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川康》13

作者:lilly13  于 2010-6-20 09: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3评论

    

                                 噩梦                                



                                  1






















950
年春节,受李育滋先后掩护过的几十个共产党员一同来给他拜年,感谢他在王陵基镇压“二
·五”减租

色恐怖时期的救命之恩。那天,二爸家摆了几桌酒席招待客人,非常热闹。家里有这么多人来吃饭,有

的人还带着枪,大家有说有笑,言语中流露出二爸的感激、尊重和信任。孩子们看到干部们对他们的父

亲这么好,心里自然有了安全感。可哪里知道那是李育滋和家人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春节后,人民解放军在安仁镇收编十余万胡宗南军残部,大邑县领导人邀请二爸搞后勤工作。他们说:

“李先生,你对安仁镇周围很熟悉,收编胡宗南十多万人马,后勤工作非常重要,我们决定由你来负责,

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们。”二爸听了非常高兴,他带头把自己家的粮食交给人民政府,又

积极动员安仁镇附近的士绅出钱出粮,并组织专人收购干谷草、木柴和蔬菜,安排被收编官兵的住宿和

生活。十几万人的吃和住不是小事,他每天从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心情却很舒畅,从不说一个累字。

不久,李鹏举扣押了去他家征粮的几名干部。李育滋冒险去到李鹏举家,劝他改弦易辙,讲了很久,李

鹏举才说:“李二老师,这次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放了他们,但下次就请你不要再管闲事了,我先把

话说清楚,不要以后大家都弄得不好看。”几名干部随即得救。

19503月,中共大邑县委在举行的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中,安排了爱国民主人士代表二十八人参加,李

育滋应邀出席了这次会议,成为二十八个爱国民主人士中的一员。

正当二爸满怀热情迎接新生活的时候,195013日大邑县宣布全县开展减租、退押、清匪、反霸运

动,11月4日,通知安仁、唐场作为试点,大邑县的土地改革运动开始了。李育滋应退押金是六十石米,

(农民租种土地时,要交一定数目的抵押金,土地改革没收地主的土地,押金一定要退还农民),但他

的钱早已交给地下党做活动经费和用作长期掩护在家的众多地下党员的生活费,建政后还继续出钱完成

人民政府交给的任务。为了完成六十担米的退押任务,二爸东拼西凑,尽管他倾其所有,只能凑足五十

五石(每石为220公斤)米,尚差五石。他一再向土改工作组解释,却没有一点用。195011月中旬,

李育滋就被工作组关押起来。

那时大邑县的副县长兼剿匪总司令就是李育滋长期掩护在家的川康边游击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周鼎文,可以说周鼎文是从李育滋家走出来就担任了大邑县的领导职务。其他受二爸掩护过的地

下党负责人,也在附近区县担任领导工作,他们都可以证明李育滋近年的所作所为,更可以证明

他支持地下党的钱早已不知是六十石米的多少倍,却没有一人站出来说清真相。一年前李育滋从

成都赶回去救援时听到的那些感恩的话,他们大概早已忘得一干二净。李育滋一直被关押着,并

为那五石米受了不少刑。

为了救二爸,父亲给康定的李万均写信建政前夕李万均与那时任崇庆县公安局局长的黄建湖曾

并肩战斗过,而黄建湖又是肖伍英的丈夫,父亲希望通过李万均找到黄建湖和肖伍英夫妇,请他

们向土改工作组说明二爸与川西地下党的关系。可父亲没有想到,李万均已被无端冠上贪污犯的

罪名进了监狱,这封求救信他是收不到了。

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大邑县又把目光盯在李育滋的哥哥、我父亲李光普身上。他们知道,没有

任何理由到成都去抓一个川西行署委员,于是略施小计,用一个“请”字,猎物就轻而易举落到

手里当然,这里有李唯嘉的“功劳”。原川康边游击队政委李唯嘉,是在重庆地下党被破坏后

由马识图派到川西来的,建政后和父亲同为川西行署委员,李唯嘉还兼任“七县联合办事处”主

任,他竟然同意了大邑县的“邀请”。

兄弟相见,抱头痛哭,他们俩谁也弄不懂事情怎么竟会变成这样。

         父亲说:“老二,哥错了,哥是不是看错人了?”

