纯良,恢宏光绪,尊重伦常,树立修身、齐家、爱国之覌念之士。为国为民,贡献自我的精神真是可嘉。
1 回复 在美一方 2010-6-17 11:00
我家也是历史长长复杂得很,就从我一人身背三个姓氏就可以看到有多复杂。上几辈因为动荡家产尽失不算,还遭受人身苦难。佩服你能下决心来写。我上次回家,挖掘了一下家史,水太深,没有勇气写,我能想象你写起来有多难,要费多少心血!
1 回复 lilly13 2010-6-17 11:13
在美一方: 我家也是历史长长复杂得很,就从我一人身背三个姓氏就可以看到有多复杂。上几辈因为动荡家产尽失不算,还遭受人身苦难。佩服你能下决心来写。我上次回家,挖掘了
是的,非常难、非常痛苦,我用了几年时间跑了几个档案馆、见了很多知情人。这部分是我幺爷爷李先春一家的情况,使我堂妹写给我的资料。
1 回复 在美一方 2010-6-17 11:15
lilly13: 是的,非常难、非常痛苦,我用了几年时间跑了几个档案馆、见了很多知情人。这部分是我幺爷爷李先春一家的情况,使我堂妹写给我的资料。
多保重身体,保持健康快乐,慢慢写
1 回复 世外闲人 2010-6-26 18:56
你父亲在当地颇有建树。
1 回复 ryu 2011-1-22 21:59
“父亲的族叔李先春(我叫他幺爷爷),是我们李家第一个到成都求学的人”・・・
李先春先生是“幺 (?) 爷爷”;
另外,“李育滋知道后立即向康定的李先春求援,正好李先春修建的升航水电厂第一期工程已经完工,就把一台乃飞厂(LifeCo)造的立轴轴流式水轮机及3相230伏25千伏安同步交流发电机不远千里运到安仁镇,电机暂放于刘湘家・・・”
从康定至安仁镇須“不远千里”?
3 回复 lilly13 2011-1-23 06:13
ryu: “父亲的族叔李先春(我叫他幺爷爷),是我们李家第一个到成都求学的人”・・・
李先春先生是“幺 (?) 爷爷”;
另外,“李育滋知道后立即 ...
幺,四川人称呼最小的,如:幺爸,就是父辈中最小的一个。大概有一千里。
2 回复 铜山 2011-8-1 16:45
作者的知识面很宽广~~~
3 回复 病枕轭 2012-6-20 09:53
非常感谢你提供的家谱事迹和当时的历史资料。
刘文辉、刘湘和老蒋的矛盾史料不多。能介绍一些真是不容易。
还有西康省的情况就更鲜为人知啦~~
2 回复 lilly13 2012-6-22 08:08
病枕轭: 非常感谢你提供的家谱事迹和当时的历史资料。
刘文辉、刘湘和老蒋的矛盾史料不多。能介绍一些真是不容易。
还有西康省的情况就更鲜为人知啦~~   ...
谢谢。留下这份历史,或许可以填补被烧毁的真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5 22: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