     李育滋说:“哥,我们再等等,一个掌握了国家政权的政党不可能说话不算数,他们至少应该懂

    得取信于民的道理,说不定过几天我们就能被放出去。”

看来李育滋说对了,1951年夏天,正在坐牢的他作为开明士绅被推举为川西区各界人士代表,经军

代表兼县委书记李天民同意,把他从牢中放出来,参加在成都举的川西区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会议

结束后,二爸回家向孩子们展示了会议颁发的纪念品:一本精美的硬纸封面的笔记本和一双精致的草

鞋。二爸显得有些兴奋和得意,指着写有他名字的笔记本扉页给孩子们看。也许他认为能参加中共举

办的如此盛大的会议,是对他掩护和资助中共地下党的肯定,也是他牢狱生活的结束。但二爸最终还

是错了,他哪里会想到,这才是要他命的牢狱生活的开始。两天后,大邑县人民政府竟又把这个“人民

代表” 关回牢房,从此他再也没回家。

二爸再次被关押后不久,二婶也被关押起来。十几个被称为“地主婆”的妇女关在只有十平方米的小屋里,

屋里没有床,所有人就地坐或躺,把屋子挤得满满的,装大小便的木桶无遮盖地放在屋子中间。她们

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晚上睡觉只能互相挤压。冬天大家挤压还能增加一点热气,到了夏天,屋里充满

了汗酸味和粪便味,臭气熏天。偏偏苍蝇也来趁火打劫,抢占这小小的空间,在人的脸上乱撞,在饭

碗里乱爬。晚上,蚊子嗡嗡乱飞,肆无忌惮的叮咬没有几滴血可吸的女人。她们个个灰头土脸,蚊子

咬的疙瘩和痱子连在一起,

在身上形成一大片一大片红红的硬块,苦不堪言,更不用说经常遭受吊打的刑罚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1 回复 566 2010-6-20 09:35
结果出乎意外.
1 回复 笑臉書生 2010-6-20 10:23
痛苦的經历
2 回复 蓝天雨天 2010-6-20 10:35
新中国刚刚成立,情况非常复杂,形势很难估计,令到你父亲和你二爸吃尽苦头。
1 回复 绿绿的地 2010-6-20 12:48
多灾多难~~~~
1 回复 RidgeWalker 2010-6-20 12:49
世事难料哇,政治如同儿戏。后来的文革更是甚嚣尘上,咳
1 回复 lilly13 2010-6-20 13:15
蓝天雨天: 新中国刚刚成立,情况非常复杂,形势很难估计,令到你父亲和你二爸吃尽苦头。
他们都受尽折磨而冤死。
1 回复 天明 2010-6-20 20:05
1 回复 Cristal 2010-6-20 20:08
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1 回复 nierdaye 2010-6-21 13:40
蓝天雨天: 新中国刚刚成立,情况非常复杂,形势很难估计,令到你父亲和你二爸吃尽苦头。
let's blame "情况非常复杂,形势很难估计" for all the family's pain.
情况非常复杂,形势很难估计 is a perfect and execuse, isn't it?
1 回复 nierdaye 2010-6-21 13:42
一个掌握了国家政权的政党不可能说话不算数: u can't trust 一个掌握了国家政权的政党. this 掌握了国家政权的政党 has fully controlled everything - including Army, Legislation, Government, Judical, Police, and even worker's Union!
1 回复 自由之灵 2010-6-22 08:46
1 回复 世外闲人 2010-6-27 19:41
无奈!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8 18: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